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九章 调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零九章 调教

    “赵市长新官上任,第一站就来咱们公司,真是不胜荣幸啊!”萧轩感慨道。

    “好了,收起你那么虚伪的笑容吧,我和香草相识多年,你不用跟我客套!”赵静雅道。

    萧轩大大咧咧做到了白香草身边,白香草悄悄捏了下他的腰肋还白了他一眼。

    萧轩十分纳闷也不知道她和赵静雅这个女人说了什么,这样不待见自己了。

    “听说你们最近研制了一种新药,广告说是女人的守护神?”赵静雅问道。

    “没那么夸张,不过药效的确明显,不知道赵市长是否有需要?”萧轩嘴角微翘道。

    赵静雅脸蛋一红,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一点情面不留,她既不能否认也不好意思承认,端起那杯刚沏好的大红袍一句话不说。

    萧轩转头对白香草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你没那些毛病吗?”

    白香草愣愣的摇摇头,萧轩悄悄的对她耳边嘀咕了几句,白香草立刻面色羞红瞪了他一眼,随即有些惊讶的看着赵静雅。

    赵静雅心里恨不得把萧轩撕成两片了,这个家伙肯定嘀咕处女的事了。

    许多女人结婚生子之后痛经的毛病会有很大的改善,所以处女出现痛经的概率明显要大,而他们的新药恰恰就是针对痛经问题而推出的。

    赵静雅捋了捋耳边长发,淡定道:“萧轩,我想问下,你们公司有没有一个叫安小心的姑娘?”

    “有啊,你认识安小心?”萧轩惊讶道。

    “没错,她的老师向我推荐你的,我现在是病人,来找你看病的!这就是我来你们公司的主要目的!”赵静雅道。

    这个女人岔开话题的本事也是一流的,轻松就把萧轩的注意力给转移到这个上面。

    “那赵姐,你们两个聊吧,我去忙了!”白香草拍了怕萧轩的肩膀掉头就走了。

    会客厅里只有两个人了,萧轩淡定的问道:“不知道赵市长身体哪里不舒服啊?”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还要问!”赵静雅凤眼含怒道。

    萧轩嘿嘿一笑道:“问清楚总归好的,不知道赵市长是要我治疗两边不一样大还是治疗痛经呢?”

    “你还说?”赵静雅羞恼道。

    “这里又没人,再说赵市长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萧轩耸肩道。

    赵静雅放下了杯子,把门咔嗒一声缩了起来,然后绕到了萧轩面前捏住了他的脖子道:“你很有胆识,医术也很不错!当初我的大侄子想要干掉你,你知道吗?是我救了你,去找了申屠荆棘阻拦了他派去的杀手!”

    萧轩仰视这眼前这个女人,赵静雅似乎很喜欢这样俯视别人的感觉,这让他格外的不舒服。

    “首先,你那个残废的大侄子派来的杀手被我制服了,申屠荆棘到了的时候他们已经躺在地上了。其次,现在是你来求我,摆正你的位置!”萧轩冷冷道。

    赵静雅神情一拧,这个小子实在有些棘手,她随即微微一笑,一屁股坐在了萧轩的身上。

    这让萧轩心里一惊,这个女人的行为实在难以揣测,这么温软的身体坐到了自己的身上,难免那里有点反应。

    赵静雅勾着他的脖子道:“都说男人都是一个样子,看来这句话总是没错的,你干嘛一直摆着这张臭脸对着我啊?告诉我,我美不美?”

    萧轩盯着眼前的尤物,心里居然生出一丝动心的感觉。

    萧轩没敢继续盯着赵静雅看,眼神往下,不由的笑了起来。

    “问你话呢,往哪里看!”赵静雅不悦道。

    “再保持这个姿势,我就不负责我后面的行为了!”萧轩笑道。

    赵静雅伸手一握,就捏住了那里,冷哼道:“我倒要看看你胆子有多大!”

    萧轩忍住了冲动,这个女人什么都不怕,他可不能乱了方寸。深深吸口气,一股紫罗兰香味沁入心扉。

    “GUCCI的香水?”萧轩问道。

    “鼻子挺灵的啊,你很懂?”赵静雅好奇道。

    点点头,萧轩道:“学化学的时候对各种香水都粗略研究过,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坐在我大腿上,虽然这样我能更方便的探查你的病情!”

    “那就告诉我怎么把我胸前的这两团给修复好吧,这里都快成为我心病了!”赵静雅幽怨道。

    “整形手术,硅胶,人工树脂,都可以!”萧轩坏笑道。

    赵静雅冷哼道:“你不是专门帮人做胸部矫正的吗?”

    萧轩琢磨着连这个她都知道,看来她已经对自己摸透了,于是他微笑道:“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你的这里毛病和别人不大一样。你也知道胸部的主要成分是脂肪,俗话说就是肥肉!你从小就挑食,造成了你营养不良,年轻时候又喜欢减肥,还是不要命的那种减造成了你内分泌的失衡。总得来说,你这里想要恢复到正常情况,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调理!”

    赵静雅脸色微变,紧张道:“你也短时间内搞不定?”

    “治病不是吃饭,一口也吃不完,如果你现在从我身上离开,我会更有信心帮你治好!”萧轩有些郁闷道。

    听萧轩这么说,赵静雅这才挪了挪,不过依然紧挨着萧轩坐了下来。

    萧轩这才说道:“首先,你要配合我调整饮食,你不爱吃荤腥,那么就从鱼类开始吃,至少比肥肉什么的可口些。另外,不能服用带有砒霜的药物,你这是作死!”

    赵静雅心中一惊,半晌才说道:“你果然厉害,居然知道我的药!”

    “你何必拿自己身体开玩笑?想要美丽有一万种方法,你却走了最极端的那种!听我的,我可以保证你二十年之后,皮肤依然有这样的光泽和弹性!”萧轩蛊惑道。

    “不许骗我!”赵静雅转瞬间有了小女人的模样,让萧轩看的心神一荡。

    点点头,萧轩道:“最最重要的一点,我的治疗比较独特,拯救配合推拿,需要私密一点的空间,这里不行!”

    “你是要老娘脱光了吗?”赵静雅虎着脸道。

    这变脸也太快了点吧,萧轩都有些不能接受。冷哼一声,萧轩道:“你要想治疗就全部听我的,不然别说你是市长,省长也别来找我!”

    赵静雅丝毫没有生气,这个小男人在他眼中更加迷人了,于是点头同意了。

    “那么,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治疗呢?”赵静雅忽闪着大眼睛问道。

    这女人妖艳起来,萧轩都有些抵挡不住了,他轻咳一声道:“今天不行,我很忙,从每明天开始吧!”

    把这尊大神总算是送走了,萧轩掏出了自己的新手机,给赵秋月拨了过去。

    “知道该做什么了吗?”萧轩问道。

    “知道,可是”赵秋月回答的有气无力。

    萧轩没有回应直接挂了电话,赵秋月小脸皱成一团了。

    傍晚时分,赵秋月钻进了路虎之中。萧轩一路疾驰,开到了偏僻的郊外。

    “好了,跟我说说吧!”萧轩侧头问道。

    赵秋月纠结的拧着自己的衣角,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过话茬。

    “我问了好几次了,姑奶奶不肯说!”赵秋月苦恼道。

    “是她不肯说还是你没问?”萧轩凝视着她。

    赵秋月连忙摇头道:“真的没有!我真的问过了!可是姑奶奶说要确定你是可靠的人才能找你合作!”

    “可靠的人?我哪里不可靠了吗?”萧轩冷笑道。

    “或许是因为她还不信任你吧,姑奶奶从来没向我隐瞒过什么,这次的事情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赵秋月道。

    萧轩仔细打量了下这个小丫头,一袭黑衣,依然保留习武者标准的坐姿,眼神里十分的焦躁。

    “看来需要惩罚一下你了,这么多天一无所获!”萧轩声音变的更冷了。

    “不要我真的试探过好几次了!”赵秋月惊恐道。

    萧轩伸手一捏,赵秋月缩着身子想避开,可是萧轩的动作更快,猛的一拽,小丫头就趴在了萧轩的身上。

    嘿嘿一笑,萧轩道:“不听话的孩子就要受到惩罚!是皮带炒肉丝还是铁砂掌?”

    “不要!”赵秋月只会喊这句了。

    瞄了一眼小丫头,这紧实的翘臀是最好的着力点,萧轩毫不犹豫的拍了下去。啪啪啪,连续拍了三下,声音清脆悦耳。

    从小到大,赵秋月还没遭受过这样的待遇呢,小屁股被这么一打,立刻变得面红耳赤。

    “不疼?那就继续打!”萧轩恶作剧之心起。

    啪啪啪啪,连续的打了几下,赵秋月委屈,纠结,恼火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终于忍不住哇啦一声大哭起来了。

    萧轩愣了下,琢磨着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怎么了?做错事还不接受惩罚吗?”萧轩问道。

    “我明明没有错,我都告诉你了,我问过好几次了!姑奶奶不说我有什么办法!”赵秋月气恼道。

    萧轩一看这个小丫头居然还敢犟嘴,不打不行!用力一扯,赵秋月的黑裙子被扯了下来,露出洁白的翘臀。这次萧轩可没手软,啪啪啪的连续拍打着。

    萧轩一看以为这个小丫头倔强起来,越大越起劲了。

    直到萧轩发觉到自己的手掌滚烫起来,他才意识到自己运起了龙凤诀的真气,这巴

    真是罪过啊,原本是有心要教训下小孩子的,结果这是要犯错的节奏啊!

    赵秋月一看萧轩停了下来,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傻傻的问道:“还打吗?”

    萧轩恶狠狠的瞪他一眼道:“打!还给地方!”

    爬了起来,跨坐在萧轩的大腿上,用呆呆的眼神看着他,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萧轩给逗乐了,轻咳一声道:“你的衣服给我弄坏了,等会给你重新买一件吧!”

    萧轩的脑海里已经混沌一片,这该死的毒药再次发作。

    “不要”赵秋月喃喃道。

    萧轩的神志在这一刻恢复了,眼前的一切清明起来,可是却舍不得了。

    搂着女孩光滑的后背,萧轩用真气舒缓着赵秋月的痛楚。这样第一次的结合太过粗暴,要不是赵秋月体质好,承受力强,一般女孩早就痛不欲生了。

    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温暖,赵秋月心里的羞恼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酸涩从下面传来。她知道她动情了,就是这样莫名的动心了。

    萧轩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想为她舒缓情绪,赵秋月心里暖暖的,心儿就像是从悬着的高空处往下坠落一般,飘荡到萧轩布置好的湖泊之中。

    趴在萧轩的肩膀上,赵秋月清晰的感触到他有力的心跳,这样的强劲,这样的让人安心。在赵秋月十八年的生命之中,这是第一个这样粗暴侵犯她的人,却是第一个打开了她心扉的男人。

    往日的赵秋月是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喜欢着黑白色的冷酷,第一次感受到温情的滋味。这还不同于亲情,这是一种冲击心灵的感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