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耐药菌株问题直接报到了时部长手里,在广州卫生口当中引起了一片小小的骚动。医疗水平没上去多少,耐药问题就先出现了,穿越医学开始体现出难以避免的局限了——早熟。 “药物化工水平和临床诊疗水平不匹配,果然要出问题呀。”傅奇良眉头紧锁地看着手中的文件。青霉素的生产线还没正式建成,目前还是试制阶段,按理说不应该着急,但是如果细菌性痢疾在准治安区扩散,甚至像广州鼠疫事件似的搞个大的,卫生口的诸位脸上都会比较挂不住——出发之前他们可是立了军令状要“把疫情扼杀在摇篮中”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民生劳动省已经签发了动用圣船过期药品的命令。虽然“过期药”这个名头听起来很吓人,但是如果深究起来,这些圣船上带来的药品,即使是沦为“过期药”之后,安全性和药效也是优于元老院自产的各种奇奇怪怪的药物的,这也是过期药一直没有被处理、反而还能够得以保住“管控物资”地位的原因。但是“圣船药”并不能完全解决痢疾杆菌耐药的问题,而且不敢用得太多――过期药本身就是导致耐药菌株的常见原因之一,放开了用只会导致更严重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情况没那么糟。”宋君行想了想说道,“你想想,公共卫生工作指导思想是什么?防先于治啊。控制菌痢不能只从药物入手,更关键的还是防止病从口入。只要把好这一关,菌痢其实没什么好怕的。” “我并不是怕菌痢……”傅奇良还是忧心忡忡,“主要是耐药菌这事实在太震撼了……这两天还有别的安排没有?” “不是说这两天内阁要来视察么,据说是要来几个大脑袋。不过我听说不只是时院要亲临,文总和王主席都要来……” “他们来干什么?”这个消息有点出乎傅奇良的意料。 “以示重视呗,这回视察也不是光看卫生口,各方各面都要看。”宋君行一笑,“还有另一件事不知你听说了没,上头让在视察期间组织一次‘卫生阵线烈士追悼会’,王主席要讲话。哼,我敢说肯定会把那段话说上去……” “哪段?” “还用问吗?当然是‘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傅奇良嘁了一声,没再接话。 “该来的总要来的。”宋君行给傅奇良满上一杯格瓦斯,“先干好我们自己的事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愿吧。”傅奇良脸色稍宽,看着越来越浓的夜色,微笑着举起了杯子:“为了蓝徽旗,干杯。” “为了元老院和人民。”宋君行也笑了。 罗奕铭此刻心焦似火。大崀圩的失败后果之严重,远远超过了预想。 首先是人员上的损失,护卫王初一去大崀圩的两个国民军中队损失惨重,永化瑶民组成的暂编中队因为组建时间很短,在战斗中完全溃散,回到县城的不到十人。其余或战死或散失。另一个中队虽然跑回来一多半,但是伤员很多。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这么一来,罗奕铭只剩下县城里的一个中队了和临时拨来的山地连――因为作战计划无法实施,这个山地连能待多久也不清楚,而且他也没有指挥权。万般无奈之下,他给黄超发出了告急信,要求尽快派出新县长和中队来。 更大的问题是县政府的威信受到了严重损害。原本他们在县里已经渐渐竖立起了政府威信,县内秩序也开始好转。大崀圩的事一出,县里顿时乱了套,正在推进的征收“合理负担”立刻停滞了下来。原本已经躲藏起来避风的散匪歹人又开始作乱,甚至流窜到县城附近作乱。阳山县城一日三警,搞得罗奕铭焦头烂额。 流动野战医院的到来虽纯属偶然,却让他安心了不少――这流动医院有一个国民军“白马队”的小队护送,还有两艘炮艇,都是强战力;况且有两位元老在县城里,想来黄主任发兵也会快些。 黄超接到告急信件是欲哭无泪,其实他原本是做好王初一吃瘪的思想准备的――既然要主政一方,总不能永远是元老手把手,犯些错误也是可以理解的。没想到他居然败得这么惨,差点没把自己也搭进去。现在虽说是逃出一条命来,但是罗奕铭在信件中说王县长“伤势很重,已经作了截肢处理,能否康复尚不得而知”――他不能指望一个生命垂危的归化民干部去主持县政,更别说去剿匪宣抚了。 王初一的失败不仅造成了阳山县的动荡,还影响到了他在整个连阳地区的绥靖工作。在此之前,他已经按照事先的计划:将兵力分驻各个交通要点:国民军连山一中队驻连山县城,国民军连山二中队驻扎在程山老城,监视八排瑶南下的道路;连州方面,连州一中队驻扎州城,二个中队驻扎鹿鸣关,控制八排瑶东进和北进的道路;阳山方面,一个中队驻扎在永化乡监视着八排瑶往东南方向的道路,一个中队驻扎在阳山县城。 在这样的部署下,黄超手中的大部分兵力都被用在分守各处交通要冲,监控封锁瑶区上了。历史上,明廷就这么应对瑶区的暴动的,颇有成效。 只要严密控制瑶区通往外界的道路,最低程度可以保证各州县境内的治安,治安平定之后,再施以政治文化经济等各种手段,徐徐图之――黄超不敢说就此能一劳永逸的解决广东的瑶乱,但是至少能开一个好头。所以他对自己的机动兵力不足并没有太担心。 现在受王初一的失败所赐,驻永化监控八排瑶东南道路的一个中队没了,原本安定下来的永化瑶民可能会动摇,孙大彪火烧大崀圩之后,永化进入阳山汉区的道路也已经门户打开。八排瑶如果联合永化瑶民作乱,罗奕铭除了死守县城之外,毫无对策可言。 为了稳定阳山形势,原本只准备外调一周的机动兵力山地连不得不在阳山待下去,协助罗奕铭重建秩序。这对原本就捉襟见肘的机动兵力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损失。他估计,消息一旦传开,八排瑶十有八九会有动作。他必须尽快把这股邪火压下去。否则一旦骚乱扩大,后果不堪设想。 他想:先得往阳山派遣一名新的县长,稳住局面。其次是立刻在阳山开展剿匪,将这股土匪尽快彻底消灭掉,对连阳地区的各种势力一个威慑。 然而他手里并没有文职干部的班底――本来县一级的归化民干部就紧缺,连配全县长都很勉强,眼下要紧急补缺就更为困难了。 思来想去,黄超只好把荜达叫到办公室来。 “我现在委任你为阳山县代县长,你收拾一下,即刻上任!” 荜达大吃一惊:“首长,我……没文化……” 荜达不爱读书,文化课成绩始终很差,虽然重点培养,也只是有了简单的读写能力,考了个丙种文凭。写得报告白字连篇――黄超每次看都忍不住给她改半天的错别字。但是她社会工作表现非常出色,至于干部必须得组织鼓动能力也不差,参加过多次开辟新区的基层工作队,还在台湾和济州的村、镇两级挂职过,有一定的地方行政工作经验。最强的一点是她对元老院的忠诚和坚忍不拔的工作态度。 作为一个县长,荜达的能力肯定是不够格的,但是要她去收拾乱局或许能够应付。 如果她再不行,那就只有我自己去阳山了。黄超觉得自己的头变得更大了。希望这姑娘能行。 “你不要担心。这和你有没有文化没关系。”黄超简单的把阳山的情况说了一遍,“王初一现在负了重伤,已经失去了工作能力,阳山的国民军损失很大,人心不稳。你立刻赶去,把阳山稳定下来。我已经命令阵焕了,要他带着山地连暂留阳山,协助你稳定局面。” 荜达沉默了片刻,问道:“既然首长要我去,我就去!只是我去了阳山之后应该怎么做?” “你去了之后,第一是安定人心,恢复我们在阳山的存在。武装巡逻和征收合理负担,这些工作都要延续下去;第二是重建武装,我们来不及给你再补充兵力了,你要设法在本地整补部队――特别是要尽快恢复对永化的控制。” 和那些领导说话习惯于拿着小本子记要点的归化民干部不一样,荜达是黄超说一条,她掐一个手指头,十个手指头掐完,就记住了十件事。她重新掐一遍手指,就能把原话一字不漏的复述出来。 黄超第一次看到她这种手指记忆法的时候惊奇的很――试了几次发现都是分毫不差才相信是真得。不过他又有些疑惑,如果需要记得事情超过了十条该怎么办呢? ------------------------------- 下次更新:第七卷-广州治理篇439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