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反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天晚上,我和徐珍珍连夜赶回了大泽乡,因为明天就是修路的第一天。为此还买了几千响的鞭炮。准备弄个动静。

    回到大泽乡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晚上没有吃饭,两人都饥肠辘辘,本来想去卫青曼那里吃。但是徐珍珍说太累了,不想走。准备先洗个澡。于是她洗澡的时候,我炒了三个小菜。又开了一瓶她今天买的红酒。

    徐珍珍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把菜摆到了桌子上,米饭也热好了。

    本来想等着徐珍珍说句表扬的话。可是她却说:“果然有当上门女婿的资质。”

    一瞬间。我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有点生气。瞪着她说:“我的事情早都告诉你了,连遗嘱都告诉你了。还来讽刺我,是不是想把我们友谊的小船打翻啊。”

    “开个玩笑。真生气啦。”徐珍珍笑着说道。

    “你们两人说话小声点,想要谈情说爱请到房间里。我要睡觉了。”里屋传来关雀儿抗议的声音。

    “对不起,雀儿。我们一点注意小声点。”我说,随后对徐珍珍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王浩。李菲儿知道你收养了三个孤儿的事情?”她问。

    “不知道,能不谈她吗?”我说。

    “好,不说了,吃饭。”徐珍珍说。

    “软饭男的做的饭也吃?”我生气的说道。

    “不吃白不吃。”徐珍珍说,说完还咯咯的笑了起来,把我气个半死。

    正吃着饭呢,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铃铃……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李建国的电话,于是马上起身朝着院子里走去,同时按下了接听键:“喂,李叔,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王浩,你到底有没有一点政治头脑?你是一只猪吗?你怎么考上的大学?”电话里,李建国上来对我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

    一瞬间有点懵逼啊,不知道他为什么骂自己:“李叔,我做错了什么事?”好不容易等李建国骂完了,我开口弱弱的问道。

    “你今天白天是不是去找卫鸿远要挖机了?”李建国问。

    “对啊,阳城县有好几台挖机,我想借一台修路,怎么了?”我说,同时心里明白了什么事,自己对卫鸿远的威胁,肯定被他捅到了市里,估摸着还要求换修路之人。

    “怎么了,你竟然愚蠢到拿我的名号来威胁卫鸿远,并且还被录了音,现在市里已经有人提出撤换你修路的事情。”李建国冷冷的说道。

    “啊,录音了。”我惊呼了一声,说:“李叔,那挖机被用来干私活,一个月上百万的利润,江鸿远那个王八蛋肯定有分红,他还敢倒打一钉耙。”

    “你有证据吗?”李建国问。

    “这……没有。”我泄气的回答道。

    “知道什么是空口无凭吗?”他说。

    我没有话说了。

    “愚蠢。”李建国继续对我骂道。

    “李叔,你如果骂几句能肖气的话,那就继续骂吧,不过修路的事情,明天就准备动工了,你怎么也要把我保住。”我弱弱的说道。

    上一次就因为自己路没有修成,还让赵大河把修路款给侵占了,这一次,眼看着明天就要开工了,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卫鸿远这个王八蛋竟然录了音,太特么阴损了。

    “怎么保你?你告诉我现在如何保你。”李建国语气冰冷的说道。

    “李叔,你不保我也没关系,大不了去北京打工。”我说,感觉这官场真有点不适合自己,并且如果去北京的话,看那样子,徐珍珍还能给自己找个学校读研,说实话,我学习不差,用用功复习一下的话,很有可能考上。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还有李建国粗重的呼吸声,估摸着自己的话气得他不轻。

    我特么心里也有气,一口一个蠢货。

    “把路修好。”最终李建国只说了五个字,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仔细琢磨了一会,好像是准备将自己保下的意思。

    “当官的说话为什么就不能直接一点。”想通之后,我挠了挠头,十分郁闷的嘀咕了一声。

    “什么直接一点?”耳边传来徐珍珍的声音,我转身发现她从堂屋走了出来。

    “没什么。”我说,不想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她,如果告诉她,估摸着又会被嘲笑。

    “不说算了,我吃饱了,在院子里溜达会。”她说。

    我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进了堂屋,开始吃饭,本来还想跟徐珍珍喝二杯,庆祝明天修路的事情,现在却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吃完饭之后,我也没有心情跟徐珍珍聊天,洗漱了一下,回到了自己住的厢房,躺在了床上,心里暗暗思考着白天的事情,反思着自己的错误。

    “忍,王浩,如果你以后还想在官场上混的话,一定要先学会忍,忍常人不能忍之事,受不了委屈,还不如修完路跟徐珍珍去北京。”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第二,表面上不能得罪任何人,即便心里狠不得杀了对方,也要面带笑容。”这是我反思出来的第二条铁律,也就是喜怒不行于色。

    通过今天白天的事情,我反思出了三条铁律,告诫自己不但要能吃苦还要能受委屈,并且不能让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喜或者怒。

    当天晚上,我在反思之中睡了过去。早晨不到六点钟,便被徐珍珍给叫了起来。

    “起床了,懒猪。”耳朵传来一阵疼痛,我睁开了眼睛,发现徐珍珍正在拧自己的耳朵。

    “痛,痛,快松手。”我惨叫说道。

    “今天修路,你这个总指挥要早点过去。”她说。

    “知道了,你先出去,我马上穿衣服起来。”我揉了揉耳朵,一脸郁闷的表情,说:“喂,以后能不能别拧耳朵,你又不是我老婆。”

    也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得罪她了,一瞬间翻脸了,跺了一下脚,说:“李菲儿是你老婆,让她帮你修路吧,哼!”

    求月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