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九章 狙击手背后的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五十九章 狙击手背后的阴谋

     黑影从木屋中破窗而出,萧轩随即扑过去!

    砰砰!

    手里头明显有枪,连着两发射来,萧轩凝聚全副心神,以匪夷所思地身法速度躲了过去。

    杀手借着开枪,飞快朝着相反方向逃窜,萧轩并没有被他拉开距离,持续追击,给那杀手施加压力。

    砰!

    杀手反手又是一枪,萧轩就地一滚躲过了子弹,却并没有再继续追击。

    而下一秒钟!

    嗖!

    一道寒光不知道从哪里射出,扎进了杀手的小腿之中!

    “啊!”

    杀手发出一声惨叫,摔倒在地,而夜色之下,一身黑衣的冷艳就像是化身成为一只轻盈灵巧的猫儿一样,瞬息间逼近到了杀手的跟前,将那匕首从杀手的腿中拔出,转而抵在了他的颈部大动脉上。

    “干得好。”

    萧轩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对冷艳的表现十分赞赏。刚才他不着急着追击,就是已经察觉到冷艳在包抄,伺机而动,所以并不紧张了。

    而冷艳果然是发挥出了她杀手的本事,神出鬼没,手段果断而又凶狠,一举就制服住了杀手。

    “你就是白天在江厦村开枪的人?”

    萧轩走到近前,借着月色打量这杀手,是个中年人,看上去样貌普通,放在人堆里头属于第二眼就再也找不出来那一种。

    但是从他的眼神,萧轩却是看到了和冷艳差不多的神采,显然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平凡。

    “你是下午在仓库的那个人?”杀手反问,却似乎并不指望萧轩回答,紧接着冷哼,道:“尽管动手吧,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过来。”

    萧轩朝冷艳招招手,冷艳随即收起匕首,顺从地站在了萧轩的身旁。

    这杀手的一条腿已经被冷艳刺伤,战斗力大为减弱,近在咫尺的情况下,萧轩并不担心他会对自己不利。

    “是谁指使你杀人灭口的?”萧轩盘问。

    “我只不过是收钱办事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杀手冷哼,虽然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但从被制服到现在,仍然是表现得十分硬气。

    萧轩对这人的印象倒是不坏,道:“那给你钱的是谁,总该知道吧?”

    杀手闷哼,扭过头去,显然是不想回答萧轩的问题。

    萧轩稍稍沉吟,抬步上前,伸手抹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跟对付冷艳的手法完全一样,也是定魂针。

    “自己走进来吧。”

    萧轩当先走进木屋,冷艳紧随其后,而那杀手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跟了进来,脸上再没有半点不屈的神色,剩下的只有温顺。

    “坐下,我帮你治伤。”

    萧轩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人的左腿小腿动脉血管被冷艳给刺破了,此时流血不止,看上去极为触目惊心。

    作为医生的本能,让萧轩第一个念头并不是盘问或者惩罚这个杀手,而是帮他进行疗伤。

    “是,主人。”

    杀手温顺地回答,然后坐下,表情木然,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萧轩用手撕开他的裤腿,露出里头的伤口来,察看了一番之后,便在屋子里头翻找了一些药棉和医用酒精。

    先是帮这人清理了一下伤口,萧轩取出银针,刺在了这人膝盖和伤口附近的两个穴位上。

    捻动了一番银针,血液不知不觉之中,渐渐地止住。

    萧轩又取来纱线,帮他缝上了伤口,包扎完毕,这才算是完事儿。

    “行了没有伤到骨头,几天之后就能走动了。”

    萧轩接过冷艳递过来的毛巾擦干双手,对自己的治疗成果颇为满意,几乎是要忘记这人是个杀手,刚才有好几次还差点开枪把自己打死。

    “多谢主人。”杀手再次向萧轩道谢,弯腰行礼。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萧轩大马金刀地坐下,沉声询问。

    “主人,我叫柳泉。”

    “柳泉,你有什么背景,怎么会给人当起拿钱索命的勾当?”

    萧轩对杀手这种存在还是颇为好奇的,以往这种人物只能在电视头看到,但是今晚身边却是站了两个。

    名为柳泉的杀手毫不犹豫地回应道:“主人,我曾经是一名特种部队退役军官,几年前因为被人冤枉坐过牢,最近刚出来,举目无亲,无家可归,索性就干起了这个行业。”

    萧轩微微点头,看来这叫柳泉的也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当起杀手,也是情有可原。

    大致了解了一下这柳泉的底细,萧轩切入正题,道:“买凶杀人的是什么人啊?”

    柳泉道:“他叫阿彪,我和他是用电话联系的,他和我约定,把钱放在这木屋,让我自己来取。主人来到之前,我刚刚拿到钱准备离开。”

    萧轩一听,顿时郁闷,本以为找到这杀手柳泉,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但现在看起来还是晚了一步。

    柳泉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上家是谁,而对方除了钱,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就难办了。

    “钱在哪儿?”

    萧轩示意柳泉把收到的酬金拿过来给自己看看,这估计是那叫阿彪的人留下的唯一的线索了。

    “主人。”

    柳泉随即把钱递了过来,也就是十来万块钱的样子,看来这叫柳泉的是被人贱价收买了,十万块钱就帮人解决掉了一条人命,背上了杀人的事实,这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萧轩打量着手里头的一叠子钱,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每张钱都差不多,索性也就不再浪费心思,把钱递回给了柳泉。

    本来萧轩还想叮嘱这柳泉几句,拿了钱好好过,但是一想到这柳泉眼下是被自己控制住了心智,没过多久就会恢复原来的心性,就算是自己现在说什么,他一会儿也不会记得,也就没有浪费口舌了。

    萧轩又在屋子内外转悠了一番,期望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但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很显然柳泉的上家经验十分老道,不会轻易给人留下找到自己的把柄。

    在木屋逗留了一会人,萧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扎在两人后脑勺的银针即将失效,便打算和两人分开。

    临走之前,萧轩灵机一动,写了张纸条塞进了柳泉的裤兜里,然后让他们俩个各走各的,自己开着悍马车返回香草轩。

    白天的事情不说,但是这一个晚上,萧轩先是安抚了白香草,紧接着和罗云设计对付猪头主编,紧接着到罗云家颠鸾倒凤了一番,然后,又碰上杀手冷艳,最后跟着冷艳,找到了杀手柳泉,这一番折腾下来,回到香草轩,萧轩也是有些疲惫。

    脱掉衣服,萧轩钻进被窝,躺在了白香草的身旁。

    白香草还在熟睡当中,但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儿一样,下意识地朝着萧轩怀里拱了过来。

    萧轩无声一笑,搂住白香草,安然入梦。

    距离天亮已经不远,萧轩索性就运转龙凤诀,一边修炼一边休息,也算是让自己恢复元气。

    大约躺了两个小时,萧轩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连带着把白香草也给吵醒了。

    萧轩拿过手机一看,却是罗云打过来的。

    “喂,罗云,怎么这么早?”萧轩纳闷。这罗云昨晚跟自己疯狂了一宿,也不知道被自己送上了多少次的巅峰,按照道理说,肯定没有十个八个小时是恢复不过来的,但却天刚亮就打了电话过来。

    罗云的语气,却是十分地凝重和焦急,道:“萧轩,快起来看看报纸!”

    萧轩道:“报纸怎么了?哦,有你发表的稿子吗?”

    “不是!我也以为报社会刊发我的那篇稿子,可是根本不是!不对,应该说,有人用我的名字写了不同的一篇稿子,发表在了头版上!”

    萧轩对罗云的工作不大了解,一时听不明白其中的关键来,反倒是白香草隐约听到了罗云的说话内容,起身走向办公室外面,那里正好有每天配送的最新报纸。

    “萧轩,我们被那个猪头主编给耍了!”罗云紧接着说道。

    萧轩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家伙,并没有遵守约定不说,还用你的名发了不同内容的稿子?等会,那到底是什么内容来着?”

    “稿子的内容,对你们香草轩很不利!”罗云言简意赅地解释。

    萧轩顿时大怒,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他跳下床,正好白香草此时也拿着报纸进来,低头读着,眉头紧皱,读到的明显是个坏消息。

    “我看看报纸,回头跟你联系。”

    “来不及了,我去找你吧,我们必须当面谈谈。”

    “行,我就在公司,我们白总也在,你过来吧。”

    萧轩挂断电话,接过白香草的报纸定眼一看,赫然便见报纸头版上印着一个醒目的标题:“本市化妆品公司香草轩涉嫌巨额假货诈骗,甚至丧心病狂,杀人灭口,毁灭证据!”

    萧轩看到这标题,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标题已经说明了一切,这报道虽然署名依然是罗云,但是单从标题就可以看出来,内容和真正出自罗云之手的稿子,完全是两个极端!

    阴谋,这其中绝对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