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价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实话,我非常的郁闷,李建国这只老狐狸并没有表态。到底心里怎么打算的。谁也不知道。

    “他难道会不帮自己?”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同时朝着李菲儿的卧室走去。

    咚咚!

    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边传来李菲儿的声音。

    上次在医院里,我们两人的关系有一点缓和。所以我推门走进她卧室的时候,李菲儿破天荒的露出一丝笑容:”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要回去修路吗?”她问。

    “遇到一点难事。想找李叔商议一下。”我说。

    “修路款的事情?以前的话。几百万对于我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天蓝集团正在接受调查,所以资金都被冻结了,先前给你的三百万还是我秘密账户上的资金。”李菲儿说。

    “不是修路款的事情。李叔又给弄了五百万。再加上原有的一百万,六百万马马虎虎能修起来。”我说。

    “那是什么事?给我说说呗,天天躺在床上。也不让看手机,都快要无聊死了。”李菲儿楚楚可怜的说道。

    霍思柔为了防止辐射孩子。不允许李菲儿看手机,甚至于连家里的WIFI都给断掉了。李建国夫妇两人期盼外孙的心情已经到达了入魔的程度,不过也是。李菲儿今年都三十六岁了,虽然保养的很好。但是也属于大龄产妇,如果再不生育的话。以后会更加的困难,即便怀孕,畸形率也很高。

    我眉头微皱,心里在暗暗思考着,要不要跟李菲儿讲一下,同时也在判断,李菲儿对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难道真得认命了?想跟自己过一辈子?不可能吧!

    如果说李菲儿认命了,再加上自己在医院对她的照顾,决定好好过日子,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的话,我自己都不相信,因为几乎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

    两种不同的环境长大,年龄上还有差距,相差了一个年代,不论是现实还是思想都有巨大的差异,李菲儿怎么可能真正成为自己的妻子呢?

    绝对不可能!这是我的判断,不过既然她想听,也不妨告诉她,反正不是关于她和陈文志权钱牟利的事情,于是我开口说道:“是这样的,自从跟你结婚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赵大忠的堂弟赵大河便二次下套,想要陷害我。”

    “下套陷害你?为什么?”李菲儿问。

    “我也不太清楚,他们找了一个女人,想要下药让我跟这名女人去酒店开/房,并且还准备拍摄录像,菲儿,你说他们到底想干吗?我越想越害怕,就过来找李叔了。”我说。

    李菲儿眉黛紧皱了起来,思考了片刻说:“他们这是想针对我爸啊。”

    “针对李叔?”我呆呆的问道,其实心里一阵得意,藏拙有时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让自己处于一种弱智状态,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假象,从而保护自己,并且也可以麻痹敌人,一旦出手,就可以致敌于死命。

    “对,对付你有什么好处?你身上的李家女婿的身份才是他们对付的重点。”李菲儿说。

    “哦!”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你这么一说,我懂了,他们想让李叔难堪。”

    “岂止是难堪那么简单,算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不懂,好好回去修你的路吧。”李菲儿说。

    “嗯!”我点了点头,继续装出呆愣的模样。

    当天晚上我住在了李家,第二天早晨吃饭的时候,一直盯着李建国,可是他却并未看自己一眼,更没有表态,这让我十分的郁闷,几次想开口问问,最终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硬咽了回去,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上午,我开车回到了阳城县,直接去了不夜城迪厅打了赵虎,证据是他提供的,于情于理都要讲一下。

    “兄弟,情况怎么样?李市长怎么说?”赵虎看到我之后,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本来想吹牛,说李建国看到证据之后,勃然大怒云云,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虎哥,李市长把证据收下了,不过并没有表示什么,我从他脸上看出一点端倪,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

    “没有表示?”赵虎眉头紧皱了起来。

    “嗯!”我点了点头。

    “兄弟,这事不会搞砸了吧。”赵虎严肃的盯着我问道。

    “虎哥,李建国怎么说也是我的岳父,没有不帮的理由,即便真得不帮,应该也不会威胁到我们,你把肚子放在心里,李菲儿现在怀着我的孩子。”我说。

    “李市长的女儿怀孕了,我说嘛,好小子,很厉害啊,把人肚子先搞大了,这是逼婚啊,有手段。”赵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开口说道。

    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李市长的女婿那是一种无限风光的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说,其实自己宁愿不要这个身份,因为那是一种屈辱,一种对男人尊严的践踏。

    “虎哥,一旦赵大忠下台了或者调离了阳城县,你这边要有准备,谁去绑架赵大忠的私生子?”我对赵虎说道。

    “有几个考虑的对象,不过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察,这不是一件小事,我需要一点时间。”赵虎说。

    “虎哥,把人帮了之后,实施绑架的那个人最好消失。”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其实说这种话的时候,自己心里有点紧张,但是理智告诉自己,绑架的人必须死,只有死人才最安全。

    赵虎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说:“我晓得其中利害关系,还是先看看赵大忠是不是能下台或者调走吧,他在阳城县,我们根本动不了赵大河。”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又聊了几句,便告辞了,因为李建国没有表态,证明赵大忠的事情不可能这几天有结果,所以我准备先把修路的事情安排好,让工程动起来,年前一定要把路修起来。

    本来想马上回大泽乡,想到水泥的事情,于是我离开不夜城迪厅之后,试着给红星水泥厂的苏文珊打了一个电话。

    嘟……嘟……

    手机铃声响了大约六、七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是苏文珊经理吗?”我问。

    “对,你是那位?”

    “我叫王浩,大泽乡修路的负责人,想跟你谈谈水泥的事情。”我说。

    “好呀,你在阳城县吗?我请你喝咖啡。”苏文珊说道。

    “老茶壶茶楼,我请你喝茶。”我说。

    “好,几点?”她问。

    “半个小时之后见。”我说。

    “OK,不见不散。”苏文珊说。

    我挂断了电话,想了一下,自己根本不知道需要多少吨水泥,于是马上给徐珍珍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接通了:“喂,珍珍,修路需要多少水泥啊,我正准备跟红星水泥厂的销售经理谈谈。”

    “不用买水泥啊,直接买混凝土,如果想修一条结实点的路,就买C30以上的,如果没多少钱的话,买C25也行。”徐珍珍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自己根本什么都不懂:“那需要买多少啊?”我问。

    “三十里山路,两车可以并行,我算过了,最少八千吨。”徐珍珍回答道。

    “什么?八千吨?”我当场有点懵逼,随后心里涌出一丝愤怒,上一次赵大河请自己喝酒说要送二十吨水泥,我觉得挺多了,现在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傻逼。

    “对了,还需要钢筋,不然的话,下大雨的话,山路很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被冲垮了。”徐珍珍说。

    “钢筋需要多少?”我问。

    “红星水泥厂好像这些业务都做,你直接跟他们业务经理谈就行了,钢筋和混凝土以及运输的车辆等等费用,可以全部包给他们。”徐珍珍说。

    “他们不就是一个水泥厂吗?怎么还搞这些东西?”我奇怪的问道。

    “综合经营,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跟他们业务经理谈就行了。”徐珍珍说道。

    “你给我个大概的价格啊。”我说。

    “现在我们有多少修路款?”徐珍珍问。

    “六百万。”我回答道。

    “买材料都有点不够,就按六百万谈,记得包括运输费。”她对我嘱咐道。

    “啊,六百万全用来买材料啊,那还修个屁的路。”我说。

    “钱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你不是李市长的女婿吗?跟市里要钱嘛,再说了,李菲儿不是天蓝集团的董事长吗?叫她再支援点呗。”徐珍珍说,但是我感觉语气有点不对劲,好像有点酸酸的味道。

    “你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天都跟你讲清楚了,六百万修路款已经是极限了。”我说。

    “你自己想办法了,挂了。”徐珍珍说。

    “喂,喂?别挂啊。”我嚷道,可惜徐珍珍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这是怎么了,怪怪的。”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随后想到一会跟苏文珊谈价格,心里有点犯愁,听刚才徐珍珍的意思,六百万对方都不定能接受。

    “妈蛋,六百万肯定不能全部买成材料,至少要剩下一百万当做人工费吧。”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同时朝着阳城县的老字号大茶壶茶楼走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来到了茶楼,要了一间茶室,然后发了一条信息给苏文珊,不到五分钟,她便走进了茶室。

    “苏经理,坐!”我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心里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跟人谈生意。

    “王主任客气了,应该我请你。”苏文珊说。

    “主任?”我有点懵逼,心里知道她在客气,不过却觉得很受用:“苏经理,我可不是什么主任。”

    “早晚的事情。”她很会说话。

    两人客气了一会,我便开门见山的说道:“苏经理,大泽山准备修一条山路,十五点八公里,混凝土、钢筋和运输都包给你们红星水泥厂,你看能不能给个优惠价。”

    “王主任,准备用几号混凝土?”苏文珊询问道。

    “C25就行了。”我说。

    “C25强度不够,我建议你使用C40……”苏文珊吧啦吧啦讲了一大堆,总之就是一个意思,C25用不了多久路就完蛋了,想要修一条百年好路,最好用C40。

    我一边听着一边在心里暗暗想着:“妈蛋,老子有钱当然用高强度的混凝土了。”

    她讲完之后,我脸上露出礼貌的笑容问道:“C40和C25的价格一样吗?”

    苏文珊摇了摇头,还想继续讲C40的好处,不过却被我打断了:“就用C25。”

    “王主任,修路可不能马虎,再说了都是公家的钱。”她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稍倾,苏文珊放弃了,然后拿着手机开始计算了起为,大约半分钟之后,他抬头盯着我说道:“十五点八公里的山路,C25混凝土、钢筋以及运输,一共九百六十八万,我给你省去八万块,九百六十万。”

    我一听,感觉头皮有点发麻,妈蛋,六百万都觉得贵了,她张口就是九百多万。

    可能我的脸色发生了变化,苏文珊立刻说道:“王主任,规矩我都懂,给你五个点的回扣。”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心中暗道:“看来还是自己太单纯了,估摸着她已经把自己的回扣算在了成本里,反正都是花公家的钱,然后进入了个人的腰包。”

    “王主任,五个点是我们做出的最大让利了,其实我们这一行利润很低的……”苏文珊再次喋喋不休起来,仿佛给人洗/脑似的。

    “再给优惠一点。”我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开口说道。

    “王主任能给多少?”她问。

    “五百万。”我咬了咬牙说道,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五百万?王主任,这生意我们红星做不了,不但赚不了钱,还要往里赔钱。”苏文珊立刻摇了摇头,一脸想要起身离开的模样。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徐珍珍给的报价是六百万,估摸着六百万应该是微利,五百万搞不好真是成本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