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五章 筹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一十五章 筹码

    罗云咬了咬嘴唇,拉着他往自己的那张公主床走去。她平躺在上面道:“你来帮我脱!”

    这么诱人的活让自己做了,他可有些把持不住。摇摇头,萧轩还是无奈的动手解开她的罩衫,那诱人的身姿很快就展现出来。萧轩咽了口吐沫,忍住自己手上的冲动把她扒光了。

    “闭上眼,难受你就告诉我!”萧轩叮嘱道。

    “不要,就要看着你!”女人都是这个德行!

    萧轩掏出银针自顾自的开始治疗起来,罗云起初故意哼哼起来,可是到了后面这酥麻的感觉让她的声音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你就不怕把你爷爷吓着了,我等会可不想被他拿着扫帚赶出去!”萧轩无奈道。

    “放心,这上面是隔音的,我就是这么难受,我也没办法的!”罗云一脸可怜兮兮道。

    萧轩咽了口吐沫,邪火直冲心底,好不容易控制住,手上的动作没有变形,继续催动真气给她按摩。

    罗云的心脏不停的被充满活力的真气包裹着,不再是那个毫无生气千疮百孔的心脏了。

    这样的治疗自然有副作用,龙凤诀带来的噬骨酥痒让罗云艰熬不住,几次拉着萧轩的手示意他做点什么这个家伙纹丝不动。

    “好难受!”小女人哀求道。

    “忍着!”萧轩淡然道。

    “你骗我,还说难受就说的!”罗云抗议道。

    嘿嘿一笑,萧轩道:“你只是让你说,有没说别的!”

    这个狡猾的家伙,罗云再也安奈不住了扑了过来。萧轩连忙扶住了她道:“姑奶奶,你身上针还没拔掉呢!”

    “你不心疼我!”罗云撒娇道。

    萧轩只好给她拔掉身上的银针,叹气道:“这才进行到一半呢!”

    “剩下的等会再说吧,先做重要的事情吧!”罗云急吼吼道。

    重要的事情?没有比两个人缠绵的事情更重要了!萧轩拔掉了最后一根银针,罗云就跃入了他的怀里。

    “亲爱的!”罗云用软糯糯的话语道。

    萧轩浑身一哆嗦,连忙把她按倒在床上,恶狠狠道:“妖女,还敢撒泼,看我怎么收拾你!”

    萧轩搂着罗云,两人温存了好久直到楼下传来脚步声他才套起衣服起来。

    “小云,吃饭了,带客人下来尝尝咱们家的绿色食物吧!”老爷子喊道。

    “来了,来了!”罗云边说边抛了个媚眼给萧轩。

    两人入座,萧轩这才看到桌子上饭菜很普通但是菜色和样式倒是让人很有食欲。

    罗云给萧轩介绍道:“这些都是爷爷自己种出来的菜,厨师是粤菜的特级大厨,虽然和你还有差距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

    “小萧也会做菜?”罗爷爷惊喜道。

    “当然会了,他可不光书法一绝,做菜,医术都厉害!”罗云又调过来夸自己男人。

    萧轩微笑道:“雕虫小技,哪里好意思和大厨比,我只会做一些家常炒菜的!”

    “比云云好多了,她只会吃!”罗爷爷哈哈笑道。

    罗云撅嘴道:“爷爷,你都不给我面子!”

    “好,好,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这些菜都是我自己亲手弄的,比较新鲜!”老头又把话题拉到了自己的农场上来了。

    老爷子这辈子最大的嗜好就是种地,养家畜,做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虽然自己儿子已经是亿万富翁,他从来不在乎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跟自己的晚辈说起种地的事情一套又一套的,罗云是听腻了,几度都想打断给萧轩拦住了。

    萧轩也是出生农村,对这乡土里的东西感情很深厚,当老人家动完第一筷之后萧轩就按耐不住跟着动手了。

    萧轩不得不承认老人家亲自种出来的东西味道真不错,除了大厨的功底好之外,这原材料的味道完全保留了下来。粤菜大厨非常讲究保留原汁原味,所以这农场里的食材完全的展现出自己的优势。

    这些都是通过老爷子的心血,萧轩大快朵颐,这让老爷子十分欣慰。

    “这就对了,你看小萧吃的多香,云云你每次就吃那么点!”

    “罗爷爷,我胃口大,比较馋,您见谅!”萧轩笑呵呵道。

    老头子摆摆手道:“不,你不这是真喜欢我的菜,老头子这辈子就想着别人能多尝尝自己种的菜,你喜欢我很高兴!”

    罗云此刻是最开心的了,可是开心没持续多久,外面进来了个人让气氛冷了下来。

    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走进来了,扫了一眼饭桌上的几个人,愣了下才喊道:“爸爸,我回来了,你们正吃着呢?”

    “你回来干什么?你这么忙还回来干什么?”老爷子立刻把脸色沉了下来。

    罗云连忙走过来接过父亲的包和衣服道:“爸爸,我同学过来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罗云的父亲罗一舟,粤东船王,今年五十多。此刻刚下飞机,略有些疲惫,打量下萧轩道:“什么同学?怎么带到家里来了?”

    萧轩本来还想打个招呼的,这下子冷场了,老爷子不开心了,指着儿子骂道:“带回来还要你同意吗?这小伙子是我的客人,你算老几?你一年到头能回来看我几眼?吃过我的菜吗?”

    没想到父亲居然如此维护一个陌生人,罗一舟心里很不高兴,但是不敢拂逆父亲的意思。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萧轩没想到自己成了他们家的矛盾之源了。

    “小萧,你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个儿子和我那个不争气的孙子一样,不顾家不念家!咱们吃咱们的,不用搭理他们!”老爷子说道。

    这顿饭吃的不咸不淡,萧轩琢磨着还是提前开溜免得再让罗云夹在当中难做了。

    刚起身,罗一舟就把萧轩和女儿喊了过去。

    罗云搂着萧轩的胳膊嘀咕道:“爸爸肯定有一堆废话要说,你高兴回答就说,不高兴就不用搭理他!”

    萧轩乐了,这丫头脾气和她爷爷倒是很像。

    进了罗一舟的书房,里面也摆满了字画,不过都是摆饰而已,没有什么鉴赏价值。

    “你姓萧?我找你来就一个要求,离开我们家云云!”罗一舟一副独断专行的腔调道。

    这位大概是常年在外面跟人打交道时候习惯了盛气凌人了,萧轩淡然道:“伯父,你这个要求恐怕我办不到了。我知道你肯定看不上我这样的学生,甚至还在怀疑我以什么目的接近你女儿,你应该也没兴趣知道我的经历或者有什么本事。”

    罗一舟愣了下,又冷冷道:“你是个聪明人,那我就省的多废话了,你告诉我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什么?我儿子告诉我和他有冲突,然后还跟不少女人不清不楚,所以我就对你其他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了!”

    没想到自己的那些破事还让罗艺知道了,萧轩尴尬笑道:“我理解你作为父亲的立场,不过在我的立场,我已经不会对您女儿放手了。我简单的说,妄图拆开我们可能不仅仅伤害您女儿还会让你自讨苦吃!再往复杂点说,我还要继续给她做心脏治疗,我的方法暂时还没有人能代替。另外最最重要一点,你女儿已经是我的人了!至于我跟您儿子的恩怨,我觉得你还是问清楚他自己比较好,他真是个失败的小人!”

    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居然这样跟自己对着干,更让罗一舟生气的是自己的掌上明珠居然就这样跟了这个臭小子厮混在一起了。这小子淡定的态度让罗一舟很不舒服,从来没有人能在他面前这样镇定跟他对抗,难道是自己的父亲给这个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

    罗一舟松了下领带,恶狠狠的说道:“是不是我不开出点筹码您就不会撒手?”

    “那我要问罗先生一件事,是不是您把罗云的感情当作一件商品了?您准备给我开什么价码呢?”萧轩冷笑道。

    “两百万,你从我女儿的世界里消失,你应该就要毕业了,我不希望你以后还跟我女儿有什么联系!”罗一舟伸出两根手指道。

    萧轩掏出了一根笔还有一张支票本,刷刷写了几行字丢了过去道:“罗先生,你把你女儿的感情当作商品,那我可以给你开十倍的价格,你满意吗?你从此之后从你女儿的世界里消失,你马上就要六十岁了,还有个儿子,我不希望你以后跟她还有什么联系!”

    罗一舟惊讶的打开了支票本,上面那大写的数字简直就是在嘲讽他。

    “如果你对这张支票的有效性有怀疑,你可以自己去验证一下,我这点时间还是有的!”萧轩微笑道。

    罗一舟气的血往上涌,指着萧轩骂道:“混蛋,你什么货色敢跟我谈价码?”

    “我倒是想知道罗先生是什么货色呢?把自己女儿的感情当作你商业上交换的筹码吗?哪天有人开一个你难以拒绝的价格是不是你要把女儿也卖掉了?真是替你感到悲哀,另外令公子的德行跟你一个模样,怪不得在学校里这么不受欢迎处处得罪人!”萧轩反唇相讥道。

    罗一舟这才知道自己失算了,也误信了儿子的谗言,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普通人,甚至可以说是他在商海纵横这么多年以来都没碰到过这样的硬茬。

    “是不是觉得很烦躁失落?罗先生,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反思下你和家人的关系,为什么罗爷爷对你这样的不屑一顾!为什么你的万能金钱的手段失灵了!我今天就不打扰了,再见!”

    萧轩离开了,罗一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头一次有种挫败感涌上心头。让罗一舟没想到的是这件事从此成了他的一个转折点,人生的道路也因为萧轩发生了剧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