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七章 还是活着(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广州西门外的城郊。

    时隔多日后的故地重游,义军所办的放赈粥场里依旧是人头潺动,不见得比当初减少多少,反而甚至还有增加的驱使,而自己身份和角色却是倒了个过来了。

    随即周淮安就见到了现场的负责人,一个独眼丑脸的老校尉,就算是领头的成队官对上了也要客气几分。在勘验过了成队官提供的手信,就摆摆手就让他们自行其是去了。

    终于轮到周淮安挑人了,虽然是那个冷着脸的成大咬为主,但是实际的标准和要求,还是得靠他自己提出来的结论作为参照。

    整个过程其实很简单,只是让成大咬带来的义军士卒,在里面轮番敲锣四处大声的叫喊,许以多加一份团子和粥汤的条件,自然就有人在饥饿的驱使下自然聚集过来自告奋勇了。

    很快就在竖立起来的旗杆下聚集了约莫百十号人,其中甚至包括了一些已经选好队伍里的人;只是要从中找出自己合用的人,就要费上一番周折了。接下来依照他们自报的职业,以木工、泥瓦工、五金工、裁缝等分类,站成数列等待逐一的简单面试。

    周淮安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个门外汉,但是不代表他在后世那些经验和见识,就不能拿来旁通类推提供绵世上的需要了;

    实际上测试对方是否是符合相应的职业,而不是为了改善自身境遇或是骗口吃食而各种自称假冒之辈的谎言;其实只要通过一些身体上的细节观察和分析,再加上言语上的试探和询问,就可以基本达到效果了。

    比如手掌和指头上老茧的位置和角度,身体某些部位长期承受集中应力,所造成的慢性损伤又愈合后留下的痕迹,还有就是一些充其量算是后世小学生水准的专业知识提问,最多在用上一点拉虎皮做大旗式的小小威吓和心理测试。

    比如将个别可疑的对象在单独叫到一边,在一群义军士卒虎视眈眈围观的心理错位下,询问一些条件反射式的日常细节,来发现可能的破绽和错失。

    反正他并没有对此抱有太大的指望,无论是学徒还是小工,或者是真正的匠人,都可以用来凑合一时,而只是他用来逐步体现自己价值的道具和踏板而已。

    至于那些真正有点水准的匠头、老匠户和大匠之类,沦落到这里的可能性和概率几乎是微乎其微。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人群算是城市当中相对殷实的阶层,没有遭遇大变的话很难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当然了,大多数人至少被脱下上衣看一眼就被淘汰了;因为作为乡土农民或是城下苦力出身,被太阳暴晒出来的特征是在是太过明显了,还有少数则是通常意义上泼皮无赖混混什么的存在,身上打架斗殴出来的疤痕也很好辨识,还有一些则是滥竽充数的城中贫民,。

    于是在剩下来的少数人进行择选就相对简单的多了;仅仅用了小半天时间,周淮安很快就在那些自报身份而不断增加的人群当中,初步挑选出了十几个人手来;

    其中做过裁缝的熟手三人,有木工经验的有五个,其中一个还会竹编收益,另一个会箍桶;然后是当过泥瓦匠的七个人,其中大半数都烧过砖;五金工行当出身的铜工学徒一人,做铁匠的兄弟两人,染布坊出身的一名;最后是一名兼职骟匠的屠夫;

    这些结果,也让那位一只冷眼旁观的成大咬微微有所改观的迹象。

    但是,在甄别和挑选过程即将收尾拔旗走人的时候,还是除了一个小小的插曲和意外;却是呆在这所赈场的另一名义军“朱副尉”找上门来提出了个条件,希望周淮安这个眼力不错的和尚,能够再多盘桓上一段时间,好从这些饥民当中挑选出更多有用的人手来;

    毕竟,作为拥有一技之长的手艺人,在其他义军所部当中同样也是有所需要的,但是他们就显然缺乏相应的甄别手段和经验了,因此哪怕往返好几次也未必能够找到自己合意的人。

    这下,就不是成大咬这个领头的队官,可以轻易作出决定的事情了;于是,一边派个人回去怒风营请示自己的主官,一边由成大咬陪着对方说话,或者说是听一听对方提出的条件。

    当然了,因为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作为有求于人的一方,能够提供给周淮安的饭食,就比怒风营的小头目们要更好一些了。

    最后放在木盘上端上来的,居然有一份禽类的肉汤和烙得比较均匀的杂面贴饼,还有一叠腌渍瓜条,虽然味道依旧不怎么样,粗砺的杂质也多的咯牙,但是好歹比较接近他在非洲的正常饮食水准。

    只是当周淮安心安理得的将这些吃得差不多,就连骨头里的血髓也嚼烂将最后一点滋味吮吸干净之后,跑回去报信的人也满头大汗的带着都尉王蟠的口信回来;他允诺了周淮安可以在这里多停留一天半天的,但是由此甄选出来的人手,需要由怒风营的人优先挑选过才行。

    至于其他的具体条件和补偿,则由成大咬和周淮安自己来决定;另外还带来了周淮安的临时跟班小七,说是随身跑腿和打个下手,周淮安估计这主要还是防止自己逃跑或是脱走吧。

    不过,这不妨碍他借花献佛顺手市恩给对方一二,好打好以后的关系和相处之道;随即他就帮助小七也讨了一份饭食过来;

    “这个不好把。。”

    少年人蠕了蠕嘴皮不甚好意思的道。

    “俺已经吃过了一些。。”

    “那就再吃一些又何妨。。”

    周淮安微微笑道

    “这么一路跑过来,也没有落下多少了”

    “反正已经叫下了,就当帮我个忙好了”

    虽然送上来的就只有饼子和菜汤,但是丝毫不妨碍这个汗流浃背的少年人,大快朵颐的吃得津津有味。

    然后,重新开始午后的工作,招人的旗幡被重新从多处树立起来,而四处敲锣叫喊的人也多了好几倍;因此看起来效率比上午更高的多,只是周淮安也明显要辛苦上许多,甄别的速度和频次也减缓了下来。

    正当坐在一张胡床上的他,第二次籍着休息片刻开始喝小七奉上热水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怒吼声。

    “什么人。。”

    此起彼伏的嘈杂声,然后又变成追逐叫喊的怒骂声,

    “逃了。。逃了。。”

    “拦住,别让人逃了。。”

    “抓住这个贼人。。。”

    原本有些头脑昏沉的周淮安,也不由凛然振奋起来,难道自己在这里做得用力做过火了么居然闹出事情来了;好在不久之后,那位负责保护他的成队官给他带来了答案。

    就在刚才,被他挑出有所隐瞒和其他问题来的那些人当中,居然有人因此心虚搅扰起骚动和混乱想要乘机逃跑,却在当场死伤了十几个人之后被重新抓住,然后就此坐实并供认公认了作为官府奸细的身份。

    “就是这厮,”

    然后,就见到那位独眼丑眼的镇场老校尉,提领着一名满身是血的人体,被重新送到了周淮安的面前,大声的夸奖他的眼光和见识。

    “话说,和尚你是怎么看出他有不妥的。。”

    老校尉眯着剩下那只独眼,在脸上扯出某种皮笑肉不笑道。

    “这厮藏的挺紧,还有人给他打掩护呢。。”

    “我,在下当然不知道奸细什么的。。”

    周淮安只能拼命绞尽脑汁对应道。

    “只是对他自称的身份有所怀疑,而看出点破绽来的。。”

    “那和尚你的这番见识,或许能够协助俺审讯一二”

    老校尉再次有些狰狞的笑了笑。

    “看看其他人哪儿,还有没有更多的破绽如何。。”

    “这可是事关我们义军成败安危的紧要大事啊。。”

    看着地上有气出没气进,形同一团烂肉的人体,这下周淮安就有点座蜡了;这可不是在预期当中的情节和发展啊,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落到自己头上了呢;

    他可不想要这种明显具有相当被猜疑风险的风头和功劳,而宁愿低调的以后勤辅助人员的身份,在底层慢慢经营和发展自己的影响力啊。

    然后对方又不由分说的表示道,这处粥场当中扣压下来的数十名可疑人等,都给集中押解了过来让他进行分辨和甄别。当然了,如果没法从中分辨出同伙和内应来,那就只能统统当作奸细杀掉好了。

    “这又是什么鬼”

    周淮安只觉得自己被事态所裹挟了,这可与自己的预期目标相去甚远了。

    “这是拿事态和人情常理,逼我做出选择么。。”

    他自认并没有得罪过这个独眼老头子啊,怎么突然一下子让他间接影响和决定这数十人的生死。饶是他见过许多残酷场面而有所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免有些手足无措和患得患失起来。

    看别人施暴和自己决定完全是两回事,这可是几十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周淮安实在没法做到无动于衷啊,但是相比自己被怀疑和猜忌的风险性,却又是个两难抉择了。

    或者说这是对方已经起了疑心的试探手段么。然而,对方的资格看来十分的老,就连那位成大咬成队官也压不住,而在几句话之后就被排除到一边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