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毒,我能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毒,我能解

    “郭老,怎么样?”之前还只是胳膊提不出半点力气,现在整条胳膊竟然隐约传来痛感。

    而且这种疼是自骨头里传来的疼痛,想揉揉都没办法。

    良久郭老才松开口,苦笑一声道:“感情老夫还看走了眼,那小子不是一般人,这手段,就连我也解不了。”

    闻言那两人脸色一变,那小子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上下,究竟使出了什么手段,竟然连郭老都没有办法?

    “郭老,那这个……”

    “那小子倒是不坏,只是想惩罚下你,如果我没有看错,十二个小时候你这胳膊就能恢复正常。”郭老笑了一声道。

    听到郭老的话,黑脸的脸色越发黑了,这疼一阵一阵刺骨的疼痛,还要自己忍受十二个小时?骨头里的疼痛,让他有一种直接将胳膊砍下的冲动。

    “虽然我解不了,但那小子肯定可以办到,走,我们跟过去看看。”郭老轻笑道。

    “那小子走得快,早不知跑哪去了。”黑脸嘟囔一句。

    “那小子买丹鼎,不是说要送到医科大西路的萧记洗衣店吗,开车过去看看。”郭老作为老中医,对于事物的观察细致入微,之前萧轩报出的地址,并未被他忽略。

    “不知道他能不能给解,而且他身手不错,如果能拉进我们‘忠魂’,似乎也不错。”黑脸说道。

    “医者仁厚,好好说几句,解了未尝不可,过去看看吧。”郭老手一挥道。

    郭老表现很是平静,但心潮起伏不定。尤其是萧轩看着自己笃定的神色,又隐晦的指出自己活不了多久的样子,竟然给他一种淡淡的活下去的希望!他这病,除了国家的高层以及少数的老友知道,还有很多人都蒙在鼓里。

    年岁到了他这个样子,对生死早已看淡,尤其是作为一名医者,对这种事情尤为看开。他想活着,是因为世俗还有太多牵挂,自己的医术还没有完全的保留流传下去。

    郭承虽然在医术上保持着一份谦虚,但也有一份自负,自己在医术的早已上,虽然不敢说大成,但也炉火纯青,很多现在医疗无法解决的病情在他手上,有时也会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他这堪称甚至超越了古代御医的地位,如果能活着,对这个社会以及国家,也有着一定的帮助。

    “丹鼎?你要这个干什么?”南宫芸看到萧轩好奇问道。

    “本来想买药锅炼药,但大小没合适的,看这个正好,顺便买下来用。”萧轩微笑解释。

    “用丹鼎炼药?得,我帮你搬进去,倒要看看你能炼出什么神丹妙药。”南宫芸说着,将袖口朝上一卷,在那三个货运工人目瞪口呆中,抱起不下千斤的丹鼎朝屋里走去。

    “刚才那个人……真的是女人?”一名工人讷讷说着。

    “好像是,没看清楚,那大玩意儿,她一个人就搬进去了?”另外一个人也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看着三个人惊讶至极的表情,萧轩微微有些头疼,自己心思都放在丹鼎上,竟然没注意会有这种影响。

    “这次辛苦你们了,这些辛苦费你们拿着买点烟抽。”萧轩从怀中取出六百元塞给三人,转身走进了洗衣店。

    萧轩刚进屋不久,一辆车子缓缓停在洗衣店前,郭老带着两名下属朝屋内走去。

    “你们,有什么事?”正在忙活的赵金凤看到有人来立刻笑着招呼,不过当看到竟然是三个大老爷们时,立刻意识到这三人并非生意上门。

    “之前是不是有这么一个小伙子走进来,大约这么高……”郭老笑呵呵的描述出萧轩的样子。

    赵金凤很快意识到是来找萧轩的,有些警惕的看了眼郭老,淡淡问道:“老先生找他什么事?”

    “我这朋友胳膊出了点问题,想找他帮忙看一下。”郭老笑道。

    看了眼脸上还有些痛苦之色的黑脸,稍微懂些中医的赵金凤也看出了不对,点点头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叫萧轩。”

    “原来叫萧轩,这名字怎么这么陌生……”看着赵金凤离开,郭承陷入了沉思。

    正在二楼捣鼓丹鼎的萧轩,自然知道来的是谁。暗道声来的真快,便让赵金凤带他们上来。

    “小兄弟,之前的事情还是误会,还望别挂在心上。”看到萧轩后,郭老笑呵呵迎了上去。

    对这老者萧轩并无恶感,点点头道:“无妨,老先生找我何事?”

    “还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小兄弟,能把我这朋友胳膊穴位解开,老夫给你赔礼道歉。”说罢就要给萧轩鞠躬。

    萧轩眼疾手快,瞬间扶住了郭老,萧轩虽然年轻,但是阅历逐渐丰富,老者的身份定然崇高,却还有如此豁达的胸怀,萧轩自然看得出来。

    “也罢,还希望黑脸兄日后做事不要鲁莽,今日我还会写花拳绣腿,万一碰到个普通人,或许就伤着了。”萧轩说着手指飞快,黑脸还没反应过来,萧轩就收回了手:“好了。”

    不确定的晃了晃胳膊,黑脸脸上一喜,常年在军中,他并非小气之人,大笑一声道:“小兄弟真神了,我老黑服了。”

    “无妨,举手之劳。”扭过头看着郭老,萧轩继续说道:“老先生找我来,不仅仅是为了黑脸兄胳膊的事儿吧?”

    一旁的黑脸闻言险些吐血,自己脸黑,但是直接被说出来任谁也会郁闷一下。

    “小兄弟能否借一步说话?”郭老犹豫了下道。

    “你们俩出去吧。”萧轩挥挥手不客气道。

    黑脸和另外一名中年人闻言翻了翻白眼,他们虽然是负责郭老安危,但萧轩的实力明显高他们不止一个等级,留下来也没用,相视一眼两人退出了房间。

    “老朽也不啰嗦,之前的事情多有得罪,今日来找小友,是想知道小友是如何看出来我身体症状的?”郭老着急问道。

    扭过头笑眯眯的看着郭老,萧轩问道:“你跟过来,就是想问这个?”

    “不错,老朽心中十分好奇小友是如何看出,老夫去过的地方也不少,也见过不少名医,但看到老朽,无一例外不称赞我气血旺盛,唯有今日,小友竟然只凭一面之缘,道出我身体难处,还请告知。”郭老神色有些激动道。

    心中默叹一声,萧轩对这个老头子心里也生出一分好感,虽然今天他那两个护卫比较蛮横,但这老先生在医术上的痴迷程度,倒是值得赞叹。

    “其实很简单,一个中医,尤其是有了十年医龄以上的,身上便会有一种药香。或者医者本人没有察觉,但这种药香是真实存在的,老爷子身上的药香已经十分浓郁,显然不是行医几年,或许这辈子,都扑在了中医上。”

    听到萧轩的分析,郭老眼中闪过一丝亮色,原本以为萧轩是用别的方法看出,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有两把刷子。

    “那你又是怎么看出来……”

    “也是因为药香,一个中医行医十年,身上才会有一股药香,但是一个病人,只要连续服药三年,身上也会有一种怪异的药香,不过这种药香,不是自外而外的行医药香,而是自内朝外的病药药香。老先生身上不仅有治病救人的药香,也有医己的药香,这也是我知道你有病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能看出来已经病入膏肓,是因为你脸色虽然红润,但不经意间流露的隐晦之气,还是暴露了你病的很严重。”

    听到萧轩的侃侃而谈,郭老的嘴巴越长越大,最终忍不住抚掌赞叹:“没想到小兄弟在医术上还有如此高的见地,老朽佩服。”

    “不足挂齿,中医博大精深,我还只沾皮毛。”萧轩谦逊的笑了笑。

    “嘿嘿,我中医能有小兄弟这样的奇人,可真是可喜可贺。”郭老长叹一声道:“只可惜老夫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一身医学还未找到衣钵,哎。”

    “春花秋落,草木枯荣,岁月流逝,生命轮回,这一切都是大自然规律,并不可违背。”萧轩说道。

    “老夫对生死早已看淡,只是可惜了一身医学,不过临终前还能看到小兄弟这么有意思的人,也算是一场机缘。如果小兄弟不嫌弃,最近可以和老头子我一起,我把我毕生所学,将一些有用的东西如数传你。”

    看着双鬓泛白的郭老,萧轩心中隐约有些酸楚以及敬意,中医之所以没落,很大的原因就是很多东西都不外传,随着时间一些精华逐渐流失。郭老能将自己的衣钵传给自己,这份心胸,在当今这个社会,真的是难能可贵。

    “虽然大自然规律不可违,但如果是外物所侵导致生机被阻,也并非没有延续生命的可能……”

    “什么!”听到萧轩的话,郭老身体一颤,瞪大双眼看着萧轩。

    “一个医者,而且是医术不错的医者,能让自己患上重病,原因肯定极少。如果我没有猜错,老爷子你这病,是因毒而起。”萧轩盯着郭老道。

    “不错!你能治?”郭老随口问了一句,不过很快他神色就黯淡下来,医道一途,虽然有些人天资卓越,但毕竟经验也十分重要,萧轩毕竟年轻,能点出自己的病情都算是难能可贵,想治愈自己,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老爷子把胳膊给我。”萧轩平静说道。

    虽然心中不信萧轩能有治疗自己的方法,不过也不好拒绝,将自己的胳膊递了过去。

    萧轩捏住郭老脉搏,眯起眼睛,体内龙凤诀运转,分出一丝真气,朝郭老体内探去。

    五分钟后,萧轩缓缓睁开眼睛,盯着郭老问道:“郭老这身毒,恐怕并非自己所中,而是另有其人吧?”

    闻言郭老神情一呆,看着萧轩的眼神一变,点头说道:“不错,这是四年前,我帮我孙儿引毒,结果这毒太过霸道,不仅没将孙儿治好,自己也染上剧毒。小兄弟,这毒……”

    “这毒,我能解。”萧轩淡淡的声音传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