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六章 心思(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终于启行了么,停下来的车子在马蹄踏踏声中,再次发出了咕噜噜向前的颠簸和震动。

    紧贴在狭小黑暗空间里只留几隙余光的马思云,也再次松开手中握持的短刃,然后又觉得身上数处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再次的抽痛和慢慢浸湿起来。

    其中肩上的刀伤,那是他在一处酒肆当中装成送酒的堂人,冒死突入一众扈从当中,亲手刺死一名草贼大头目时,被垂死挣扎的对方所留下来的纪念;而位于肋下的箭创,则是在他掩护另几名同伴,摸入草贼高层想好的私宅大杀乱杀时,被赶来草贼弓手齐射射中的结果。

    当然了,对于曾经习惯了与尸体和死人为伍的他,这些狭促局限的困难和身体上的额煎熬,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原本只是扬州地方大族李氏中,一个只知其母不知乃父的奴婢,多次偷情和野合之后留下的孽种,理应很早就被赶出门去自生自灭;因为生的又有些形貌迥异,而被即将出仕的李公家将给看中挑了去,以家生子的身份开始自小操习武艺和兵械。

    进而在一众背景相近的同龄人当中,以对自己和他人都足够凶悍、狠利的卓异表现脱颖而出,就此跟了那名家将姓马而当作徒弟来培养;因为自小就被输灌以尊卑有别,为了主家安危不惜此身的“忠义”信念,

    因此,从十五岁亲手杀了第一个抗租逃匿的佃户起,就开始用在打击李氏大族的对头和剪除异己之上,以毫不留有余地的果决作风,而迅速压过那些老人一头,而被派到了李公的身边来。

    至少在他的眼中,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无论是贵庶良贱之属,其实和挨宰的猪羊并没有什么两样;只要被割开了喉咙或是砍掉了手脚,就会流血,就会惨叫,就会哭泣和哀求、告饶,乃至屎尿齐流的变得污秽不堪。。。

    最终在杀掉了一名碍事商人满门之后,他也得到当主李公的赏识和亲自嘉勉,嫌他原本的马云、马阿大之名不好听,而多赐了一个思字;还一时兴起的让自己的侍女九秋,替他完成男人的启蒙,而第一次体会到了女色的滋味和个中的美好之处,这也是他刻骨铭心感怀再三的莫大恩德啊。

    虽然他在事后不久,又因为泄露主家机密出奔的理由,被下令亲手扼杀肢解了这个曾经饱尝滋味的侍女,而将九秋那死不瞑目的头颅带回来复命,才知晓并没有什么泄密和出奔,这只是对他是否忠心可靠的一次合格试探而已。

    因此,现如今他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死难的李召公、李使君报仇,而伺机潜入广州城内准备刺杀草贼之首的黄逆;也可以说是早已经安排好一切后事而不惜舍弃一切的死士了。

    按照那些大人们的说法和评价,于这污浊不堪的当世而论,他所侍奉这位李使君可是朝廷诸位藩臣当中,为数不多的清流出身,也是享誉文坛的高雅人士,除了家人较为贪渎而善于聚敛,每年都要从广府之地送走几车“机要公事”之外,简直就是国朝忠君爱国的典范了;

    之前为了保全岭外危在旦夕的局面,他真是殚精竭力而不惜与草贼黄逆虚以委蛇周旋一二,然而只恨当朝诸公不识苦心反而下诏斥责,结果就是广府数十载经营下来的官军,一朝尽没而沦于贼首。就连这岭外最重要的财赋重地,海陆转运的枢纽和南海第一大通商口岸,紧接沦入了草贼的掌控之中了

    因此,作为曾受李公之恩的他们纷纷聚集在了这里,乃是为了和那些依旧衷心国朝的良善义士们汇合,以获得这些地方出身人士的协助和支持,师法古时荆轲聂政之慷慨壮哉故事,让这些卑贱不知廉耻的草贼们,知道什么叫做血溅三尺的匹夫之怒。

    虽然,那些草贼们之占据了广州城名面上可以看到的地方,但是在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和官府治理不到的地下世界里,却是依旧还在按照某种传统的惯性和规则,继续运行着并且努力适应这最新局势的一连串变化。

    因此,仅仅是靠朝廷的名头和国家大义,他很容易就在那些灰色地带当中谋生和取利的实力当中,获得合作者和内应,甚至是直接躲过众多草贼驻军的耳目和盘查,而将许多器械和物用都从地下渠道送进来。

    另外在那些被迫为草贼服务的底层吏目和吏员、白员当中,则是在有着许多心怀忠义而愿意为朝廷通风报信的“忍辱负重”人士。

    因此,这些决死义士在城中的行事和隐匿,得到了极大的方便和地利;他们在城中躲藏的日子除了活动范围小了些,其实过的相当舒服和自在;不但有各种好吃好喝侍候着,甚至还有资色不错的女人带过来,以延续义士血脉的名头让他们享用。

    最终,在这些天时地利人和的诸多因素作用下,他们这些决死之士很是得手了好几次,只是始终没能够抓到贼首黄逆的行踪,反而惊动了草贼大索全城,然后行事也变得艰涩和费力起来;最终迫使他们也不得不接连转移了数次藏身之所,才在这处谁也想不到的所在安顿下来养伤。

    现在,显然终于等到了他们得以暂时脱离险境的机会;在经历了几度的出生入死绝境逃生,又享用过那些女人的好处之后,他作为死士的决心已经不是那么坚定和强烈了;或者说,他只觉得能够在多活上一阵子,也许就能多享受和领会到更多的好处。。

    当然,马思云也基本明白一件事情,至少幕后那些人是决计不能让他们落入那些草贼手中,不然就是牵涉很大,而让身在贼焰之下诸多心向朝廷的“有心人”都难以善全了。

    只是,接下来这一路走走停停的不利索,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琐事和小意外,让这支出城为目的的运输队始终没法快起来。

    在满是污泥的土路逐渐变成大街上的碎石路,又从碎石路变成了靠近城门的石板地面之后,他所在的大车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就听此起彼伏呼唤的声音和闻到的隐隐麦饭气味,那些押送的士卒和民夫都被叫起来吃饭了;真是晦气,他不由在心中暗叹道,这些懒骨头还要在这点路程上耽搁多久呢。

    草贼就是草贼,就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或说他们实在是懈怠的紧;若是放在扬州大户李家管下的话,只怕吃顿鞭子是小事,真要延误了主家的活计和影响了管事人的心情,只怕要被号夹起来打得死去活来皮开肉绽呢。

    无怪他们再怎么的大索全城,也只能让自个儿在眼皮底下逍遥自在的养伤,还能时不时大摇大摆的出来放风和观望;不对,他突然觉得有些违和和不妥当了;

    就像是当初结伙冒充江盗,去江船上杀某个不识好歹的漕运吏目,却被人埋伏在舱房里堵住了围杀,只有他迟了一步而带着一支箭落水,而差不多流干了血,才奄奄一息爬上岸给主家报信的感觉,很有些近似。

    外面吃饭的噪杂声也未免太多,太整齐了些吧,为什么还有淡淡的腥味和疑似的闷哼声;若是别人的的话或许就会这么忽略过去了,但是作为一个号称狗鼻子的刺客,还还是能够分得清已经凝固的旧伤,和新鲜流出来血水的区别。

    他不由的有些自责和悔恨,居然因为受了伤就忽略了,身为本家死士最基本的警惕性和敏感了么,你还是李家那个名声赫赫的“鬼也愁”么。

    因此,当他从撞开的大车底盘里一跃而出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另外几辆大车侧边上被齐齐插进去的梭镖和矛尖,以及车底下流淌下来的大团血水,显然另外一些藏起来的同伴,已经是难以幸免了。

    他擎刀屈身虚掩着有些不受光的连绵,而站在大片条石和灰砖铺就的地面上,赫然才发现自己是在一处老旧的军营当中,四周全部被持牌端矛据如墙立的草贼士卒所包围的水泄不通,而在人丛后方连片挽弓待发的闪亮箭簇,亦是那么的显眼。

    而那些正在吃饭的民夫和护兵,也只是在不远处的饭盆边上,拿着碗筷装个样子而已;见到现身之后很快就很快退到了各色盾牌组成的长墙背后去了。

    而最后能够和形影孤单的马思云站在一起的,也只有大车里侥幸逃过一死的岭外两个同伴而已,他们就这样相互抵靠着,对着缓缓持矛推排收紧和压迫过来的草贼们,爆发出绝死的呐喊和凶狠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