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为什么有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念珍眉头微皱着,小口小口的喝着咖啡,并没有表态,我就知道这事八成是黄了,也不知道赵大忠的后强是谁,竟然愣是把他给保了下来,知道这样的话,当时我就应该通过网络将赵大忠贪污的证据公开,而不是交给李建国。

    “这件事情我可能帮不了你。”稍倾,龙念珍开口说道。

    “龙姐,不是帮我,惩治贪污腐败不是你的职责吗?”我盯着她的眼睛反问道。

    “是我的职责,但是需要证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对赵大忠上手段,再说了,他马上就要调到其他市区了。”龙念珍回答道。

    “靠!”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心里十分窝火。

    “你跟赵大忠有仇?”她问。

    “当然有仇,我跟他和他堂弟赵大河都有仇,那次视频的事情,如果不是赵大忠下令抓人,蒋露露也许不会死,还有赵大河,几次三番的给我下套,并且还让他的手下强轮了一名少女,只因为那名少女救了我。

    我把跟赵大河和赵大忠两兄弟之间的恩恩怨怨详细的讲了一遍,至少对龙念珍我还是比较信任,因为如果她把自己出卖了的话,现在估摸着早成了尸体。

    她没有这么做,还为此付出了代价,证明这个人心中还有良知和底线,说实话,一个没有底线的人很可怕,即便他是你的朋友,也非常可怕,因为没有底线,随时可能翻脸不认人。

    我讲了很多,同时也把三天后赵大河等人的豪赌讲了。

    “你确定赌资上亿?”龙念珍问。

    “确定啊,消息百分之百的确定,刚才我已经告诉了李建国,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利用这次机会将赵大河等人一网打尽,来一个人赃俱获。”我十分郁闷的说道,因为刚才李建国没有任何表示,甚至于从他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一点信息。

    “龙姐,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我盯着她问道。

    “这……”她眉头紧锁了起来,说:“我们纪委只管官员违纪的事情,这种赌博的事情属于公安机关。”

    “唉,白白浪费这么一个消息,估摸着赵大河仍然还要逍遥法外。”我说。

    “不过,赵大河很可能知道赵大忠的很多事情,如果能抓到他的话,再从他口里问出关于赵大忠的事情,只要证据确凿,我可以将赵大忠留在江城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理。”龙念珍说。

    “龙姐啊,你不早来,早点来的话,赵大忠的贪污证据我就直接给你了,唉。”我再次叹息了一声。

    “赵大河的事情还有时间,我想想办法。”她说。

    “龙姐,你有办法?”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她问道。

    “如果李市长想要出手的话,我可以从侧面帮衬一下,但是如果他根本不想管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我也无能为力。”她说。

    “哦!”我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

    “别灰心,我始终认为邪不压正,以后有什么官员贪污违纪的证据都可以交给我,保证为你保密。”龙念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我开车回到了阳城县,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先去了不夜城迪厅找赵虎。

    “怎么样?”他问。

    “虎哥,事情跟李建国说了,不过他却没有表态,赵大忠背后有人,听说只是调到了别的市区。”我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跟他讲了一遍。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难道你老丈人不敢动手?”赵虎眉头紧锁的盯着我问道。

    “唉,他心里怎么想,我实在猜不透,官做到了那个位置,这种得罪人的事情,肯定是前怕狼后怕虎,特别是赵大忠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处份,肯定对他内心的冲击力很大。”我说。

    “白激动了。”赵虎脸上露出烦躁的表情。

    “虎哥,即便不能通过正常途径搞掉赵大河,我们也可以自己想想办法啊。”我说,在路上,自己一直在想这件事情,还真有一点想法。

    “我们自己想办法?能有什么办法?”赵虎问。

    “虎哥,你说现在什么最发达?最能将底层草根的声音传递出去。”我问。

    “网络啊。”赵虎说:“你是想在网上给赵大河曝光?”

    “对,把赵大河赌场的事情曝光,只要能提供那天晚上的一小段视频,再花一点推广费,让这条消息在网上发酵,只要引起强烈反想,上面不想动赵大河也要拿他开刀。”我把自己路上想的办法讲了出来。

    “嗯,倒是一个办法。”赵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突然抬头盯着我说:“视频谁去拍呢?你不会想牺牲掉我几年前安排的棋子吧?”

    “不然还能有谁拍到这种视频。”我耸了耸肩膀说道。

    “不行。”赵虎拒绝了。

    “虎哥,你几年前就安排棋子在赵大河身边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有机会取而代之,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你为什么还要犹豫,棋子录了视频,可以马上离开阳城县,也不会威胁他的性命,为什么不行?”我问。

    “这……王浩,网络上的宣传可能有效,也可能没有效果,万一没有效果,又把我的棋子暴露了,可就亏大了。”他说。

    “虎哥,做任何事情都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特别我们做的事情更需要冒险,你好好想想,一旦李建国没有行动,我们必须要有这个备案,赵大河下一次参赌,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我严肃的说道。

    赵虎没有说话,眉头紧锁。

    稍倾,我离开了不夜城,让他在赌局开始之前,给自己一个答复,并且越快越好,因为一旦下定决心,好早点安排棋子的退路,这样更加万无一失。

    快晚上十点了,有点饿,于是我在外边买了宵夜,这才回到桃花源的家。

    钥匙给了徐珍珍,于是只好敲门。

    咚咚!

    “谁啊?”屋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咦?难道走错门了?”一瞬间,我有点傻眼,立刻看了一下门牌号:“对啊,可是为什么有男人的声音,难道是……”感觉有一股怒气从心里直冲头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