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 陈年往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九十章 陈年往事

    萧轩第一次把路虎开的这么快,像一阵风。

    一路上萧轩心里翻腾着,有些恼火,居然有人挖墙脚挖到自己身上了!

    萧轩以一个漂亮的甩尾,把车停靠在公安局门口,果然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小子捧着好大的一束花站在门口。

    三步并两步,萧轩窜了过去,把花夺走了。

    “你你干什么?”西装男惊慌道。

    萧轩翻开花里的卡片,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写道:亲爱的张悦,祝你比这花更美丽!

    “你这字的水平比小学生还不如,你怎么好意思送花的?”萧轩嘲笑道。

    “关你什么事,这里是公安局你想闹事吗?”西装男指着萧轩喊道。

    萧轩瞄了眼门口的牌子笑道:“哎哟,不错,你还认识这几个字啊!既然识字我就要告诉你,你来错地方送错了人!张悦是我女朋友,麻烦你哪里来滚回哪里去吧!”

    西装男打量了下萧轩,理了理自己的领带道:“是你的女朋友?就你这样模样也配?你赶紧把花还给我,不然小心我告你抢劫!”

    “够了,姓梁的,麻烦你把你的花拿走,我不管你是省长的公子也好还是书记的侄子也好,你看到了我有男朋友的!”张悦搂着萧轩的胳膊道。

    西装男犹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不得不承认萧轩和张悦如此的般配,但是他认定了要追这个女人可不会就此罢休。

    “我知道,你现在对我还不了解,但是我会有耐心的继续追求你,等你了解了我你就知道这小子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西装男冷笑道。

    萧轩差点一巴掌扇过去,张悦拦住了他,恶狠狠瞪着西装男道:“提鞋?没错,只不过是你给他提鞋都嫌你手脏!我明确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在我这里捣乱,我就让人把你送进去蹲着。我二十四小时放你出来一次再把你抓一次,抓到你被那些二世祖嗤笑的不能见人为止!”

    “是吗?你可想好了,别怪我不留情面哦!”西装男恶狠狠道。

    张悦怒吼道:“滚!再在我面前待上一秒,我立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句话还是有点威胁的,姓梁的扶了扶眼镜骂骂咧咧的走了。

    “就这样的货色纠缠着你?怪不得你昨天一天都没有什么精神,怎么不告诉我?”萧轩一脸关心的问道。

    周围不少同事探头探脑的,张悦板着脸回头一看,全都缩了回去。萧轩拉着她就上了路虎,车里仿佛把外面的一切都隔绝了,十分的安静。

    “跟我说说那个小子什么来头吧?他到底怎么纠缠你的?”萧轩握住她的手问道。

    张悦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上次我陪爸爸去靖西省,正好遇到他的老同学,现在是靖西省的副省长,就到他们家吃了顿饭。没想到这个西装男正好回来看到了我,就对我起了不轨之心。当天他父亲就找我爸爸说起我的事情,我爸一口拒绝的,他当初就是为了我和你在一起才帮忙把我调到江陵的。他知道我跟你在交往,可是那个小子不死心,纠缠过来了。”

    萧轩捏了捏张悦的脸蛋道:“就这个事情?我还以为天塌了!再说就算天塌了,不是还有我吗?”

    “前几天一个晚上那个小子跑到我家里来,我爸爸抹不过去面子就让我回去吃饭,然后当面把事说清楚让他别纠缠了。谁知道那个二世祖还来劲了,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黑材料递给了我爸爸。我爸爸看了之后脸色都变了,我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是肯定是对我爸爸不利的。他当即就跟我们说,如果我肯答应跟他交往,就把那些材料毁掉。”张悦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黑材料?你爸爸有把柄在他们手里咯?”萧轩问道。

    “是的,但是我爸爸的人品我还是知道的,他经济上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怕他其他方面。”张悦紧紧捏住萧轩的手,颤抖的说道。

    萧轩挠挠头,问道:“那小子就依仗着这个要挟你是吧?你今天这样跟他翻脸,恐怕这个家伙回去会对你父亲不利啊!走,去找你爸爸谈谈,弄清楚怎么回事了,我们再来对付这个小子!”

    张悦有些惊讶的说道:“你有办法对付他?”

    “就凭他写的一手丑字就知道他肚子里没什么货,放心吧!你先联系下伯父,我们找他谈谈!”萧轩安慰道。

    张悦擦了擦眼泪,联系了下张和,约好了时间赶了过去。

    到了江陵市,已经是傍晚时分,张和在一家私房菜馆里等他们。才几个月不见,张和一下子老了许多,两鬓生出了许多白发。

    桌子上已经上好了菜,张悦拉着萧轩坐了下来。

    “小萧,你来了!”张和的笑容有些生硬。

    萧轩点点头,给他倒了杯酒,给张悦使了个眼色道:“一起陪伯父喝两杯,好久没见了!”

    “老了,都快到退休的年纪了,还让你们看笑话了!”张和叹了口气道。

    既然都主动开口说出来,萧轩就知道事情好办了,问题应该不是很麻烦。他斟酌了下说道:“我和张悦这几天都比较担心您,不知道那个姓梁的怎么要挟您了?”

    张和抿了口酒,苦笑道:“这个事情一言难尽!说起来,我对不起悦悦和她妈妈!”

    萧轩心放下了一半,男人要么好财要么好色,张和十有八九在私生活上有麻烦了。果然张和打开了话匣子,接着酒劲,他把一段埋藏了好久的往事说了出来。

    二十年前,张和只是江陵市下面的一个县的科级干部,水利局局长。那个时候正好遭遇百年一见的大水,张和整日的泡在了水坝上。防洪指挥部里有个刚大学毕业分配到这边的小姑娘,模样十分的俊俏,张和本来跟他没什么瓜葛。有一天堤坝出现漏洞,他带人去抢修,忙乎了一天一夜才合眼。

    醒来之后,张和发高烧,一直昏昏沉沉。躺在指挥部的小板床上,那个小姑娘一直整日整夜的照顾着他,两个人就有了点情愫。

    张和恢复之后,一直还算克制自己,没敢跟那个姑娘怎么样。可是到防汛快要结束的时候,那个姑娘忍不住了,拉着他喝了几杯酒,两个人就勾搭上了。

    这样一段往事知道的人就几个人,其中就包括张和的那个老同学,那个姓梁的从他爸爸那里搞来了这个消息还找到了当时的照片和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日记本。这个日记本最要命的是完整记录了张和和那个小姑娘的交往经过。

    “那个日记本主人确认是那个小姑娘的?”萧轩插话问道。

    “没错,后面虽然和她联系的不多,但是偶尔有书信来往。字是她的,不会错的!”张和叹气道。

    张悦这个时候呆掉了,从来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还隐藏了这么一段往事。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颤抖着指着父亲道:“爸爸,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恨你!”

    张悦哭着跑了出去,张和想拉都拉不住。

    萧轩没动,淡定的对他说道:“这个事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您先别着急!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想办法应付好。伯父,我先说您的事情!”

    “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啊,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既然捅出来了,那我就承担了!我这个市长也当的太久了,该歇一歇了!但是悦悦”张和着急道。

    萧轩摆摆手道:“您别急,既然您已经不在乎职位问题,这个事情很好处理。我也会帮你处理好的,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至于悦悦,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您先安心回去,先去处理好伯母的思想工作,咱们分头行动吧!”

    “这也罢,丢脸索性一次性丢够了!”张和一咬牙说道。

    萧轩这才冲出去,没跑几步路就看到张悦孤零零的一个人沿着马路漫无目的走着。

    伸手把她搂在怀里,张悦哇哇的哭了起来。

    萧轩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好了,之前还以为老丈人把天捅破了,没想到不过是踩了个西瓜皮,摔了一跤而已!”

    “哼,这是西瓜皮吗?瞒了我和妈妈整整二十年!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什么女人被他隐瞒了呢!”张悦气呼呼的说道。

    萧轩在这个方面还真没好意思帮她爸爸开脱,自己那边还是一堆糊涂账!

    张悦看了看萧轩有点惭愧的神色,哼了一声道:“你们男人怎么都是这个样子的,从来都不把下面扎紧了!我现在都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什么弟弟妹妹的在外面呢!”

    “我可没有哦!”萧轩连忙把自己摘了出来。

    “哼,你是没有,你光明正大的搞!不过,你这个样子倒是让我省心点,有白香草在,什么狐狸精靠过来她都能给我抓出来!”张悦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萧轩松了口气,女人只要把心头的郁气发泄出来就好了,轻吻了下她的额头道:“老丈人的事情我想了下,很好解决的!”

    “谁说是你老丈人了!”张悦嘴角翘了起来。

    “他自己说的!”萧轩咧嘴笑道。

    张悦点头道:“我之前也是担心的不得了,不过这样看,那个小子手里的把柄算不了什么。大不了让老头子退下来,安安稳稳在家伺候我妈,你给我说说怎么把那个烦人的小子解决掉!”

    “很简单,他不过是仗着自己拿到了那本日记,以为我们怕了他。我给你把日记本毁掉就好了!另外我还要把这个小子好好修理一番,让他知道为什么给提鞋都不够格!”萧轩冷笑道。

    看着萧轩自信非凡的样子,张悦的心情大好,握住他的手引导到自己的胸口来。

    “怎么了?”

    “想了”张悦的声音甜的发腻。

    萧轩一把搂住了她,将她抱起来道:“走,我们去探讨些人类存在的伟大意义去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