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是清白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是清白的

    “你脑子正常了?”

    萧轩被宋淑懿一脚踹下去,爬起来顾不上别的,紧张地询问宋淑懿,一脸期待。

    这表情看在宋淑懿眼里,却是另一番意思,她满脸通红,第一时间就是找被子盖住自己赤裸着的身体,但萧轩为了方便治疗,刚才把床上的东西全都清走了。

    宋淑懿更加羞怒,但只能是用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私密的部位,咬牙咆哮:“你脑子才不正常!你到底是谁!?”

    萧轩纳闷:“我不就是你的大色狼吗?”

    “你,你……”

    宋淑懿脸色都白了,她心里涌起一股绝望,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觉睡醒,自己就什么衣服都没穿,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同样什么都没穿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居然明目张胆地承认自己就是色狼!难道,自己真的被他那个什么了么!?

    宋淑懿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别哭啊,是不是还疼啊?告诉我,我给你治啊!”萧轩急忙道。

    疼!?

    宋淑懿闻言,却是想到了另一层意思,当即几乎是想跟萧轩拼命了,但是,看到萧轩站了起来,两腿间那根像鞭子一样的东西就那么挺着,却又羞愤地不敢去看他。

    “你,你给我滚出去!滚啊!”

    萧轩愕然,但紧接着就是惊喜,他终于确认,宋淑懿完全恢复了!

    其实宋淑懿一醒过来的反应,就已经让萧轩意识到这一点了,但是他是第一次用龙凤诀二重初期的真气,以及那些复杂的手段帮宋淑懿治疗这样的病,所以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想要确认一番。

    如今,听宋淑懿用和往常截然不同的态度跟自己说话,再也没有了之前小孩子一样的天真幼稚,萧轩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成功了。

    “好,小彩虹,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再来看你。”

    萧轩也没多想,以为宋淑懿只是还没适应自己心智上的转变而已,料想等她平静下来,想起之前这些天,心智只有七岁的时候跟自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应该就能理解了。

    宋淑懿歇斯底里地咆哮了起来:“你给我滚得远远的,你这个大色狼,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

    萧轩苦笑道:“你们俩看够了没有?还不进来帮我解释一下?”

    萧轩话音刚落,一直待在门口,观望着里头动静的齐烟儿和辛晓了,却是把房门一甩,落荒而逃了。

    没办法,她们俩不是不想帮萧轩,而是不敢,因为身上也是赤条条的。如今小彩虹恢复了心智,和她们一样,都是大姑娘家了,她们也没那么厚的脸皮直接过去。

    宋淑懿恨恨地道:“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要解释,等着我把你送到警察局再解释吧!”

    萧轩知道自己这会儿说多错多,所以也就不再罗嗦,捡起掉在地上的浴巾,包着自己两腿间的凶器离开房间。

    房门关上,房间里头随即传来了宋淑懿嚎啕大哭的声音。

    “好人难做。”

    萧轩无奈,没想到小彩虹恢复了心智,却又跟自己闹误会了,这还不如没治好她之前那样讨人喜欢呢!

    回到房间穿上衣服,萧轩给宋娇打了个电话,让她来看女儿。

    刚要下楼,便出了房间,便见到齐烟儿和辛晓了也都穿上了衣服,正手挽手站在一起,对着她露出古怪的笑容。

    萧轩瞪眼:“你们俩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看着我被小彩虹误会都不帮我?”

    齐烟儿憋着笑,道:“那可怪不得我们,谁叫你把人家脱光了,自己也不检点呢?”

    萧轩郁闷:“我那都是为了给她治病啊!”

    辛晓乐道:“她看起来是正常了,不过好像也不记得你了啊,只叫你色狼了,而不是以前的大色狼。”

    萧轩也没法跟两女真的治气,道:“估计是恢复了心智之后,之前心智倒退的记忆也消失了吧。这倒是我没料到的。”

    “怎么?难道你还惦记着把她治好之后,让她给你当女朋友啊?”

    这是小彩虹之前一直对萧轩提出的要求,如今被齐烟儿说出来,却是在揶揄萧轩了。

    萧轩一翻白眼:“别说风凉话了,在她妈来之前,进去安慰安慰她,顺便帮我解释清楚。”

    辛晓乐道:“她连你都不认得了,怎么还会记得我们?她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们的话她肯定也是不信的。”

    萧轩一想也是,索性也就不勉强了,跟两女一起下楼。

    白香草的车开到门口,后面还跟着一辆货车。

    “萧轩,产品都出炉了么?”白香草走进来问道。

    萧轩道:“都在我房间里放着,叫工人上去搬吧,你怎么亲自来了?”

    白香草瞟了站在萧轩身边的齐烟儿和辛晓乐,不咸不淡地道:“你为了公司的生意闭关几天了,我作为总裁过来慰问一下你不行啊?”

    齐烟儿嘻嘻笑道:“香草姐,你是来慰问还是来慰藉萧轩的啊?”

    这两个词就一字之差,但意思却是大不一样了。

    白香草其实也是跟齐烟儿还有辛晓乐,同时跟萧轩滚过床单的人了,虽然现在事后想起来还有点尴尬,但却也不甘示弱,哼哼了一声道:“有你们俩小妖精在,哪儿轮得着我啊?”

    萧轩摸摸鼻子,感受到了空气中似乎弥漫起了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作为当事人,只好闭上嘴巴,讪讪地走到一边坐下。

    白香草也没再说什么,转头吩咐工人们上楼搬货。

    “萧轩!我女儿呢?!怎么样了?”宋娇在此时冲了过来,十分紧张。

    萧轩道:“已经恢复了,就在楼上房间,你可以去看看她。”

    萧轩料想宋淑懿不会连老妈宋娇都给忘了,还指望宋娇上去之后,能帮自己解释一下。

    宋娇看女心切,也顾不上跟其他人打招呼,随即上楼。

    “淑懿,女儿?你恢复过来了么?怎么哭了?”宋娇一进门,就看到宋淑懿抱着拖到地上的被子,怔怔地发呆,眼睛却是红肿得跟兔子似的。

    “妈……”

    宋淑懿回过神来,看到宋娇,下意识就叫了一声,但却是骤然神色一冷,别过头去,咬着嘴唇道:“你来干什么?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宋娇一怔,却并没有因为宋淑懿这话而生气,反而是大喜道:“女儿,你终于好了么?”

    宋淑懿冷冷道:“我好不好,你会在乎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宋娇闻言,脸上露出失落,甚至是悲伤的神色,但却还是强颜欢笑,点头道:“好,你没事了就行,那妈出去,你好好休息。”

    “等等!”

    宋淑懿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宋娇。

    宋娇愕然,随即又听宋淑懿道:“把手机给我。”

    宋娇纳闷:“女儿,你要手机干什么,打给谁么?”

    宋淑懿不耐烦地道:“你给我手机就是了!”

    “好,好,你别激动。那你打电话吧,妈不打扰你了。”

    “慢着,这里地址是多少?”

    宋娇对宋淑懿有求必应,不但给了她手机,还把地址也说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宋淑懿看着重新紧闭上的房门,眼泪又情不自禁地流淌了下来,她抹了抹眼泪,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派出所么?我要报警,我被人侮辱了!这里的地址是……”

    房间里的美人泥和豆蔻膏很快就被工人装箱上车,白香草忙于处理后续的事情,并没有多待,看着四下没人,跟萧轩温存了一会儿就走了。

    宋娇此时走了下来,神色落寞。

    萧轩道:“娇姐,小彩虹怎么样?你们聊得挺好的?”

    宋娇深深看了眼萧轩,道:“她已经恢复心智了,但也许你说得对,让她做一个永远不长大的小孩,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唉。”

    萧轩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你刚才,没对她做什么吧?”宋娇打量着萧轩,目光有些复杂。

    萧轩急忙竖起三根手指头:“天地良心,我帮她治病而已,可没碰过她半根头发,嗯,就算碰了,也是医者父母心的。不信的话,烟儿和晓乐可以作证。”

    辛晓乐故意道:“嗯,我们作证,我们没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宋娇眼神变得古怪了起来,萧轩则是一阵无语,这女人是存心要毁我,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宋娇犹豫了一下,道:“不管怎么说,她算是正常了,我就放心了。不过,萧轩,我想拜托你,再让她在你这儿住一段日子。”

    萧轩纳闷:“你不想接她回家?”

    宋娇苦笑:“我就算想,她也未必愿意……唉,总之,拜托你了。”

    正说着,张悦从外头风风火火的进来,穿着一身警服。

    张悦一进门便没头没脑地问道:“刚才谁报的警?”

    萧轩莫名其妙:“你怎么来了?好端端的谁报的什么警?”

    “我报的!警官,侮辱我的那个人就是他!”

    宋淑懿突然出现在了楼梯口,愤怒地指着萧轩控诉道。

    张悦眼睛一眯,视线落在了萧轩身上,像是蕴含着杀气。

    齐烟儿和辛晓乐则是愕然,然后捂住嘴巴,露出心照不宣的坏笑。

    宋娇直勾勾地看着萧轩,眼睛里头闪动着又是吃惊,又是哀怨的光芒。

    萧轩感觉众女的眼神就跟针一样扎在了自己的身上,快千疮百孔了都。

    “我是清白的……”萧轩在心底无力地呐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