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20安府当我是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行人足足又走了两柱香的时间,在林中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

    全福指着四周跟小太监道:“你看看这里,绿树成萌,你师父这辈子能葬在这里,也算是他的运气了吧?”

    小太监看了看自己身在的这个林间空地,跟全福小声道:“我师父走大街上被一个铜铃砸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害死的,他能有什么运气?”

    全福说:“你还真疑你师父是被人害的?”

    小太监说:“那么多人从那个屋檐下走,怎么就我师父倒了霉?”

    “也是,”全福点头道:“你师父的运气背了点,这也是他跟错了主子啊。”

    小太监马上就说:“全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

    全福说:“不说废话了,你是来给你师父送终的,看看这里,还满意吗?”

    小太监说:“这事全凭全总管作主。”

    全福说:“别,你定啊,觉得这里怎么样?”

    小太监这才又看了看四周,嘴上说:“我师父应该会喜欢这里,”心里却在想,人都死了,埋哪里不都一样?

    全福说:“那你呢?喜欢这里吗?”

    小太监说:“我?”

    全福说:“喜欢还是不喜欢?”

    小太监不明白埋他师父,全福要问他喜不喜欢做什么,不过还是心不在焉地说:“喜欢。”

    “那就好了,”全福说着冲站在小太监身后的太监使了一个眼色。

    小太监问全福说:“全总管,你能查查我师父的死吗?”

    全福一笑,说:“吉信这辈子唯一做对的事,就是找了你这么个忠心的小奴才,知道我们当太监的最忌讳什么吗?”

    小太监摇了摇头,

    全福说:“我们太监最忌讳什么事都想弄明白。”

    小太监没听懂全福的话。

    全福伸手拍一下小太监的脸,说:“我们这些当太监最怕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小太监这会儿被全福弄得有些发懵,看着全福摇头。

    全福小声道:“当太监的最怕跟错主子。”

    “这与我师父的死有什么关系?”小太监问全福道。

    “见到你师父后,你去问他好了,”全福又说了一句。

    小太监还在愣神间,站在他身后的那名慎刑司太监,用一根麻绳勒住了小太监的脖子。小太监被这太监拉到了地上,张大了嘴,双手扒着颈项间的麻绳,拼命挣扎了起来。

    “按住他,”全福命站在旁边的几个太监道。

    又上前了两个太监,按住了小太监的四肢。

    全福站着等了一会儿,看这小太监不再挣扎了,说:“看看死了没有。”

    有太监上前试了一下这小太监的鼻息,说:“总管,这小奴才死了。”

    全福冲蹲在地上的三个太监道:“行了。”

    三个太监站起了身来,下手杀人的太监说:“总管,接下来怎么办?”

    “挖坑,”全福说:“这两具尸体不能留,烧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小太监和吉信的尸体被扔进了一个土坑里,一个太监往两具尸体上倒了油,另几个太监往土坑里扔了不少枯树枝。

    “吉信,”全福望着土坑里的两具尸体,说道:“我进宫那会儿,你还教过我规矩,没想到最后送你上路的人会是我,这是什么缘分?你的这个小徒弟不错,主子也没想杀他,不过这小奴才实在是话太多,你有机会就教教他,教他下辈子怎么让自己活长点吧。”

    “总管?”举着火把的太监喊了全福一声。

    “烧吧,”全福往后退了一步。

    太监把火把丢进了土坑。

    土坑里又是油,又是枯树枝,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滚滚的浓烟熏得几个太监都是一阵咳嗽,一群不知是停在哪棵树上的麻雀惊飞了起来,翅膀扑棱的声音,把空地上站着的人又惊吓了一回。

    全福用手帕捂着口鼻,抬头看着从自己头顶飞过去的麻雀,说:“这山里的麻雀不少啊。”

    有手下没看头顶的麻雀,跟全福说:“总管,这样可能没办法把尸体烧成灰。”

    全福摇了摇头,说:“烧不成灰,我们就都走不了,你小子看着办吧。”

    手下们没人敢问全福这是谁的命令,那个小太监就死在他们的眼前,谁还敢问?

    全福走到不远处的一棵青松下坐了下来,命手下们道:“看着火小了,就再浇油进去。”

    西城外的这座荒山上冒着黑烟的时候,京都城东南的驸马府里,云妍公主狠狠地给了洪嬷嬷一记耳光。

    吴嬷嬷这会儿就站在洪嬷嬷的身后,看见自己的老姐姐挨了打,忙就叫了起来:“公主殿下!”

    “滚!”云妍公主怒道:“你们这些该死的奴才!这是我的府,我凭什么要再回安府去?安家把我当什么了?”

    洪嬷嬷挨了一记耳光,还是站在云妍公主的面前没有动,说:“公主殿下,驸马爷就要随圣上出征了,他不在府里,您还是回安府住着,这样可以让驸马爷放心啊。”

    云妍公主冷笑道:“他安元志就是不出征,又回来过几回?”

    “公主殿下,”洪嬷嬷说:“这也是太师的意思。”

    “安书界这是管到我头上了?”云妍公主道:“都给我滚!我哪儿也不去。”

    “公主……”

    洪嬷嬷这句话刚说了两个字,就又被云妍公主一记耳光打在了脸上。

    吴嬷嬷忙伸手去扶自己的老姐姐,跟云妍公主说:“公主殿下,这是驸马爷跟太师的意思,你为难我们这些奴才又有何用呢?”

    “哟,”莫雨娘这时带着两个婆子走进了云妍公主的这个庭院里,看一眼洪嬷嬷被打肿的脸,故作吃惊道:“公主殿下,洪嬷嬷这么尽心尽力地伺候您,您还不满意?”

    云妍公主看到莫雨娘,眼中几乎冒出火来,说:“你这贱婢怎么敢来我这里?”

    莫雨娘冲云妍公主一躬身,说:“公主殿下,少爷昨夜跟我说,要我来问问公主殿下,要带些什么东西回安府去,要是缺什么,那就去街上买。公主殿下,少爷连钱都给我了。”

    云妍公主手往庭院门一指,说:“给我滚。”

    “公主殿下,”莫雨娘望着云妍公主笑道:“您何必这样呢?你与我在一个府里住着,我能滚去哪里?”

    “你算个什么东西?”云妍公主冲莫雨娘道:“在本公主的面前,你也能自称我?”

    莫雨娘说:“那我应该喊公主殿下什么?公主殿下比雨娘大,要不雨娘喊公主殿下一声姐姐?”

    云妍公主抬手就要打莫雨娘的脸。

    莫雨娘早就防着云妍公主的这一招了,身子一侧躲过了云妍公主这一巴掌后,说道:“公主殿下也是金枝玉叶的人,怎么动不动就要与人动手呢?”

    洪嬷嬷和吴嬷嬷都是沉着脸,云妍公主再不好,也不能被莫雨娘这个连名份都没有的女人欺辱啊。

    吴嬷嬷跟莫雨娘道:“莫姑娘,你请回吧。”

    莫雨娘说:“我要是再不来,你们两位会不会被公主殿下打死了?若真出了事,少爷要怎么跟宫里的娘娘们交待?”

    云妍公主几乎气疯,整个人都扑到了莫雨娘的身上。

    跟着莫雨娘过来的两个婆子忙上前拉偏架,洪嬷嬷和吴嬷嬷也都上前拉,几个人纠缠在了一起。在院中伺候的宫人看到这情景,都赶了来,一下子这座偌大的庭院里就乱了套。

    安元志这时在驸马府门前停了马,大王先他一步,窜进了驸马府里,蹲在大门里等自己的小主人。

    安元志抱着上官平宁下了马,说:“小胖子冷不冷啊?”

    上官平宁被安元志带在马上这一路跑下来,小脸被吹得红扑扑的,跟安元志摇了摇头,说:“不冷,舅舅,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呀?”

    安元志抱着上官平宁往府里走,说:“带你回来洗个澡。”

    上官平宁说:“为什么不在我家里洗?”

    安元志说:“洗完澡我们可以直接出去吃饭啊,再说了,今天你二婶可没空带你,你跟你舅舅我混一夜吧。”

    “我婶婶要去哪里?”

    上官睿这一次也要跟在卫国军中,给上官勇当幕僚,再过一日大军就要离京,这个时候,当然要上官睿多陪陪安锦瑟。安元志抱着上官平宁原地转了一圈,说:“小胖子,你现在不喜欢舅舅了?”

    上官平宁被安元志转得,小肉团一样的身子几乎要飞出去,抱着安元志的脖子咯咯地笑,说:“没有啊,我喜欢舅舅。”

    花林这时抱着一个布包跟进了驸马府里,看安元志在跟上官平宁玩,老老实实地在一个侍卫的身边站了下来。

    上官平宁看见花林,便说:“花林,一会儿舅舅要带我们去吃饭,你今天想吃什么?”

    花林还没开口,一个府里的管事婆子冲到了安元志的跟前,说:“少爷,你可回来了。”

    安元志停了下来,说:“怎么了?”

    婆子就跟安元志说了四个字:“公主殿下。”

    安元志的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说:“不是让你们送她回安府吗?怎么还没把人送走?”

    上官平宁这时跟安元志说:“舅舅,你放我下来。”

    安元志把上官平宁放到了地上,说:“你跟花林先去玩,不要跑远了,舅舅一会儿去找你们。”

    上官平宁点了点头,说:“好。”

    安元志刚想再叮嘱花林一句看好上官平宁的话,就看见云妍公主冲出了正对着大门的照壁,往自己这里跑了来。“关门!”安元志回身冲门前的侍卫们道。

    两个侍卫往跑上前,把驸马府的大门关上了。

    花林也跑到了上官平宁的跟前,把上官平宁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