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四章 小算计?没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被谁打出来的他不清楚,不过奥斯觉得自己当时不是怼了大地而是继续刚才的攻击,那就不再是后脑上多了一个大包的下场了。

    想想还是很可怕的,甚至中招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中招的,整个切换的过程没有任何的生硬感觉,当然在他主观的观察中是这样的,至于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看看他四周远离他的那些人就知道了。

    一个个看他跟看老虎一下,就怕他下一瞬间就再次的做点什么,要将所有人都给砍了一样。

    “我刚才……疯了?”

    “差不多了,嘶……你下手太狠了点。”墨瑟走了过来拍了一下奥斯的肩膀,抽了口凉气说道,他的腰部有着一道伤痕,伤口处呈现出一片赤红,像是灼烧但又和正常的灼烧有不小的区别:“要看回播吗?”

    “……还有战地记者?”奥斯忍不住向四周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的,还真就有一名拿着望远镜的教会成员远远的观察着这边的情况,对方多半是幻术师一类的施法者,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这个等等吧,先把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

    淡淡的血焰从他身边闪过,奥斯现在的心情很暴怒,他是一个脾气好的人,但不是绝对的好脾气,被人坑了一下,差点就走黑道了,虽然是被外力影响的,他做了什么似乎也情有可原,但一个邪教徒当街杀人,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啊,即便是被影响了……有着邪教徒这个身份,在别人眼里看来估计也会出现‘遵从影响’的可能性。

    邪教徒嘛,最容易堕落的一批人。

    “也对,不过到了现在,也差不多了。”墨瑟说道,对方已经彻底的陷入圈套里了,没有任何逃离的机会,至于没有被马上拿下,主要是在城市里,圣女不好火力全开,不然罗沙早就躺了。

    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罗沙也没有放弃挣扎,奈何正面硬杠的作战能力对比起圣女而言实在是太差了一点,他坚持了没多久就被一剑抽了出去……当然也有故意吃伤害的原因,这一剑产生的冲击成功的将他击飞了出去,只要借助着这里了就可以……等等!这事不对!

    被击飞的罗沙愕然的睁大了双眼,他发现自己对身体的控制力降低到了极限,那一剑的力量直接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僵直,现在就处于一种无力挣扎的状态,直接砸入到了卡加的一个建筑里面,虽然是潜行者,但是他身体已经很强了,外加有着魔力护体,这一砸到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只是被当成足球踢的感觉不好啊。

    “哦?原来最后还是要我收尾啊,小偷?”

    “……”罗沙迅速的站了起来,回头肃然的看着一名坐在桌子前面,手里拿着一本书的青年,机械战龙的制作者,平日里就用炼金化身在人类世界活动的怪龙。

    原来他被一剑抽到了这个地方!

    毫不犹豫的,罗沙立即就撤,正面战斗?开什么玩笑呢,面前的只是一个炼金傀儡而已,无论怎么打,哪怕是打赢了,最终拆掉的也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了炼金傀儡而已,又不会给郑逸尘带来多大的损伤,要知道到现在都没有被抓住,可是罗沙全力出手,一直将自己强行放在一个具有独特优势的位置中啊。

    他避免了被包围的可能性,至于弱小的人?弱小的仅仅连他和圣女交手的余波都撑不住,郑逸尘住的地方可不是什么人多的地方,在这里战斗?那个圣女估计也能全力出手了……他妥妥的要凉!

    罗沙没有选择直接冲出去,而是向这个房子的其他地方撤去,这个地方不管怎么说也是郑逸尘的家,教会的人还不至于横行霸道的直接将这里给摧毁吧?既然如此,发挥潜行者的优势,将自己擅长的技巧在这里展现出来……没什么不好的!

    “喂!别乱跑啊,会死人的。”郑逸尘看罗沙这么不讲道理的样子,明明偷了自己的东西,还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好吧?啪的一声合上了手里的书籍,他手里多了一把猩红的长枪,罗沙的瞳孔骤然缩小,这把武器他知道是什么武器的!

    号称是必中的一把召唤魔兵,当然……必中只是相对的,曾经效果不算强,只是追踪效果,魔力足够的话,的确是能够必中,但不排除掉被提前击落的情况,不过最近这把长枪貌似有了圣级,就是在路克遗留的手记公开之后,命运魔兵被人更广泛的了解后出现的情况。

    这武器对他的威胁是有的!不过只要不被锁定就好了吧,长枪附带的魔法是一种锁定个体气息的魔法,只要有相应的方式消除掉自身的气息,也就能能预防这种武器,不然的话这样的武器也不会被当做是中级魔兵了,虽然很多时候效果的确很好。

    比如说在一种人多的战斗中吧,直接锁定敌人中相对较深入的目标,然后投掷出去这把长枪,就能够产生一种独特的贯穿效果,这种贯穿并非是直线的,而是会随着那个目标不断的转移出现转向,变向的变成了群伤。

    长枪在郑逸尘的手里变成了一道红色的流光,这道流光迅速的接近着罗沙,碰触到他的那一瞬间,罗沙的身体破碎消失,而这把长枪却在空中迅速的调转了一下方向,转向了另一个地方。

    “这不可能!!”罗沙从隐匿中暴露出来,有些气急败坏的叫道,他刚才也用了一种秘法,是一种消除自身气息的独特伪装秘法,类似于替身术,凭着那种秘法足够中断这把长枪的锁定了,少了锁定后,这把投掷出去的长枪只会遵从正常的情况,一往无前的飞向远处,直到力量消耗殆尽。

    而现在这玩意的表现确是将他给锁死了,一点迟疑的都没有就接着冲着他扎。

    “哼~”郑逸尘轻哼了一声,以前一些小手段的确是能够干扰到这把被命名为穿刺之死棘枪的必中追击效果,甚至不需要直接抵挡,可现在这把长枪也是升级过啊,会随着使用者的熟练阶段,而逐渐的提升必中效果,从常规的锁定慢慢的上升到命运层次的锁定,当然越是高端的锁定,投掷的消耗就越大。

    郑逸尘使用的这个,到没有继续为了秀一样的达到了最终召唤阶段呃,若是一个进阶召唤的阶段,毕竟随便拿出来了一个召唤魔兵都有最终召唤阶段的水平,说起来也太过作弊了,少许的几个还行,剩下的就保持在一个能够发挥出来较完整性能的程度就好了。

    过犹不及。

    这把红色的长枪被罗沙直接正面击溃了,这种情况让他的脸色变得好了很多,看来只是锁定的程度厉害,这把长枪的强度并不高,毕竟是投影嘛,爆发出来足够强的攻击还是能击溃的,只是看到了郑逸尘身边浮现出来的几十把红色的长枪后,罗沙沉默了。

    作为一条龙,拥有的魔力是人类的数十倍他也不觉得奇怪,所以这么折腾一下他还能说什么?骂人吗?可以的话他真的想,不过与其把时间浪费在骂人上面,不如想一想如何快速的应对这些长枪吧!

    真当自己击溃这些长枪的时候就和吃饭喝水一样,挥挥手就能够打碎一大片吗?不可能的!

    数十把长枪齐齐的飞出……

    “虽然人看着惨了一点,不过我的确留手了,召唤魔兵是好东西啊,就算是我是文职人员,只要魔力足够了,用一些属性特别的魔兵也能解决很多事情,真棒!”郑逸尘对阿奇尔说道,后者脸色平静的点了点头,视线重新的放在了罗沙身上,郑逸尘刚才说的话他就相信了几个字。

    哪几个?留手了,和文职人员吧,郑逸尘的确算是文职人员,不过战斗力这种东西,实在是有待商榷,郑逸尘的确没有多少正面战斗的例子,很多的时候都是仗着龙那深厚的魔力,去强势压人的,根据郑逸尘那难得的一次现身得到的结果,他透露出来的魔力已经超出了大陆上活动的那几个成年龙了。

    虽然身体大小依旧没有变化……那也正常啊,龙如果过几年没见就长大了几米十几米的,才是真正的异常,又不是人,几年没有见面就和陌生人一样,他的身体力量也超过了奥古斯塔他们,因为当时关注郑逸尘的教会成员发现那条龙飞的时候根本不是用龙自带的飞行天赋飞行的,而是纯粹的挥动着自己的翅膀,依靠身体力量进行长途飞行。

    龙的体力也不是无限的,或许对龙来说短时间内这么飞行没问题,就像是人的短跑一样,快速跑的时间久了,为什么不用更轻便更省力的方式呢,可郑逸尘就能用那种方式折腾很久,直到将他们的人给彻底的甩丢了。

    不怕特别的存在动手,就怕郑逸尘这样的存在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呃,而是选择类似于一种钞能力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动手多了也就容易被人了解,经常不动手?傻子才会认为这样的存在缺乏锻炼呢,至于实战能力?人家动手次数那么少,你怎么知道这样的存在实战能力就差呢?

    这些只有在对方真正展现出来自己的实力后才能确认的,可惜郑逸尘几乎不展露自己的能力,就这一次的动手……未尝没有教会安排的意思,虽然对不起圣女迪雅,可两人之间的立场摆在这里的,无论曾经的关系如何,只要一方不放弃自己的立场,那就别想着有什么真正的好关系。

    郑逸尘动手了,只是动手的方式也也是土豪的那种方式,他直接丢出去了一大堆红枪,干脆利索的将罗沙给压得喘不过气来,即使郑逸尘这些召唤魔兵都是处于进阶召唤的状态,这些教会的专业人员还能观察出来。

    问题是郑逸尘堆进去的魔力多啊,大量的魔力关注也能够影响到召唤魔兵的性能的,虽然召唤的熟练度还是原来的,可那个就相当于是技能等级,你自己的面板高了,哪怕是一级的技能也能够打出来成吨的输出。

    当然等级高了输出也能变得更高。

    郑逸尘就是属于高面板的存在,所以即使是进阶召唤阶段的魔兵,对罗沙也充满了威胁,一把不能解决,那就五十把,五十把还不能万事?没关系,重复丢个十次就好了。

    他们在赶来的路上就是看着这个循环的过程,面对这种回避后就和跟踪导弹一样还能折返回来的攻击,他们对罗沙都极为的同情了,要知道最初罗沙还能抵抗一下,不愧是潜行者的顶端存在,可之后郑逸尘丢出去的召唤魔兵数量多了,不知情的人看到了罗沙还以为这个疯狂甩动身体的男子在放长枪版的万剑归宗呢……

    周身缭绕着密密麻麻的红色流光,那些红色流光不断的改变着方向,从他身边‘环绕’着,可不就是那种场面吗?罗沙突破不出去这种封锁,击溃召唤出来的长枪,郑逸尘能补出来两把……潜行者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啊。

    他没有多少力量一口气击溃虽有的长枪,潜行者大部分的攻击手段都是集中式的,他能一口气爆发击溃二十把,三十把召唤魔兵,但这之后呢?这些魔兵的质量不差的,之后他还能存留多少力量应对更麻烦的情况?

    于是他就被制伏了,身体被这些红枪划拉的全是伤口,看着凄惨无比却没有多少致命伤,郑逸尘的生命魔技不是白学的,教会的人也只是在郑逸尘身上看到了一种魔力暴发户的嘴脸!

    打架?用钱砸啊!什么?被贴脸了?那就用魔力砸死把脸贴过来的人好了,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只有简单粗暴,根本不足以对郑逸尘的实力信息进行准确的收集,评估魔力?这个早就有评估了好吧。

    前段时间就做好的事情,再评估一下,还能有直接观察本体评估的准确?所以教会这边没有了解到郑逸尘额外的战力信息不说,还要做出来一些补偿,不是将郑逸尘卷入这场战斗的补偿,毕竟郑逸尘之前说了,有什么需要他的直接开口就好了。

    郑逸尘拿着这件事说事教会也有足够的言辞堵住他的嘴,补偿的部分是被砸坏的墙……将罗沙给送到这里,也只能用这样暴力的方式了,总不能各种围追堵截的将他强行逼迫到这个地方吧,那样恶意划水的举动太明显了,还容易产生更大的伤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