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神神秘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屋子里有男人的声音,一瞬间感觉一股怒气从心里直冲头顶,说话也变得生硬了起来:“开门。我是王浩。”

    吱呀!

    门开了。一名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小鲜肉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找谁啊?”他上下打量着我问道。与此同时,我也正在上下打量着她。

    “徐珍珍在吗?”我问,同时准备朝里边走。可是却被他给拦住了:“等一下,姐。有人找你。”

    “姐?”我眨了一下眼睛。表情愣了一下,随后仔细的看了眼前这名小鲜肉几眼。确实跟徐珍珍有几分像:“难道是她弟弟?”

    徐珍珍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浮山市区了吗?还以为今晚不回来了。”

    “我和李建国家的情况你又不是知道。”我说。随后推开小鲜肉走了进去。

    “姐,他是你男朋友?”小鲜肉围着我转了一圈,开口对徐珍珍说道。

    “同事。”徐珍珍说:“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弟弟徐云山,他叫王浩。”

    “你好!”

    “你好!”

    我和小鲜肉轻轻握了握手。心里有点疑惑:“徐珍珍的家不就在阳城县吗?她弟弟怎么也住在这里?”

    徐珍珍打了一个哈欠,说:“困了。我回屋睡觉了。”说完,她转身走进了原本属于我的房间。

    “喂……”我喊了一声。可惜她没有回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你跟我姐到底什么关系?”徐云山盯着我一脸好奇的询问道。

    “同事。”我回答道,随后盯着他。问:“你今晚要住这里?”

    “嗯!”他点了点头,说:“我不想住酒店。”

    “住酒店?你家不就在阳城县吗?”我一脸疑惑的问道。

    “呃?”徐云山愣了一下,大约几秒钟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不想回家,说说你跟我姐的事情?”

    他叉开了话题,然后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一直纠缠着我,询问我和她姐徐珍珍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同事,不是都说了嘛,就是同事关系,她是交通局的职工,我是县农业局的人,现在两个人在大泽乡修路。”我说。

    “就这么简单?”他明显不相信。

    “嗯,还有什么复杂吗?”我瞪着他问道,不过心里却知道,徐珍珍好像有点喜欢自己,只不过自己配不上她罢了,还有对她现在的打扮有点抵触,太男性化了。

    “奇怪。”徐云山一脸疑惑的念叨了一声,随后起身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喂,你等等,你睡这个房间,我睡那里?”我问。

    “沙发。”他说,随后马上走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去!”我当场愣住了,这姐弟两人还真有点像,霸占了自己的房子,让房主睡客厅的沙发。

    我想去敲房门,想了想还是算了。稍倾,我洗漱完,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目光根本没有注视电视,而是神游天外,心中暗暗想着:“李菲儿好像有点想真正跟我过日子的感觉,到底要不要把她留下呢?”

    思来想去,拿不定主意,觉得还是让她去美国好一点,只不过见不到孩子,心里有点伤感,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孩子,村子像自己这样大的人,现在孩子基本上都两个了。

    把李菲儿的事情抛到脑后,又想到了赵大河赌局的事情,李建国没有表态,所以自己必须做两手准备,可是赵虎犹豫不决,不想暴露他安排了几年的棋子。

    “不行,明天还要去找赵虎,劝劝他,凡事都需要冒险,百分之百没有风险的事情根本不存在。”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想着想着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大亮,已经上午九点多钟了。

    徐珍珍姐弟两人都不在,于是我拿起手机给她打了一下电话,很快接通了:“喂,珍珍,你们人呢?”

    “在外边呢,今天要回大泽山吗?”她问。

    “不用,你们玩吧。”我说。

    “嗯!没事先挂了。“她说。

    “拜拜!”我说,随后她挂断了电话。

    “姐弟两人有点神神秘秘!”我嘴里自言自语道,随后开始洗漱,半个小时之后,离开了桃花源小区。先在旁边的小饭馆吃了点东西,然后开车去了不夜城迪厅。赵虎一般都住在这里,见到他的时候,正抱着一个女人还没有起床。

    “兄弟,大清早什么事啊?”赵虎打着哈欠问道。

    “虎哥,昨晚的事情想好了吗?”我盯着他反问道。

    “让我再考虑考虑。”他说。

    “虎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当绝不绝,不是豪杰,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成功,你多年前安排一名棋子在赵大河身边,此时正是出力的机会。”我劝说道。

    赵虎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几秒钟之后,抬头盯着我问道:“你岳父真得不管这件事情?”

    “我只能说不知道,不管他动不动手,我们都要做两手打算,并且现在还真希望他不要动手,因为一旦动手的话,很容易走漏风声。”我说。

    赵虎还拿不住主意,我没有再催促,估摸着安排那枚棋子混到赵大河身边,他肯定花费了不小的力气。

    “好吧!”思考了二、三分钟之后,赵虎突然开口说道:“赌一次。”

    “我们的赢面很大。”我说。

    “希望如此吧。”他有点信心不足。

    第二天很快过去了,我晚上八点钟回到桃花源小区,徐珍珍姐弟两人竟然还没有回来,于是我又给徐珍珍打了一个电话:“喂,珍珍,你们姐弟两人今晚回来吗?”我问。

    “不了,王浩,跟你请一周的假。”她说。

    “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关心的问道。

    “没,就是有点私事,现在修路已经上了正轨。”她说。

    “真没事?”我再次问道,感觉徐珍珍有点怪怪的。

    “嗯,挂了啊。”她挂断了电话。

    “奇怪!”我暗自嘀咕。

    第三天,我一个在阳城县溜达,给老支书和铁牛打了几个电话,修路的事情一切正常,进度很快,再有一个月就差不多了。

    第四天,今天晚上赵大河的赌局就要开始了,中午的时候,我还没有接到李建国的消息,于是实在等不急了,掏出手机主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