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一章 罗云‘暗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五十一章 罗云‘暗访’

    白香草少有地拒绝了萧轩的调情,面带忧愁道:“假货的事情,还不是最大的麻烦。”

    萧轩道:“那啥是最大的麻烦?”

    白香草看了眼萧轩,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最后微微一笑,摇头叹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担心抓不到那些做假货的,公司情况会恶化,最后把咱们俩人也给连累了。”

    萧轩倒没想那么多,生意经营上的问题,他基本上没有过问过,这也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觉得只要交给白香草,怎么都能比自己考虑和处理得更加萧全。

    “放心,不是说了有我么?要真是被人赖到咱们头上,我就带着你私奔,惹不起咱还躲得起。”

    这当然不是萧轩的真正想法,只是想逗白香草开心而已。

    白香草莞尔一笑,重新投入萧轩怀抱,但萧轩没有看见她眉宇之间的忧愁之色,仍然是无法散开。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一个富态的女人歇斯底里地冲了进来。

    这女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贵妇,身材肥胖,浑身珠光宝气,脸上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大着嗓门嚷嚷着。

    “白总,她硬是要闯进来,我们拦不住……”两个小白领十分忐忑地跟在那贵妇的后面。

    白香草急忙从萧轩怀里站起来:“行了,你们先出去吧。”她已经猜到这个贵妇擅闯办公室,气势汹汹的原因了。

    “刘夫人,有话慢慢说,别激动。”白香草认识这个贵妇,是本市一个权贵的配偶,也是一个惹不起的女人。

    “白香草,我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枉费我相信你,在你这儿扔了好几百万来守护我的青春,结果呢?你知道你把我害成什么样吗?!”贵妇人指着白香草咆哮了起来。

    白香草连忙道:“刘夫人,这件事情大有误会,你先听我解释。”

    “我不听!反正我只知道我是用了你的美人泥才会变成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的,告诉你白香草,我要是死了,一定拉你当垫背的!老娘现在就想死!”

    “刘夫人,千万别……”

    萧轩站起身来,将白香草拉到了身后,没有让她再继续说下去,紧接着朝那刘夫人大吼一声:“闭嘴!”

    这一声大吼气势盛大,当场就把大嗓门的刘夫人给镇住了。

    “你,你什么人,竟敢敢吼我?你知道我丈夫是谁吗?”

    萧轩没好气道:“我管得着那么多吗?我就问你一句,你想不想恢复原来的样子?”

    刘夫人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想啊!”

    “那就把口罩摘下来吧,我保证你原来是什么样,一会儿还是什么样!”

    “你,你是谁啊?哪儿来这么大的口气,听起来你能帮我治脸上的病啊?”刘夫人狐疑。

    白香草趁机解释道:“刘夫人,这位就是正品美人泥的创造者萧轩,他还是一位神医!他说能帮你治好,肯定就能做到的!”

    “虽然你用的是假货,和我们香草轩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不过医者仁心,我就免费帮你治疗,但治好之后,你别再闹了,这不是我们香草轩的问题,明白吗?”

    萧轩才不管这刘夫人是什么来头,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病人,而他是医生,就有资格让对方乖乖听话。

    “哦,哦!只要能帮我恢复容貌,怎么样都行!你们放心,治好之后,我不会再追究你们责任的。”刘夫人急忙表态。

    萧轩没好气道:“本来就不是我们的责任!废话少说,把口罩摘下来吧。”

    刘夫人也没有心思多说,当即就摘下了口罩。

    萧轩一看,便见这刘夫人整张脸几乎就跟被轰炸过的月球表面一样,坑坑洼洼不说,还满目疮痍,看着的确是十分渗人。

    萧轩皱眉,却并不是因为刘夫人病情棘手,而是对那些制造假货的人渣更加愤怒。

    那假冒的美人泥虽然不至于抹死人,但却是很容易就让人毁容,这对女人来说,甚至比要了她们的命还严重。

    当下萧轩没有多说,看了眼病情,已经心中有数,他取出银针,消毒过后便分别扎在了刘夫人脸上的几个穴位上,然后将手掌覆盖在她的额头上,悄然度出一道真气。

    真气牵引着刘夫人脸上的毒素聚集到了一处创口上,萧轩随即拿来让白香草准备的药棉挤压了上去。

    一股乌黑的血液,当即就把药棉浸透。

    “行了,毒素都派出来了,回头用真正的美人泥擦一擦,很快就没事儿了。”

    萧轩扔掉药棉,拔出银针,一边说着,一边洗手去了。

    “这就能恢复容貌了?”刘夫人还是忐忑不安。

    白香草道:“刘夫人,萧轩说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的!瞧,你现在比刚才看起来气色就恢复了不少呢!”

    “真的?那太好了!可是我已经没有你们的美人泥了啊,咋整啊?”

    白香草道:“刘夫人不用担心,我们这儿还有存货,要不你就直接从我们这儿……”

    “买两瓶就行了,这次买的可是正牌货,下次记得再买的时候,不要贪便宜,便宜没好货的道理难道还不懂吗?”

    白香草本来是想说送两瓶给这刘夫人的,毕竟她知道对方的身份,还是想着讨好对方,但是萧轩却是不管这些,走了出来,直接就抢过了白香草的话头,毫不客气地开口。

    但人往往就是这样,你表现得越是谦卑,对方越是不把你当回事,你越是牛气哄哄的,对方越是对你言听计从。

    “好,我买,只要有用,多少钱我都买!这是一百万,我买两瓶!不过你们可得给我真货啊!”刘夫人当场就把支票掏出来了,唰唰唰地写上一百万。

    萧轩不耐烦道:“告诉过你几回了?假货是别人卖给你的,跟我们无关!”

    “明白明白,对不住啊萧神医!你们放心,这事儿你们和我一样也是受害者,回头我告诉我家老刘,肯定让他给你们讨回公道!”

    白香草闻言大喜:“那就谢谢刘夫人了!”

    “这肥婆是什么来头啊”等到那刘夫人揣着两瓶正牌美人泥离开,萧轩随口问道。

    “她是本市建行行长的配偶。”

    萧轩闻言,不以为然道:“那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老公也不就是一个帮人数钱的么?”

    白香草摇头道:“这里头的弯弯绕可不少。”

    “不管那么多,不过她这一闹,我却是对假冒美人泥的后果更加了解了。再有人来,保证有去无回!”

    “噗哧!胡说八道,啥叫有去无回?”白香草被逗笑,但也知道萧轩是故意这么说的,不由得心中一暖,投入他的怀中,感觉什么烦恼暂时都烟消云散了。

    ……

    虽然当场就帮一个被假冒美人泥毒害的消费者解决了问题,但这却是杯水车薪,假货给香草轩带来的冲击,远远比萧轩所预料的还要猛烈。

    萧轩扫了眼公司的办公区域,虽然办公室里头还算清静,但是外头却是已经忙翻天了。

    几乎每个人手里头攥着一份名单,拼命地打电话给已经登记在册的假货受害者,与此同时,新的投诉电话也源源不断地打了进来,使得众人的工作量不单没减少,反而是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萧轩看清这场面,才知道状况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很明显,用过假货的人太多了。

    萧轩稍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十有八九还是价格的问题。正牌美人泥和豆蔻膏的定价都是五十万,黑市里甚至是炒到了六七十万的都有,但因为产量问题,仍然是供不应求。

    于是,假货的机会也就来了,极为相似的包装,比正品低上将近十倍的价格,再加上一个对消费者的信息蒙蔽,很容易就让人动摇,大肆购买了。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便宜的东西谁都要,但却被一点小便宜冲昏了头脑。

    白香草也忙碌了起来,她的手机响个不停,而打过来的都是一些她不能无视的权贵人物,一时之间应接不暇。

    萧轩在一旁看着,一帮不上什么忙,索性走出公司。

    刚进电梯,萧轩就差点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对方甚至被他吓得跌回电梯里头。

    萧轩眼疾手快把对方扶住,定眼一看,居然是认识的!

    “萧轩!?”

    “罗云?”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叫出对方名字。

    来人正是罗云,背着一个单肩包,里头鼓鼓的,估计是跟自身记者工作有关的物件。

    “罗云,有阵子没见,怎么在这儿碰上你了?”萧轩寒暄。

    “呵呵,彼此彼此。你呢,怎么也会在这儿啊,该不会是在这儿上班吧?”罗云打量萧轩,对他出现在这种地方也是十分意外。

    萧轩道:“不是,我还没落实单位呢!你上这儿干嘛呢?”

    罗云突然有些紧张地看了眼四萧,压低声音道:“暗访!”

    萧轩纳闷:“这儿有啥好访的?”

    “你不知道吧?这儿有家家香草轩的公司,我怀疑他们卖假货坑人,正打算过来拿第一手材料呢!”

    萧轩一听,朝罗云招招手走进电梯,罗云纳闷也跟着走了进来,萧轩直接摁下了下降到一层的按钮。

    “哎,你干啥?我才刚上来呢!”

    “别暗访了,明着访也行啊。香草轩是我家开的呢!”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