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章 突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就在远处某处,大群生命体征比普通人要强烈得多的反应和存在,就这么相当紧凑的集中在几所沿街的建筑当中,而清冷稀稀的外间却看不到任何丝毫的征兆和异样;这不由让周淮安有些当场惊讶和警惕起来。

    随即,他在感官中的仔细观察与分辨之下,发现外面也不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和痕迹;比如那几个总在附近来回走动得有些频繁的“路人”,还有懒洋洋的蹲在墙下摆摊没有任何心思叫卖,却始终左右顾盼不同的小贩什么的,明显是就是放在外面的暗哨和眼线了。

    “对了,两条街外的那所牌楼是什么所在啊”,

    回过头来周淮安忍不住头昏脑胀的不适感,不动声色的询问着被征用的折价药铺当主。

    “回管军的话,那是郑家栈子和惠名馆啊。。”

    药铺的主人一位满脸皱纹的小老头,谨小慎微的道。

    “原本是客商停脚的所在。。”

    “难不成现在还有客商入住不成。。”

    周淮安轻描淡写的追问了一句。

    “据小老儿所知,怕是闭门了有些日子了。。”

    对方不暇思索的微微摇头道。

    “自从贼。。。义军掌握地方之后,就在没什么像样商旅过来了。。”

    听到这里,周淮安心里已经所有计较和判断了;想必自己和哨粮队抵达十香镇之后,很可能就已经卷入了当地的一个大麻烦,或者说是潜伏不发的阴谋中了。

    据周淮安目前所知,在黄巢麾下的大部分农民军,虽然痛恨那些官宦世族、豪强大户而每每破门抄之,但是似乎上层业务是做过私盐贩子的渊源,对于那些往来各地的商旅和行贾,还是有所网开一面的;

    因此在义军的一路征战过程当中,他们甚至还可以和一些义军搭上关系,而与之进行交易或是继续在地方上做生意下去,乃至为义军手中的斩获代销出路,充分体现出了一种资本无阵营和立场的超前姿态,进而形成一种短暂和临时共存状态。

    但是这些藏头露尾在行栈和商馆里的不明人群,立场和动机就实在有些不好说了。因而此刻的周淮安,只想以最短的时间回到自己的驻地当中去,好为此做些什么才比较安心。

    “我可以信你不。。”

    随即他把外面带人看守的队副老关给叫到边上,用一种相当严肃的语态一字一句的道来

    “副管你这是说的什么见外话”

    老关不由的收起脸上粗犷和憨厚表情,有些诧异的道。

    “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俺就是了。。”

    “那你愿意相信我不。。”

    周淮安继续道。

    “但请副管吩咐。。”

    他也终于收起脸上的诧异和惊讶,认真的回应道。

    “那我需要你带两比较机灵和有眼力的人。”

    周淮安也在心中吁了一口气,随即说出了相应的额要求

    “爬到高处上去,替我窥探和观察下别处的情形。。”

    “副管说的不错。。”

    随后,脸色沉重的老关就带人回来汇合了,然后皱着眉头低声对着周淮安道。

    “那地方俺仔细瞅了好几遍,凭得有些不对劲。。”

    “只是周旁人等明显都有些可疑,而没敢在靠近更多了。。”

    “计划通”周淮安在心中叫到,这样作为在场的人证和说服力也就初步具备有了。

    “那我们就赶紧回头,好给队里报信了。。”

    给与了药铺主人几袋米粮和一挂肉干作为报酬之后,周淮安就带着众人踏上了回程的道路。然后,他刻意避开那个地方而在镇子里又多绕了一大圈,随即通过在以自己为中心发动的扫描,再次发现了几处大量聚集活动生体信号的所在。

    差不多都是镇中荒废的宅地或是大商铺,正好占据了东西南北四方的五个要冲位置,正所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了。只是自己所在的这些哨粮队,却是阴差阳错的给撞了进来,而导致了更加复杂的局面和态势。

    然后,似乎是因为生体能量消耗的有些大了,久违的强烈饥饿感再次攫取了他的身体,而忍不住先掏出自带的糕条和干脯囫囵吞咽了起来。

    然而,他又产生了隐隐的些许担忧,这番回去告警而提高戒备倒是相对容易;但是比较麻烦的是在邓存走了之后,剩下的那几个各自负责带队的校尉和副尉,就不是他这个副营管的身份,所可以指挥和支派的动了。

    毕竟,他这个副营管手下干活的人不少,但是能够直接听命的武装人员,也不过时老关在内的十几个人而已。所以必须有足够的理由和说辞来打动他们,主动做出一些预防性的措施来。

    只是,在盘算了一肚子心思回到了,依旧是一片闲淡气氛的驻地门栅里之后;周淮安却发现那几名中层头领大都不在,最后只剩下一名负责带领弓手的吕副尉,因为吃坏了肚子而正留在床上修养。

    “诸校尉、唐副尉他们呢”

    他不由询问负责管理堆场里站哨的一名队正。

    “都被本地的林头领,请去市关哪饮酒了。。”

    这名队正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到。

    “只怕还要晚些才能回来。。”

    “对了,诸校尉特地交代过,副管的那份酒食已经放在了房里了”

    然后他又发现,除了大多数正在接受简单编管和操练的新卒之外,营中的那些老卒有许多都已经出营去寻找消遣了,而正散布在这所镇子当中

    “真是糟糕了。。”

    周淮安忍不禁对着脸色同样有些阴郁的老关道。

    “非常情况下,我得做出一些非常的举措了”

    “希望你能协助我一二,最少也不要成为我的妨碍”

    以清点日常耗用为名,交代那名负责站哨当值的队正,将仍然留在驻地中的大小头目给召集过来之后

    随即,他出现在了那名有气无力在床上躺尸的吕副尉面前;这是一个相当精瘦发黑的汉子,只是因为腹泻虚脱的缘故而满脸是病态的蜡黄色。

    “老吕,我现在就那么一句话”

    周淮安毫不客气的厉声喝到。

    “你想死,还是想活”

    “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明显有些虚弱的挣扎到。

    “发什么失心疯了。。”

    “想死我就把你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

    周淮安直接把手中的刀鞘顶在对方胸口上

    “想活就起来下令,让你的人都动起来做好备敌。。”

    “我们怕是有极大的麻烦和是非了。。”

    “需要当机立断,合力起来做好准备。。”

    “什么。。。”

    这一刻惊愕的表情,凝固在了对方的脸上。然后咬牙切齿而大步闯进来的老关,也大马金刀的站在周淮安的身后,做出某种力挺和支持的无声姿态来。

    半响之后,

    以脸色不虞的吕副尉出面牵头召集剩下的大小头目,在一番不出意料的质疑和争议之后,在老关为首在场十几名兵士的帮助和压制下,还是勉强统一了意见,而打开辎重大车将剩下的人手都给武装起来。

    随即决定乘着大半数兵力都在驻地内的机会(虽然多数是新卒),暂时分出两路精干人手来各自行事,以对应目前的局面。

    一路前往市关将过去饮酒的校尉们给接应回来,好恢复基本点的战力和次序;在这里周淮安也小小用了下心思,因此被派出去的都是这些头目的亲信和死忠,相信就算是遇到什么状况他们也不会不卖力的;而自己这边后续处理起来也相对省事的多。

    而另外一路,则是由周淮安亲自出马,由老关打头带着一群刀牌手、矛队和弓手,前往最近一个可能潜藏着武装人员的据点,以试图解决掉这个就近的威胁,从而打草惊蛇的将事态抢先削弱掉一部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周淮安来到这世道之后,第一亲自参与和有限主导的初阵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