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7、找根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多很多年以前,网瘾是人们心目中洪水猛兽一样的东西,要被关起来强行治疗的。后来有了智能手机,大家更患上了网瘾,就没人再提治疗的事儿了。

    李阔道,“毛病就毛病在他什么都不听啊,能少玩一点我就阿弥陀佛了,现在才刚初一,这都敢逃课去网吧了。

    怕他手里余钱多,可劲作妖,有一阶段,克扣他零花,省的留钱去网吧充什么点卡,可这小王八蛋倒是好,中午不吃饭,也要省钱去网吧,。”

    他终于面临了他老子当年一样的苦恼,他当年也是不让人省心,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报应到他身上。

    “这事说简单也简单。”李和咧嘴笑道,“不过真做起来倒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李阔道,“哥,你说怎么做?再不想点法子,这小王八蛋我是真治不了了。”

    李和道,“他玩什么游戏啊?”

    “魔兽世界。”彭月立马接话,为了研究儿子为什么这么沉迷游戏,她还特意玩了一阶段这个游戏,甚至为了缓和母子关系,她还和儿子一起组队,一起杀怪。

    “账号记得吧?”李和想了想道,“把账号给齐华,让他联系游戏公司。”

    “封他账号不顶用啊,大不了重新注册一个呗。”李阔知道哥哥有这个能力,但是觉得这种做法于事无补。

    李和笑着道,“谁说封他账号了,跟开发组打声招呼,只要是这个账号的任务,难度给增加50%。”

    “这个办法好啊,比如林克的回旋镖,比如星手心,比如奈辛瓦里和荆棘谷的青山,比如掉率和中彩票五百万接近的什么大猩猩的肌腱啦,雪人的角了,狮鹫的羽毛啦。杀怪杀到怀疑人生,也完不成任务。”老五这会突然插话了,“虐的没有成就感的时候,看李联还敢不敢玩。”

    “你也在玩?”彭月诧异的问。

    “当然喽,平常有时间就玩玩,三年时间拿了5个首杀。”老五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

    “那你真厉害了。”彭月笑着道,“我玩了一个多月,买幻化、买坐骑都比不过别人。”

    老五道,“要是花钱能升级,我早就是本服第一了。”

    “得,你们说什么我都听不懂。”李和只会在电脑上斗斗地主,早先还愿意下个象棋什么的,不过全让儿子给熄灭了,因为实在受不了那蔑视的眼神,真想玩了,也就自己躲书房,反锁上门,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玩。转过头对老五道,“既然你懂这些,就你跟齐华说吧,我搞不明白这些,你们看着安排。”

    “这家游戏是一家美国公司开发的,好像真有点小题大做了。”李阔倒不是存心落哥哥的面子,犹豫了一下道,“能成吗?”

    “只要跟计算机稍微沾点边的公司,没有不成的。”李和连打听这家公司的兴趣都没有,“周六把李联带过来,我给他上上课。”

    他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他应该是挺和气的一个人,甚至没打骂过孩子,但是这些亲戚家的孩子们却是一个个的都很怕他,难道他看着就不像好人?

    “谢谢哥。”李阔只能依着李和的办法了。

    挨近晚饭饭点的时候,门口一下子多了五六辆车子,苏明和卢波等人都从车上下来了。

    李和道,“你们不早打电话,可没有你们的饭。”

    卢波被柳岩挎着胳膊进了屋,笑着道,“有酒就行,你们家还不能少酒吧?”

    “你们俩不用这么甜蜜吧?”李和打死都想不到卢波最后会和李燕店里的柳岩走在一起。

    两个人之前根本就没有一点恋爱的迹象,一没注意,说结婚就结婚,眼前孩子都有五六岁了。

    李燕道,“你们尽管撒狗粮,我们就当没看见。”

    “燕子,好久没看到你了。”柳岩放开卢波的胳膊,过来拉着李燕的手,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她本就漂亮,经过时间的沉淀,更多出了一种风韵。

    卢波道,“别磨叽了,赶紧进厨房给嫂子打个下手,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知道了老公。”柳岩麻溜的跑进了厨房。

    “哟呵,威风见长啊。”李和由衷的替卢波高兴。

    卢波低声的感叹道,“感觉以往白活了,结了个二婚才明白什么叫生活,什么叫婚姻,什么叫男人。”

    容光焕发,精神奕奕。

    苏明道,“别吹牛啊,你性格我还能不了解,说不准在家你是给她倒洗脚水的。”

    “宠着媳妇那是应当应分的,就怕不识宠,蹬鼻子上脸,”卢波在沙发上坐下,接过老五递过来的茶杯,笑着道,“谢谢妹子。我家这娘们就这点好,对她好吧,她知道我对她好,这个夫妻就是相互的。”

    “这都一套一套的。”李和笑着道,“你们过得好就行,我比什么都开心。”

    大家聊着聊着,又聊到了庞修杰的身上,苏明道,“庞修杰这货是烂泥巴扶不上墙,4000万啊,就是放银行吃利息也能吃一辈子了,他倒好,两年时间,败个精光,现在跟讨饭的没区别。”

    “周萍呢?”李和发现周萍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过来,“她是怎么说?”

    “她在金陵,。”卢波笑着道,“庞修杰回来第一个找的的就是周姐,那狼狈样子把周姐都吓了一跳,复合是不可能复合了,可毕竟是孩子他爸,庞宇都三十来岁了,她让庞宇出面安排的。

    庞宇呢,本来就对他老子有气,但是要说不安排,又不忍心看他遭罪,一咬牙把冀北的老宅修修补补,给送回乡下养老了,算是仁义了。”

    李和道,“真是没想到啊,哎,只能说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就好奇这四千万怎么没的。”

    苏明道,“我跟庞修杰聊了聊,庞修杰说了一点。

    那个女孩子,带了他回了她的老家,女孩子的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一看带回这么个有钱人,自然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开始他还是有点志得意满的,天天不是吃就是喝,偶尔打打牌。

    他自己说的,自己待的都发慌,发腻,刚好这个时候,女孩子的家人亲戚都鼓动他做投资。

    好嘛,这个地方三百万,那个地方投五百万,做啥赔啥,又沾上了赌,一年下来,身家去了一大半。

    这个时候,他已经有点悔意了,觉得太冲动,手里的钱就不肯往外面漏了,女孩子的家人待他自然没那么热情了。

    女孩子跟他说,浦江有个什么朋友,可以去投奔,刚好合了他的心思。俩人就去了浦江,女孩子又跟他说,坐吃山空不是长久之计,得有个稳当的来源处,做生意赔了这么多,看来是不适合做生意了,就干脆做个理财,吃利息就行,两个人可以美美满满的过日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