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二章 冲动的责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一十二章 冲动的责罚

    赵静雅这才打开了门,俏生生的看着萧轩道:“前面不说话就挂我电话,怎么又跑了过来?”

    萧轩冲了进去,四处查找白香草的踪迹,可是哪里还能找的到。

    “白香草人呢,你把她藏哪里了!”萧轩恼火道。

    “她去哪里,我还替你看着吗?你自己不管好你的女人居然跑来找我,真是莫名其妙啊!”赵静雅冷笑道。

    萧轩心里有无数的怒火想要喷出来,把这个捣乱的女人烤焦了才甘心。

    “赵静雅,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无论是你在什么职位,有什么样的背景,你敢跟我玩阴的我就给你玩黑的!”萧轩怒视她道。

    “玩黑的?我倒是想见一见你到底能有多黑!”赵静雅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道。

    确定白香草不在这里,必然是这个疯婆娘捣鬼,萧轩怒从心中起,恶从胆边生,伸手猛的将她拎了起来道:“我会把你从这窗子里丢出去,然后你漂亮的身子就会摔成麻花!”

    “萧轩,你的胆子果然超过我的想象力,你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对付我吗?”赵静雅一点都不害怕。

    萧轩决定对她做点什么,不然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一把锋利的小刀从萧轩的袖口弹了出来,在赵静雅的脸蛋上划拉了下道:“我知道,你最在乎的是你的容颜,这么漂亮的脸蛋,弄花了多可惜啊!这样吧,跟我走一趟,我们一起去找下白总,找到了我再放过你!”

    赵静雅心里一冷,特别是当那寒光四溢的小刀靠近的时候,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赵静雅就这样被萧轩从自己办公室里挟持了出来,两个人上了路虎,萧轩冷冷道:“从现在开始,我要找白香草,每晚一个小时找到她,我就在你的脸蛋上拉一条口子!”

    “混蛋,你们两个小两口吵架,把我拉出来干什么?”赵静雅瞪着萧轩道。

    “不为什么,就因为是你怂恿的,她刚刚明明在里面,你为什么把她放走了?”萧轩道。

    赵静雅哑口无言,心里郁闷极了,肯定是赵秋月这个丫头把自己给出卖了。

    “很好,我的侄孙女找了一个好男人!你现在就在我脸上划吧!”赵静雅气呼呼道。

    “哦,你很淡定?以为有我的美人泥能让你恢复容颜吗?知道我这把刀的来历吗?上面擦着一种特别的药,可以让伤口永不愈合!”萧轩贼笑道。

    萧轩的话让赵静雅心里打了个突突,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为了他众多的女人之一这样的大动干戈。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赵静雅故作镇定道。

    “我十分的清楚,但是我知道你也很清楚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把白香草藏在哪告诉我,我就放了你!”萧轩恶狠狠道。

    赵静雅心跳有些快,萧轩的眼神像利剑一样穿透了她。僵持了几分钟后,她认输道:“就从我书房后面逃走了,人这会应该回到香草阁了!”

    “就这么简单?你要知道骗我的下场是什么!”萧轩继续恐吓道。

    这下子惹毛了她,赵静雅握着他的手道:“我知道,你捅啊,就朝着我这里捅!”

    萧轩愣了下,连忙把手撤了回去,冷着脸道:“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没想到赵静雅被惹急了,她像只母豹子一样扑了过去,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萧轩当然能推开她,可是手上捏着匕首,怕真的伤着她,任由她咬了下去。这个女人是发了狠,咬起来根本不留情面。

    萧轩吃痛连忙推开了她道:“你疯了,你们赵家的人都喜欢这样咬人吗?”

    赵静雅不由得心里冒起了酸水来,她知道一定是赵秋月这个丫头也咬过他了。

    “秋月咬你哪里的!”赵静雅擦擦嘴道。

    “我左边的肩膀!”萧轩扯开了衬衫道。

    那清晰的牙印触目惊心,赵静雅酸水冒的更多了,堵在了心口。她已经三十八了,大好的年华都这样消失了,却依然没有个疼她的男人!

    赵秋月这个小丫头却有个让她咬着解恨的男人,赵静雅十分的不平衡,再度化为母豹子扑了过去。

    萧轩哪里料到这个女人居然这样发疯,赵静雅扯开了他的衬衫,朝着他右边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

    萧轩一肚子火,没处撒去,抄起大手就拍向赵静雅的翘臀。

    啪啪啪,这样连揍了几巴掌,赵静雅却咬的更厉害了。萧轩不由自主的带上了龙凤诀的真气,力道更大的拍了过去。

    赵静雅这才松了口,肩膀都被咬破了,萧轩气的猛抽起来。

    屁股虽然被抽了几巴掌,可是这后面几巴掌一点都不疼,恼人的是这巴掌就像是带着热风一样拍了过来。身体里沉寂已久的热火被点燃了,寂寞了三十八年的身体,头一次感觉到如此需要一个怀抱来安慰自己。

    然而眼前正好就有这么个怀抱,赵静雅不顾一切的搂住了他,哇哇大哭起来。

    萧轩有些发愣了,这个女人到底是唱哪一出啊!明明是她先下嘴的,自己不过拍了几下,都没怎么下黑手。

    “我都没喊疼,你哭什么啊!”萧轩只好搂住她道。

    “呜呜,你个混蛋!我咬你也是你活该!呜呜,你干嘛要这样打我!”赵静雅哭得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让人心疼。

    萧轩轻轻抚慰着她的后背道:“好了,我承认我是恐吓你了,谁让你先这样骗我的!”

    “是你的禁脔白香草让我这样做的,我不过配合她演一场戏,你却这样大动干戈,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吗?”赵静雅把自己拉到一个弱势的地位。

    萧轩觉得跟她争论这个问题是很不明智的,沉默着继续拍了拍她的后背。

    赵静雅靠在他的怀里,被他这样抚摸着,身体舒服极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她这样的安慰。为了家族,她自己跟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结婚了,独守空房这么多年,心里的寂寞早就汇聚成大海澎湃。

    依偎在萧轩的肩膀上,脸蛋贴着萧轩的脸颊,赵静雅居然有了一阵心悸。这种感觉好奇妙,赵静雅都舍不得离开这个怀抱了。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萧轩问道:“你不生气了吧?”

    “谁说不生气的,我被你这样挟持出来,还被你拿刀威胁毁容!”赵静雅嘴角微翘道。

    萧轩这时候还是能分辨出她的情绪的,但是宛若小女儿般的撒娇让他心里一荡,有些把持不住的感觉。

    这个女人娇媚的气息浑然天成,言语之间的媚意让萧轩难以招架。

    赵静雅和萧轩就这样呆呆的抱在一起直到天已经黑了下来,一阵手机铃声才把他们两个惊醒。

    “你死哪里去了?”白香草撒娇似的问道。

    “我在找你啊!”萧轩果然不是个撒谎的料。

    白香草哼了一声道:“肯定不知道抱着哪个女人在快活吧!不过鉴于你今天表现不错,我就原谅你了!我在和张悦她们在逛街,不理你了!”

    知道了她的下落,萧轩心情淡定了不少,可是还真让她给说中了,此刻怀里正搂着个女人呢!

    “怎么了?”赵静雅小声问道。

    “不用找了,她在跟别人逛街了!”萧轩苦笑道。

    赵静雅这才支撑起身体,幽怨的看着他。

    “好了,算我错了,不该大呼小叫的挟持你!让你这个大市长丢面子!”萧轩拱手心虚道。

    赵静雅咬着嘴唇又想咬下他一块肉才能解恨,不过这会萧轩下面那根重武器莫名其妙的翘了起来。

    伸手一探,赵静雅笑道:“再有下次,我就把这里打个死结让你一辈子都不能用!”

    萧轩没敢反驳,调转车头,送她会官邸。

    停了车,赵静雅道:“你跟我进来,我还有事!”

    跟着她进了大宅,赵秋月磨磨蹭蹭的的走了过来。赵静雅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小丫头被打蒙了。

    “秋月,从小到大,我没有打过你!今天是第一次,我希望是最后一次!”赵静雅的声音有些冰冷。

    小丫头眼里挤满了泪水,可是又不敢哭出来。萧轩连忙把她拉到怀里来,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

    “萧轩,当着你的面我才打的,不然这巴掌说不定我还存着的!我明确的告诉你,任何人不能背叛我,不管什么理由什么原因!”赵静雅不讲情面道。

    萧轩算是看出来,这个女人不走寻常路,做事的风格和一般人完全不一样。

    “你们两个赶紧滚!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赵静雅吼道。

    萧轩二话不说,就拉着赵秋月就走了。

    赵静雅觉得自己身体都被抽空了一般,倒在了沙发上,眼泪又流了下来。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莫名其妙的流泪。

    此刻萧轩载着赵秋月直奔香草阁,一路上小丫头眼泪怎么劝都止不住了。

    拉着小丫头进了白香草的办公室,果然看到白香草站在镜子前面试着衣服。

    “怎么了?带着这个小可怜过来了?”白香草笑道。

    “她可不是什么小可怜哦,当初拿着刀子顶着我后背都不眨眼的!”萧轩调侃起来。

    终于被萧轩的话逗乐了,赵秋月扭捏的背过身子去。

    “秋月,我跟你姑奶奶姐妹相称,我不占你便宜,叫我一声小奶奶吧!”白香草臭美道。

    “小奶奶!”赵秋月还真是个听话的孩子。

    萧轩挠头道:“那我成什么辈分了?”

    “你没有辈分,专门伺候我们的!”白香草抱着赵秋月笑道。

    尴尬的气氛就这样被冲淡了,萧轩搓搓手道:“那就伺候下你们吧,按摩推拿一起来!”

    “好啊,我先来,今天逛了一天了,好累啊!”白香草伸着懒腰道。

    由于长期的练瑜伽,白香草的腰已经可以和自己的腿平行叠在一起了。这样的动作想要做到需要花费一番功夫的,可是赵秋月更加厉害。她则是把整个身体向后弯曲,再从两腿之间钻出来。

    白香草长大着嘴巴道:“秋月,你这是要吓死人啊!”

    “嘿嘿,我这是长期练武的,身体柔韧性很好的!”小丫头只好到。

    两个女人攀比起来,那是没完没了的,白香草咬了咬嘴唇道:“萧轩,来帮我按摩!”

    “好马上来!”萧轩都看的入神。

    萧轩凝视着眼前的两个美人,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