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50章 箭道圣人养由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夜之中,天地之间显现出一片白色光华。免-费-首-发→【追】【书】【帮】

    宽百丈。

    上至天穹,下至泥泞。

    宛若一刀。

    这一刀不知是从天上来,也不知还是从地起,只是一瞬间,便显现于天地之间,顶天立地磅礴无极,却又薄如蝉翼。

    没有刀意,亦没有杀气。

    仿佛,这只是一位神仙站在天穹之上,以仙人手段随随便便在天地之间竖立着写下了一个“一”字,仅此而已。

    尽管如此,大凉天下,西北方向的岳单和白衣枪王,凤翔府摧山重卒军中的燕人,蜀中青城山的老道士,群山之中的花蕊夫人,开封府中的赤足女冠,泰山之巅的风城主,圣人庙的范姓庙祝,楚州城内的令狐,临安钦天监里的张河洛,皆起身夜观。

    天下有圣人。

    这一刀弃一归一,已有刀中圣人之姿。

    叮!

    响彻整个天地夜空的清脆声音中,一道青色几乎肉眼难见的寸长小剑,破开那片白色光华,射入远空,没入东海之中。

    东海之上,随着寸长青色小剑掠过,海面拉开一道十余米深的海沟。

    一去百里!

    剑魔城中,那道顶天立地的白色光华无声崩碎。

    不是如烟一般迸散,而是像一片无比巨大的镜子,倏然间整个迸散,化作千万碎片,飘散在天地之间,美如人间仙境。

    李汝鱼站在那里,依然保持着腰身左扭的拔剑斩天术姿势。

    一动不动。

    在迸散的碎片中,被青色小剑穿透的冢原卜传眼神寂灭。

    胸口有一道细微圆洞。

    已死。

    下一刻,李汝鱼倏然拔剑,转身,一剑抵了出去。

    根本来不及施展拔剑斩天术!

    一道黄色的光芒,起于剑魔城头,如一根细线,瞬间穿越时空出现在李汝鱼面前,黄色细线过处,黑色夜幕被撕开无数道口子。

    仿佛空间是块布,被无法言明的力量撕裂。

    裂缝之中,紫色的电光劈啪作响。

    啪!

    细线击打在齐平川手中的挽霞之上,刹那之间,光华绽放,宛若在李汝鱼身前绽放了一朵巨大的黄花,流光从李汝鱼的身旁汹涌而去。

    所过之处,屋宇化为灰烬。

    李汝鱼执剑,面色凝重,长剑抵住了一枚螺旋状的精铁羽箭。

    羽箭看似静止,实际上已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旋转!

    黄光流溢。

    便如抵住了一朵花斑张开,即将把他吞噬的巨大花朵。

    整个东海剑魔城,映照得昏黄。

    直到此刻,弓弦射出羽箭的颤抖而生的“嗡”声,才隐隐传来,如闷雷一般,震荡着整个剑魔城,亦震撼了无数人心。

    好强的箭!

    李汝鱼脚下不动,然而却不由自主的退。

    一退再退。

    从长街一直退到了靠海的城墙之下,又轰然一声,城墙上留下一个大洞,李汝鱼继续身不由己的狂退,身后的一切,都不能阻挡羽箭的磅礴之力。

    一退再退,直到海边!

    那柄羽箭终于啪的一声化作灰烬,黄光湮灭,一切又归于寂静。

    这一箭,李汝鱼退了两千余米。

    在他身前,是一条长两千余米宽达十余米的巨大的壑,周围十余米内范围内的所有建筑,早已化作废墟,宛若一条无比巨大的长虫爬过。

    李汝鱼站定,抹去了嘴角的血,盯着远处城墙黑暗里,“养由基。”

    城墙人,有人持弓而立,“是。”

    “真没想到,你竟然悄无声息的成了箭道圣人。”李汝鱼确实有些意外。

    养由基摇头,“伪圣耳。”

    临安钦天监里,那个本身是河图洛书的雪娃娃张河洛不同意,自己就算入圣,也名不正言不顺,虽有圣人之力,却无圣人之名。

    是以仅是伪圣。

    李汝鱼深呼吸一口气,压住胸中翻滚的气血,“春秋年间,有养国人,国破后为楚国大夫,擅箭,可于百步之外射中飘落的柳叶,但凡出箭必无虚发,是以成了异人世界那恢弘历史中箭道第一人,然而可悲的是,因过于狂妄自大,最终却被万箭穿心,死得也是个凄凉。”

    养由基仰天一声长叹,“吴人也精于车战。”

    天穹之上,骤落惊雷。

    养由基冷笑一声,“也敢劈我?”

    张弓,虚弹。

    嗡的一声,天穹之上的雷云,竟然如被看不见的弓箭射中,瞬间消散无形。

    然异人不死,惊雷不灭。

    雷云继续凝聚,要不了多长时间,便将再有惊雷落下。

    李汝鱼苦笑,“现在我要杀你,似乎容易了些。”

    养由基似乎早已料定,摇头,“人终有一死,在你回大凉,我便知晓,无论我养由基是不是箭道圣人,都难逃你的剑。”

    所以,何惧惊雷?

    李汝鱼微微颔首,“你那一生,有一句话我很喜欢。”

    养由基挑眉,“哦?”

    李汝鱼道“你说,将军战死战场是幸事,虽死不恨!”

    养由基笑了,“我说过。”

    李汝鱼竖剑,“虽然我依然要杀你,但我尊敬你这位将军,要杀你,也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杀,何须借这惊雷之首。”

    养由基挑眉,“我没记错,你也只是能承惊雷而已,可若是被雷劈,那么今夜死的人便是你。”

    李汝鱼笑笑,侧首望向西方,轻声说“花蕊夫人,一月之期早已过多时,张河洛在钦天监走不开,夫人可莫不是不想还剑?”

    蜀中群山里,蜀后主行宫前的广场上,夜幕之中站着一位道姑。

    很美的道姑。

    听着在整个群山之间响荡的那句话,蹙眉,“还你?”

    东海之畔,李汝鱼摇头,“临安。”

    蜀中群山里,花蕊夫人挥手,一连鞘长剑自身后行宫中飞出,悬于身前,花蕊夫人拂袖,那剑便似灵蛇,倏然穿破夜空,一闪而逝。

    临安,站在钦天监大院里的张河洛接住飞来的剑,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就知道使唤我。

    不爽。

    不爽归不爽,还是尽心尽力。

    手执天师剑,张河洛的身上开始泛出沧桑的枯黄色,升腾而起,竟在她前方上空形成一本大书,书页自动翻开。

    张河洛挥剑于空中,写下一个敕字。

    天师剑一拍。

    敕字被拍入那本书中,旋即书合上。

    东海城上空,翻滚凝聚的雷云,仿佛被一本看不见的巨大的书猛然关了进去,一瞬之间,天清地明,再无丝毫惊雷踪影。

    端的是仙人手笔!

    李汝鱼笑了笑,“如此,你我可酣畅一战!”

    大凉的圣人、东土的九神仙之上,极有可能还存在一境,这一境,女帝有可能已经跻身,大燕太祖和百里春香可能踏足其中,白帝城卧龙亦是此境。

    我李汝鱼虽有此战力,但没进入此境。

    今夜便和箭道圣人养由基一战,看能否窥见这一境的风光。

    李汝鱼隐然有个预感。

    若自己想看星空之外那片世界的光彩,必须踏足进入那一境界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