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钱开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早晨的一句话,徐珍珍一路上没有理睬我,几次跟她说话。都被她无视了。让我的心很受伤。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徐珍珍来到了入山口,突然发现这里聚集了很多的人,密密麻麻估摸着少说也有几千人。都拿着锄头和篓子,为首之人正是老支书。于是我马上跑了过去。

    “老支书。这有多少人啊。”我问。

    “三千一百六十八人。山里五个村的老少爷们都来了,我跟他们说了。这是一场脱贫的大会战,工钱,青壮年。一人一天三十。妇女、老人和半大小子,一人一天十块,但是必须管饱。”老支书说。

    本来说好了一人一天五十。没想到老支书给定到了一人一天三十,小孩老人和妇女一人一天才十块钱。

    “老支书。你有经验,就由你来领导吧。”我看着密密麻麻的三千多人。感觉有点头大,于是直接甩给了老支书。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他总领导着山里几个村的村民搞什么会战。

    “行。没问题,但是路怎么修。你要让个明白给跟我讲讲。”老支书没有推辞,以前的老党员那种觉悟,根本不是现代人可以理解的。

    我立刻让徐珍珍把那两名路建的退休班长叫了过来,然后介绍给了老支书。

    稍倾,老支书招呼着五个村长等一大帮人现场开会,我则把铁牛叫了过来:“铁牛!”

    “狗子,有什么事?”铁牛跑了过来。

    “交给你一项任务,给我找二十个女人做饭,再找几个人给我搭一个临时厨房,锅碗瓢盆就近的村子里找,他们不给的话,找老支书协调。”我对铁牛说道。

    “行,没问题,狗子,买菜的钱……”铁牛一脸为难的说道。

    “放心,一会我去取一万块钱给你,以后你就是后勤部长,一定要让人吃饱了。”我说。

    “嗯。”铁牛点了点头。

    铁牛招呼了几个人开始搭建棚子,并且还用喇叭吆喝着招二十个会做饭的妇女。我把事情分配了一下,发现没自己什么事了,于是准备去找徐珍珍,却看到她正跟老支书他们一块商讨如何开始修路。

    大家的热情看起来很高,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工钱是省了下来,三千人的饭钱突然成了一笔巨大的资金:“我擦!”一瞬间,我傻眼了,感觉自己第一次主持修路,坚持就是漏洞百出。

    “三千多人,一天的伙食费最少一万块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之眉头紧锁了起来,可是现在木已成舟,不能再让老支书把人赶回去吧。

    “算了,不行的话,只能从敲诈赵大河的钱里出。”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几分钟之后,我转身离开了,朝着乡里唯一的ATM机走去,取了一万块钱,返回了工地,将钱交给了铁牛,他拿着厚厚的一打人民币,好像手都在哆嗦。

    从铁牛的表情,我再次感觉到了山里的贫困,于是更加坚定的修路的决心:“不管花多大的代价,都要把路修好。”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狗子,这是几天的饭钱啊。”铁牛弱弱的问道。

    “一天。”我回答道。

    “什么?狗子,太浪费了,这可是一万块钱啊,一天就吃掉了?”铁牛瞪大了眼睛说道。

    “铁牛,我们是穿着开裆裤长大的朋友,所以把这个艰巨的后勤任务交给了你,一会你带着人各个村收菜、面和猪,总之我一天就能拿出一万块,但是你要保证工地上的人全部吃饱。”我拍着铁牛的肩膀说道。

    其实一万块钱看着多,实则平均到每个人头上,最多三块多钱,少得可怜,还好山里物价低,再加上又是修路,应该还可以再低一点,估摸着凑合一下就够了。

    “好,我现在就去收东西。”铁牛说,随后带着几个人离开了。

    老支书等人已经分成了三十个队,全体开动了起来,看到他们热火朝天的样子,我很受感染,不过进度却很慢。

    铁牛带人买东西去了,搭建棚子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于是我马上找到了军子,让他招呼几个人加入了进来,并且命他负责,必须把棚子搭架起来,随后找到村长,让他找几个会木匠的,现场砍树做几张长桌子,中午好用来放菜和饭。

    最后找到王家庄的妇女主任王婶,让她负责二十个女人做饭的事情:“王婶,我已经让铁牛去买菜去了,二个小时之内,必须把二十口大锅支起来。”

    “行,没问题。”王婶说,随后招呼人回村搬大锅。

    手忙脚乱的忙活了几个小时之后,渐渐的进入了正轨,搭棚子的,砍树做长桌子的,支锅准备做饭的,当然最多的人还是跟着老支书他们在修路。

    我突然发现,人多力量还真是大,三十个小队,每个小队一百人左右,虽然每个人的进度都很小,但是综合起来,仅仅过去三个小时,已经整出宽六米,长一百多米的路了,并且工地现场密密麻麻的人仍然在忙碌着,朝前推进。

    “王浩!”耳边传来徐珍珍的声音,她脸上沾着泥土,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我问,因为她脸上露出焦急的表情。

    “入山口比较平整,泥土较多,进展速度很快,下午应该就能推进五百米,不过五百米的地方有一处需要炸药,我们没有准备。”徐珍珍焦急的说道。

    “炸药应该大泽乡就有,我去想办法。”我说。

    徐珍珍突然拉住了我,说:“跟你一块,上一次就把挖机的事情办砸了。”

    听到她这样说,我脸色一红。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张为民乡长,把修路遇到的情况跟他详细的讲了一遍,最后恳求道:“张乡长,修路是大泽乡的大事,请乡里给予支持,弄点炸药,并且让派出所的同志配合炸山。”我说。

    “动用炸药不是小事情,我要跟县里汇报一下。”张为民打着官腔。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心中暗道:“妈蛋,汇报之后,是不还要研究几天,老子的路还修不修?”

    徐珍珍开始跟张为民饶之以情。动之以理,可惜他就是不松口,最后徐珍珍也没办法了,摔门离开了乡长办公室,比我的脾气还大。

    “什么态度。”张为民也发火了:“动用炸药可是大事,万一出了事,谁负责?”

    “乡长,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还想请你帮个忙。”我思考了片刻,硬着头皮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还有什么事?”张为民不耐烦的说道。

    “乡长,为了修这条山路发动了很多人,包吃,所以我想从大泽乡饭馆订一百个盒饭,你看能不能跟说说。”我说。

    “多少钱的标准啊?”张为民瞥了我一眼,问道。

    “一盒十块钱。“我回答道。

    ”一百盒少点了吧,我听说你发动了几千人啊。”张为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

    “乡长,你看订多少盒合适?”我问。

    “一千盒吧。”他说。

    “行,一千盒就一千盒,那炸药的事情。”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心里想着:“妈蛋,老子每天出一万块钱,你还不帮忙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我跟刘所长说一声,下午让他带炸药和人过去配合你们炸山。”张为民十分不要脸的说道:“都是为了大泽乡修路嘛,义不容辞。”

    “谢谢乡长。”我露出一脸感激的表情,实则心里快要郁闷死了。

    张为民跟卫青曼家是亲戚,我给卫青曼家送生意,他肯定会扒一部分钱,实则就是拐着弯给他送钱罢了,只不过这种送更加的安全,没有一点风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