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为了萧轩的理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为了萧轩的理想

     花了半夜时间安抚白香草,直到她沉沉睡着,天也亮了。

    萧轩起身离开,转到了楼下的临时诊所。

    柳泉早就起身,看见萧轩进来,只是淡淡点头。

    “看看早间新闻吧。”

    柳泉指指电视机,里头正在播放一则新闻,说的正是昨晚制假工厂所发生的事情。

    电视里,张悦正在接受采访,义正言辞地解释现场情况,最后严肃地斥责了制假的罪犯,扬言一定会把罪犯绳之以法。

    萧轩点头,知道张悦这是在帮着自己说话。他拿起桌子摊开来的报纸,正是柳泉一早收进来的。

    上面的头版,说的也是制假工厂的事情,虽然内容是用文字表达,但和张悦的意思却是差不多,都是在为香草轩证明清白,谴责罪犯,以正视听,而主笔的人正是罗云。

    “电视和报纸双管齐下,这下应该能挽回一些香草轩的形象了。”

    看罢电视和报纸,两人聊了几句,已经开始有要求医的女性上门,萧轩开始接诊。

    白香草此时下来,告诉萧轩要出去办事。

    萧轩对她有些放心不下,便朝柳泉道:“柳大哥,麻烦你,帮我送送香草?”

    “可以,反正我留在这里也不方便。”

    柳泉点点头,拿了悍马车的钥匙和白香草出门,给她当司机兼保镖了,萧轩则是专心治病。

    “去哪儿?”柳泉言简意赅地询问。

    “工农投资银行,我得去见几个人,麻烦你了。”白香草揉了揉眉心,并不是因为疲惫,而是心绪不宁。

    “你是去见昨晚那几个人商人吗?”柳泉道。

    “是啊。咦,你怎么知道我昨晚见过谁?”白香草疑惑。

    柳泉淡淡道:“昨晚的事情,看来萧轩并没有告诉你。你以为自己喝醉了,其实,是被和你吃饭的那几个人下药了。如果不是萧轩及时赶到,你已经被侵犯了。”

    “什么!?那些人也是有头有脸的,竟然敢对我做这样的事情!?”白香草大惊,这才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有多么危险。

    “那后来呢?萧轩对他们做了什么?”

    柳泉道:“他教训了他们一顿。”

    “活该!”

    白香草咬牙骂了一句,但却是随即皱眉,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去见那几个银行高层了。

    出了昨晚那样的事情,那些人不可能还会帮助自己。

    只有白香草才最为清楚,公司眼下最大的麻烦,其实是资金。

    原本,依靠着萧轩的美人泥和豆蔻膏,以及一系列的低端化妆品,公司在短短时间里,累积了庞大的运营资金。

    但是,假货的出现,使得公司的经营全线停滞,不但无法再靠那些正品化妆品挣钱,反而还要应付不菲的成本支出。

    这还不是最为严重的,最关键的问题是,萧轩想要开中医院。

    白香草知道,拥有一间自己的中医院,是萧轩的理想,所以在得知萧轩想法的时候,白香草就开始计划了出来。

    她不但要帮萧轩把医院开起来,还要开成最大最好的中医院,为萧轩弘扬中医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才是一个好女人为自己的男人该做的事情。

    计划已经开始落实,但却是需要庞大的资金来支持,这其中,无论是购置土地,建设医院,购买设备,全都是烧钱一样的过程。

    即使是以香草轩眼下的盈利能力,也未必能够百分之一百地支持,而是需要银行贷款。

    所以,白香草早早就接触了银行高层,试图和他们达成合作协议。

    可是,事情还没有谈妥,香草轩就出了假货的事情,给香草轩和医院计划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白香草是一个很进取的女人,即使知道,等到香草轩的事情解决,再重新部署公司和医院的事情会更加妥当一些,但她却不想这么做,因为这会错过最好的时机。

    她看中了一块近期将要进行拍卖的土地,她进行过详细的评估,在那里建设医院,将能够为萧轩实现理想提供完美的环境和硬件支持。

    如果是换成其他地方,即使医院能够开设起来,也会受到外在环境的钳制。那不是白香草所希望看到的局面,她想为萧轩创造最好的条件。

    左思右想,白香草放弃了继续前往银行的想法,她稍稍沉吟,取出手机给宋娇打电话。

    “喂,宋总,是我,白香草。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见面谈谈,公事。好,我过去等你。”

    白香草和宋娇通完电话,示意柳泉掉头,前往萧轩的住处。

    柳泉照做,驱车前往。

    “你不下车吗?”到了门口,白香草下车,柳泉却是坐在位子上闭目养神。

    “不用了,我在车里等你。”柳泉淡淡开口,没有下车的意思。

    白香草也不多说,朝内走去,宋淑懿正在此时迎面走来。

    “小彩虹,你去哪儿?”白香草看到宋淑懿,还是下意识地喊出了之前她没有失去心智的时候的小名。

    “我需要向你交代吗?”

    宋淑懿板着脸,直接绕过了白香草。

    白香草摇头,这宋淑懿的脾气不好,她已经听萧轩说过了,眼下也是见怪不怪。

    “送我去车站。”

    宋淑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刚说出这话,却是愣了一下,因为她发现驾驶座上的人并不是萧轩。

    “你是谁?”宋淑懿纳闷。

    “你可以把我当成司机。”

    柳泉只是随口解释了一句,而宋淑懿也没没有心思细问,道:“那好,送我去车站吧。”

    “为什么?”柳泉打量了眼宋淑懿,突然心中微动,这个女孩,似乎有些眼熟。

    “你不是司机么,有必要知道那么多吗?快走!我不想看见她!”

    宋淑懿不耐烦地回答,突然看见前方开来的一辆轿车,顿时脸色一变,将身子缩在了作为下面,催促着柳泉马上开车。

    柳泉捕捉到了宋淑懿的神色变化,也随之看向了那辆车子,车身反光,他只能隐约看到车子里头坐着的是一个女人。

    柳泉心头突然少有地慌乱了起来。

    他似乎无法掌控自己的行动,怔怔地凝视着那辆车子里头的身影,等到了那辆车子里头的人越来越近,他惊鸿一瞥,才终于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庞。

    在这一瞬间,柳泉心神剧震!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开着悍马车离开,像是一个恐惧战场的逃兵。

    悍马车和宋娇的车子擦身而过,飞速离开。

    宋娇颇为疑惑,停下车子下车,朝还站在一旁的白香草道:“谁在开车,不是萧轩吗?”

    白香草摇头道:“是萧轩找来帮忙的人,姓柳。”

    “萧轩人呢?”

    “在诊所,收拾假货留下来的烂摊子。”

    “我们进去说吧。”

    宋娇没有再多问,朝白香草示意了一下,而后当先朝着里头走去。

    “宋总是来看女儿的么?”白香草突然想起,宋淑懿刚才被柳泉带走了。

    “是呀!唉,虽然她一直抗拒我,但我却是不能不管她。”

    “宋总只怕是要失望了,她刚才就在那辆车子里头,看来是想避开你。”

    宋娇闻言,顿时愕然,而后苦笑,叹气,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沙发上坐下,宋娇正色道:“白总说和我有公事要谈,现在请说吧。”

    “我们都是生意人,我也不喜欢废话,就直说了吧。宋总,我喜欢你能帮助香草轩,或者说,帮助萧轩。”

    宋娇眉头微皱:“怎么帮?”

    “香草轩现在正在遭受假货事件带来的损害冲击,公司何时能够恢复正常运营,还是一个未知数。而眼下最关键的是,因为香草轩的停滞,萧轩当一个悬壶济世,弘扬中医的医生的理想,受到了巨大的阻力,所以,我需要一个合作伙伴,帮助我度过难关,推动萧轩的理想顺利进行。”

    宋娇点点头,作为一个商人,香草轩的事情她不可能会不去了解,同时,因为和萧轩的关系,她更不能不关心。

    但宋娇并没有立即表态,而是道:“白总为什么找我?”

    白香草抿嘴道:“娇姐,作为一个女人,谁会希望自己的男人遇到麻烦呢?我做这一切,已经不是为了自己的财富和野心,而是想为萧轩分忧。我相信,你的想法也会和我一样,不是吗?”

    宋娇是个聪明人,闻言顿时脸红,知道自己和萧轩之间的事情,并没有能够瞒过白香草的眼睛。

    宋娇一百个愿意为萧轩分忧,但她却是无法像白香草这么随心所欲,因为她并不是孤身一人,而是代表着一个庞大的家族。

    而且,在香草轩的事情上,宋娇也隐约捕捉到了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隐蔽信息,她需要先确认那些信息,才能知道该如何帮助萧轩。

    这才是为萧轩摆脱眼下困境最行之有效的手段,但却还不能对白香草说明。

    “香草,明天的拍卖会,我会尽力帮忙。”

    宋娇沉吟许久,最后开口说出这话。

    这两个女人都是聪明人,寥寥几句,就已经能够明白彼此心中的核心想法,此时宋娇所说的这句话,正是白香草所需要得到的。

    “你为什么要躲避那个女人?”

    柳泉开着车,神色平静,突然询问宋淑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