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二五六章 如烟如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言一出,齐宁微微变色,此时终于知道,那冰潭之下的冰棺之中,竟果真是殓放着一个人,而且那人竟然是阿瑙的母亲。「^追^书^帮^首~发」

    齐宁一度以为那冰棺之中藏有什么珍贵的宝物,但始终无法确定,这一刻终于彻底明白其中的玄妙,可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许多疑问涌入脑中。

    如果这冰棺之中确实是一个女人,那么西门无痕为何会大费周章前来找寻冰棺?非但是西门无痕,那地藏派人前来找寻一具尸首,又是所为何故?

    棺中那女人难道藏着什么让一群人趋之若鹜的秘密?

    教主闻言,并无犹豫,飞身而起,直往冰潭飘过去,也在同一时间,阴无极已经厉声喝道“你想见她,除非踩着我尸首。”也已经腾身而起,向教主迎了过去。

    他起身的一刹那,一股劲风已经将阿瑙推到一旁,黎西公却已经抢出,将阿瑙扯到了边上。

    教主更不搭话,探手而出,直往阴无极抓过去,阴无极亦是双掌齐出,盘旋飞舞一时间掌影纷翻,劲气纵横。

    齐宁此时已经确定教主身体绝对没有恢复,而阴无极却恰恰是准备充分,几年来早就等着这一战。

    只是大宗师毕竟是大宗师,即使不是巅峰状态,也绝非一般人所能企及,阴无极此时能够与教主奋力一搏,其武道修为也着实了得。

    黎西公受伤不轻,这时候根本无力上去相助,而且他也知道只凭自己的修为,即使上去也帮不了什么忙,先前三人联手,不到三回合便被教主打飞,面对教主绝对的实力,黎西公毫无办法。

    齐宁心知到了这两人得份上,根本不存在任何的花架子,也不会有什么试探,出招便是狠手,那定是要你死我活。

    翻滚之间,两人已经折了数十招,齐宁心下暗暗惊叹,心想以阴无极的功夫,放眼江湖,除了大宗师只怕已经无人能敌,丐帮帮主向百影和大光明寺主持空藏大师也绝非阴无极的对手。

    “轰轰!”

    两声巨响,两道身影瞬间分开,落地之后,阴无极捂着胸口,忽地一口鲜血喷出,身形摇晃,却还是勉强站住,教主却是单手背负身后,看上去云淡风轻。

    齐宁心中感叹,阴无极虽然煞费苦心,但终究还是无法与大宗师相抗。

    “若是没有当年的事情,以你的诡计和武道修为,足可以带领黑莲教发扬光大。”教主淡淡道。

    阴无极却是凄然笑道“大宗师不愧是大宗师,这些年来,我日夜苦修,受尽脱骨之苦,却终究还是功亏一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齐宁听他说到“脱骨之苦”四字,顿时想到,轩辕破说起的玄麟传说,不禁扭头看向轩辕破,轩辕破却是微微颔首,两人此时都心知肚明,先前的猜测果真没有错,阴无极确实练过那玄麟功。

    “你倒也算是武道奇才。”教主道“那部玄麟功残缺不全,而且修炼中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你能够修成玄麟功,倒是让本座很意外。”

    阴无极惨然一笑,忽地抬起手臂,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齐宁距离颇远,而且阴无极侧着身子,也瞧不清楚他相貌,但却听到阿瑙惊呼道“爹!”跑向了阴无极。

    还没等阿瑙靠近,阴无极却抬起手来,沉声道“不要过来!”

    阿瑙一怔,但很快便茫然道“爹,是是我,我是我是阿瑙!”

    阴无极却是缓步向后退,站在冰潭正中间,向阴无极道“黑伏,其实我一直想知道,那年中秋夜,你是狂性发作,还是故意为之?”

    教主却是微抬头,但没有说话。

    却见到阴无极又是吐出一口血,黎西公此时已经看出事情不妙,凑近过去,道“你?”

    阴无极抬起手,只是微微摇头,示意黎西公不要靠近。

    齐宁有些疑惑,心想阴无极这个问题又是什么意思?

    “我的部族在百年前被苍溪苗寨所征服,所剩无多的人自那以后成了苍溪苗寨的贱奴,被分配到了各洞。”阴无极缓缓道“从我的祖父开始,到我父亲,一直到我,三代人都是贱奴之身。在此之前,没有人想过改变,苗家人曾经为了争夺地盘,互相攻杀,胜者为王败者为奴,古来相传的习俗,所有人都按照这些习俗来生存。”

    齐宁微皱眉头,心想原来阴无极竟然是苍溪苗寨的人。

    苍溪苗寨齐宁去过两次,大苗王和苗家大巫都是出自苍溪苗寨,对苗家七十二洞来说,苍溪苗寨就是最强大的苗家寨子。

    只不过阴无极竟然是贱奴出身,齐宁却是万没有想到。

    “我六岁那年在山中被毒蛇所咬,苗寨之中每年都会有不少孩童死于毒瘴蛇虫,我若是就那般死去,就如同在湖中投进一颗小石子,不会有任何波浪。”阴无极道“可是我终究是命不该绝,那天竟然遇上了她,是她救下了我的性命,自那以后,她就是我心中不可亵渎的仙女,我和她交往数年,竟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知道十一岁那年,我才知道,她竟然是大巫挑选的继承人!”

    齐宁全身一震,脸色骤变。

    “继承大巫之位,本来是极为荣耀的事情。”阴无极道“可是她对我说过,这天下很大,有许多许多美丽的地方,如果成为大巫,一切就将再也见不到,她不是抱怨,只是很惋惜,她想看遍天下,可是留给她的时间却并不多,而且作为大巫的继承人,从她被选定为继承人开始,她就几乎没有机会离开苍溪。”

    齐宁平复心中的震惊,这时候已经明白了冰棺之中那人到底是谁。

    暮霞如烟,浮云千幻,石竹清音素衣舞!

    齐宁当然没有忘记这句话,他在苗家大巫口中第一次听到这句话,而且知道这句话实际上是包含了三个人的名讳。

    柳素衣、苗家大巫皆在其中,而另一人却正是如烟。

    如烟与苗家大巫是亲姐妹,按照苗家大巫的说法,本来继承大巫之位的是如烟,但其中却出现了一些变故,最终由阿幻继承了苗家大巫的位置。

    齐宁当时就很奇怪,到底是何等样的变故,会让大巫的继承出现了重大变故,现在看来,与阴无极却是有着极大的关系。

    他想起自己在日月峰见到大巫之时,大巫曾经说过,可以保证整个苗家人甚至是黑莲教不会与地藏同流合污,以大巫的身份,她既然那样说,那么黑莲教自然是绝对不会与地藏牵涉在一起。

    只是齐宁很惊讶大巫为何会那般肯定。

    苗家七十二洞听从大巫号令,这自然是不假,但黑莲教却是独立于苗家七十二洞之外,也便是说并不遵从于大巫的命令,大巫有什么底牌敢那样做出保证?

    但这一刻,齐宁却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阴无极出身于苍溪苗寨,显然苍溪苗寨的渊源极深,阴无极对如烟的感情,齐宁已经能够感受到,而阿幻与如烟是亲姐妹,齐宁相信阴无极爱屋及乌,对阿幻也必然不会存在任何的敌意。

    他现在甚至怀疑,阴无极一直隐瞒身份假冒教主,瞒过了天下人,可是却未必隐瞒苗家大巫,甚至于阴无极已经暗中向苗家大巫告之了真相。

    如果是这样,那么苗家大巫做出保证也就可以理解,苗家大巫与阴无极一直暗中联系,对于黑莲教的状况,苗家大巫一清二楚,她亦可以利用与阴无极的关系来影响黑莲教的决策,如此一来,苗家大巫保证黑莲教并无与地藏有牵涉,那当然是底气十足。

    黑莲教创立之后,独立于苗家七十二洞之外,而黑莲教早些年一直向苗家七十二洞渗透力量,最终的目的,当然是控制苗家七十二洞。

    黑莲教要控制苗家七十二洞的最大障碍,自然就是苗家大巫。

    齐宁知道黑莲教并无与苍溪苗寨发生过直接的冲突,似乎是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况,也正因如此,齐宁一直都很疑惑,所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黑莲教既然想要控制苗家七十二洞,而且黑莲教主一直在扩张势力,那么绝不可能真的与苍溪苗寨保持和睦相处的状态,黑伏身为大宗师,心高气傲,势必也不会长久屈服于苗家大巫之下,既然如此,为何两股势力一直相安无事?

    今次他总算是想通,八年前阴无极夺得了黑莲教的实际控制权,而阴无极与苗家大巫私底下有着很好的关系,相比起黑伏欲图控制整个苗家七十二洞的野心,阴无极于公于私显然都没想过与苗家大巫为敌,是以在阴无极掌权这些年,黑莲教只是在西陲独霸一隅,并不继续扩张。

    黑莲教与苍溪苗寨的和睦相处,也正是建立在阴无极和苗家大巫极好的私人关系之上。

    一时之间,曾经缠绕在齐宁心头的诸多疑问顿时迎刃而解。

    阿瑙称呼阴无极为父亲,而如烟却又是阿瑙的母亲,如此也就证明如烟最终是嫁给了阴无极,但除此之外,教主似乎与如烟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感情,齐宁心中好奇,这三人之间,到底是有怎样的感情纠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