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传家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找了一个机会把老支书拉到了院子里,然后小声的说道:“老支书,你给徐珍珍介绍一下山里村子的情况。说的越惨越好。”

    “呃?为什么?”老支书盯着我问道。

    “我已经把修路的材料全部买好了。接下来马上就要开始修路了。”我说。

    “娃。上一次你就说修路,最后路修成了什么样?”老支书瞪着我说道,语气有点生气。

    “老支书。上一次都是我的责任,这一次绝对把路修好。不过呢。还需要你帮忙。”我非常认真的说道。

    “说吧。”老支书抽了一口烟,说道。

    “第一件事情。您老着急山里五个村子里的人去修路,我手里就一百万,包吃。每人每天多少钱。您老和其他四个村子的村长给定一下,年前必须把路修起来。”我说。

    “嗯,这件事情是大事。我义不容辞。”老支书沉声说道。

    “第二件事情,老支书。你帮着介绍村子里的情况,徐珍珍要回县城。修路的事情离不开她啊,您老帮我把她留下。”我说。

    “娃。自己的媳妇搞不定,还要来找我这把老骨头。”老支书抽着烟意味深长的盯着我说道。

    “老支书。她不是我媳妇,真的。完全为了修路,您老想想办法。”我恳求道。

    “行了,你先回家看看父母吧,我跟女娃聊聊。”老支书说。

    “谢谢老支书。”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在自己的印象里,老支书可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能人,他是村子里的主心骨,有他在,村子里有矛盾,基本都可以被解决或者压下去,那一天如果他不在了的话,我有点伤感,也不知道村子里的人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团结。

    稍倾,我返回堂屋跟徐珍珍说了一声,让她跟老支书聊会,自己先回家看看。

    “嗯!”徐珍珍点了点头。

    我离开了老支书家,朝着自己家跑去,老远就看到老妈站在院门外张望着,估摸着是听了村里人说我回来了。

    “妈!”隔着老远我就叫了一声。

    “狗子,回村了也不先回家,我还是听你婶子说你回来了,对了,不是还带着一个人吗?叫他一块来家里吃饭。”老妈说。

    “她在老支书那里。”我说,随后走进了院子,跟老爸打了一声招呼。

    我把修路的事情给他们说了,老爸一脸严肃的说:“狗子,你如果没有那个能耐的话,就别整这条路了,上一次的事情……”

    老爸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立刻抢着说道:“爸,这次我连修路的材料都买好了,人工费准备了一百万,年前肯定把路修起来。”

    “真的?”老爸抬头盯着我问道。

    “嗯,我什么时候撒过谎,上一次是特殊情况,总之,这次儿子一定把路修起来,给你长脸。”我十分认真的说道。

    “好好好!”老爸连说了三个好,然后让我进屋里吃饭。

    好不容易跟老爸老妈一块吃饭,聊了一会家里的情况,我又问了问邓宝和石头两人。

    “两个孩子挺野,已经上学了,不过整天打架,你爸打过几次,可惜没效果,现在都快成了村里的孩子王了。”老妈叹息了一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邓宝和石头的经历,让他们养成了自由散漫的习惯很正常,想要改过来,怕不仅仅是打的问题,还需要耐心和爱心。

    不过对于老爸和老妈,我还是很有信心,因为他们两人都是老实、本分、善良的人,邓宝和石头跟着他们两人生活,肯定会慢慢变好。

    吃完饭,我和老爸正在喝茶聊天,外边传来老支书的声音:“狗崽子,媳妇不要了,还要我这把老骨头给你送回来。”

    “媳妇?”老爸老妈同时朝着我看了过来。

    我感觉一阵头大,立刻站起来朝着院子里走去,果然看到老支书带着徐珍珍走进了院子,徐珍珍脸上还有一点羞涩。

    老爸老妈跟着走了出来,我看到两人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徐珍珍,瞬间感觉脑袋有点大。

    稍倾,老爸将老支书和徐珍珍请到了堂屋,老妈的目光在我和徐珍珍脸上来回打量着。

    “妈!”我叫了一声,那意思是让她别看了,都盯得我有点不舒服了,估摸着徐珍珍更尴尬。

    “你这孩子,今天专门领着媳妇回来,也不提前跟妈讲一声,妈什么她没有准备。”

    刚要说徐珍珍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可是老妈继续说道:“姑娘,城里都流行剪这么短的头发吗?你留起长发应该更漂亮。”

    我的眼睛一亮,感觉老妈好会说话,刚才心里还害怕,万一她来上一句:“你是女孩吗?”气氛会尴尬死。

    “阿姨,我不太喜欢留长发。”徐珍珍微笑着说道。

    “短发也好看,天生一个美人胚子。”老妈说。

    我勒个去,从小到大老妈可是从来没有夸过我,今天刚见到徐珍珍,好麻,怎么就变成美人胚子了,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徐珍珍美在那里?

    老妈和徐珍珍聊得还挺高兴,老支书和老爸在讲事情,我倒是成了没人理的人,只能给他们端茶倒水。

    稍倾,我看到老妈从手上把祖传的玉镯摘了下来,要给徐珍珍戴上,嘴里说道:“姑娘,这是我们家祖传的手镯,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却是几辈子传下来的定情之物,你一定要收下。”

    “阿姨,这、这、这……我不能收。”徐珍珍说。

    “妈,我们两人……”我刚要说话,直接被老妈给打断了,她说:“去把院子里的柴劈了,我和珍珍说会话,你插什么嘴。”

    “我……”

    老妈瞪了我一眼,让我的到了嘴里的话戛然而止:“快去!”她说。

    我看了一眼那手镯,又偷偷朝着徐珍珍使了一个眼色,随后走出了堂屋,在院里子郁闷的劈着柴火。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身后传来徐珍珍的声音:“阿姨叫你带着我到村子里转转。”

    我把斧头放下,转身看去,一眼就发现了徐珍珍左手腕上的玉手镯,那是我们家传了几辈子的定情之物。

    “你、你……”我用手指着那玉手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走吧,你什么你。”徐珍珍说,随后快步走出了院子。

    “等等我。”我立刻追了出去,心里想着要问个明白,那玉手镯可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啊。

    书友们,求月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