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 报名书法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零四章 报名书法赛

    回到家中,萧轩一脸疲惫和憔悴,女人们纷纷围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你的手怎么在流血啊!”赵金凤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怎么跟人打架了?谁这么大胆子!”张月恼火道。

    南宫芸凑了过来,拧着眉头道:“不对,他有内伤,不是一般人!”

    “怎么回事啊!”女人们一起追问道。

    萧轩挤出了笑容摇摇头,不说话。

    南宫芸不放心,拉着他去自己的房间,让盘坐着。

    “我没事的!”萧轩笑道。

    “那也不行,上次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不能大意!”南宫芸皱着眉头道。

    萧轩刚想要否定,南宫芸就开始扒拉起自己的衣服了,这个妞难不成又要那样给自己疗伤了?

    衣服被一件件剥了下来,南宫芸伸手一探,皱眉道:“怎么伤势这么奇怪?”

    “哪里奇怪了?对方声称自己是申屠家的人!”萧轩苦笑道。

    “不可能,申屠家的内气浩然有序,不是这样杂驳不纯!”南宫芸摇头道。

    萧轩琢磨着那个申屠荆棘还没说假话,就是不知道那两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如此跟自己过不去。

    南宫芸抬手就把萧轩推倒在床上,他笑道:“怎么了,给我疗伤?”

    “当然了,你这伤势还是要靠真气才能治愈!”南宫芸道。

    萧轩闭上眼睛,准备享受下她的“疗伤”。然而这次和上次不同,南宫芸并没有骑坐在他的身上,只是用她滑嫩的小手在萧轩小腹那推拿起来。

    “你也会推拿?”萧轩好奇道。

    “不是推拿,你把真气聚集在丹田附近,我来帮你!”南宫芸白了他一眼。

    萧轩依言静卧在床上不动,龙凤诀汇聚着真气归纳到丹田。南宫芸也运功辅助,萧轩的额头上顿时就冒出汗滴。

    “怎么样?”南宫芸问道。

    “有些不大对头,觉得什么东西压住了我真气!”萧轩皱眉道。

    南宫芸心中一惊,惊讶道:“这么古怪的内功还是头一次见,袭击你的人什么样子的?”

    “一个刀疤脸,还有个大光头,我孤陋寡闻的哪里知道什么来头啊!”萧轩苦笑道。

    “难道是毒蝎子兄弟?你该不会是中毒了吧?”南宫芸揣测道。

    萧轩心中一惊,再看了看手心,果然有些黑紫。他恼火道:“还真的中招了!这两个家伙真是龌龊!这么阴我,这个毒蝎子到底什么来头?”

    “我也只是听说过他们的名字和相貌,自从我中了冰蟾剧毒之后了解了一些专门用毒的家伙,这两个人算是臭名昭彰的。”南宫芸神色间有些隐忧。

    萧轩安慰道:“别急,我可是医生!”

    “医生才解不开他们的毒,他们都是专门针对修行内功的人制毒的,现在他们两个人呢?”南宫芸问道。

    “被申屠荆棘带走了,因为他们冒充申屠家的人,估计少不了脱几层皮!”萧轩咬牙切齿道。

    南宫芸捏着萧轩的掌心,揪心道:“中别的毒还好治疗,这样的毒解药十分麻烦,你得赶紧找申屠荆棘,找他拿解药去!”

    萧轩的手心开始有些发痒,深入骨髓的痒!他连忙跳起来,披上衣服就出去了。

    刚要上车,申屠荆棘就开着车过来了。

    申屠荆棘微笑着从这辆宾利里走出来,微笑道:“萧兄弟,你是在找解药吧!”

    “没错,那两个家伙呢?”萧轩追问道。

    “死了!”申屠荆棘的表情仿佛在诉说一件极为普通寻常的事情。

    萧轩郁闷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在找解药呢?”

    “因为我从他们身上搜到了这个东西,不知道你需要不?”申屠荆棘掏出一个小瓶子道。

    “我手心的确中毒了,他们的匕首上有毒,但是你怎么不留那两个家伙活口让我问清楚?”萧轩恼火的问道。

    申屠荆棘抬眼看着萧轩道:“因为他们损害了申屠家的名声,那就要死!”

    这句话似乎故意说给萧轩听的,萧轩点头道:“所以我也要死?”

    “不,你和他们不同,如果愿意成为我们申屠家的一部分那就不用去死!”申屠荆棘说道。

    “一部分?什么意思?给你们家当牛做马吗?”萧轩冷笑道。

    申屠荆棘摇摇头,微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东西先送给你,以后再让你兑现承诺!”

    小瓶子扔了过来,申屠荆棘的车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萧轩捏着手里的小瓶子,里面装着深蓝色的小药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需要的解药。

    至于申屠荆棘这个家伙的要求,萧轩没放在心上,申屠家这样的世家不会对他的财富感兴趣也不会对他的内功有兴趣估计最多要他当个跑腿的而已。可是萧轩不知道之后为了实现那个要求他花费了多大的精力。

    带着小药丸回到家里,南宫芸建议他死马当作活马医,先吃一颗再说。按照萧轩谨慎的性格还是先带回实验室里看看成分再说,谁知道申屠荆棘这个家伙有没有掉包或者加了什么东西进去。

    “你这是想多了,申屠家好歹是世家中第二大的豪门,申屠荆棘又是他们的三号人物,可不会对你耍这样的坏心思。”南宫芸否定道。

    萧轩看着南宫芸一脸忧心的样子,决定干脆连夜去实验室查清楚自己的毒性和这个药的成分,让她们安心点。

    回到香草阁,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唯独实验室还是亮着灯光。萧轩心里微微有些惊讶,走进去一看果然安小心这个丫头趴在那研究着笔记。

    “怎么还在这里,这都几点了?”萧轩微笑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睡不着,就来这里,你怎么来了?”安小心腼腆的笑道。

    萧轩点头道:“那正好,帮我一起做个成分实验,我中毒了。”

    “中毒,到底什么毒?”安小心紧张的小脸皱成一团了。

    萧轩把掌心递了过去,触目惊心的疤痕黑黑紫的掌心实在是有些恐怖。安小心眼睛都红了,颤声问道:“怎么回事?”

    “没事,你来帮我检查这瓶药物成分,我来化验毒药成分!”萧轩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道。

    两个人都是医学高材生,有条不紊的开始了检测,依靠实验室里强大的实验器材,没多久结果就出来了。

    中的是失能性毒剂,还是缓慢起效的那种,但是那瓶蓝色的小药丸就是威尔刚,不是什么解药!

    “原来那两个狗日的阳痿了,这下郁闷了!”萧轩咬牙切齿道。

    “要不要去医院?”安小心问道。

    萧轩苦恼道:“没用的,这是两个怪人做出来的毒药,专门对付我们这些练内功的人!”

    “可是失能性毒剂会让你慢慢失去感觉,产生各种幻觉,让你迷幻精神失常的!”安小心担忧道。

    萧轩深吸口气道:“只有勤练功夫,用自己身体来对抗了!”

    安小心心里一酸,眼泪就滑落了下来,这个娃娃脸小丫头感情自然而真挚的流露让萧轩有些感动。

    “哭啥呀,又不会让我死,最多让我变的有些呆!”萧轩捏了捏她的脸蛋道。

    安小心搂紧了萧轩道:“我一定要研究出你的解药来!”

    “好的,我相信安大美女一定能成功把我从呆傻之中救出来的!”萧轩调侃道。

    安小心踮起脚尖用力吻住了他,此刻她的心情激荡着,突然发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她无法失去。一想到他中毒后的模样,心里就十分痛苦。

    萧轩试图用自己的热吻化解她心里的忧郁。

    萧轩的热吻简直比毒药还要厉害,立刻生效,安小心觉得自己现在出于半昏迷状态,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这一刻安小心仿佛是自己中毒一般,眼前出现了幻觉,萧轩浑身泛着金光,穿着一身铠甲在自己身上奔腾着。

    萧轩亲吻着她的额头道:“恐怕这也是我毒性转淡的一个原因!”

    萧轩搂着怀里温润如玉的女孩,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第二天,萧轩回到了学校,篮球队的队友们各个心情激荡跟萧轩回味着昨天的比赛,那是他们第一次击败了药理系,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罗艺那个家伙还出了那么大的丑,丢脸丢到家了,今天的文体节后面项目他都没有来参加。不过他的姐姐罗云今天倒是盛装打扮,来参加书法大赛。

    萧轩本来没打算参加的,但是在校园里碰到了罗云,看到她骄傲的神色仿佛在说看你敢不敢来!

    萧轩雄性的自尊心膨胀起来,还真的去报名了。

    今天罗云穿着一袭鹅黄色长裙,完全不同于那天的牛仔套装风范,马尾辫也散开来,长发飘飘十分有艺术家的风发。

    罗云的的脸长的十分俏丽,五官十分柔和,在比赛的现场简直是鹤立鸡群。

    萧轩在人群之中一眼就看到了她,两个人相互点头示意了下。萧轩找来了组织者借了个毛笔和墨汁,这倒让一直观察他的罗云十分惊讶。

    一般这样的比赛都是自己准备笔墨的,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只有用自己平日里用惯的笔才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准。

    让罗云更加惊奇的是萧轩居然用左手执笔,她知道萧轩可不是左撇子。罗云好奇的放下了自己的纸笔,凑到了萧轩的跟前。

    “你的手”罗云问道。

    “受伤了,暂时只能用左手了!”萧轩微笑道。

    罗云瞄了一眼,果然他的右手有个触目惊心的伤痕,虽然已经结痂但是太吓人了。

    罗云连忙说道:“你怎么不包扎一下啊?”

    “没事,反正用的是左手!”萧轩淡然笑道。

    左手执笔,萧轩磨好墨,稍微酝酿了下就开始动笔了。

    写的是那首著名的《满江红》,萧轩从第一行开始就让罗云叹服。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