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天晚上,因为徐珍珍住在我家里,她点一屋。爸妈一屋。邓宝和石头占了一层。我没地方睡,只能去铁牛家暂住一宿。

    铁牛大名叫王大年,跟我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以前我们两人关系很好,只是他没有考上高中。初中毕业之后。也没有找到什么好工作,家里只有奶奶一人。也管不了他,于是便成了远近闻名的二流子。

    当天晚上我和铁牛挤一张床,我们两人以前关系很好。现在却有点生疏。毕竟我有小十年没有回来了,即便回来也就是玩两天就走。

    “狗子,天凉了。再给你一床被子。”铁牛的奶奶抱着一床被子走进了屋间。

    “谢谢奶奶。”我立刻把被子接了过来。

    “太生分了,谢什么。你小时跟铁牛多好,天天在家里吃饭。”铁牛的奶奶说道。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确实小时候自己经常在铁牛家吃饭并且还睡在这里。

    “狗子。你现在出息了,能不能帮帮铁牛。过了年他都二十八周岁了,还没个媳妇。我到地下怎么见他爹娘啊。”铁牛奶奶说道,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

    “奶奶,说这个干嘛。”铁牛说。

    “奶奶,这样吧,修路的时候,让铁牛跟着我。”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好好,你替奶奶好好管教一下这臭小子。”

    “奶奶,你出去吧,我和狗子睡觉了。”铁牛催促道。

    “你给我听好了,修路的时候,好好跟着狗子干,听到了没?”铁牛奶奶瞪着他说道。

    “听到了,听到了,我们要睡觉了。”铁牛说。

    稍倾,老太太离开了房间。

    “狗子,别听我奶奶的,我有事做。”铁牛扭头对我说道。

    “你有什么事?”我问。

    “带村里几个人天天进山打野味,运气好,一天能赚上百块呢。”他说。

    “铁牛,打野生动物犯法知道不?”我说。

    “没人管。”他无所谓的说道。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说:“铁牛,即便没人管,难道你能一辈靠着打野味生活?”

    “这……我还没有想好。”他说。

    “铁牛,咱俩从小一块长大,这次修路身边缺帮手,你来给我帮帮忙行吗?”我说。

    他肯定要面子,所以只能这样说。

    “我考虑一下。”铁牛说。

    “铁牛,我记得小时候你最仗义了,现在叫你帮个忙怎么还磨磨叽叽,你也别考虑了,给个痛快话。”我捶了他一拳,说道。

    “行,修路的时候喊我就行了。”铁牛最终点了点头,随后两个人对视着笑了起来,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小时候。

    当天晚上我和铁牛聊了很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我吃了早饭带着徐珍珍离开了王家庄,修路人手的事情由老支书和村长负责,我省了很多心。

    “珍珍,修路机械和老师傅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回县里想想办法。”在路上,我对徐珍珍说道。

    “修路机械,你找县长要个条子,至于有经验的老师傅,我来想办法。”她说。

    “好吧!”我点了点头。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和徐珍珍两人回到大泽乡镇上,也没有顾得上休息,开着捷达车朝着县城驶去。

    中午才到县城,我先请徐珍珍吃了一顿饭,吃完饭本来想跟她一块散散,她却急着走了,说去找几名修路的老师傅谈谈,于是我只好一个人在万达广场瞎溜达。

    说来也巧,正好遇到了赵大河,他搂着一名娇艳的女子,身后跟着三名小弟,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本来想躲着他点走,可是没有想到赵大河发现自己之后,竟然主动走了过来。

    “赵哥。”我脸带微笑的叫了一声。

    “不敢!”赵大河摘下了眼镜,阴沉着脸,眼睛里露出了寒光:“王浩,我堂哥赵大忠的事情听说是你老丈人处理的?”

    “赵哥,这种事情我不太清楚。”我弱弱的回答道,同时右手伸入了裤子口袋,摸索着将手机的录音功能打开了,因为感觉赵大河今天很不对劲。

    “不清楚?哼,不清楚没关系,等过完年你老丈人退了,老子慢慢整你。”赵大河凶神恶煞的说道。

    “赵哥,李市长的事情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啊。”我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

    “父债子偿,知道吗?你老丈人敢整我堂哥,我就能整死你。”赵大河吼道。

    我装出一副被吓得浑身发抖的样子,惹来对方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

    “赵哥,你看他吓得那熊样,也不知道李建国的女儿怎么就看上了他?”

    “怂蛋一下。”

    “窝囊废!”

    ……

    赵大河身后的三名小弟和怀里的女子开始对我进行讽刺加谩骂。

    “哼,废物一个。”赵大河看到我吓得浑身哆嗦,好像也没有兴趣,搂着女人带着小弟,大摇大摆的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眉头微皱,心中暗暗想道:“看来李建国要下台的消息赵大河已经知道了,妈蛋,现在就如此的嚣张,看来在李建国下台之前,要想个办法整死这个王八蛋。”

    本来准备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修路上,因为修路关系着自己的仕途,但是从刚才赵大河的态度来看,好像要找自己的麻烦。他将堂哥赵大忠被市里纪委带走的事情,归结于李建国头上,而李建国又不敢碰,只好找我的麻烦。

    “妈蛋,真当老子好欺负,等着。”我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李建国的电话。

    嘟……嘟……

    手机铃声响了六、七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他的声音:“喂,王浩,有什么事?”

    “李叔,阳城县的赵大忠被市里的人带走之后,怎么处理的?”我问。

    “这事不需要你操心。”李建国不耐烦的说道。

    “李叔,不是我想操心,今天赵大忠的堂弟赵大河对我进行了威胁,同时也威胁菲儿以及你的安全,并且他还知道你明年就要退了。”我把刚才赵大河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

    “嚣张,太嚣张了。”李建国说道,声音有点颤抖,看起来挺生气,估摸着这段时间,他在市政府并不顺心。

    世态炎凉,人们总是那么现实,特别是官场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