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八章 人都到齐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八章 人都到齐了

    回到房间,看着自己剑拔弩张的样子,苦笑一声,摇摇头不再去想杂乱的东西,拿出那本古籍,继续钻研起医术。

    很快便到了九点半,萧轩放下书本,盘腿坐在床上,体内龙凤诀运转,很快便进入入定状态。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黎明破晓,东方天际一道紫光没入萧轩身体,缓缓睁开眼睛,一道紫光在瞳孔一闪而逝。这

    么多天的修炼,萧轩感觉自己的龙凤诀越发充裕,相信过不了多久,便能突破一重初期进入中期了。

    起床来到院子里,打了几遍功法龙腾凤舞,出了一身汗后,洗个澡就要去做饭。

    耳力甚佳的萧轩,突然耳朵一动,听到西屋里传来张悦的声音:“萧轩,萧轩在吗?”

    “怎么了?”萧轩应了一声,推开了张悦的门。

    看到张悦后,萧轩瞳孔猛地一缩。只见张悦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傲人的身姿显露。一夜的恢复,让她眼神多了几

    分灵动,而经过吸收美人泥的药效,身上的皮肤也微微有了光泽。

    看着这女人摆着撩人的姿势躺在床上,妩媚无比,诱惑十足,萧轩体内顿时涌现一股邪火。

    “叫我干什么?”萧轩强忍着心中的躁动问道。

    “我要上厕所。”张悦小声说道。

    看了眼张悦,虽然她恢复的不错,但毕竟之前身体太过虚弱,现在还无法顺利下床行走,只得问道:“大的小的?”

    “大的……”张悦饶是都已经三十岁,但和一个只认识一天的男人说出这话,依旧颇感羞赧。

    本来想问问她还要不要穿衣服,但看到张悦动人的身体,萧轩打消了这么念头,直接找到自己以前的一双拖鞋,套

    在她脚上后,一个新娘抱将她横抱起,朝着茅房走去。

    被萧轩抱住,张悦并没有反抗。萧轩低着头看了那波涛汹涌的地方,心里一阵荡漾。

    似乎感受到了萧轩目光,张悦低声喝道:“现在着啥急看,等我完事了你再看不行啊?”说完这话,张悦的俏脸瞬

    间红了起来,心中暗恼自己怎么能说出这话来。

    萧轩闻言心中一乐,点头应了声好,将其放在茅房,待她蹲好后退了出去。

    “有事叫我啊,纸在你右侧放着。”萧轩交代了一句。

    “知道啦!你快出去!”张悦回了一声。

    趁着张悦上厕所的工夫,萧轩走到大盆旁边,看着里面的鲫鱼,大多数竟然还活着,心中一喜,今早的饭又有着落

    了。

    龙河里的鱼都是野鱼,生命力较强,而且味道鲜美。萧轩将这些鱼取出来,全部清理干净后,便听到了厕所张悦叫

    自己。

    “等一下,这就来。”萧轩急忙用肥皂将手洗干净,朝着厕所走去。

    将张悦横抱起来朝着卧室行去,那不断晃动的波涛,看的萧轩一阵眼晕。

    被萧轩看的羞恼,张悦嗔怒道:“看够了没有。”

    “没有。”萧轩老老实实的回答。

    “去你的,不许乱看。”张悦捂着波说着,却因为手小,根本遮不住那饱满的景象,这样半遮半掩,诱惑力更大。

    将张悦放在床上后,萧轩就要朝外走,张悦的身材很火爆,萧轩怕自己再看一会儿就抑制不住心中的邪火。

    “萧轩,帮我穿衣服,我起床出去坐一会。”张悦说道。

    萧轩想了想还是同意张悦的要求,出去坐一会对身体不会有影响,让上午的太阳小晒一下,对皮肤还有些好处。

    拿过自己的小内给张悦穿上,萧轩感觉怪怪的。很快萧轩便将裤子穿好,又给张悦穿T恤。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萧轩的手又碰到了那高耸饱满的地方。

    颇为嗔怒的看了眼萧轩,张悦并未多说什么,心里对于萧轩的占便宜,越发的没有抵抗力。

    给张悦穿好衣服,萧轩并未让其出去,而是让她先躺一会,自己便出去做饭。待萧轩端出鲫鱼汤时,张悦才瞪大眼

    睛看着萧轩问道:“你会做饭?”

    “当然,要不你昨晚吃的啥。”萧轩有些无语。

    “我还以为是那女孩做的呢。”张悦打量着萧轩,啧啧赞叹道:“真不错,现在会做饭的男生太少了,姐要是年轻

    个几岁,你来追姐,或许姐姐还能给你个机会。”

    “我不嫌你老,你现在来追我,我给你个机会。”萧轩戏谑的说道。

    闻言张悦脸上冒出几道黑线,红唇紧紧抿着盯住萧轩,像极了一头母狮子,想要将萧轩吃掉。良久,才冷冷憋出一

    个字:“滚!”

    萧轩也不争辩,笑了笑继续吃饭,张悦端着碗在那小口的吃着,萧轩做的饭很香,张悦似乎从未吃过这样口味的饭

    ,很喜欢的吃着。

    等到两人吃过饭,萧轩收拾好碗筷,便将张悦抱到院子里一个椅子上,让她晒着太阳。

    刺客已经九点,太阳已经升起,光线还算充足。

    萧轩取出笔墨纸砚和自己练字用的木板,拿起毛笔饱蘸墨水,在木板上刷刷落笔。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又飞去。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

    霎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萧轩这次写字很慢,每一笔落下,似乎带着深深的哀愁,又似乎有着对爱情的憧憬,那飘逸的字迹,如有灵性,赏

    心悦目。

    张悦坐在椅子上看着萧轩毛笔在木板上游走,那一笔一画虽然很慢,看起来又如此行云流水,一时间,张悦神情有

    些恍惚,对于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教出了如此优秀的青年,一手惊人的医术,一手超绝的厨艺,这又有如此精湛的书法。这样的

    人,一旦被发掘,定然是一颗无限光彩的金子,被世人哄抢。

    而这首诗被萧轩写出来,显得意境恰到好处,如同心被触动,想要找到一份感情。

    写完一首诗,张悦在一旁拍手笑道:“萧轩,你这字写这么漂亮,想去做书法家啊?”

    “书法家倒不敢做,不过以后要做医生,给别人开方子,字写得丑拿不出门。而且小时候就开始写毛笔字,时间长

    就习惯练字。”萧轩笑了声,舒展一下筋骨,擦掉这些字迹后,重新写起了字。

    一个多小时候,萧轩将木板上的字全都擦掉,准备再写几个字结束时,门外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

    声音虽然很轻,但玉龙车毕竟是小地方,平日哪里会有小轿车,这小汽车的声音朝着自己这方向行来,难道是白香

    草来了?

    萧轩的大门此刻是敞开的,不多会,三两小汽车依次停在了门口。最前面的是一辆奔驰,这辆车萧轩在白香草别墅

    里见过,想来就是白香草了。

    只是后面还有两辆豪车,一辆兰博,一辆宝马,难不成是白香草的保镖?现在的保镖都能开这么好的车?大家子弟

    果然非同一般啊。

    就当萧轩脑中猜测时,三辆车里的人也都下车,前面出来的自然是白香草和张芳,第二辆车里出来的竟然是韩信。

    萧轩不禁一阵好笑,自己原本还以为是白香草的保镖来着。

    等到第三辆车的人出来后,萧轩急忙走出门外,这第三辆车下来的人,依旧不是白香草的保镖,竟然是万药堂的老

    爷子萧玉清。跟在萧玉清后面的,除了一个做司机的中年人外,还有一个老者和一个女孩。

    “你们不会都约好今天来的吧。”萧轩笑着走到门外,看着几人说道。

    “哈哈,碰巧遇到就一起来了。”韩信大笑着说道。

    萧轩看了眼韩信,应该是每天都服用自己给他的方子,现在脸色红润健康了一些。

    “都屋里坐。”萧轩急忙邀请到。

    “好好。”众人点着头就朝着屋里走去。

    “对了,萧轩,你要的瓶子放在车后面,有点沉,你来帮忙搬一下。”张芳打开后面车盖道。

    萧轩闻言心中一喜,走了过去看着车后车厢,里面放着两个箱子,想来都是自己要的瓷瓶。暗道白香草办事效率不

    错,一用力两个箱子全部搬了起来。

    “兄弟,我帮你。”韩信过来要帮忙。

    “没事,我来吧。”萧轩害怕韩信搬不住给打碎,直接搬着两箱子瓷瓶朝屋里走去,而韩信手中也拿着一个小箱子

    跟在后面道:“这是你让我准备的几个瓷瓶。”

    “准备了就好,大家屋里来谈。”萧轩笑着招呼。

    玉龙车平静了很多年,平日来个小汽车都稀罕的很,现在突然来了三辆豪车,自然吸引了村里人注意,一些好热闹

    的乡亲,听到萧轩家门口停着三两小汽车,纷纷朝着萧轩家看看。

    张悦坐在正方门口,打量着进门的一行人,心里暗暗惊讶。这一行人的气质,无一不显得极有修养,举手投足间那

    种大气浑然天成。萧轩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能结实这样的人物?

    将手中的两个箱子放在正房堂屋门后,萧轩将张悦搀扶进房间,招呼众人在沙发上坐下后,指着张悦介绍道:“我

    来介绍下,这是张悦,一名优秀女警,一次行动中出现意外,暂时在我这里养伤。”

    “呵呵,你们都认识了吧,我也介绍一下,这位是齐环,这个是齐烟儿,这个是司机张德。”萧玉清老爷子笑着介

    绍道。

    “萧医生,这次我们来的目的,想来老萧已经和你说过了,这次烟儿的病,还需要小兄弟多多费心了。”齐环站起

    来对着萧轩拱手道。

    看着齐环并没有因为自己年轻而表现出不信任的神色,反而如此客气,这点颇得萧轩好感。笑着点头道:“齐老放

    心,我一定全力而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