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章 背后的黑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八十章 背后的黑暗

     柳泉默然开车,只是视线余光时不时地看一眼宋淑懿,虽然脸色平静,但心中却并不是如此,只是他掩饰得十分深沉而已。

    “你真的认识路吗?”

    宋淑懿忍不住开口询问。

    柳泉微微点头,道:“那座木屋的后面,有一片竹海,对吗?”

    宋淑懿眨了眨眼,因为柳泉而努力回想,但很快就想起了记忆中的场景,惊呼道:“没错!那里长着很多的竹子,可是,我并没有进去过,只是在木屋里面待了几天,妈妈就带我离开了。所以我对竹海印象不深,只记得木屋。”

    柳泉道:“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为什么要带你去那个地方吗?”

    “没有……从那里回来之后,妈妈就再也没有提过跟木屋有关的事情了。”

    “嗯。”

    柳泉轻轻咬牙,但并没有让宋淑懿看到自己的神色变化,只是继续沉默开车。

    宋淑懿也将心思放在了环顾四萧的环境上,两人沉默了下来。

    大约是半个小时之后,眼前一片开阔,先是出现了一片竹海,柳泉从旁边人工开辟出来的道路开过去,不多时,一座显得十分寂寥孤单的木屋,便呈现在了宋淑懿的视线之中。

    宋淑懿眼前一亮,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座木屋,跳下车来,小跑着奔了过去。

    柳泉下车,跟在宋淑懿的身后,凝视着宋淑懿的背影,心头思绪极为复杂。

    虽然没有问出口,但柳泉几乎已经肯定了一件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了。

    宋淑懿跑上前,心情变得沉静了下来,这木屋带给她一种异样的感觉,让她感到怀念,也感到几分莫名其妙的感伤。

    宋淑懿放慢了动作,四下打量着这木屋,半晌之后,站在了门前。

    “我可以进去吗?”

    宋淑懿回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询问柳泉,只是心头突然有些忐忑而已。

    “当然可以。”

    柳泉的声音变得轻柔温和了不少,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而后帮着宋淑懿打开了木门。

    这木屋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屋门就被打开,里头的景象一眼就看到了尽头。

    屋子显得很是空荡,也因为很长时间没有人来打理过,所以尘土满布,有的地方还结出了显眼的蜘蛛网,显得颇为破败。

    “这里,的确就是当年我来过的地方。”

    宋淑懿轻声呢喃,虽然身为富家千金,但她对这里却并没有半点嫌弃,而是在屋子里头慢慢地游走,观看了起来,屋子里的气味有些闷,但却是让宋淑懿感到了一股记忆的味道。

    虽然只来过这里一次,也只住过几天的时间,但是宋淑懿自己却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接近这里,尤其是置身其中,越是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语的情感。

    “这里也不知道住的是什么人,应该好多年没有回来过了。”宋淑懿自言自语。

    “嗯。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把这里清扫一遍,哪怕你想在这里住,也没有问题。”

    听到柳泉的话,宋淑懿皱眉,打量着柳泉道:“你有什么企图?”

    柳泉哑然失笑,明白这心思敏感的小妮子肯定是误会了,道:“你尽管住下,我可以睡后面的那间柴屋。”

    宋淑懿突然眨眼,道:“你根本就没有去过屋后,怎么会知道还有一件柴屋!?”

    柳泉心头暗叹,却并没有打算对宋淑懿解释什么,只是走到角落,拿出了多年不用的扫帚,又用抽屉中取出了早就干硬,但却颇为崭新的抹布,走出了屋外。

    宋淑懿看着柳泉动作,满心都是疑惑,她知道柳泉这是打算要清扫这间屋子,但心里却是在嘀咕,这里干不干净,和他有关系吗?

    宋淑懿摇头,知道这个古怪的大叔肯定是不会说什么的,而她也想把这里打扫一篇,寻找一些记忆深处,难以言状的东西,所以便也走出屋外,从柳泉手里拿过了打扫的工具。

    两人没有什么交流,只是各干各的,但却是颇为默契,只是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木屋便焕发出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生活气息。

    “你留下,我去给你找吃的。”

    柳泉起身,朝着竹海深处走去。

    宋淑懿虽然对柳泉感觉奇怪,但经过了几个小时的相处,却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对他消除了戒心,眼看着柳泉离开,并没有说什么,自己搬了一个小马扎,坐在屋门口默默发呆,这正是她小时候被宋娇带到这里来之后,最常做的一件事情。

    宋淑懿怔怔入神,想起了母亲宋娇,不由得有些怨恨。

    她怨恨宋娇给了自己一个不圆满的人生,成了一个只有母亲而没有父亲的孩子,她也怨恨当她发现宋娇和别的男人接触,横加指责,故意破坏的时候,宋娇对自己的严厉呵斥。

    在宋淑懿心里,她一直渴望着宋娇有一天能够告诉她,谁是她的父亲,而不是随便找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便闯入她的生活,要她喊出从来都没有喊过的那两个字,爸爸。

    如今,宋淑懿坐在这里,漫无边际地想着,也许这个地方对母亲宋娇来说,意义非凡,或许和自己那从不曾谋面的父亲有关系也说不定,可是,他到底是在哪儿呢?

    不知道发呆了多长的时间,宋淑懿视线余光看见眼前出现了一道身影,她以为是柳泉,便抬起头来,同时道:“这里到处连个人影都没有,你能找着什么……”

    话音未落,宋淑懿看到眼前站着的人,却是一阵错愕,紧接着,便是大惊,猛然张口尖叫!

    竹海之中,柳泉手里头拎着两只野鸡,虽然是赤手空拳,但是在野外寻找食物,对于柳泉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他看了眼手里那两只肥大的野鸡,难得一笑,但宋淑懿的那一声尖叫,在此时传入了他的耳朵。

    “啊!”

    尖叫声刺破了安宁,甚至是惊起了在临终栖息的鸟儿,顿时也让柳泉大惊失色!

    没有任何犹豫,柳泉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竹海,心头涌起了不详的预感。

    他从竹海中窜出,将野鸡随手扔开,冲进了木屋之中,里头空空如也。

    柳泉立即冲出,四下环顾,而后视线落在了地上。

    地上毫无异样,但那只是表面上的,对于柳泉来说,那里却是藏着和宋淑懿有关的蛛丝马迹。

    他双眼微眯,捕捉到了一些微妙的痕迹,而后立即做出了判断,窜向了屋后。

    嗖!

    就在此时,一把匕首破空而来,刺向柳泉的胸口!

    柳泉立即闪身躲避,同时不退反进,迎向那人!

    那人一击落空,却是随即变招,将匕首朝着柳泉扔出!

    柳泉再次避开,然后一个擒拿手,抓向那人!

    那人却是露出冷笑,站着不动,似乎对柳泉完全不放在眼里。

    柳泉在此时察觉到到了不妙,心中一凛,止住了堪堪要抓到那个男人喉咙的手指。

    一把枪,极为生硬地抵在了柳泉的腰间,这是他停下攻击的最主要原因。

    虽然身后有黑枪威胁,但柳泉却并没有露出半点恐惧,而是极为愤怒,阴沉着脸色,咬牙道:“你们是谁?把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柳泉话音刚落,便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男子颇为阴冷的声音响起:“姓柳的,我说过,永远都不允许你再出现在宋娇的生活里,否则,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也学会侥幸了。”

    柳泉一听这话,顿时便是神色巨变!

    他也顾不上去理会腰间的那把枪,猛地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那个说话的男人。

    这是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人,面容和身材保养得很好,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成功男士高高在上的气势,他的脸上带着笑意,但双眼却是极为冰冷,活像是一头随时都会跳起来吃人的老虎。

    “姓宋的,你害了我这么多年,还不够吗?”柳泉寒声开口,不甘示弱。

    “不能叫你知难而退,实在是我人生难得的一次失败。而这一次,我再不成功,看来就该被人笑话了。”

    “你可以杀了我,但是别动那个女孩!”

    宋姓男子微微动了动嘴角,道:“以你的头脑,还认不出她是谁?还是你根本就不敢认,怕她知道有你这一个杀人犯,一无所有的父亲啊?”

    柳泉神色再变。

    宋姓男子却是不等他说话,便再次冷笑,道:“放心,我暂时不会对她怎么样,时间还未到。呵呵!”

    “我给你和她相处的机会,你们就在这里好好地待上几天,很快,我要做的事情实现了,你们一家三口就可以真正的团聚了。不过,也许到时候,你们应该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了,哈哈!”

    “你,你连宋娇都不想放过!?她可是你的……”

    “闭嘴,我不要你的提醒,你所需要做的,只不过是等死而已。”

    宋姓男子说话这话,双眼微眯,紧接着,柳泉便感觉到脖子被人重重得劈砍了一下,他的意识变得模糊,随之昏迷了过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