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三章 目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七十三章 目标

     此时,这围上来的几个人都是西装革履,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但此时一个个都是面脸通红,酒意冲天,显然早就醉了。

    几个人看到萧轩要把白香草抱走,顿时有些着急,甚至是气急败坏,朝着萧轩围了过来,一个个神色不善。

    “给我把白总放下!你到底是什么人,给我说清楚!”一个道貌岸然的中年人上前来,摆出义正言辞的样子。

    萧轩淡淡道:“我已经说过了,她是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笑话!我看你就是个无赖!白总单身,至今未嫁,这是在商界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你一个毛头小子,居然冲出来说她是你的女人!?这简直就是荒诞!”

    萧轩皱眉,道:“信不信由你,我犯不着跟你解释,而且,我也还没问你是谁呢,你凭什么来质问我?”

    另一人上前,冷然道:“小子,你最好别捣乱,就算你跟这个女人是认识的,但是今晚,他是属于我们钱总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顿时就让萧轩勃然大怒心头就像是冒起了一座火山一般,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爆发了!

    “谁是钱总?”萧轩压制住怒气,淡淡开口询问,但却只是在继续更强大的力量而已。

    “我就是!”

    一个肥头大耳的半百中年人走了过来,带着一股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气势。

    萧轩微微点头,走到那钱总的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之后,猛地飞起一脚!

    砰!

    萧轩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了钱总那滚圆的肚子上,当即就把钱总就像是一颗人形炮弹一样射了出去,砸在了十几米远的一辆车子上。

    以那钱总超过两百斤的体重,萧轩却是能将他提出十几米远,如果不是动了真怒,萧轩不会这么做。

    而其他人,都在这一瞬间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错觉,甚至是错觉,但是看着钱总身体陷入了一辆车子的窗子里头,被挤成了一个柔软,生死未卜,却是不得不相信。

    “臭小子,你竟然敢对我们钱总下手!?”

    “你知道我们钱总是什么人吗?打了他,你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人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堵住了萧轩,连声质问,当中,两个年轻一些的,甚至还伸手来推搡萧轩。

    萧轩神色冷淡,侧身躲过,不让他们碰到自己,而后,也不再忍耐,因为这些都是那钱总的同谋,按照那胖子的身体条件,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是不可能会灌得倒白香草的。

    萧轩连续出脚,一脚一个,随即便是将一个接着一个人高马大的职场中人踢飞了出去,而转眼之间,身前便只剩下了一个秘书模样的女人。

    “不关我的事情啊,都是他们叫我干的啊!”那秘书看萧轩就像是在看一个魔鬼一样,惊恐到了极点。

    萧轩心中微动,道:“他们做了什么,老实交代。”

    “他,他们都是一群禽兽,逼我给白总下药,我,我也是为了饭碗,不得不做。”

    那秘书惊慌之下,竟然是把什么全都给说了出来。

    萧轩心中剧震,低头看向怀中的白香草,腾出手来,拨开白香草脸上的头发,察看了一番她的脸色,顿时愤怒得几乎想要杀人。

    “哼!告诉他们,我会找他们算账的。”

    萧轩冷哼,扫视着四萧横七竖八倒着的那几个人,目光冰冷,身上更是迸发出了一股惊天的气势。

    那秘书被萧轩的这一股气势吓得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活像是看到了一尊不得不仰视,敬畏的神佛一般。

    萧轩冷哼,却也不再拖延,将白香草抱上车,而后快速离开。

    将白香草带上了滨江路,沿着江边开了一段,在较为偏僻的地方,萧轩才停下了车子。

    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萧轩撩开白香草的领口,一阵刺在了她的胸口上。

    白香草的胸口,随即泛出了一层红晕,伴随而出的,还有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而她的皮肤也是微微发烫了起来,这正是白香草体内的药力已经发作的征兆。

    萧轩没有拖延,将银针拔出之后,便将白香草的衣服全都给退了下来。

    白香草很快全身赤裸地躺倒在了萧轩的怀里。

    她的温度正在飞速升高,全身更是一片通红,胸部高高耸起,顶端的蓓蕾也变得红润挺拔。

    萧轩探手摸向了白香草的下身,随即触摸到了一片泥泞。

    “嗯!萧轩,我要!”

    白香草意识迷糊,但此时却像是突然感觉到了萧轩的存在一般,低声呢喃了起来,身躯在萧轩的怀中蠕动着,甚至,手掌也下意识一般地摸索向了萧轩的两腿之间。

    “萧轩,你真是萧轩,你这头牲口,我要你!”

    白香草的话,让萧轩哑然失笑,但也知道白香草此时除在决堤的关头,必须发泄才行。

    当下,萧轩也不拖延,将自己衣服很快脱光,不需要任何的前奏,进入了白香草的体内。

    车身猛烈摇晃了起来,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到了最后,白香草已经气游若丝,香汗淋漓,萧轩知道她已经到达了极点,便从她的身体中退了出来,将所有的精华,喷入了白香草的口中。

    修炼了龙凤诀之后,萧轩知道自己的男性精华拥有着很高的价值,对于女人来说,就是一种十分优质的补药。

    白香草似乎十分贪婪,将那些精华全都吞入口中,香舌还舔了一舔嘴唇,最后才安然地入睡。

    萧轩长出了一口气,坐在白香草身旁,看着她沉睡,脸上露出微微笑容。

    静坐了一会儿,萧轩才穿上衣服,也帮白香草的身体盖上衣服,而后打开车门,下车透气。

    此时已经接近半夜,江边四下无人,萧轩眺望着远处的江水和夜色,陡然生出一种难以言语的情怀来。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黑暗中走来,萧轩定眼一看,居然是柳泉。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萧轩不由得大为错愕。

    “那个女人告诉我的。”柳泉淡淡回答。

    萧轩不由得愕然,那女杀手冷艳,不只是神出鬼没,还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当真是十分了得。

    “找我有事?”萧轩没有追问杀手冷艳的下落,因为他知道柳泉不可能会知道。

    “找到制造假货的工厂了。”

    柳泉说得风轻云淡,但这话却是让萧轩内心剧震,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马上带我去!”

    “这正是我来找你的目的。”

    萧轩忙不迭要上车,但是一想到白香草还在车子里头,身上只是盖着衣物而已,只好朝柳泉干笑了一下,让他先在外头等着。

    回到车子里,萧轩帮白香草穿好衣服,让白香草躺好了,这才招呼柳泉上车。

    “你的艳福真不浅。”柳泉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萧轩嘿笑,道:“老天爷让我得到那么多好女孩的亲睐,我当然不能辜负她们。”

    柳泉没有接话,萧轩道:“对了,你妻子呢?”

    柳泉摇头:“我没有妻子。”

    “那你哪儿来的女儿啊?”萧轩讶异。

    柳泉目光深邃,却是并没有打算回答萧轩的问题,而是道:“现在并不是扯闲话的时候。出发吧。”

    萧轩也知道拖延不得,发动车子,按照柳泉指引的方向开去。

    柳泉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两把手枪,一根放在腿上,一根则是拿在手里来回检查着。

    “一会儿也许会有场硬仗,需要给你一把枪吗?”

    萧轩闻言,摇头道:“不用,比起用枪,我更相信我自己的身体。”

    柳泉扫了他一眼,道:“你的能力与众不同。似乎是和传授中的那一类人很相似。”

    萧轩愕然,那一类人?这是什么意思?

    但柳泉却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加快速度检查好了两把枪,将他们分别插进了自己的腰间,严阵以待,神色肃杀。

    萧轩不由得也被他的气场所感染,表情凝重了起来。

    萧轩知道,一会儿少不得会如柳泉说说,会有一场硬战,甚至是恶战!

    那利用假冒美人泥和豆蔻膏,祸害了自己,白香草,乃至于许多无辜民众的人,最初的手段,显然就是从造假工厂开始的。

    可以说,造假工厂就是这一场麻烦的根源,找到它,毁掉它,其他的事情即使还无法明朗,但至少,香草轩的信誉却是能得到决定性的扭转。

    今晚白香草显然是为了公司的事情,才陪那几个人模狗样的人喝酒,差点遭罪,而现在,该是让白香草好好地睡上一觉,肩负起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的时候了。

    凝视着原处夜色,萧轩心头升起了万丈的豪情。

    这一战,不但是关系到自己的财富,白香草的理想,公司的前程,还有许多渴望健康和美丽的女性,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萧轩在心里暗自为自己打气,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明确的目标,即使前方夜幕深沉,但目标却是在无形之中,指引着他前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