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章 还是活着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城西南废弃的城坊鼓楼里,在一个倾倒的巨大破鼓里,权作床铺的破布和草甸上,被巨大声浪吵醒的周淮安,也只能努力搓着脸而暗自抱怨着。

    “什么叫做只杀胡儿,老子都差点儿给干掉了。”

    随即他爬上附近的鼓楼的望高处,接着晨曦刺破海港雾气的明亮天光,仔细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和继续聆听着远处的动静来。当确认了周围的喧哗和嘈杂都是朝着某个方向而去之后,这才落下来收拾起随身的行装来。

    这才仅仅过了两天一夜,脸上、脖子和露出来的腿脚部分,就已经沾上了不少尘垢了,头上也满是蛛网和灰土的痕迹。因此在表壳充作的镜子里已经仿佛是外表蓬乱的另一个人了。

    虽然在非洲的时候,也经常会遇到水电断绝或是好几天没法漱洗,甚至是短期暂时与世隔绝的情况,但是这种时代环境杀那个的反差和失落,还是让他不适应了好一阵子才回归神来。

    然后,他又从墙上摸了几把厚厚的灰尘,对着镜子用水打湿小心的抹在脸上和头上,而避免跑进眼睛、鼻子和嘴巴,再往身上的罩布用力搽出明显的污渍;再看看街道上那些零星行走而过的身影,感觉并不是差异很大了,这才慢慢的爬下底端已经断掉的木梯;

    然后提拎着简单包起来的随身物品,沿着窄巷和高低起伏的土墙,一边左右顾盼的仔细观察,一边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外面的街道上,又闷不做声的跟在了几个行人的身后,来到了更加宽敞和人多的坊外大街之上。

    作为曾经绿荫障道的椰树和木棉树、白玉兰,木樨和茉莉,还有形形色色须根弥补的榕树,都被砍伐的七零八落,而在树桩和断枝上挂满了各种零零碎碎大小物件,乃至花花绿绿的玩意儿。

    当周淮安混在人群里走过街道的时候,依旧可以看见三五成群游荡在街头,或又是或站或坐于墙下、铺子里的各色所谓义军将士;大多数人并没有统一的服色和甲兵,基本是刀枪棍棒斧锤叉把基本是有什么就用什么,就靠插在边角和墙头上的几面新旧不一的旗帜来分辨归属;

    而在他们的身边,各种明显是抄掠来的物件装满了一车又一车,又装不下而在地上迅速堆成一座座过人高的小山;还有一些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女人坐在他们的中间,任凭把玩玾戏而露出一副麻木呆滞或是无动于衷的表情来。

    偶然间墙壁和地上还有大片溅上,又因为无人清理而逐渐干掉的血迹,有些血迹拖得长长得一直延伸到屋舍和院落里去,则代表着之前曾经在这里所发生过的悲惨事情和遭遇。

    就像是这个时代每一座被攻破的城池,所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无论是这些被后世赞扬和感叹过的农民起义军,还是同时代的那些官军似乎都没有什么两样。

    当然了,在见识过非洲大路上那些战乱下的边缘地带所发生的事情之后,周淮安已经基本可以对此有所心理承受能力和暂且抑制住无端情绪的相应冷静心态了。

    毕竟,相比那些黑叔叔在打战上各种跳脱和奇葩的稀烂“天分”,他们在战后对于同类的屠杀和残虐手段上,却是丝毫不让这些古人专美于前的;也就是中东那些由欧美国家不遗余力的扶持下,在反人类之路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矽统兽性军队,可以略胜一筹。

    对于周淮安在内的一行人,这些正在街边休息的义军,也是冷冷的看上几眼而已,却没有更多的举动和异样;就像是某种饱食后懒懒的提不起兴趣来的猫科动物一般的,虽然不乏某种威慑力和紧张感,但却没有过于直接的危险。

    随后,比较令他安心和慰藉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视力和听力在内的感官,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而身体虽然依旧酸痛难耐,但是在运动神经的条件反射和爆发力上,也有了不为人知的提高。

    比如,他居然可以混在人流一片纷纷扰扰的喧然嘈杂声中,条理分明得听到街边那些义军兵士交头接耳间的窃窃私语,甚至是一些充满了某些不可描述字眼或是比较私密的话题,也可以听到明显来自较远地方人群过于压抑的争吵与哭泣;而且这些声音之间居然没有多少错杂和混乱,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同步翻译器梳理过了一般。

    然后,他发现自己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沿街分布的那些露布和告贴上的文字,其中有新有旧大多数是本地广州刺史所张贴的,也有零星的一两份是属于起义军的。

    可以想象在往日的时光里,这些露布和告喻面前挤满了争看的人群;

    其中有的是“正法盗贼”的若干姓名,上面还用朱笔涂上了依稀淋漓的红圈;有的则是告诫尔民小姓不得藏匿奸匪,否则与盗同罪的谕示和警言;还有的则是那些经年大盗和海匪的悬拿和赏格,从新到旧不断的一层层贴附在上面;

    但不管如何的内容,最后总会加上一句浓墨重笔的“咸使闻之,凛遵勿违”。

    而其中最为显眼也最是新鲜的告喻和傍贴,无疑就是各种关于悬拿“万恶逆首黄巢”的文告了;上面开裂了“黄贼”的年龄、籍贯、罪状,在“状貌”一项上,则用了某种诸如“黄面赤须,目含凶光、声如雉鸣、奸诈成性、嗜好血食”之类充满奇幻象形主义风格的描述方式。

    其中按照新旧的程度,从最早的“若擒获此贼赏见钱十万”到最新最近的“赏见钱二十万缗,白身加三品流内铨选,荫一子县尉。。”

    而最大的一张露布,则是在前年大唐天子告诏天下“有事于南郊”,又“以旱理囚,大赦,降死罪以下。”,然而,现在这些露布都相继隐没在了,沿街滞留不去成群结队的义军所升伙炊食的烟气,和犹自弥漫城坊里的余烬袅袅当中。

    只是要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方向,就可以起到某种聚焦和放大的清晰效果;然而时间稍长他就感觉到了明显疲惫和眩晕的不适感;

    好吧,肚子严重的翻转咕噜声,他记起来自己还处于持续的饥饿当中,就像是一个无形收缩的黑洞般,急需找到果腹的东西,要知道他在从昨天到今早,也才进食了一些晒干切片的葛根、黄精之类。

    而这时远处隐约此起彼伏的敲锣叫喊声,也继续回荡在这座陷落的巨大城池当中。

    “奉大将军令。。”

    “速速前往诸门外领受。。”

    “逾期。。不与。。”

    好在到了大街之上,周淮安已经不用刻意再寻找方位和路径了,只要随着越来越多汇集起来各种面有菜色或是面黄肌瘦的人群,从众大流的一直走下去就可以了。

    这或许也意味着就此出城的机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