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一章 突现(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十香镇的某一角,正是人迹稀少的午后时光,有气无力的蝉声仍旧在努力的叫唤出最后一丝的存在感;

    而在有些阴霭黯淡而投出丝丝光缕的天色下,无论是街角蹲着的乞儿,盘坐在地上看似打盹的小贩,还有靠在巷子边上的醉汉,都一动不动仿若是群塑一般都凝固在了这一刻光阴当中。

    这时候,走过街上的十几名壮硕的行人,就成了打破了这一幅凝固起来市井画卷的杂音和变数;不过他们并没有就此过多的停留下来,而是来的也快去得也快的,眼看重新消失在远处的建筑背后。

    而这时候木制粗瓦的檐下,一名身前摆满咸鱼干的小贩,像是被惊醒了起来很是翻动了几下眼皮,望着远去的身影而有些意兴寡然的重新打起了瞌睡;然而,他再次被细碎的声响给吵醒的时候,就惊见到贴着建筑下的空隙,蹑手蹑脚从墙根下摸过来的人影绰约;

    他霎那间只想惊叫起来,一边伸手推开自己身前的扁筛和簸箕,然后就被人从背心给一刀捅穿了出来,满肚子的呼叫声也只剩下嘴里一股接一股吐出来的血水。然后被撞翻开的鱼干摊子里,赫然露出半截打磨的雪亮的尖刃来。

    几乎是在与此同时的那些街头乞儿、巷边醉汉的身边,也有人摸近身边之后,突然就将他们扑倒在地而配合娴熟的捅了刀子,或又是抹了脖子,合力拖脚拉手的迅速接力式的抬走,而只留下一滩血迹作为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片刻之后,那些走远的十几个便装壮汉也去而复还,身上还带着少许新鲜的血迹,与聚集在房檐下的人影汇合在一起,继续忙碌着什么。

    “禀告关队头。。。”

    随后正呆在不远处的阁楼上,借着虚掩的窗格观察着这一切的老关,也得到了比较确切的反馈。

    “外间总计摸掉了七个可疑之人。。”

    “其中四个都有暗藏的兵刃。。”

    “拿出仓房边上也已经肃清过了。。”

    “只有一个兄弟被划伤了臂膀。。”

    “没有发现更多的门户和出入所在。。”

    而周淮安不动声色的看着老关一步步的发号施令和调遣着人手,心中却是暗叹道看起来剩下的三个,显然救赎不可避免的误伤了。

    “可以进行下一步准备了。。”

    然后,他突然开口道。

    “一定要快,以防夜长梦多让对方警觉起来。。”

    “那就要更费一番周折了。。”

    “俺会亲自带队在前的”

    老关对着他重重点了点头,然后随着这个汇报的火长一起走了出去;然后,周淮安就见到对面的街道旁再次多了一群人,他们手中抱着成捆的柴草,还有粗陶坛子和罐子之类的器皿。

    他们接二连三的排成长队小跑着,靠近斜对面的大型仓房之后,就开始将手中的柴草沿着墙根铺散开来,又将各色粗陶器皿中液体逐一的浇淋和泼洒在那些墙面和门边上。

    最后出现的则是几辆堆满土石的独轮车,就这么径直由几名壮汉合力推到禁闭的仓房正们前,然后斜斜的靠倒在上面,而发出轻微的震动和声响。

    这时候,里面也终于感受和察觉到了什么,开始出现细微的动静和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在询问外间发生的事情;而在周淮安再次发动起来扫描范围之内,之刻感受到那些原本密集的聚在一起,摆出或坐或躺姿势的人体信号,也纷纷变成了站立和走动的姿态来,进而自下而上的在这座仓房和附属建筑内部的慢慢的扩散开来。

    而在建筑的高处的一个通气开口里,也开始有人探头探脑的伸出半边身子来,想要窥探着看清楚前门究竟是什么状况,然后就被凌空飞来的一箭射中门面,而闷哼了一声就翻落下了墙面上,而在地上溅起一蓬尘土来。

    之前初步定计完成之后,身体依旧虚弱的吕副尉被留下来坐镇营中,顺便看住那些加入最晚的新卒,而等待其他外出归还的士卒了。

    因为那些散落在街道上的人,大概还有两三百之数;在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况下,就只能寄希望与他们本身的素养,能够在这里发动起来的动静当中,及时反应过来而自行归队了。

    根据,周淮安感应中这一处仓房之内的大致数量和规模,最后点出来一百出头的士卒,也是老关这个队副能够勉强指挥下的最大限额;其中有二十个拿矛的编做一队,三十个使刀牌的一队,而剩下的全是一色布衣的弓手,外加上人人一面的挡板。

    然后就是那些纯粹只能用来卖弄力气的杂工和夫役了,给他们没人发了一杆旗帜或是抱上布条的木头来凑数,权且充作摇旗呐喊的声势和背景,以吓阻和拖延那些对方可能存在的支援。

    只是相比起另一路前去接应和救援,正在市关当中饮酒头领们的数倍人手,这里的战力就有些不够看了;因为这些部下们对各自头领的安危,他们要比计划中拉走跟更多一些老练兵卒。

    不过在周怀安的预期当中,他们本来就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大头,反而可以掩饰自己在这边的行事。

    因此,在周淮安接下来的建议下,他们还推上几辆大车来,多带灯油和柴薪,还有其他的引燃之物,一鼓作气的开营冲了出去。

    不过现在看来,不知道是在这些贼人太过懈怠和不专业,还是这些老卒本身的本事不错;接下来的事态发展的情况,显然还要比他预估的要略好一些。

    而这坠下的也像是一个信号和征兆,里面的人终于开始觉察出不对,而开始重新聚集在一处冲击起前门,而发出巨大的顶撞和敲击的声响来来。再次的扫描之下,其中几个比较明显和强烈的生体反应,也让周淮安有些惊觉起来而再也坐不住了。

    “在这事里头,其实我还有所私心的”

    眼看就要临战在前,不知道是出于迫在眉睫的兵战凶危,还是让人不吐不快的压力,周淮安走出自己的庇身之所,而站在街边对着刚刚放下弓箭的老关道。

    “俺晓得了。。”

    老关却是不以为然的到。。

    “但若不是副管的话,营中大多数兄弟就要遭的事,却是做不得假的罢”

    “所以眼下您有什么法子和对策,还请尽管交代下来。。”

    “不要在为难我这粗人,费心去琢磨了,”

    “那就把药箭拿出来。。”

    周淮安也吁了口气断然道

    “准备动手吧。。。”

    在干掉外围的眼线和巡哨之后,用大车做掩体配合刀矛展开弓箭手,而将柴薪堆到建筑的周围,再逐一的同时点燃之后,数处窜起的火舌在柴薪油脂的助势下迅速的蔓延开来,而在短时间内变成笼罩在偌大仓房外围的一段段烟火当中;

    随即,又引燃了高处檐下的木制椽子和栏架,而变成向上烧去的大片火团,被灼烧得纷纷脆裂的瓦片,又变成了慢慢向内内陷的坍塌之势。而大门内的捣砸和冲撞声也愈发急促,几要把堆叠顶在门上那几辆手推车震翻开来。

    而聚集到上风方向的夫役,也继续将各种投掷到以惩助燃之势,这时候一阵持续的穿堂风沿街风吹过来,却是让火势稍稍偏转向西之后,烧的更加猛烈和产生了更多的熏人的黑烟来,然后边上的房屋和建筑也逐渐被烧着了起来,这就已经不是可以控制的事态了。

    而仓房大门内打砸的声响,也开始从各种怒吼和叫骂,变成凄厉的惨叫和绝望的哀嚎声;紧接着,有人接二连三从高处的气窗和房檐下再度冒出来,而相互推搡和挤撞着忙不迭的纷纷试图跳墙逃生;

    这时候迎接他们就是那些正好以暇的弓箭,而且就算是有人侥幸多闪过了箭射,在丈八高的墙根下摔得七荤八素或是手断脚断之后,想要爬出燃烧的火场和不断坠下的砖瓦碎片,也基本是一种不可能的奢望;

    在这个令人绝望的死亡陷阱当中,那些下饺子一般坠下摔成各种扭曲姿态的人体,也只能只能在垂死挣扎的动作当中,被活活凝固成一段段姿态各异的焦炭。

    仅有几个身上着火的人影,在坠地后得以重新跑起来,想要逃离这处烈焰绝地,却又被对街临时掩体后飞射的箭矢给重新贯倒回去,或又是半截身子倒在熊熊燃烧的烈焰之中,而无一可得幸免。

    这一幕的凄惨之状,就算是曾经经历过战场的义军老卒们,也不由为之各种动容,而那些新卒更是忍不住当场失态的泪流满面,或是禁不住屈身向下扶着喉咙呕吐起来了;

    然而,就在这一片弥漫着蛋白质和脂肪被烧糊了的浑浊空气当中,突然之间被封堵住的大门上半截就崩碎了。

    在碎裂炸开出许多燃烧碎片的大门当中,如同箭射一般的冲出几个身手矫健而熏成灰黑色的人等来;而在周怀安的另类视野当中,虽然没有之前那个那么明显和强烈,但是生物场上的波动和信号还是明显异于常人的。

    “小心敌袭。。”

    因此,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喊出声来,

    “上药箭。。”

    这时候,事先制作好的药箭就得以意外的派上用场了;至少,在视线受到烟火的严重阻碍,或是眼睛被熏的通红模糊的情况下,能够砸开烧得发脆的大门就已经让他们遍体鳞伤了,这时候想要再躲过布好阵势而密集攒射的药箭,就实在是属于勉为其难的事情了。

    虽然大多数都射空或是被挡隔开来了,但是少数中上和搽破的几只就开始逐渐发挥效用,而让对方的动作和反应都变得迟滞开来,而最终被挡在具列好的盾牌和长矛面前,又在满身是血和尘灰的疯狂挥舞当中,被一一刺倒、戳翻。。

    但是又有更多被熏得灰头土脸的人群,却是沿着大门上半截开始的缺口,而争先恐后的冲了出来;散布在了街道上而与迅速具列推进在前的矛队和刀牌手,开始近身接战和撕斗起来。

    虽然这些濒临绝境的贼人为了求生,很有些困兽犹斗的决死之态,但是能够冲出来的出口实在太小,而冲出来的人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只是稍稍将矛队和牌手推顶的退后几步后,就在重新调整好姿态的弓手攒射之下,死伤累累的再度崩坏溃决开来。

    最后,只有几个贼人乘着浓烟的掩护而逃之夭夭外,其余冲出来的贼人都已经本变成尸体,或是地上垂死挣扎的存在。而里间从着火的破烂门户里冲出的贼人却是趋势已衰,而依旧前赴后继的倒在了箭射或是矛戳之下。

    很快就在门前的狭小空地上堆积起半身高的尸堆来,而在短时内拉过了十数轮弦之后弓手们,也陷入了各种疲软和暂时脱力当中,而不得不靠其余的矛手和刀牌,挡住那些依旧在向外涌出的残余贼人。

    直到包括周淮安在内的在场每个人,脸上都已经沾满了迎风喷溅的血色和烟灰,而里头再没有人能够向外冲,而默然注视这轰然向内坍塌的建筑群落,依旧周边被引燃的建筑当中那些哭爹喊娘和呼救的声音;

    周淮最后确认了一次,火场的范围之中已经没有任何的生体反应,也没有什么用来藏身和避难的密室;这样下来,大致有三、四百条生命,就这么被埋葬在了自己的间接策划当中。一时之间,他的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和感触了。

    “不久前留在外围的探哨回报。。”

    摸了一把脸上黑灰的老关,却是用一种略带敬畏和憾然的复杂神情,对着他到

    “市关那儿已经厮杀开来了”

    “怕是已经遇上了拦截的贼人了”

    周淮安这才重新回过神来,转身望向了远出正在冒出巨大厮杀声嚣的所在;显然是对方所引起的动静,变相分散和掩盖了他们在这里的行事,所以才没有将那些万不得已的后备方案派上用场的机会。

    不然他只能放弃取得全部战果的可能性,甚至丢弃这些带出来的辅助人员,好为自己争取退回到驻地的机会了。

    只是随后未曾想到的是在踏上回程的时候,却见到驻地里冒出来烟火和嘈杂声,这让周怀安的心眼不由的咯噔了一声而沉了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