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二六二章 拒不合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延龄最终还是说服兄长,亦或者说,张鹤龄并不觉得朱厚照和沈溪早点儿回京对自己有好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如今京城防务基本为二人操持,可以说是张氏兄弟最是春风得意的光景,只要张延龄不再用一些诡诈的手段跑去刺杀沈溪,又或者做一些太出格的事情,张鹤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张延龄的想法,却没那么简单,他此时不但想阻挠朱厚照回京,更想操纵二十四司衙门最重要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人选。

    回到建昌侯府,张延龄的心腹黄玉已等候多时。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黄玉把城内主要商铺、货栈给一锅端,城内物价呈现快速上涨的趋势,张延龄查扣大批了货物,甚至不需要从城外调运物资就可以满足市场供给,这种强取豪夺的事情,正是张延龄所长。

    “侯爷,李兴李公公来信,说是愿意听从侯爷调遣,以后全心全意为侯爷办事。”黄玉见到张延龄后,迫不及待把好消息转告张延龄。

    张延龄沉吟道:“这老小子知道谁才能帮得上他的忙……不过到现在,皇上都还没敲定挑选司礼监掌印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又从什么范围挑选,他就算再表达忠诚,也要本侯有办法帮到他忙才是。”

    黄玉问道:“侯爷,您没办法帮李公公登上司礼监掌印之位?”

    张延龄的话让黄玉瞠目结舌,费了半天力气,最终做的却是无用功,说得好像多有本事,国舅爷兴师动众跑去干涉司礼监掌印的任命,结果到最后却说自己爱莫能助,既然没本事你凑那热闹作何?

    张延龄骂道:“你敢轻视本侯?”

    “小人不敢。”

    黄玉赶紧低下头认错。

    张延龄怒道:“李兴信上就没说,现在陛下对于司礼监掌印人选持何态度?戴义和高凤那边没来信吗?还有之前本侯遣人送太后娘娘的懿旨去宣府,那边的人怎么说的?”

    “呃。”

    这些问题,黄玉一个都回答不出来。

    黄玉最大的本事便是倚靠张延龄的权势,巧取豪夺,把别人的东西转入国舅府,至于动脑子,或者跟朝堂有关的事情,就不是黄玉擅长的了。

    张延龄道:“没消息吗?”

    黄玉苦着脸回道:“是啊,侯爷,现在连高公公都少有来信,张家口那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到现在都没个确切的说法,现在只是说沈大人即将从草原撤兵,回师张家口堡,之后陛下就要班师回朝……咱们市面上哪些买卖,是不是该停了?”

    张延龄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们这群人,尸位素餐,本侯养你们何用?看来高凤跟张苑一样,脑袋后面也长了反骨,他不会是自己想当司礼监掌印,故意压着消息不往这边传吧?姐姐还说他忠心,可以托付重任,原来却是个狼子野心的混蛋!”

    黄玉道:“侯爷,那现在……”

    “再派人去,告诉高凤,若他不好好跟李兴合作,把李兴推上司礼监掌印之位,那他回来后就要倒大霉……本侯或许不能把他怎么着,但若太后要让他死,他还有命活着?”张延龄威胁道。

    黄玉赶紧应声:“那小的这就派人去,把侯爷的意思告诉高公公……侯爷,您消消气,如今京师大局还得由侯爷您来掌控。”

    ……

    ……

    张延龄这边把黄玉赶走,才想起来没有说生意方面的事情。

    “这小子,走那么快干嘛?就不知道先听我把话说完?”

    张延龄忽然发现自己在谋划方面确实存在问题,做事没有条理性,连一个能为他出谋献策的军师都没有。

    他本想等黄玉回来,结果到了下午,依然没影子。

    不过他倒是等来从张家口风尘仆仆赶来的特殊客人,乃是由丽妃派回京城做私活的锦衣卫副千户廖晗。

    最初张延龄得知是个锦衣卫副千户,以为是跟高凤或者皇帝有关,结果等见到人,大概问了一下对方的意思,才知道自己弄错了。

    “侯爷,小人奉娘娘之命,给您送一些张家口堡的土特产过来。”廖晗道。

    张延龄皱眉:“哪个娘娘?本侯哪里认识什么娘娘?把话说清楚,是太后娘娘,还是皇后娘娘?”

    其实张延龄明白是丽妃让廖晗来的,只是他不肯承认丽妃的身份,毕竟他跟花妃才是一伙的,之前花妃可是他的女人,现在他跟花妃还藕断丝连,既然花妃跟丽妃在豹房斗得不可开交,他自然不会往丽妃那边凑。

    廖晗有些诧异,连忙道:“是丽妃娘娘,还有哪位娘娘长伴圣驾于张家口堡呢?”

    张延龄本已想翻脸,但对方到底是个锦衣卫副千户,多少要给些面子。张延龄对锦衣卫的人虽然很不屑,却也不会直接发飙开罪,便在于他在经历宦海浮沉后,知道有些宵小得罪了遗祸无穷。

    “她让你来送什么?土特产?本侯跟她素来没有来往,她送的东西,本侯不稀罕。”张延龄摇头道。

    廖晗笑道:“其实……丽妃娘娘的意思,是想跟侯爷您交换一些东西……侯爷不也想送一些礼物到陛下身边?”

    张延龄先是恼火对方胡说八道,但随即一怔,想到之前跟张鹤龄的对话,还有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觉得自己的心思被人看透了一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延龄皱眉问道。

    廖晗回答:“其实娘娘是让小的来跟侯爷说,现在娘娘也不想陛下早些回京城,侯爷要有什么吩咐的话,完全可以让丽妃娘娘代劳,丽妃娘娘一向对侯爷非常敬重。”

    这边廖晗说的话非常客气,不过张延龄却感到对方来者不善,便在于张延龄并不觉得丽妃有必要跟他示好。

    就算旁人不知道花妃跟他的关系,大概也知道花妃是他送到豹房去的,现在丽妃居然主动凑过来,摆明了吃定他,就算张延龄再糊涂,也知道对方不怀好意,就算合作,对方也占据主导地位。

    张延龄厉声喝道:“本侯不明白你说什么……本侯要做事情,需要一个豹房没名没分的女人帮忙?”

    “总归会有需要的地方,侯爷不觉得,跟丽妃娘娘合作,对侯爷有百利而无一害吗?侯爷应该摒弃前嫌才是……娘娘其实很愿意跟侯爷合作,可以让侯爷赚到更多的银子,侯爷也能通过娘娘把更多的女人送到陛下身边,让陛下对侯爷高看一眼,不是吗?”

    说到最后,廖晗已不再遮掩,直接把利益关系说明白。

    张延龄很少冷静下来权衡利弊,做事一向喜欢感情用事,既然觉得丽妃跟自己不是一条心,就绝不会轻言跟对方合作。

    张延龄冷笑道:“回去告诉她,本侯要做事根本就不需要利用一个女人……送女人?哼哼,想把本侯送去的女人控制在手上,让她去争宠,门儿都没有!”

    在张延龄想来,自己既然能送一个得宠的花妃到朱厚照身边,出现第二个花妃也不是难事。

    他觉得,丽妃要跟他合作,其实是要防止他送更多有本事的女人到朱厚照跟前,想通过这种方式钳制他。

    因为张延龄的态度太过强硬,廖晗知道无法完成任务,只能先把丽妃安排送给张延龄的礼物抬进来,本以为会拒收,但却未料到张延龄竟然照单全收。

    张延龄道:“本侯先谢过丽妃好意,但她说的事情,本侯不可能同意,让她死了这条心吧!来人,送客!”

    此时的张延龄,既残忍又贪婪,莫说是丽妃送来的价值几百两银子的礼物,就算只是几十两乃至几两,他也不会拒之门外,在经历宦海沉浮后,他对于金钱更加看重,似乎只有银子才值得信任,而且他还学会了把存银分开储藏,交给不同的人私藏,免得又犯事被朝廷抄没。

    廖晗虽然感觉建昌侯不识时务,但他毕竟只是个小人物,这次回京的主要任务也不是这个,等办完事情还要马不停蹄赶回张家口堡跟丽妃会面,所以急匆匆离开建昌侯府。

    廖晗走后不久,黄玉赶了回来。

    黄玉得知廖晗来过后,赶紧前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见张延龄面色不善,便大概知道侯爷没给丽妃的人好脸色。

    黄玉试探地问道:“侯爷,听说丽妃娘娘派人来过了?”

    “嗯。”

    张延龄微微颔首。

    黄玉急切地道:“侯爷,您之前不是才派人跟花妃说,赶紧诞下太子,免得被别的女人捷足先登,现在丽妃派人来,是否跟这件事有关?”

    张延龄板着脸喝道:“你打听的事情倒不少,丽妃派人来见本侯,不过是跟本侯商议合作的事情……但她是什么人,有资格跟本侯合作?豹房里的女人,没有一朵花能红上百日千日而不凋零,她现在居然蹬鼻子上脸,给点儿颜色就敢开染坊……”

    这边张延龄骂得很痛快,但黄玉根本没听出重点。

    最后黄玉道:“是否派人去查查那个信使,还有提防一下丽妃?这个女人不简单,听说她最近在陛下跟前很得宠,就连陛高公公、柠公公和钱宁都要给她面子。”

    “不用了,这种女人本侯怎么可能放在眼里?等她失宠后,或许本侯会把她弄来,让她跟本侯当妾侍,哈哈……豹房里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当初本侯给陛下送女人,回头陛下也可以把女人送给本侯,到时候看她怎么在本侯面前耍横!”

    张延龄说话时脸上的笑容无比得意,好像真的已把丽妃控制在手上一样。

    他还不知道,其实这个女人跟他有渊源,当初江栎唯正是把高宁氏带到京城送给他,只不过半路上跑了,而张延龄也不知其实高宁氏跟丽妃是同一个人,若是明白其中诀窍的话,他一定会更加气愤,更没有与丽妃合作的可能。

    ……

    ……

    西北,延绥镇,三边总督衙门。

    时间进入八月,天气转凉。

    王琼得知沈溪归期后,第一时间去见谢迁,把详情相告,同时禀明张家口堡那边要举行盛大的庆祝凯旋仪式。

    本来王琼以为谢迁会对如此操办庆典持反对态度,但谢迁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只是对庆祝地点不赞同。

    “……既要彰显龙威,应该将凯旋庆典放在京师才是,如今皇帝不临朝,政务荒废,闭目塞听,长久在外必生祸端……陛下没说几时回京?”谢迁问道。

    王琼想了一下,微微摇头:“具体时间尚未传来,不过以在下猜想,或许在沈尚书抵达张家口堡后,陛下便会即刻班师回朝了吧?”

    谢迁轻哼一声,对时间安排似乎有些不满意,但态度却平和许多。

    因为对鞑靼作战连续胜利,西北各处军政大员的担心一扫而空,根本就不怕大明会吃败仗,只是对功劳的划分多或少有些不满,但其实没什么可争的,功劳归谁早就有了定数,旁人想跟沈溪抢首功基本不可能。

    王琼又道:“张公公卸职司礼监掌印后,陛下迟迟未找人顶替,如今看来戴公公和高公公顶替的机会较大。”

    谢迁对这个话题全然不感兴趣,问道:“朝廷可有发来诏书,涉及老夫?”

    这问题,让王琼不好回答,心想:“来之前便想到谢阁老会问这件事,很想跟他说有,但其实却是没有,朝廷到底要如何安排存在疑问,谢阁老莫非已被朝廷遗忘?”

    王琼迟疑地回答:“没有跟谢阁老有关的御旨到三边,或许陛下召您回朝的诏书已在路上了吧。”

    谢迁听到这话后脸色马上变得不好看了,板着脸,不耐烦地挥挥手:“老夫在三边,至少兢兢业业把本职工作做好了,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现如今司礼监掌印空缺,连老夫这个首辅也不能回朝处置政务吗?朝堂尽是小事还好说,若遇到大事的话,该如何处置?”

    王琼一听便知道谢迁是在抱怨,作为三边总督他自认没资格参与这种涉及朝廷核心权力层的事情,所以识相地不予评价。

    半天后,谢迁叹了口气:“不过也是,现在朝廷最大的事情,便是西北这场战事,且还被之厚给打赢了,下一步就是论功请赏……似乎除了礼部和兵部之外,其余的人也掺和不进去。”

    王琼问道:“谢阁老,是否由在下跟陛下上疏,提及谢阁老在三边的功劳,请求调您回朝?”

    谢迁一听急了:“德华,你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老夫是那种为自己请功的人吗?这次的事情,老夫除了添乱,哪里有什么功劳可言,你以为老夫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陛下不待见老夫,这是老夫出京前便知道的事情,既然陛下不提,那老夫就暂且留在三边,正好能帮帮你。”

    王琼心里不由打鼓,显然并不觉得谢迁留下来会帮到他,反而处处指手画脚,做的很多安排都让王琼难以接受。

    但问题便在这里,朝廷不着急召谢迁回去,而谢迁也不会主动请调,那最后谢迁还是要留在三边之地膈应人。

    “倒是之厚那边,若是能联系上,要跟他说,让他尽量早些回来,草原上豺狼虎豹盘踞,既然他打算以王化思想治理草原人,就别在草原上多逗留,回来后老夫也正好有些事跟他说说。”谢迁补充道。

    王琼心想:“沈之厚人还在草原,您有什么话急着对他说?莫不是涉及到接班人的问题?”

    这难免让王琼有些不舒服,毕竟沈溪是翰林出身,这次又获得这么大的功劳,谢迁很有可能会举荐沈溪入阁。

    以王琼的认知,若沈溪入阁,就算不是首辅,至少能挂着个六部尚书的头衔,要么是兵部,要么是礼部或者吏部,到那时,沈溪可就彻底权倾朝野了。

    王琼道:“是否先跟沈尚书说清楚一些,到底是何事?”

    谢迁神色平淡:“等他回来后再说吧,老夫这些年在朝中也累了,既然他有能耐,那老夫就退位让贤,由得他去闯……只要老夫一天不死,就会一直盯着他,让他不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来。”

    王琼心里又开始腹诽:“您老说能控制得了沈之厚,但在出兵问题上,您的话有谁听?最后还不是陛下跟沈之厚携手将你发配在外?您这把老骨头,以首辅之身到三边来打杂,要不是我处处容让,你何至于有现在这般惬意的日子?”

    就算王琼心胸开阔,但想到未来朝廷由沈溪发号施令,始终有些不爽,任谁看到年龄可以做自己儿子的人执掌大权高高在上,跟不靠谱的皇帝沆瀣一气,都会对未来感到迷茫。

    但这到底是朝廷规矩使然,沈溪本已无可争议坐上兵部尚书的位子,这回又取得这么大的功劳,就算不进内阁,那至少也该往吏部尚书位置上靠拢,而吏部尚书何鉴也多次表示要从朝中退下。

    这是个契机,似乎战争开始前,朱厚照没有安排何鉴退休就是为今日之事做铺垫,若是换旁人去做吏部尚书,而沈溪又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皇帝拿怎么去提拔?

    “卑职明白了。”

    王琼心里很失望,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恭敬行礼。

    谢迁仿佛有一双慧眼,看着王琼笑了笑,说道:“德华,你在三边做事勤勤恳恳,老夫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回头会跟朝廷举荐,让你回朝担任部堂,这也算是老夫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