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 城下(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顺手拉住了失足掉下城去的成大咬,但是丝毫没有改善多少周淮安的心情。

    虽然说守城明显缺乏训练,攻城的也一方也没有什么经验,在见过了诸多战争大场面的周淮安眼中,不过是菜鸡互啄式的战斗,但是因此而死去和受伤的人,却是真真切切不作伪的存在。

    仅仅是对方第一次抬着梯子和撞锤的攻击,就造成了城上近百人的伤亡;主要都是在面敌的惊吓和恐慌之下,不顾一切的站起来想要逃避,或是在城墙上乱跑乱窜,被流矢射中或是撞倒踩踏而成的结果。

    当然了因为有城墙的遮挡一二,直接因此丧命的人并不多只有个位数,其中还有两个是被队官成大咬当场执行军法以儆效尤的结果;但是剩下来的其他受伤减员就完全是无妄之灾了。

    从这一点上看当机立断的临阵经验和处理手腕,周淮安自认还是不如老卒出身的成大咬;好在第一波的慌乱和无序过后,在接下来就的攻击下掌握了对方套路和节奏,也证明了这些敌人同样会被杀死和伤害到,同样也会害怕和畏惧而发出惨叫和嚎哭之后,无论是人心还是士气,就逐渐变得平稳和安定下来了;

    毕竟是在搞过对方一头的天然地理优势和城防掩护下,多数的贼人就连城墙边都没有碰到,就被打散和击退了;少数比较凶顽的就算乘机摸到墙上来,也有附近待命的老卒及时出手把他们砍倒捅翻下城头去;

    因此,接下来的几次伤亡都迅速回落到了十几各单位之间;再加上后续处理的手段和措施相对及时到位,那些尸体和伤员很快就被清理和抬担下城去,除了残留的血迹之外并没有多少留下来,继续影响和动摇士气的机会。

    再加上食物配额上的奖赏和鼓励,那些临时被拉成墙头的武装民夫和杂役,也慢慢变得大胆和勇敢起来;不过相应的对敌杀伤效果也是在慢慢减弱,而有些不尽如人意起来;

    毕竟他们不是专业训练过的士兵,在高度紧张之下很容易出现失手和错位而浪费了不少资源。而那些来上来凑数的伤员们,体力和精力上也远不如正常人那么持久,一场战斗之后,往往很多人都出现了伤口重新开裂和流血的状况。

    所以最后主要的杀伤输出还是得靠护兵队和直属队,以及那些杂七杂八的学徒们。在对方持续的骚扰性攻击下,很容易就让人变得疲惫不堪。事实上,就连周淮安也免不了要亲自上阵鼓舞士气,兼带亲手射翻了好几个,看起来冲的最凶生命体征最强烈的存在。

    习惯了城头的血腥与攻守厮杀的氛围之后,所谓亲手夺取敌人生命的杀戮,也就会让人变得无动于衷起来,而只剩下最简单的数量和个体概念了。

    因此,他也不免嘴唇干裂而满脸尘灰的,大口吞吃了两碗刚送上来的牛杂汤粉;然后又在一片呻吟声中,紧步赶到最新产生一批伤员的身边,开始新一轮的外科手术和现场示范。

    只是这一次因为过度的疲劳之下,却连直属队和学徒队都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伤亡了;虽然没有人直接阵亡,但是留下的伤情却是同样的令人不容乐观的。

    伤势最重的那个学徒,他甚至具体名字都不甚清楚,而只记得对方年纪最小也最能够吃,而有个的“陈肚儿”的绰号;他的肚子上被带锈迹的铁矛捅穿了护甲,而撕开的伤口让肚肠都暴露出来了;在肉眼条件下简单的清创和缝合之后,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你一定会活下来的。。”

    周淮安只能这样死马当活马医式的安慰对方了。

    “天为什么黑了啊。。”

    对方再次神志模糊而眼神涣散的囔囔自语道。

    “阿娘啊,妹子,是你们么。。。”

    看着对方慢慢变成灰白到灰败的脸色,周淮安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被堵住了,这显然是流血过多造成的昏阙休克前,所谓的失明和幻视症状了。

    这一刻,他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进一步深造那些外科手术,而把兴趣和时间浪费在那些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杂项上。

    或者说又有些痛恨此时的自己,能够掌握的力量和资源还是不够多,不然也许就有更大的机会让这些愿意相信自己,并且直接或是间接付出性命的人,有更多活下来的机会了。

    但是体内那个辅助系统的突然跳出来的一个提示,却是顿然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线粒体的活性细微提升。。”

    “是否提升解锁细胞辅助单元性能。。”

    周淮安不由的心中大动,而转头重新回到那个脸色已经变成青灰的伤员身边,再次扫描了一下对方的生命特征,虽然依旧在减弱当中,却是在视野当中多出一个意外的提示来。

    “是否建立体外浅层扫描模型。。”

    然后,他就看到了类似红外视野下的人体面层温度分布,然后又变成更加深入的皮下肌肉和内脏表层的3d成型,这一次在肝脏与隔膜之间,一个正在扩散的流血点,就比较明显的给呈现在他的感知当中了。

    他不由的拿起剪刀重新剪开缝合线,而慢慢的掰开备用纱布和碎丝棉填塞起来的伤口,一股淤积的血水顿然喷溅了出来。

    。。。。。。

    而在城外的土团联军营地中,也沉浸在一片伤亡惨重的低抑气氛当中。在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的呻吟声,和控制不住的嚎哭声的背景当中,那些脸色不豫的土团头领们,也聚集在了实质领头人的赵子日面前。

    “寨首,这样打下去不行啊”

    “俺们的丁壮实在太伤了。。”

    “多冲上几次,小半个乡里的男人都没了。。”

    “这都打了整整两天了,城头的草贼可是一点都不散乱。。”

    “那射下来箭雨可是丝毫都不见少啊。。”

    “这是俺们给人骗了,还是消息除了大纰漏啊”

    “再打下去,可让咋怎么和父老们交代啊。。”

    “要不先回头,准备准备再来。。”

    “没了才好呢,更方便吞并你们的家业了。”

    寨主赵子日在心中不免作如是的大声讥嘲道,名面上却是做义正言辞的道。

    “都说什么囫囵话,难道我的儿郎也损伤的少么。。”

    “别看他们再硬气,这死伤的也是实打实的”

    “这些草贼也就是苟延残喘了,或许再加把劲就拿下来了。”

    “在这时候你们打什么退堂鼓。。又是什么居心。。”

    “难道是。。”

    他突然不怀好意的顿了顿,

    “咋们中有人暗与城内的那些草贼,有了牵涉和勾连么。”

    恩威并施的这么一番大帽子扣下去之后,那些各乡土团头领们也终于想起了,这位赵人仙的手段和威名,再加上官军方面的隐隐支持,而不得不在一片自我分辨声中,掩下心中的计较和不满而偃旗息鼓的退了下去。

    “接下来,”

    然后,赵子日又转头对着在旁,披挂齐全的骑队正赵引弓道。

    “就得劳烦你的麾下,添上这一把火了。”

    “儿郎们已经准备好了。。”

    面无表情的赵引弓一字一句道。

    “只消寨主备好一应事物,并能够践诺就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