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6章 太子下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帅息怒!”徐明厚也被金在成这忽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连忙大喝一声,上前要拦金在成。

    就算金在成是明珠主帅,却也无权直接对将官一级不奏而斩。

    就算真忍不住要杀,也不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私下再杀也好,到时就说是为国捐躯便好。

    “滚开!”金在成一脚踹去,他到底是武将,力气很大,直接将徐明厚踹飞,挥着刀就斩了下来。

    “噗呲!”一道血光喷射,那将领直接被斩下了脖子,身首异处。

    金在成脸上身上全是血,此刻的他显的异常狰狞,诺大的空间内,所有人战战兢兢,再无一声异响。

    金在成缓缓将刀尖落地,一手扶着刀,站在血泊中,胸脯不住起伏几下之后,又再次抬起手,指向一名将领,沉声道:“你来说,为什么不开枪!”

    “卑职失职,请大帅饶命!”那将领再也撑不住,直接单膝跪地。

    金在成一言不发,再次提起了刀,徐明厚顾不得腹部疼痛,连忙从地下爬起来,也学着那将领直接单膝跪倒在金在成面前,抱着他的腿:“大帅千万息怒,明王未必能逃,宗师还在追……”

    正说着,门外就忽然传来声音:“大帅,两位宗师阁下求见。”

    徐明厚声音一顿,连忙示意众将将地上尸体清理。

    却见金在成手一抬,制止众人,直接看向门外:“请!”

    徐明厚看着那身首异处的尸体,又看看金在成,再看现场噤若寒蝉的将领们,最后长叹一声,也不再说话了。

    追墨白的两名宗师回来了,一进门,就见金在成持着染血的指挥刀,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们俩。

    两人又望向地下那身首异处的尸体,随之对视一眼,才冲着金在成拱了拱手:“大帅!”

    金在成望着他们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气氛顿时尴尬下来,徐明厚见状连忙咳嗽一声,问道:“两位宗师,不知此去追踪明王……”

    两人闻言,再次对视一眼,俱都叹息一声:“我等一路追踪明王,却不想其早布置埋伏,我们大战一场,却终是寡不敌众,没能将明王留下,让他侥幸逃脱。”

    徐明厚闻言,嘴角猛然抽搐两下,转头看向金在成。

    “逃了?”金在成目光没有任何变化,依然盯着两人。

    “逃了!”两人脸色终是挂不住,移开目光。

    “我数千兵将设好包围圈,明王竟能来去自如,逃了?哈哈哈……”金在成缓缓转身闭上眼睛,背对着众人,低声念叨一句,随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他突然转身过来,手中指挥刀对着那两名宗师,就是须发皆张,一声怒啸:“不好笑吗?你们怎么不笑?”

    两名宗师顿时脸色铁青,许进群没出声,那崔宗师却是皱眉道:“大帅,我等已经尽力了。”

    “噗……”金在成闻言,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暴怒,恨愈发狂之下,张口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出,就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气晕倒地。

    “大帅!”徐明厚大惊上前。

    ………………

    ……

    江口大战的消息根本瞒不住人,当晚明王孤身闯入旗蛮兵马包围圈,杀伐无数后从容退走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明珠。

    不管是国朝,还是林氏等军阀这边,但凡听闻这消息的势力,无不骇然大惊。

    这几日没见明王动静,都以为明王一定在想办法暗中离开明珠。

    谁曾想到,明王居然胆敢在明珠腹地,做出如此骇人听闻的事。

    这可不比百草堂那次,这是主动往旗蛮设好的圈套里面跳啊。

    这已经不是用狂能够形容的,这样的人,这样的杀局都敢闯,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

    尤其是国朝这边,掌柜的这几日正在为明王的事发愁,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许久都回不了神。良久,才苦笑了一句:“旗蛮也算是自取欺辱,他们满世界的放出风声,说百草堂当夜,是他们对明王府铁雄在内的一众高层重拳出击的行动,还将当夜元凶蓝震山大宗师给放出来,公然引诱明王上钩,这下他们算是如愿以偿了。只是不知金在成此时,能不能承受的住这苦果?”

    当夜百草堂一役,从明王亲自来明珠,他们便猜测,可能是明王府有高层遇袭了。

    但直到不久前,才得到确切消息,的确是明王府有高层遇袭,而且不是别人,而是明王心腹铁雄遇袭。

    是旗蛮主动放出的消息,说是已经将铁雄等一众明王府人当场击溃,包括铁雄在内的明王府多名宗师境高层死的死、逃的逃。

    这消息,其实明王来到明珠之后,就瞒不住了。

    所以旗蛮索性就放出这消息,以作为对于明王在百草堂大开杀戒一事的回应,总不能让明王独逞威风,也要让世人知道,明王府早已被他们重拳出击,伤亡惨重,明王不过是恼羞成怒而已。

    之后又让蓝震山主动现身,这其中意思太明显不过,就是在打墨白的脸,摆明了激怒墨白。

    “谁能想到,明王竟当真敢直闯江口,千军万马之间,也要取了蓝震山性命。”掌柜的身前,一个中年人亦是唏嘘不已,对于明王,他是真的已经没法评价了。

    掌柜的同样唏嘘,但稍默后,道:“明王恐怕也不止是为取蓝震山性命,照情报所言,明王是潜伏在江口,扛了一个下午的麻袋。可见明王最主要的目的应该不是杀人,而是想要离开明珠,只是旗蛮封锁太过严密,他找不到机会。才会取了蓝震山的性命,做为对旗蛮的震慑。看来这一次连青年社也实在没办法了,殿下才会不得已如此行险,强闯江口。”

    中年人点点头,却又道:“只是如此一来,明王想要离京,就更艰难了。”

    “也未必。”掌柜的摇头,沉吟道:“这是火中取栗,如果不闹这一场,旗蛮还会继续围困明珠,坐等明王自投罗网。然而经过这一战,旗蛮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是坐不住了,必然要将明珠闹个天翻地覆,明王只要撑过旗蛮的反扑,用不了多长时间,旗蛮自己就先撑不下去。”

    说到这,掌柜抬眸看向中年人:“让我们的人再小心点,这段时间,全线静默,绝不能犯到旗蛮手里。”

    “是!”中年人点头,又问了句:“找明王的事……”

    “不用了。”掌柜的微默,随即摇头:“连青年社都无计可施,没法帮明王出城,我们其实也帮不到明王什么忙,我自会和总长解释的。”

    中年人没再多说,快速离去,掌柜的则快速将消息传回京城。

    而另一边,林氏那边得到消息之后,却是吓的不轻,立刻就将消息传回了南粤。

    脸上已经消肿的楚若才接到奏报后,立马直奔林华耀处,面色凝重的将情报递给林华耀。

    林华耀看完之后,默然半晌,终是低声道了一句:“真是废物!”

    楚若才当然知道他骂的是旗蛮,低声道:“大帅,您看明王此举,是不是也是在向我们施压,陆寻义他们……”

    林华耀眼神一眯,他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心中着实为明王的狂傲感慨,但想了半晌,还是摆手道:“继续扣押。”

    说罢,又加了一句:“注意点,别让他们在我们手上出事,嗯,把这消息送给上清山那边,让他们也消停点,别真的干出什么蠢事来。”

    “是!”楚若才应命,上清山那边一直要求严惩陆寻义等人,南军这边也是烦不胜烦,相信他们得知明王独闯千军万马,拿下大宗师的事后,应该就能消停一些了。

    “潜伏在明珠那边的人请示,还要不要继续放要对陆寻义动手的风声。他们担心,明王府很有可能会因此找他们麻烦。”楚若才又道。

    林华耀闻言琢磨一阵,还是摇头道:“明王府能随时找到我们的人?”

    “青年社在明珠无孔不入,我们收集情报,也和他们是有些联系的,虽然他们不见得能够把我们挖出来,但如果青年社当真要针对咱们,那今后咱们在明珠很难活动,稍不留神,就可能被他们找到踪迹。”楚若才苦笑道。

    林华耀听完,心中不禁有些感叹,随着针对旗蛮作战,明珠的重要性就尤为凸显了,这时候,青年社这个下九流势力,也不得不让各个势力重视了。

    可惜,让明王捡了个便宜。

    林华耀摇摇头:“本来放放风声,也只是顺手为之罢了,既然旗蛮搞出这么大的阵仗,都没能奈他何,就不用再指望他们了,停了吧,没必要和这莽夫正面对上。”

    “是!”楚若才心中一松,看完这情报,他是真觉得,明王是在向这边示威和警告,就担心真的和明王那边撕破了脸皮。

    林华耀却并不太关注明珠的事,又对楚若才道:“你来的正好,刚刚接到消息,国朝那边,定武突然雷霆大怒,将太子下狱了。”

    “什么?”楚若才一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不禁惊讶不已:“太子下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