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丝毫不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一切顺利,赵大河没有报警,不过听赵虎的叙述,交易的当晚十分的凶险,高架桥上几乎全部都是赵大河的人,四个麻袋,一麻袋是一千万,当赵大河发现人并不在高架桥上的时候,竟然想着拖延时间,让他的手下立刻赶到桥下,将卫武和卫文两兄弟截住。

    还好他们当时商议到了这种情况的对策,立刻将赵大河的私生子周毅从面包车里拽了出来,这才让对方屈服,将四大麻袋现金从高架桥上扔了下来。

    “王浩,你这个点子真不错,说在桥上交易,却从桥下逃生,有点声东击西的意思。”赵虎对我大加赞赏。

    “虎哥,我这也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对方利用空间的限制从而轻易的逃生,并且拿到了赎金。”我说。

    “四千万,我们四个人,一人一千万,给我个地址,一会给你送去。”赵虎说。

    “虎哥,我只拿五百万,剩下的五百万入股你们的地下拳场。”我说。

    “好。”赵虎很爽快的答应了。

    “对了,虎哥,这钱啊,现在还不能用,如果冒然使用的话,特别是在浮山地区使用,很容易让警察察觉,赵大河既然已经把孩子赎了回来,估摸着他肯定会报警,然后追查钱的下落。”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嗯,我和卫家兄弟也是这么想的,卫武通过关系询问了南方的一个地下钱庄,一出一进,再加上手续费至少要损耗一千万。”赵虎说:“我们感觉太亏了,所以一直还没有拿定主意,王浩,你有什么想法?”

    “李菲儿的天蓝集团应该很容易吃下这笔款子,然后只要做个假帐就可以把钱洗白,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天蓝集团正在接受调查,不好办啊。”我说。

    “没事,我们可以等。”赵虎马上开口说道。

    “好吧,那就先把钱藏好了,等什么时间天蓝集团的资金解封之后,我去找李菲儿,将四千万洗白。”我说。

    “好!”赵虎说。

    随后我又跟他聊了几句,并且一再叮嘱,绝对不能给两名替死鬼的家里打钱,并且最近也不能出现大金额的消费,最好把钱藏起来,等彻底洗白之后再花。

    赵虎都答应了,听得出来,他此时很兴奋。

    手里有了钱,心里便有了底,挂断电话之后,我立刻拨打了苏文珊的手机。

    嘟……嘟……

    铃声响了六、七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苏文珊的声音,这让我心里一阵气愤,以前铃声响不过三下,她就会接听,自从不知道她从那个渠道确认修路款没钱之后,便不再怎么搭理我。心里虽然愤怒,但是此时只能暂且忍下,早晚有一天会收拾她。

    “王主任,有什么吩咐?”苏文珊仍然叫我王主任,不过听着有点刺耳。

    “我不是什么王主任,你还是叫我王浩或者小浩吧。”我说。

    “好吧,以后就叫你王浩了。”她说:“有事吗?”

    “再谈谈建材的事情。”我说。

    “九百万,一分钱不能少。”苏文珊说,语气相当的强硬。

    “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苏经理,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转河西,搞不好那天你也会求到我。”我压着心里的怒火,冷冷的说道。

    “王浩,如果那天我真求到了你,你可千万别理我,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至于价格嘛,九百万,一分不能少,我们厂子里的工人也要吃饭啊,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那我挂了,忙着呢。”苏文珊说。

    “九百万就九百万,先期只能预付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七十,修完路再付给你。”我说。

    “那可不行,先期预付百分之七十,不然这单生意我们做不了。”苏文珊说。

    “百分之四十。”我说。

    “百分之七十,不能少。”她的态度相当坚决。

    “百分之五十,如果不行就算了。”我眉头紧锁,开口说道。

    “那算了,这单生意我们不做了。”苏文珊没有妥协。

    “再见。”我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因为早就打听过了,苏文珊有一次跟赵大河做生意,赵大河就是只预付了百分之三十,并且很多生意预付百分之五十基本都可以谈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被苏文珊给拒绝了。

    本来我是这么计划的,先付百分之五十,也就是四百五十万,还剩下一百五十万可以当人工费,这样年前肯定能把路修起来,至于剩下的四百五十万,可以先拖欠一下,等把赎金洗干净了,再付出苏文珊也不迟,可惜计划落空了。

    “臭娘们,老子怎么说也是李市长的女婿,妈蛋,她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难道说已经听到了什么消息?对,很可能是这样,像他们这种生意人,消息都十分的灵通。”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没有办法,我只好联系阳城县另一家小型建材公司——日辉建材,他们总经理陈日辉当时的报价是一千万,应该还有谈的余地。

    稍倾,我拨打了陈日辉的手机,电话很快接通了:“喂,你好,是陈经理吗?我是王浩,上次跟你谈过。”

    “王浩?你是大泽乡修路的王主任吧?”陈日辉说。

    “不是什么主任,叫我王浩好了,陈经理,上一次的价格可不可以再便宜一点。”我说。

    “这样吧,你来公司,我们面谈。”陈日辉倒是挺热情。

    “好,我马上过去。”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立刻离开了家,开车朝着日辉建材驶去。这个日辉建材主要做钢筋的生意,混凝土只是副业。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日辉建材,见到了陈日辉,他把我请到办公室,泡了一茶,两个人慢慢的聊了起来。

    “王浩,我呢,主要做钢筋这一块,混凝土和大型混凝土的车子,都要向别人购买和租赁,所以这个价格啊,可能要贵一点,说实话,我们阳城县能综合经营的只有红星厂,他们厂自产水泥,又有混凝土设备和车辆,钢筋我来提供。”陈日辉开口说道。

    “陈经理,不瞒你说,我第一个找到就是红星厂,可是他们的苏经理咬死了要先交七成的预付款,感觉有点不想跟我做生意,所以才来找你。”我实话实说,心里想着不行的话,只能找市里的公司了。

    “这样啊,王浩,你说个价,我考虑一下。”陈日辉说。

    “八百万,我先预付百分之四十,剩下的百分之六十,路修好之后,半年之内打到你公司的帐上。”我说。

    “八百万,我几乎可能赚不到钱,九百万,预付百分之六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路修好三个月之内还清,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答合同。”陈日辉倒是一个痛快人,没有拖泥带水,开口说道。

    “预付改一下,百分之五十。”我说。

    “这……”

    “陈经理,帮个忙,大泽乡不可能仅仅只修这一条路。”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陈日辉眉头微皱着,随后拿出了计算器,噼里啪啦的计算了一会,抬头看着我说:“百分之五十,我需要补贴几百万进去,这单生意有点风险,我们又是第一次接触……”

    “陈经理,帮个忙,我代表大泽乡人民感谢你,你放心,路修好了,三个月之内,一定把剩下的钱还清,我岳父是李建国市长。”为了谈成这件事情,我连李建国都搬了出来。

    “你是李市长的女婿王浩。”他盯着我惊奇的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难怪名字听着耳熟,既然这样,好吧,你这单生意我接了。”陈日辉说。

    听了他的话,我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入冬了,路再不开修,年前真得要修不起来了。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签了合同,并且我承诺三天之内就将预付款打到他公司的帐上。陈日辉想请吃饭,我给拒绝了,因为急着回大泽乡找老支书,让他发动五个村的人准备开始修路。

    离开日辉公司之后,我没有回桃花源的家,直接开车朝着大泽乡驶去。

    阳城县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暂时已经结束了,赵大忠完蛋了,赵大河身上也敲诈出了四千万,至于剩下的事情,那就是赵虎跟赵大河之间的争斗,而此时自己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修路。

    下午四点钟,我才赶到了大泽乡,车子停在租住的房子门口,推开院门走了进去,发现徐珍珍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把躺椅,此时正躺在上面晒太阳,太阳的余晖落在她的身上,看起来有点艺术之美。

    “徐珍珍,我回来了,有饭吃吗?”我对着她嚷道。

    徐珍珍睁开眼睛瞥了一眼,说:“没饭,自己做,少来打扰本姑娘晒太阳。”

    “喂,我这么久没回来,就一点没想我?还是不是兄弟?”我盯着她问道,特别是那一马平川的胸部,感觉比自己还要爷们,还有她的短发,啧啧,完全就是一个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