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二章 破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停驻。。”

    队副许四大声的喊了起来,然后又变成依次向后同声传达下去的口令。

    “停驻”

    “停驻”

    从而让他这一阵先头队伍,在某种不规则变阵的前后挤压与收缩骚动当中,堪堪停在了墙垒下。然后许四身后的旗手,在矛杆上套上一面红色的小旗,用力的据在空中前后晃动了好几下。

    随着后方慢慢分开和让路的队列,十几辆特制的平板大车被拉了过来,上面不但有整缸正在冒烟的炭火和麻捆的烟球,还有两人操使的竹片弹射器。

    “投火队点火。。”

    “前出十步。。”

    “放”

    只见来自这些大车上骤然腾起,十数枚近距离抛投的毒烟火球,以一种高起高落的弧度消失在寨墙后;霎那间门背后就像是炸了窝一般的,爆发出刺耳的惊呼和错杂的惨叫声来,还有烧灼的气味和浓烟从寨门背后慢慢的升腾起来。

    “冲车上前。。”

    许四又再次高喊道。

    “准备凿门。。”

    而随着这声令下而摇起的另一杆小旗,被许四的后队护送在正中的,固定在另一辆大车上粗大的撞锤,也在赤着膀子力役喊着号子的缓缓推动下,碾过了田野和菜畦逼近和对准了寨门;

    这具撞锤乃是用整根树干粗略削制而成,当头则是套着一大块打磨过的圆尖青石;还是从攻打长乐县城的那些土团联军那儿缴获的物件,现在又掉过头来用在了赵家寨自身上了。

    随着那些大声吆喝着的赤膊力役,在最后几步路的合力加速之下;简易冲车上的石质锤头而带着一股子令人牙酸的惯性,轰得一声顶撞在了门板上,而在溅得土石噗噗而落的沉闷震感和咔嚓有声的灰白木屑四溅中,径直在那大块原木钉成的寨门上,制造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碗大凹陷;

    而在这接二连三的往复撞击声中,许四身后的义军士卒们,也纷纷将手中的长矛和手牌,给换成了更加应景斧凿刀锯等物,而紧紧盯着那开始出现明显裂纹和断痕的寨门,只待那一拥而上的突入时刻。

    。。。。。。

    半个多时辰之后,

    当周淮安骑着马,在学徒队的簇拥下来到大寨面前的时候,只见原本丈高的大门已经洞开,而是剩下四分五裂的残断给踩踏在地上;而挡在门前和门内的许多木栅,也被掀翻的东倒西歪的,。地上的伏尸四布,又被一处处的垒成一堆;

    当他穿过被填平的浅浅壕沟和带叶树杈做成的临时“鹿角”,走进寨墙内的范围之后,立刻就问到了一股子刺鼻的焦味和腥臭。到处是一片凄惨残破的景象,只听到在远处还有隐隐的怒骂声、啼哭声、哀求声和建筑倒塌声在不断的传过来。

    “你带人上街去”

    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对着跟在身边的成大咬道。

    “尽量把人手收拢起来。。”

    “不要再让他们随便抢劫和烧房子了。。”

    “接下来还要派的上用场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攻坚和破寨的过程,也是某种变相的试练和考验;或者说让一些被日常繁重劳役和规矩所压抑的本性内心什么的,得以释放出来的潜在契机。因此周淮安又接着道:

    “不听劝告或是不肯收手的,许你当场处置,”

    “另外,把那些临阵畏缩或是不敢冲在前,却抢东西比谁都跑得快的废物”

    “给我另行具列出来出来,事后都打发到劳役队的改造组里去。。”

    “哪怕在战兵队里宁缺毋滥,也不能留下这些无所是处的祸害。。”

    一时的贪生怕死其实没有关系,可以通过多次上阵之后来习惯和改变;贪心好利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可以通过适当的奖惩来引导和矫正之;

    但是一旦两者皆有之有没有及时处理的话,留下来成为潜在的负面榜样,那就是实实在在的麻烦根源和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了。

    接下来,几颗新鲜出炉的血淋淋人头给挂在了寨子大门上,又在门边号枷上了十几个哀声不断的人之后,赵家寨的几条主要大街上,就基本上恢复了某种森冷肃杀的临时秩序。但是战斗却并没有因此结束,

    在突破了最大的正门之后,偌大的赵家寨中就再没有能够抵抗的像样力量了。最先突入的护兵队几乎是一路猛打猛冲着沿着山势而上,一直到了赵氏大宅面前,才重新遇到比较坚决的对抗,而被拦住了去路。

    这处占地甚广约有数亩的赵家大宅,虽然是夯土的墙围,但是显然在建材和结构上,远不是山下那些草棚、茅屋的加土墙壁可比的;因为弓箭射上上面根本钉不住,就算是刀剑砍劈凿击在上头,也是崩落掉一点点小小的白灰。

    周淮安特意捏了一块崩落墙皮,发现实在是硬梆梆的要用很大气力才能捏成齑粉,其中的成分明显有些类似后世永定土楼或又是开远碉楼的建材;其成分应该是用筛过的红土、石灰、淤泥和米浆调和成泥版,风干后坚硬如铁石而经年日久,除了不耐雨水而需要修补之外,几乎可以抵挡住包括后世火枪土炮在内的大多是攻击手段。

    因此,那些高踞在上头的土团和家丁,却是可以不停的对外放箭和丢石头,来砸翻击倒那些试图攀爬墙面,或是捣砸开正门的义军士卒。光是在周怀安赶上来的这段时间内,就已经让这些热血上头打红眼的士卒,相继伤亡了至少了数十人

    “退下,这样可不行。。”

    周淮安大声的吩咐道。

    “让更加专业的来。。”

    随即,更多收集来的柴碳和装着油脂的瓶瓶罐罐,装载在一辆辆大车上被缓缓推到上坡山来。

    然后又有几名猎户出身的士卒,在自告奋勇之下尝试这顺着山势,慢慢攀爬到了大宅后方的山体上去,为大队人马观望敌势云云。

    将这些堆满柴薪的手推车多浇油脂之后,就在牌手的掩护下冲上前去堵上大门烧上一烧,又接二连三往复添加柴捆和油罐一个多时辰之后,就可以慢慢听到隐约大门后传来的惊呼和惨叫声,看起来主体是木质的门板已经被彻底烧着了起来。

    与此同时,已经奋力爬上大宅后山边沿的那一小队人,也开始用筐子缀上去的毒烟火球,居高临下的顺势对大宅的后方进行投掷和纵火攻击了。

    须臾之后在腹背受敌之下,那些被困在大宅当中顽抗的残敌也终于做出了某种孤注一掷的决定,他们突然撞开被烧得稀烂的大门,而在一片烟灰和火星当中猛冲了出来,又一头撞在了几辆输送大车和刀矛长牌弓弩组成的简易阵列上。

    然后,就在没有什么然后了。。

    随着里头残余的人等大声的告饶与乞求声,还有纷纷抛投出来的刀矛弓箭什么的,作为最后一处抵抗的据点,独占赵家寨最高处的大宅所在也宣布易手。然后,就到了周淮安为首的这部人马,清点和搜寻战利品的时间了。

    这时候山下也传来了呼喝和叫喊声,却是那些留在外面的义军弓手,已经开始冲进赵家寨来,而开始大肆的搜寻劫掠起来;这就不是周淮安可以控制和影响的事情了。

    只见这些新加入进来的的义军,却是成群结队的四散开来大声吆喝着,号称要四下搜杀那个赵氏一族及其驱驰的爪牙,自然也包括了四散躲藏起来的土团兵,和之前试图对抗义军的壮丁什么的。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壮丁和寨中普通百姓的分野实在太过模糊了,所以既有许多土团和壮丁装成百姓试图潜逃,也有许多百姓在反抗当中被当作土团给杀掉。

    寨子内一时间再次哭声大起,而充斥在一片恐怖的混乱当中;似乎是因为长期酷烈的战斗与充满血腥的经历,也把这些农民军的反抗精神和粗暴性都给不分彼此的表露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