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 折磨人的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九十一章 折磨人的游戏

    江陵市东升会所里,灯红酒绿,梁正源和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玩着夜场里最常见的游戏。

    梁正源探着脑袋去咬一个颇为丰满女人的嘴,女人嘻嘻笑着,任由他占着便宜。

    “梁公子,你好讨厌!”女人撒娇道。

    好不容易咬下一小片,梁正源笑道:“好了,该你了!”

    在靖西省待久了,他老子管东管西的很不自在,这次来江陵收获颇丰。梁正源脑海里一遍幻想着,手里一边摸索着身边女人的丰满,真是扫兴,果然不是真的,硅胶货!

    一把将凑过来的女人推走,梁正源很不满意,跟着过来陪酒的东升经理连忙道:“梁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小红,你怎么没伺候好贵客啊?”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啊!”小红一脸委屈。

    “假货,一点手感都没有!”梁正源冷着脸道。

    经理立刻谄媚道:“哎哟,真对不住您呢,正装货有,就是脾气有些大,怕伺候不好您啊!”

    “哦,有干嘛还不叫过来,怕我付不起钱吗?”梁正源瞪着他道。

    “哪敢啊,您是贵客,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还用得着您付钱吗?会所刚来了个很辣的妞,脾气火爆,还只在她的包房里接客。这个妞有人关照着,我们也不好拿她怎么样!”经理讪笑道。

    梁正源来了精神,问道:“有多辣?是不是上面下面都带劲的?她的包房在哪里,带我过去,看我今天怎么征服她的!”

    经理有些为难道:“妞是极为正点的,脾气难伺候,怕得罪您哟,您要是不介意,我这带您过去!”

    “好啊,越辣我越喜欢!整个江陵市我跑了几个场子了,都没有够辣够劲的妞了!”梁正源两眼放光道。

    经理连忙给他带路,来到了一个灯光有些昏暗的大包房里,一个身材很火爆的金发女人趴在台球桌上独自把玩着台球。

    梁正源一进门就看到那双沉甸甸的丰满团,中间那深邃的沟壑都把他的魂魂吸进去了。更妙的是这个女人和张悦有几分相似,鼻梁都是那样的挺直,五官线条分明,太符合他的要求了!

    “好好好,就是她了!”梁正源拍拍手说道。

    “小月,这是梁公子,贵客哦,伺候好了你就这辈子都值了!”经理说道。

    小月瞄了眼梁正源,没好脸色的说道:“没空!”

    “你”经理刚要发作,梁正源就拦住了。

    “你们出去吧,我来和这个妞好好聊聊!”梁正源就喜欢这样有个性的妞。他当初看上张悦,就是喜欢她冷冰冰不搭理他的样子。

    经理没辙,转身出去把门关上了。

    梁正源整理了下领带,靠了过来道:“美女,这么有个性,不如认识下吧,我叫梁正源,家父是靖西省副省长!”

    “那你呢,是哪个省副省长啊?”小月抬头问道。

    梁正源脸色一僵,随即笑道:“我做生意的,晋江集团听过吗?国内玉石贸易我们是数一数二的!”

    “很有钱?不感兴趣!会玩台球吗?陪老娘玩两盘台球,赢了我随便你怎么弄,输了,你随便我怎么弄!”小月挑衅道。

    太有个性了,太有意思了!梁正源脱下西装道:“好,陪你好好玩,斯诺克我可是高手!”

    梁正源很快就发现自己遇到了更厉害的高手了,不一会所有花色球落袋之后,最后的黑球也滚入了中袋。

    “没想到你还真厉害,我认输,说吧,你想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梁正源浪笑道。

    小月冷哼道:“我最喜欢折磨人的游戏了,你喜欢被我折磨吗?”

    “当然喜欢,我这身体随便你怎么折磨都可以!不过可别打脸哦,我这脸蛋还是很值钱的!”梁正源一脸兴奋道。

    “脱衣服!”小月命令道。

    “这么急?”梁正源立刻扒光了自己的上衣。

    小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鞭子,甩了甩,笑道:“我最喜欢折磨你这样的坏男人了,来,我们先来玩捆绑吧!”

    这包房里各种道具居然一应俱全,小月拿出个宽大的十字架将他绑了起来。梁正源一副贱骨头模样道:“绑紧点,用力点!”

    这么贱,小月自然满足他了。绑好了他,小月突然想起来什么,把自己脚上的丝袜脱了下来在他脸上晃悠了下。

    “真香!”梁正源赞美道。

    “是吗?那换你的!”小月说着就把梁正源自己袜子脱了下来,接着就塞到了他嘴里。

    梁正源瞪大着眼睛,想喊什么怎么都没喊出来。小月甩动着鞭子,露出迷人的微笑。梁正源又放松了下来,以为这个妞要跟他继续玩游戏呢。要是张悦在的话,肯定知道小月这是处于发飙的边缘了。

    小月活动了下四肢,突然猛的一鞭子抽到了梁正源的身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同时在他身上留下了清晰的一道血痕。

    梁正源立刻抖动起来了,这完全不是他想要的游戏啊,太他娘的疼了!这娘们是玩真的啊!

    小月咬牙切齿的继续挥动着鞭子,啪啪啪,不停的甩在梁正源的身上。一块又一块的血痕,梁正源被绑的死死的,怎么挣扎都没用,疼的他双眼圆睁,青筋突起。

    小月甩了十几鞭子之后,额头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嘴里还不停的骂着。

    “爽不爽?”

    “你满足不满足?”

    “臭男人,让你知道得罪了我姐是什么代价!”

    这个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萧轩走了进来,递了快纸巾过去道:“好了,小月,别打了,再打他就昏死了!”

    “哼,姐夫,这里交给你了,别让这个孙子竖着出去!”小月擦擦汗道。

    这个小月是张悦的堂妹,听到张悦说有人恐吓自己的伯父,二话不说要来帮忙。萧轩找铁牛打听到这两天梁正源在江陵市的夜场里寻欢作乐,喜欢找一些姑娘玩重口味游戏,于是萧轩就有了这么个主意。

    这会梁正源已经浑身皮开肉绽了,模样凄惨至极。

    “姓梁的,你口味还真重啊,贱骨头一个!居然喜欢玩SM,今天这玩的痛快不?不痛快我还可以让你更痛快点!”萧轩冷笑道。

    梁正源连忙摇摇头,他已经疼的浑身颤抖了,再打下去他小命就没了。

    “日记本在你这里不?”萧轩问道。

    梁正源摇了摇头,嘴里的臭袜子熏得他想吐了。

    萧轩又问道:“你现在只要点头和摇头就可以了,东西在你放在你住的宾馆里?”

    稍微沉默了下,梁正源没动静了,萧轩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嘲笑道:“你这样的草包货还想硬挺?其实那本日记在哪里真不是我想要的,因为老丈人已经不在乎自己被揭发什么的了。他都有这样的觉悟了,我自然也无所谓了。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这么搞你吗?”

    看到梁正源一脸惊恐的样子,萧轩吹着口哨道:“龙有逆鳞,胆敢触碰着就让你不的好死!挖人墙角,还挖到我头上来了!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不瞑目了!”

    萧轩掏出一个小瓶子,上面清晰的写着盐字,晃了晃笑道:“看到了吗?这个字你认识不?你每天吃的菜里都要用到的,效果除了提味之外还有个作用你估计不清楚,我来告诉你!盐可以用来保存食物,你看看你这细皮嫩肉的,皮开肉绽的,只要撒上去保证一个冬天都不会腐烂了!”

    梁正源慌了,自己这身烂肉要是再撒上这么多盐,恐怕他就不用活了。

    “别抖啊,我们一点点摸上去,摸均匀了,这样才能达到保鲜的效果哦!”萧轩倒了点放在手心上,接着朝着梁正源身上猛的一摸。

    这小子立刻嗷嗷痉挛起来,这滋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一番折腾之后,梁正源再也熬不住昏迷过去了。萧轩拎了一通冷水过来,浇了一把。这小子立刻又清醒过来了,身体的颤抖无法平静。

    摘下他的臭袜子,萧轩厌恶的说道:“你狗日的几天没洗脚了,真是够恶心的,活该熏死你!”

    “你放过我吧!我给你钱!”梁正源虚弱的喊道。

    萧轩呸了一口道:“要你的臭钱?实话告诉你吧,我今天就是来折磨你的,给你留下个不可磨灭的印象,让你再也忘不了这次江陵之旅了!”

    “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笔记本在我车里,我再也不敢找张悦了!”梁正源求饶道。

    “哼,知道求饶了?早干什么了?”萧轩吼道。

    萧轩掏出手机给张悦拨了过去,说道:“在他车里,别忘记多拍几张照片过来哦!”

    梁正源还不明白为什么要拍照片,不一会萧轩的手机里就收到了张悦发过来的照片了。萧轩贼笑着把手机递了过去,晃了晃道:“好了,梁公子,这下你惹大麻烦了!人赃俱获,十公斤海洛因,我来算下够你死多少次来着。没错!整整够枪毙你两百次!”

    梁正源这才明白过来,萧轩这家伙坏透了,欲哭无泪道:“你这是栽赃陷害!”

    “栽赃?毒贩都指认了,就在你车里,你就是他的上家!”萧轩冷笑道。

    头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梁正源有些发懵,眼泪流了下来。萧轩一脸鄙视道:“就你这怂样还想使坏水来搞别人?修炼个几年再来折腾吧!我提几个条件,你要是答应了,我可以让你活着离开江陵!不然的话,今天晚上你就要”

    第两百零六章陷进去了

    梁正源这辈子没有这样倒霉过,被栽赃嫁祸不说,还被毒打一顿。原本心里还有等他逃出去好好报复他们的念头,可是这个念头只能永远埋藏起来了。

    有了那些所谓的证据,梁正源只能打落牙齿吞回肚子里了。

    萧轩从包房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小月靠在外面抽着烟。这个张月还真是个桀骜不驯的女孩,肚脐上玫瑰花瓣纹身十分的迷人。

    “弄好了?”张月问道。

    “好了,他在里面就像个臭腌鱼干!”萧轩笑道。

    张月好奇道:“你给他撒盐了?”

    “是啊,还能给他消毒呢,便宜他了!”萧轩贼笑道。

    这个时候张悦也赶了过来,手里拿着那本日记,欣慰的说道:“全部搞定,那个人渣也搞定了吗?”

    “在里面晾着!怎么样,这个事简单不?”萧轩邀功似得说道。

    “小月,谢谢你了!亲爱的,晚上请你吃大餐!”张悦眉眼间的风情让萧轩心里一动。

    张月撅嘴道:“你们两个换个地方秀恩爱吧,别想让我羡慕妒忌!”

    “怎么了?小月还没男朋友吗?”萧轩随口问道。

    “哼,要有人敢要她啊,脾气比我还火爆!”张悦忍不住笑道。

    张月气呼呼的抄起鞭子又钻到包房里,没一会又响起一阵鬼哭狼嚎起来。

    张悦才懒得管那个家伙的死活,抱住萧轩,扬起手里的VIP包房钥匙喃喃道:“亲爱的,晚上就在这里吧!”

    正有此意,萧轩搂着她就上了电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