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就是头牲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就是头牲口

    “嗨,帅哥,又来找宋总么?”

    萧轩刚进酒店,昨天那女服务员就十分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萧轩笑笑走了过去,道:“美女,看你红光满面,昨天应该很愉快吧?”

    那女服务员昨天被萧轩治疗了一番之后,立马回家跟男朋友体验久旱逢甘露的生活,大战了几场,今天确实是心情舒畅。

    她已经把萧轩当成了神医,说话也没有什么避讳,道:“还不错啦,就是我男朋友每次坚持的时间都不长,到了最后,我都让他用手帮我。你有什么好法子帮他延长时间么?”

    萧轩心道,办法倒是有,不过最直接有效的,还是由我来代替你男朋友。

    这话萧轩当然不会说出来,不过本着帮人帮到底的原则,还是拿过一张便签给女服务员写了一张方子,叫她照单抓药,给男朋友补补。

    又和女服务员闲聊了几句,萧轩这才上楼。

    “小坏蛋,你老实交代,刚才送你到门口的女人是谁啊?”

    一进608号房间,张悦就一把把萧轩拉了进去,气鼓鼓地道。

    萧轩笑道:“我一病人的家长而已。怎么,这都吃醋啊?”

    “哼!我才懒得吃你的醋呢!你这家伙,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我要是个个都吃醋,那还不撑死?”

    张悦说着,已经恢复了笑脸,拉着萧轩走进卧室。

    萧轩纳闷道:“不是找我有事儿么,到床上干什么?”

    “怎么?在床上就不能谈事儿了啊?你这没心肝的东西!”

    张悦眼睛迷离了起来,笑骂了萧轩一句,就主动扒起了他的衣服。

    萧轩顿时心领神会,知道张悦这是想自己了。

    而从早上到现在,他也是一直憋着一股邪火,这时候终于等到了发泄的机会,当然是来者不拒。

    当下,两人三下五除二就脱了个精光,在床上翻滚纠缠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宋清神志不清地一边喘息,一边无力地呢喃着:“你个牲口,我快死了。”

    萧轩却是神清气爽,感觉还有使不完的力气。

    呵呵一笑,萧轩把张悦抱在怀里,靠在床头说话:“这下满足了吧?”

    “讨厌!萧轩,我怎么觉着你又厉害了啊?”张悦手指头在萧轩胸口划着圈圈,脸上还带着还没有消散的红潮。

    “嘿嘿,我越厉害,你不是越多福利么?”

    “我就怕我享受不完,你又被其他女人给分吃了。不过我也知道,我一个人是榨不干你了,也只能让其他女人帮忙了,唉。”

    萧轩无声笑笑,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别扭呢?

    “好了,说说,找我有啥事儿,该不会就是滚床单而已吧?”萧轩知道,张悦还不至于饥渴到大早上的特意把自己叫出来颠鸾倒凤。

    张悦也严肃了几分,道:“早上福来小区的新闻你看了没有?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轩装傻道:“你要我说什么?”

    张悦哼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可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警察!”

    萧轩摸了摸鼻子,嘿嘿笑了下,没有接话。

    张悦接着道:“昨晚我也去现场参加调查了。别的同僚看不出来,但我可是发现了一些东西。”

    萧轩心中一动,难道张悦通过现场留下的痕迹,已经猜到是自己动手杀卢毅的了?

    “什么?”

    “那卢毅死在了书房里,经过调查,死因是心脏被刺穿了,现场虽然找不到凶器,不过,我却是发现墙壁上有一个手指头长短的针孔。”

    张悦说到这里,抬眼看着萧轩,那眼神里头闪烁着狡黠的精芒。

    “别人不知道,但是我跟你这么久了,难道还认不出来么?弄出那针孔的,就是你给人治病用的那些银针吧?所以,昨晚那几个人,是你杀的对不对?”

    萧轩急忙摆手道:“我说张神探,话可不能乱说,那可是几条人命啊!”

    其实张悦推测得也八九不离十了,不过却还是遗漏了一些关键的事情,比如让那几个人致死的,并不只是萧轩的银针,还有其他的手段,比如冷艳的刺刀。

    “看把你吓的,我又不是在审你,紧张什么?”

    萧轩继续装傻:“警官,我就是一医生,只会救人,不会杀人啊,你可别乱扣帽子,这话要是传出去,我还不被你坑进大牢里去啊?”

    张悦掐了萧轩一把,道:“谁敢把你关大牢,我第一个不答应。”

    张悦笑了笑,又道:“人家是当警察的,有疑点,当然是想问个明白啦!不过你放心,我就算知道是你做的,也不会说出去的。偷偷告诉你……”

    张悦把嘴唇凑到了萧轩的耳朵边,低声道:“现场留下的那些跟你有关的证据,都被我压下来了,不会有人查到你的。”

    萧轩听了这话,不由得十分意外,没想到张悦居然会这么为自己着想。

    “而且,经过确认身份之后,死掉的那几个人,要么来历不明,要么是背着几条人命的通缉犯,死有余辜,所以,我就当你是为民除害,帮你消灭证据好了。嘻嘻。”

    萧轩咧嘴一笑,在张悦脸上亲了一口:“你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啊?”

    张悦贝齿轻咬:“你说呢?”

    “那我就以身相许好了!”

    萧轩低喝一声,翻身把张悦压在了身下,很快,房间里头的气氛就变得旖旎香艳了起来。

    又是一番大战,萧轩完全宣泄了出来,而张悦则是已经在愉悦的巅峰到来的同时,幸福地昏睡了过去。

    萧轩下床,穿好衣服,在张悦的脸上亲了一口之后,离开了房间。

    搭乘电梯,萧轩转移到了楼顶的总统套房。

    “谁啊?”

    “娇姐,是我萧轩。”

    萧轩站在总套的门口答应了一声。

    “等会儿。”

    宋娇在里头喊了一句,大约是半分钟之后,才把房门打开。

    萧轩走进去,随口道:“娇姐,忙着呢?”

    同时,萧轩扫了眼宋娇,不由得眼睛一亮。

    只见宋娇已经换掉了严肃的职业套装,穿上了一件玫瑰色的丝绸睡裙。

    这睡裙只用两根细得几乎看不见的带子,吊着肩膀,让人怀疑只有轻轻一碰就会断掉,整件裙子脱落下来。

    宽松的领口,被宋娇那依然坚挺的双峰撑着,形成了一道鼓鼓的曲线。而裙子的裙摆才刚到膝盖,露出宋娇保养得十分完美的小腿。

    这宋娇,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女儿都快二十岁了的已婚妇女。

    “瞎说什么?”

    说者无心,听者却是有意,萧轩本来就是随口打个招呼而已,但是宋娇脑海里却是浮现出了昨天晚上被萧轩发现自己用震动棒的事情,以为萧轩是在揶揄自己,一时之间,心跳加速,脸色绯红。

    宋娇回头白了眼萧轩,风情无限,让萧轩刚刚消退下去的邪火,又噌地一下有了重新燃烧的趋势。

    “喝酒么?我刚开了一瓶红酒。”

    宋娇走在前头,腰身扭动着,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走出了一种慵懒而又魅惑的风姿,让萧轩的视线都有点挪不开了。

    萧轩走到吧台边坐下:“大清早的就喝酒?不大好吧?”

    宋娇语气古怪地道:“你大清早的可以和女孩子约会,我不能喝酒?”

    萧轩摸摸鼻子,嘿嘿一笑,不敢随便接话。

    宋娇倒了两杯红酒,道:“萧轩,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

    萧轩露出无比纯洁的表情:“娇姐,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萧轩是一个很专一的人么?”

    宋娇噗哧一笑,睨了眼萧轩道:“男人都是身心不一的动物,你的专一,指的是自己的心,还是身体啊?”

    萧轩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之中被宋娇给套进去了,这女人正带着一脸坏笑。

    萧轩索性厚着脸皮,凑近宋娇道:“娇姐,那你觉得,我是哪一类人啊?”

    宋娇哼道:“哼!在我看,你就是个禽兽。”

    萧轩点点头:“嗯,时不时有人夸我是头牲口来着。”

    这话让宋娇闹了个大红脸,因为她想起自己昨天晚上跟萧轩大战了一场之后,也曾经这样评价过萧轩。

    “脸皮真够厚的!”

    宋娇声音弱弱地骂了一句,然后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道:“老实交代吧,卢毅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轩闻言,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天底下的女人都怎么了,一个个都进化得这么聪明?全都猜到卢毅是自己杀的?

    萧轩选择了再次装傻:“你问那死鬼去啊,问我干什么?”

    “哼,昨晚你来我这儿之后不久,卢毅就死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萧轩道:“这说明啥了,我怎么不明白?”

    宋娇露出智慧的笑容,道:“如果不是因为卢毅的缘故,你昨晚大半夜的,会突然闯进来么?”

    萧轩暗自苦笑,试探着道:“我要是告诉你,我是专程来找你的,你信不?”

    “去你的!你找我干什么?我,我和你很熟么?!”

    宋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酒才刚喝了不到半杯,怎么突然就觉得有些脸红心跳了!

    是因为酒的缘故,还是萧轩的缘故?

    宋娇内心躁动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和紧张,她突然觉得口干舌燥,禁不住猛喝了一大口红酒,却是突然被呛了一下,咳嗽了起来。

    萧轩见状,急忙伸手轻轻拍打宋娇的后背。

    但宋娇却就跟触电了一样,颤抖了一下,紧接着,猛地扑进了萧轩的怀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