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定胜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阳城县公安局里肯定有赵大河的人,不好搞啊,赌博必须人赃俱获。卖/淫也要捉奸在床。不然的话。人家死不承认,你能怎么办?”赵虎思考了片刻,开口对我说道。

    其实他说的没错。我静下心来想想,确实是这么会事。所以黄和赌一直禁不了。同时处罚的力度也不是太大,只要不涉及其他事情。基本上是不会判的太重。

    “等我老丈人的消息吧。”我说:“虎哥,一旦我老丈人那边准备好了,你在赵大河身边的棋子要给提供准确消息。”

    “这没有问题。不过……”赵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

    “虎哥,有话你就直说。”我说。

    “王浩,听说李市长到年底就要退了?”他问。

    我心里一愣。赵虎消息够灵通啊,这种事情都已经知道了:“好像是吧。”我说。

    “王浩。李市长都要退了,他还有精力去管赵大河的事情?”赵虎问。

    我知道他说的很委婉。真实的是意思应该是:“李建国都要退了,他有能力悄悄调动警察将赵大河的赌场和洗浴中心给打掉吗?”

    “虎哥。你放心吧,赵大忠怎么被带走的你不清楚吗?”我看了他一眼。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市长现在还没有退。仍然是市长,即便退了也是厅级干部。”

    “那行,只要李市长那边没有问题,我这边随时待命。”赵虎点了点头,最终下定了决心。

    “虎哥,有没有其他计划,赵大忠都已经被带走了,你就不能跟赵大河正面硬拼一下?”我问。

    “兄弟啊,你太看得起哥哥啦,虽然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但是赵大河十几年赚了太多的钱,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他钱撒出去,有很多人为其卖命,对着干,搞不好几天之后,我的尸体就横尸街头了。”赵虎哭笑了一下,十分郁闷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两人随后喝着茶,聊了一些轻松的话题。

    铃铃……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徐珍珍的来电,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珍珍,你的工人找好了吗?”我问。

    “好了,卫县长给你批条了吗?”她问。

    “没,他说没挖机也没有推土机。”我郁闷的回答道。

    “县里不是有好几台吗?想想办法,让他签字啊。”徐珍珍说。

    “都在外边干私活赚钱,办法我都想遍了,连李建国都抬出来了,姓卫的根本就是铁了心不批,估摸着那些机械有他的分红。”我说。

    “那这怎么办?明天就要开修了,没机器,难道还要靠人工?”徐珍珍说。

    “靠人工?”我眨了一下眼睛,突然眼前一亮,说:“对,我们就靠人工,妈蛋,姓卫的不批机械,还不修路了,我马上给老支书打电话,让他发动五个村的人全去修路,用人砸肩抗也把路修起来。”

    “啊!王浩,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不行就租一辆挖机吧。”她说。

    “一天至少二万以上,一个月六十多万,修三个月的路,仅挖机就要一百多万,再加上一台推土机的话,根本没有那么多修路款,再说了,就是有,我也让人来干,这样可以将钱用于大泽乡山里的穷苦农民,对,就这么干。”我说。

    “好吧,如果年前修不起路来,你别后悔就行了。”她说。

    “不后悔,先挂了,我给老支书打电话。”

    “嗯!”

    挂断徐珍珍的电话之后,我立刻拨打了村里的电话,老支书不在村委,五分钟之后,我才跟他通上话:“老支书,修路的大型机械县里没有批,租赁的话,一天要二万多块,所以我想让村子里的人来干,这样的话,五个村的劳动力都可以参与进来。”我把自己的想法跟老支书说了一遍。

    “好,狗子,你这个想法很好,我们来一场大会战,毛**说过,人定胜天,我立刻联系其他村的村长,放心,明天五点钟,进行誓师大会,五点半正式开工。”老支书说道。

    他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动不动就是大会战,年纪这么大了,革命的热情仍然十分高涨,其实有时候还真羡慕他们那个年代的人,至少每个人都有信仰和理想。

    跟老支书通完话之后,我不敢再耽搁,五分钟之后,离开了不夜城迪厅,在万达广场跟徐珍珍会合,然后又开车去了日辉公司,跟陈日辉商谈了明天早晨混凝土和钢筋的事情。

    “放心好了,十点钟之前,我的车队一定到,王浩,来回的路程太远,一天只能运一趟。”他说。

    我点了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徐珍珍离开了日辉公司,又去接了她找到两名修路老师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于是只好请两位老师傅到临福酒楼吃饭。

    吃饭的时候,我才搞清楚这两名老师傅怎么请来的,包吃住,每人每月一万块钱,并且只指导,并不参与劳动。

    听了这种苛刻的条件,我找了一个机会将徐珍珍拉出了包厢,然后瞪着她问道:”你这叫请啊,包吃住,一月一万块,还不用劳动,这种条件随便都可以找,干嘛找二个老头子。“

    “王浩,这两人可是参加过很多大工程建设,当年都是一线班长,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请来,每人每月一万块钱辛苦费很高吗?”徐珍珍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反瞪着我问道。

    “不高吗?”我大声说道。

    “不行我自己出行吗?你凶什么?”徐珍珍更加委屈了。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大声点说话就是凶吗?她比自己还大声好吧,可是没有办法,谁叫她是女生啊,于是我只好把声音降了下来,尽量温柔的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你认为他们是专家,那我没有任何意见。”

    “他们本来就是一线的专家,经验绝对丰富。”她说。

    “对,本来就是专家,我有眼不识泰山,冤枉你了好吧。”我立刻道歉。

    “哼!”徐珍珍冷哼了一声,说:“再敢凶我一次,我就不陪你在大泽山受罪了。”

    “我错了,你大小不计小人过,宰相肚子能撑船。”我说,心里其实十分的郁闷,一个月一万块钱啊,光两个动动嘴的老师傅,三个月下来就是六万块啊,还要包吃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