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 要命题变成了送分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终极版《静夜思》出来吧!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向孟冲拱了拱手说道,“烦请帮我准备笔墨纸砚。免-费-首-发→【追】【书】【帮】”

    “呵呵,装模作样……诗仙的经典也是能随便改的?还准备笔墨纸砚?!不自量力,垂死挣扎……”

    大红飞鱼服锦衣卫闻言,对朱平安嗤之以鼻,声音也没怎么压低,声线如豺狼一样刺耳难听。呵,你朱平安都是砧板上的肥猪,再无翻身之日了,我还顾忌你什么。

    “哎,你看杂家这记性,真是该打。要不是小朱大人提醒,杂家差点都忘了笔墨纸砚这回事了。快,你们几个快给小朱大人准备笔墨纸砚。”

    孟冲说着伸手打了自己一下,指挥跟随的小太监给朱平安送上了笔墨纸砚。

    笔墨纸砚才刚刚摆好,朱平安便提起毛笔蘸了下墨汁就往宣纸上凑了。

    “唉……”

    孟冲见朱平安想都不想就提笔要写,忍不住吃惊的唉了一声,这下笔下的也太草率了吧。

    朱平安抬头看向孟冲。

    “小朱大人你都不构思一下再下笔吗?”孟冲忍不住提醒朱平安。

    一旁的大红飞鱼服锦衣卫笑了,朱平安这是要自暴自弃、放弃治疗了吧!

    “孟公公不是说圣上还在等着复命嘛,圣上时间宝贵,平安岂敢让圣上久等。”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轻声回道。

    说完,不顾发愣的孟冲等人,朱平安直接落笔宣纸上,奋笔疾书了起来。

    除了中间蘸了几次墨汁,朱平安手里笔走龙蛇的毛笔就没有停下来过。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孟公公,他自己要作死,你拦他做什么?你也拦不住啊”大红飞鱼服锦衣卫凑到孟冲身边,哑着嗓子讽刺朱平安。

    然而,他讽刺朱平安的话还没说完,牢房之中的朱平安就已经收笔完工了。

    “烦请孟公公呈交圣上。”朱平安收笔,向孟冲拱了拱手,打断了大红飞鱼服锦衣卫的讽刺。

    哈?!

    这就写完了?!

    孟冲顿时惊呆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尽管他亲眼看着朱平安写的,但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这才过去多久啊?!别说一盏茶时间了,这茶都还没倒完吧?

    孟冲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计时的檀香,发现檀香也只是刚刚点燃的程度而已。

    大红飞鱼服锦衣卫也呆了,卧槽,我话还没说完,你一首诗就写完了?!不过很快他就从惊呆中回过神来了,向下扯了扯嘴角奚落了起来,“哼,草草了事,自暴自弃,这么快写出来的诗能看吗,呈上去,岂不污了圣上的眼睛?!”

    其实,不止是大红飞鱼服锦衣卫一人这么想,在场的只要识字的,差不多都这么想。

    《静夜思》可是诗仙李白的经典古诗,朱平安这么快就修改完了,质量可想而知。

    包括孟冲本人也差不多如此想法。

    虽然朱平安有大明最年轻的状元郎之称,圣前奏对青词等作也称帝心,可现在要修改的是诗仙李白的名作《静夜思》啊,朱平安还这么快就写完了?!

    写的能好吗?!

    孟冲抱着怀疑的目光,将视线落在了朱平安写好的《静夜思》上,心中并未有什么期待。

    “《静夜思》”

    三个字映入了孟冲的眼帘,嗯,别的不提,这字写的还挺不错,龙飞凤舞、力透纸背,状元郎真是一手好字。

    再往下看,第一句诗句跃然孟冲眼中:“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咦,这一句状元郎做了变动,孟冲记得很清楚,原作是“床前看明月,疑是地上霜。”

    孟冲也是有底子的,虽然不能跟科班出身相比,但还是具有一定的鉴赏能力的。

    这一句经过状元郎改动之后,比原作更加朗朗上口了,原作“床前看月光”中间有一个动词,读起来语气会不自觉的停顿一下,有些滞重,可是被状元郎改为“床前明月光”后,读起来就朗朗上口多了。再深层次的东西,孟冲估计肯定还有,只是因为自己文学功底有限,看不出来,但是朗朗上口这是不争的事实。

    好像还真改成了?!

    看了这前两句后,孟冲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朱平安一眼,想看看朱平安是不是多长了一个脑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真的能修改诗仙的诗句?!

    就一个脑袋啊!

    怎么做到的?!

    孟冲收回了目光,低下头接着往下看:“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嗯?

    这一句也有变动。

    原作是“抬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状元郎修改成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读起来也更通顺了,孟冲也是从外地入京的,每逢月圆之夜都有望明月思乡之举,孟冲推敲了一下,感觉“抬头”稍显轻松,“举头”更显无奈沉重,好像“举头”比“抬头”感觉更能表达思乡之情。“山月”改为“明月”,读起来也更朗朗上口了,更深层次的原因,孟冲体会不出来。

    不过,全诗这么一改动,读起来朗朗上口是不争的事实,更利于传诵。

    至于意境嘛,自己觉得似乎状元郎的也更美更生动一些,当然,这也可能是自己文学功底不深的缘故。

    但是,如果让自己选的话,好像状元郎修改的这个版本,似乎比原作更好一些。

    状元郎好像真的做到了?!

    自己原以为这一道送命题,可是万万没想到,对状元郎来说,这是道送分题。

    “小朱大人不愧状元之才,这首《静夜思》经小朱大人这么一改,好像比原作更上一层楼了。”孟冲双手捧起宣纸,笑眯眯的对朱平安说道。

    “什么?!更上一层楼?”大红飞鱼服锦衣卫闻言愣了,孟公公说笑的吧,朱平安想都没想就修改的诗,也能比诗仙李白的原作更上一层楼?!

    大红飞鱼服锦衣卫不相信的凑上前看了一眼朱平安修改的《静夜思》。

    呃

    看起来,好像好像好像还真是

    大红飞鱼服锦衣卫沉默了。

    “平安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罢了,若是侥幸能有诗仙一二分风采,那也不过是因为平安站在了巨人肩膀上而已。”朱平安拱了拱手谦虚的说道。

    “站在了巨人肩膀上状元郎随口而出都是惊人语,还想要谦虚,太难了,呵呵”孟冲笑眯眯的说道,接着将宣纸小心的收了起来,心里想着,这一句话还挺有意思的,到时候可以一并讲给圣上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