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六章【花园饭店】(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罗猎笑了起来:“谁又能说得清呢,就如九鼎的传说,还有说有一只徐州鼎就落在了彭城,可事实真的如此吗?”他喝了口酒,低声道:“这些天,我始终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陈阿婆当真是陈九梅,她当年隐姓埋名的目的是什么?”

    叶青虹道:“这还用说,盗走了皇家秘宝,背叛盗门,已经成为天下公敌,只要她暴露行踪,不但自己会死,还会把麻烦带给她的家人。”

    罗猎道:“她只有瞎子一个外孙,如果换成你是她,你会不会把这两样宝贝传给自己的亲人?”

    叶青虹被罗猎问的一愣,她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我想我不会,把这两样东西传给瞎子等于害了他。”

    罗猎道:“陈阿婆可以为安翟牺牲性命,这两样东西并不可以让瞎子大富大贵,就算可以,瞎子也没能力保得住,为什么她要将这么大的麻烦留给瞎子?”

    叶青虹道:“人在弥留之际容易做出许多违反常理的事情,也许陈阿婆只是告诉瞎子这件事,也只想他永远守住这个秘密。也许陈阿婆担心有一天她的身份会败露,瞎子凭借着这两样东西还可以保住性命。”

    罗猎点了点头:“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叶青虹道:“不知瞎子恢复的情况怎么样了。”

    罗猎道:“不久以后就会知道。”

    叶青虹从他的话中明白了什么,小声道:“是不是张大哥他们快回来了?”

    罗猎道:“我去津门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叶青虹不无嗔怪道:“你啊,什么事情都瞒着我,还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未婚妻?”说到这里心中暗忖,从罗猎向自己求婚也有一段时间了,可自从自己答应他之后,他从未提起过婚礼的事情,难道他又给忘了?其实她也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事情不断,他们的婚事可能还要耐心等待一段时间了。

    安翟的手术很成功,他的视力已经恢复,身体也在慢慢恢复之中。张长弓和铁娃已经离开了hongkong,现在负责照顾他的除了周晓蝶之外还有阿诺,今天陆威霖专程从南洋赶来探望这位受伤的朋友。

    不过瞎子的记忆好像仍然没有回复,望着陆威霖这位老友,表情漠然,仿佛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一样,陆威霖在来此之前对瞎子的状况已经有过了解,他示意阿诺和周晓蝶先出去,有些话他想和瞎子单独谈谈。

    陆威霖指了指自己带来的果篮道:“吃不吃水果?”

    瞎子摇了摇头。

    陆威霖道:“难道过去的事情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瞎子点了点头。

    陆威霖有些不耐烦了:“说话,你哑巴吗?”

    瞎子道:“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我有你们这些朋友,虽然我也很想和你们当朋友。”

    陆威霖道:“你老婆呢?你也不记得了?”

    瞎子道:“不记得,我根本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结过婚。”

    陆威霖道:“你还欠我五千大洋没还呢。”

    瞎子脱口道:“我什么时候欠你钱?没有的事……”

    陆威霖冷笑望着瞎子。

    瞎子吞了口唾沫:“反正我是想不起来了。”

    陆威霖抓起一旁的报纸卷成了一个纸筒,照着瞎子的脑袋就拍了下去:“让你想不起来,你特么就给我装吧。”

    瞎子捂着脑袋道:“疼,疼!我刚刚做完手术,不能打我头的。”

    陆威霖道:“依着我的脾气,我抽死你丫的。”

    瞎子道:“你不是我朋友。”

    陆威霖道:“交你这种朋友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瞎子,你小子少跟我装蒜,我了解过你的病情,医生说,像你这种丧失全部记忆的情况几乎不可能,而且你手术很成功。”

    “我真想不起来了。”瞎子的目光都不敢直视陆威霖。

    陆威霖道:“我不管你想不想的起来,罗猎人家好不容易过几天安生日子,本来都准备跟叶青虹结婚了,好嘛,被你小子硬生生给搅和了。”

    瞎子道:“跟我什么关系?你别往我头上扣帽子啊!”

    陆威霖道:“你丫知道狡辩了,如果不是为了你们两口子,罗猎会得罪那么多人?现在你拍屁股走人了,所有冲着你来得人,可都盯上了他。”

    瞎子道:“我得罪谁了?”

    陆威霖道:“你问我?你还有脸问我啊?”他走上去一把扯住了瞎子的耳朵。

    瞎子惨叫道:“疼,疼,威霖,你轻点儿。”

    陆威霖呵呵笑道:“你特么不装了?我都没告诉你我名字,你怎么知道?”

    瞎子道:“我……我这会儿刚好想起来了。”

    陆威霖骂了一句:“孬种!”

    瞎子的脸红了:“你骂谁呢?”

    陆威霖道:“你有种,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摆平,别让罗猎给你擦屁股啊!”

    瞎子道:“是,我没用,我无能,可是我没想着连累你们,我都不知道怎么说。”

    陆威霖在他对面坐下,叹了口气道:“说吧,你外婆到底是不是陈九梅?”

    瞎子望着陆威霖,陆威霖不耐烦道:“看什么看?连我你都不信了是不是?”

    瞎子苦笑道:“真不是不信你,这事儿说来话长,我也是在她老人家死的时候,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我外婆说了,让我这辈子都不要对别人说,即便是最好的朋友,因为说出去,对我自己没好处,还会连累朋友。”

    “你已经连累了。”

    瞎子道:“我不想的。”

    陆威霖道:“翡翠九龙杯和东山经是不是在你手里啊?”

    瞎子道:“烧了!”

    陆威霖愕然道:“烧了?”

    瞎子点了点头道:“当时绸缎庄失火,我带着晓蝶逃出去,可我又想起外婆留给我的东西,于是我转身去拿,可我才到藏东西的地方,就被人在脑袋上狠狠敲了一棍,我差点就死了,威霖我骗你干什么?”

    陆威霖道:“可现在天下人都以为这两样东西在你手里。”

    瞎子道:“我没拿,我外婆告诉我东西藏在什么地方,可是她让我除非万不得已绝不可以去拿这些东西,我一直都听她老人家的,我和周晓蝶过得好好的,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安生过日子。”

    陆威霖道:“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其他人知道你外婆的身份。”

    瞎子道:“我想了,除了一个人在我面前提起过陈九梅的名字,而且这个人很可能从我的身手上看出了我的师承。”

    陆威霖道:“谁?”

    “就是福伯,可他已经死了。”

    陆威霖知道福伯就是福山宇治,当初他是作为麻雀的守护人出现的。

    瞎子道:“我真不知道会給罗猎带来那么多的麻烦,这样吧,我马上返回黄浦,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绝不连累朋友。”

    陆威霖道:“你当得起吗?回黄浦,是不是想自投罗网,然后让人家拿你来要挟我们?”

    瞎子怒道:“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你们都觉得我是个废物。”

    陆威霖将一个信封扔给了瞎子,瞎子拿起拆开一看,里面是两张船票,愕然道:“什么意思?”

    陆威霖道:“这是两张前往南洋的船票,你带着周晓蝶先去南洋避一避风头,等到了那边会有人接应你,所有的一切都会为你们安排妥当。”

    瞎子道:“你们呢?”

    陆威霖道:“这事儿肯定要解决,张大哥先回去了,我和阿诺也尽快回去和罗猎碰头,你的麻烦主要在盗门的那段恩仇,我们希望能够帮你化解了。”

    瞎子道:“我的事情为什么要你们出面?我自己去处理。”

    陆威霖道:“你现在回去只能给大家添麻烦,只要他们找不到你,事情就好办。”

    瞎子用力咬着嘴唇,心潮起伏,又是难过又是内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把这些朋友牵扯到这个麻烦中来,须知道为了他,这些朋友会和盗门对立,而盗门是江湖中除了丐帮之外最大的组织。谁也不敢轻易招惹盗门,否则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

    陆威霖起身离开的时候,瞎子忽然道:“威霖!”

    陆威霖转身道:“什么?”

    瞎子道:“我现在特别想念我和罗猎在中西学堂的时候,你见了他告诉他,有机会帮我去看看,我可能这辈子没机会回去了。”

    陆威霖点了点头。

    罗猎比预定时间足足晚了一周才到津门,他这次前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来见老洪头最后一面,当年因为他的缘故,老洪头和英子被任天骏绑架,以此来将罗猎引入婺源老营,是风九青帮老洪头起死回生,以此换来罗猎陪同她前往西海寻找九鼎的承诺。自从那次之后,罗猎就再也没有来过津门,因为他不想自己的事情连累到洪家人。

    距离上次的绑架已经过去了四年,罗猎虽然没有前来这里,却一直默默关注着老人家的消息,他知道老洪头阳寿将尽,就快离世的消息,终于决定在老人家在世之时再见他一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