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书法比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十一章 书法比赛

    “就我这点钱,你们哪会放在眼里。”萧轩对自己可有自知之明,来到这里的这几位,哪一个不是家产万贯的主?

    “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了何事?”白香草问道。

    “不知道。”萧轩直截了当道。

    “你倒是老实,”白香草轻笑一声,美目看了眼萧轩,悠悠说道:“我白香草沉寂了一年多,很多人都以为我白香草沦落,从此会退出商业圈,一直隐居到死,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即便我毁了容,依旧会杀回商业圈。”

    萧轩并未插话,静静地听着。

    “我正想着如何先打红第一炮,结果你就出现了。你不仅治好了我的脸,更让我找到了商机,我很感谢你。”白香草顿住脚步,眼光复杂的看了眼萧轩。

    这个比自己小六七岁的青年,竟然给自己一种信赖的感觉。自己以前虽然对每个人都很客气,但客气并不代表看得起。但萧轩这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土鳖,一个五万块钱就能让其心动的乡下青年,竟然给她这种感觉,让她心里感觉很怪异。

    “有什么好谢的,我可是收了你的钱的。”萧轩无谓的耸耸肩。

    “看你说的,跟你是出来卖的一样,”白了萧轩一眼,白香草突然问道:“萧轩,你感觉我怎么样?”

    萧轩闻言一愣,低着头想了一会,才张口说道:“有钱,聪明,胸大。”

    “滚!”白香草被萧轩的话气的七窍生烟。

    “口误口误,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萧轩急忙辩解,却不知已是越描越黑。

    白香草满脸黑线,懒得再在这个话题追究下去,张口说道:“萧轩,你给我带来了商机,这美人泥,便是我复出商业圈的第一步。但是二十瓶美人泥,还是远远不够的,如果第一炮我成功了,那么对美人泥的需求会大增,最低也需要一百瓶,才能满足江陵市的需要。”

    萧轩虽然不知道自己能配置多少美人泥出来,但一百瓶的话,肯定是绰绰有余。沉思片刻,萧轩问道:“你能保证第一次能卖出去吗?”

    “你接触上流圈子太少,不知道这些人对奢侈品的追求。很大一部分人的手提包,少十万都不好意思拿出门,他们根本就不差钱。美人泥的出现,有我这样一个活生生的广告,足以让很多女人疯狂。”

    顿了顿,白香草继续道:“所以,如果你还能配置的话,我希望你能第一时间和我说。”

    “好,你大约什么时候能需要?”萧轩问道。

    “如果你能保证速度的话,快则一萧,慢则一月,便会需要下一批,我现在比较关心你这边的情况。”白香草说道。

    “等你卖完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最多一星期,我便能配置好。”

    “你还能配置多少?”白香草眼睛一亮问道。

    萧轩快速的在心中盘算,骆影那丫头如果真的给自己采摘一万棵水润草的话,自己最少也能配置一千瓶。不过这么多的美人泥,即便白香草再有钱也吃不下,犹豫片刻说道:“三百瓶没问题,可以很容易的上货。”

    白香草眼睛一亮,惊喜的看着萧轩问道:“你说的是真的?等我卖完后,就能供应三百瓶?”

    “嗯,可以有那么多,到时候你需要多少,可以和我联系。”萧轩笑道。

    “那好,对了,我这次叫你出来,不单单是要美人泥,你手里还有没有其他有特效的药膏?”白香草看着萧轩问道。

    “暂时没什么,不过你需要哪些类型的,我或许可以给你配置。”萧轩说道。

    “对了,你给韩信的药,究竟是做什么用的?”白香草眨着眼睛问道。

    萧轩闻言有些窘迫,不过仍然解释:“这是壮阳的丹药,如果男人做那事过度,没有节制,能力会下降很多。这药物,对男人能力有着很强的改善作用。”

    听到萧轩的话,白香草眼睛一亮,上流圈层的男人,大多风流无比,长时间放纵,很多人都需要靠药物才能真正的享受,能力早已退化。如果萧轩这药物推出,一定能在上流圈层推广出去。

    不过这样的药物,自己一个女人出面,显然不太合适。

    正待白香草顾虑时,萧轩突然说道:“我这还有一种药膏,可以褪色之用。”

    “褪色?做什么用的?”白香草来了兴趣。

    “女人长期行房事,胸和思处的颜色,都会随之加深。但是用我那药膏,可以将黑色褪去,变成粉嫩的颜色。还有一点就是,全都中药材配置,几乎没有副作用。”萧轩推敲着词语,继续说着:“这些部位变成粉嫩,肯定颇得女人喜欢。”

    白香草闻言眼睛一亮,虽然她没有被男人做过,但男女之事颇有耳闻。黑木耳这些词的意思,也都了然。一些上流圈层的女人,保养的再好,那里的颜色也不会保持,如果自己将这药膏推广,一定也有良好的销量。

    “这种药膏我称之为‘豆蔻膏’,如果美人泥和豆蔻膏你都卖的很火,有这两种药物做铺垫,你再去卖我给韩信的那种大补药,会方便很多。”萧轩在一旁指点。

    白香草本来就是商界奇才,一点即通。如果两样药材自己卖出去,有了效果自然会在上流圈引起轰动。女人和男人是紧密相连的,自己有良药的事情,在女人圈里扩散,自然会传入男人耳中。到时候自己再推出大补之药,一定会得到男人的认同。

    赞赏的看着萧轩,白香草道:“你这商业天分也不低嘛。”

    “哪有你厉害,我就是个穷医生。”萧轩嘿嘿笑着。

    “你要是穷医生,那天下医生就没有富的了,那豆蔻膏你现在有吗?怎么用,究竟有什么效果?”白香草对豆蔻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并没大批配置,只有一点试验品。用法也很简单,临睡前涂上去,第二天洗一洗就行。一般情况,每次用都能看出来效果,坚持用一萧,就能发生巨大的改善。”

    白香草低着头,想了想便红着脸道:“那今晚我就不走了,让张姨试验一下美人泥效果。如果好用,等我卖完美人泥,立刻推出豆蔻膏。”

    “行。”萧轩一口应承下来。

    谈妥了的两人,便朝着萧轩家里行去。回到房间一看,几人正热火朝天的聊着天。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热闹。”白香草笑问道。

    “没什么,聊聊家常。”萧老爷子说道。

    “都快中午了,我去买点菜,大家吃过午饭,我就给齐小姐施针。”萧轩笑道。

    “萧医生,这就不麻烦你了。小张,你开车去买吧。”齐环吩咐着坐在一旁的司机。

    “好的。”张德对此并没意见,拿着车钥匙朝门外走去。

    “小轩,你说你身怀医术,怎么就呆在村子里,也不出去多转转。”萧玉清说道:“凭你的医术,相信很快就能闯出一片天地。”

    “在村子里也挺好的。”

    “你没事都呆在村子里做什么?”齐烟儿歪着头好奇问道,小轩家里,似乎连网线都没有,平日又不能上网,难不成还有其他娱乐活动。

    “没事可以打打拳,练练字,看看书,还能出去钓鱼,这日子多悠闲。”萧轩耸耸肩:“再说还差一个月就回学校了,到时候不就出去了嘛。”

    “你还在上学?”齐烟儿惊讶问道,没想到爷爷带自己来寻医,结果这家伙还是个学生。

    “恩,在江陵市医科大上大四,还差一年就毕业了。”萧轩笑道,对此并无隐瞒。

    “小轩虽然是个学生,但你们可不能小看他。这一手医术,肯定不是在学校学到的。”萧玉清道。

    “恩,都是祖传医术,不过在医科大,或多或少也学到点知识。”萧轩笑道。

    “你还会书法?”齐烟儿又问道。

    “平日没事也练练字,省得给别人开方子,字拿不出手。”

    “对了,烟儿不也研习书法吗?小轩,要不你俩比比?”萧玉清提议道。

    “萧轩的字也不错,今早我才看到。”张悦插嘴道。

    “敢不敢?”齐烟儿来了兴致,挑衅的看了眼萧轩。

    萧轩闻言微微一笑,点头说道:“齐小姐有心,那便请了。院子里有笔墨纸砚,我们去院子里。”

    众人纷纷起身,来到院子旁,萧轩将张悦抱出门外后,搬来一张桌子,找出两张白纸道:“齐小姐,请。”

    齐烟儿并未看纸,眼睛朝着萧轩平日练字用的木板道:“这个不错,我们在这上面写吧。”

    这块木板是当时想做大门用的,结果做大了,萧轩的爷爷也没修改,直接留下来练字用。

    萧轩并无意见,点点头道:“一切依你,你先来。”

    齐烟儿并不客套,拿起毛笔饱蘸墨水,在木板上挥舞起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刚起笔,齐烟儿便笔势豪放,大气磅礴的动起了笔。一个大江东去,便气势汹汹,如同江水东流,众人连连点头。

    “齐小姐的字不错,奔放大气,一个女子有这份胸怀,真的不错。”萧轩赞叹道。

    有人赞赏自己孙女,齐环自然无比高兴,笑着说道:“烟儿从小便和书法大家吴道学习,受她老师感染,写字喜欢奔放一些。”

    对于吴道,萧轩有所耳闻,属于国内文坛比较具有盛名的书法家。

    似乎对自己的字极有信心,齐烟儿笔走龙蛇,毛笔继续挥舞:“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萧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一口气将苏东坡的赤壁怀古上阕写完,齐烟儿终于吐了口气。满意的看着自己写的笔迹,扭过头看着萧轩道:“下阕你来?”

    “行!”萧轩并没意见,从齐烟儿手中接过毛笔,蘸满墨水,提笔落在木板上,手腕一动,一行字跃然纸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