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女王陛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兄弟你妹!”徐珍珍手里本来拿着一本书,突然扔了过来。

    我猝不及防,直接被扔在脸上,砸得鼻子一阵发酸,不由的捂着鼻子说:“喂,发什么疯。”

    “哼!”徐珍珍冷哼了一声,不再理我。

    “我靠,不会是来好事了吧,这么反常。”我轻轻的揉着自己的鼻子,在心里暗暗想道。

    “哥,你回来了,我想死你了。”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关雀儿的声音。

    当我转身的时候,关雀儿已经扑到了怀里:“哥,你去那了,也不回来看看雀儿,雀儿好想你啊。”

    “哥也想雀儿。”我看着剃着短发穿着校服的关雀儿,心里一阵郁闷,暗暗想道:“肯定是徐珍珍给雀儿剃成了短发,以前小姑娘多可爱,现在怎么看都像个假小子。”

    关雀儿在镇中心小学上学,也不知道徐珍珍怎么他她搞进去的,我也没有多问,估摸着是交了借读费。

    “哥,你还没有吃饭吧,我去做饭,马上就好。”关雀儿放下书包,朝着厨房走去。

    “雀儿,你去写作业,哥来做。”我说。

    “省儿,叫他做,在外边潇洒了几个月,结婚都没有叫我们去吃饭,回来不应该做饭吗?”徐珍珍的声音传了过来,总感觉她好像心里憋着一肚子火,专门针对我似的。

    “哥,你结婚了?”关雀儿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当了市长的上门女婿,攀上了高枝。“徐珍珍再一次开口说道。

    “喂,别太过份了,我为什么当李家的上门女婿,你难道不知道吗?非要戳我的软肋才舒服啊。”我瞪了徐珍珍一眼,开口说道。

    她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

    稍倾,我走进了厨房,炒了三个小菜,煮了米饭,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三个人开始吃饭。

    “说正经事。”吃饭的时候,我开口对徐珍珍说。

    她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钱到位了,路必须尽快开始修,所有修路的材料我都买齐了,由日辉公司承包,接下来我们兵分两路。”我说。

    “凭什么帮你做这么多,我只是来做规划的,现在规划做完了,明天我就走了。”徐珍珍开口说道。

    “走?去那?”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她询问道。

    “回县里的交通局啊。”她说。

    “珍珍……”

    “别,我们不熟。”她瞪了我一眼说道。

    “咱们是兄弟。”我说。

    砰!

    下一秒,腿上被她踢了一脚,痛得我吡了吡呀,惨叫了一声。

    哎呀!

    “谁是你兄弟?”徐珍珍挺起了她平坦的胸部盯着我嚷道。

    我朝着她的胸部看了一眼,心里想着可能很介意平胸,于是立刻改口道:“姐,你是我姐行了吧?”

    “我有那么老吗?”徐珍珍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不老,你多漂亮,像十八岁的小姑娘,对,你是我妹。”我立刻改口说道。

    “别占便宜,谁是你妹了。”徐珍珍再次翻白眼。

    “我擦,老子没得罪她啊,肯定大姨妈来了,对,一定是这样。”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我被徐珍珍搞得心里一阵郁闷,最终只好弱弱的说道:“那个,能不能先别急着回交通局,留在这里帮帮我。”

    “谁是那个,你跟谁说话啊。”徐珍珍说。

    “徐珍珍同志。”我真是被她搞得没脾气了,大声嚷道。

    “同志?王浩,你有那种倾向?”徐珍珍眼睛里露出一丝异样的目光,看着我问道。

    “我错了,我真错了,你要不打我两下,真不知道那里得罪了您,女王陛下。”实在没招了,只能以退为进了。

    跟女人硬碰硬,那绝对是最蠢的办法,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这一点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和体会。

    “哼!”徐珍珍这次没有再揶揄我,只是冷哼了一声。

    “珍珍姐,别再欺负我哥了,不然我以后不理你了。”关雀儿突然开口说道,小脸紧绷着,非常认真的模样。

    我暗中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果然是一个聪明又机灵的小姑娘。

    徐珍珍没有说话。

    “修路是为了造福大泽乡的人民,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我说。

    她仍然没有吭声。

    “现在修路的材料已经齐备了,剩下的事情兵分两路,我回村联系老支书,让他发动山里五个村的村民参加修路,这样的话,劳动力有了,还省工钱;第二件事情,就是需要修路的器械和老工人的指导,珍珍,你能在这方面帮着跑跑吗?”我弱弱的相着徐珍珍问道。

    “不能!”她冷冰冰的回答了二个字。

    “别啊,求你了。”我说。

    “求也没用,我要回县城了,不想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受罪了。”她说。

    “你怎么样才能帮忙,只要说出来,我都答应,行不?”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放大招,心里想着,先答应了,把人和器械弄来了再说。其实我本来想说上一次钱强视频的事情,但是想了想,自己把事情抗下来,本来就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这个时候提出来,有点小人的味道,于是话到了嘴边又硬咽了回去。

    “哼。”徐珍珍冷哼了一声,也没有说话,放下碗筷回房间去了。

    “我擦,不是吧,真不帮忙啊。”我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有点着急,因为这条路已经耽搁了很久,必须马上动工,在下雪之前,把路修好。

    吃完饭,我收拾了碗筷,看了一眼徐珍珍的房门,随后走到了关雀儿的房间,她正在写作业:“雀儿,帮哥个忙,去劝劝珍珍姐,让她别走了。”

    关雀儿摊了摊手,说:“哥,我帮不了你,还是你自己解决吧,我要写作业。”

    “好吧!”我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关雀儿的房间,走到院子里,坐在徐珍珍那把躺椅上。

    月亮已经升了起来,秋天的夜有点冷,我紧了紧衣服,心里思考着修路的事情,心里一阵烦躁,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压在自己一个人的肩膀上。

    “王浩,你不能烦,慢慢来,明天一早先回村里找老支书,让他把山里五个村的村民都发动起来,特别是年轻的小伙子,这样至少可以把人工的事情解决,至于老修路工和设备,再慢慢的想想办法,不行的话,只能去卫县长了,让他帮着协调一下。”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噔噔……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扭头看去,发现是徐珍珍。

    “起开!”她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女王陛下,您请上坐。”我嬉皮笑脸的起来,看着她说道。

    “哼!”徐珍珍鼻子里再次发出一个哼的声音,随后坐在了躺椅上:“我明天真回县里了。”

    “别啊,帮我把路修完吧。”我非常诚恳的说道。

    她没有说话。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徐珍珍动了动嘴,可是并没有发出声音。

    “呃?你说嘛,我一定答应,不管什么要求。”我盯着她信心满满的说道。

    心里想着,反正卡里还有李菲儿给的三百万,即便她要很贵的包包,自己也买得起。

    “过完年之后,我要去北京读研,你跟我一块去。”徐珍珍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足足有半分钟,最终发出一个蚊子般的声音。

    “你要去北京读研?好像没看到你参加考试啊?”我疑惑的问道。

    “本来我是保送读研的,自己任性没有去,做了几个月的公务员,感觉自己还是喜欢校园的生活,所以又联系了以前的导师,他同意了,过完年就去北京。”徐珍珍淡淡的说道,声音好像有点伤感。

    “先恭喜你啊,可是我去北京干嘛啊,我这辈子的理想很低,能做个小乡长就行了,没什么大出息,去北京怕是都养不活自己。”我惨笑了一声,随后拿了一个板凳坐在躺椅旁边,也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心情好像被徐珍珍传染了,也有了一丝忧伤。

    “去北京,我罩着你,你也可以考研的,我可以帮你联系学校。”徐珍珍突然说道。

    “读研?”我瞬间瞪大了眼睛,以前根本没有想过这件事情,思考了大约几秒钟,说:“还是算了吧,我不是读研的材料。”

    “喂,你刚才说了什么条件都答应我的。”徐珍珍瞪着我说道。

    “这……”我愣住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本来就离得很近,她转头的时候,两人脑袋的距离更近了,大约只有一拳的距离,徐珍珍呼出的气我都能感觉到。

    月光照在我们两人的身上,一瞬间,我发现她的睫毛很长,眼睛很漂亮,皮肤白皙,鼻子和嘴都很小,并且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徐珍珍的脸竟然是个巴掌大的小脸,但是耳朵却很大,大耳朵又给她增添了一丝可爱和福相。

    只可惜剃了一个比自己头发还要短的毛寸,完全把她的美给掩盖了,大打折扣,同时还有最致命的一点,胸部太平了,像辽宁号的起落甲板,没有一丝波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