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六章 回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远离赵家寨的山野之中,

    赵子日志得意满的骑在紫骝色的高头大马上,这是从他火并的一家土团首领那儿抢来的纪念;心中却在回味和比较着着之前,那个几个试图私底下联合起来的土团首领,各自家中女性的滋味和感触。

    在一路败逃过程当中,他并没有急于逃回到赵家寨,而是以聚集议事为由乘机并了另外几家的土团人马;在杀了几十号头目之后,又顺势抢劫和占据了另外几家的地盘,重新委派了占据和管事的大头目,这才带着包括几家女眷在内的满载收获回归到自己的寨子去。

    尤其是那个邻县马家庄的当主马千竹,仗着家里有人做海路的生意而很有几分财力,又与那些私贩子有着不清不楚的干系,多次公然在口头上阴阳怪气的说些囫囵话来拉偏架,还指使手下来自海上的凶顽之徒来挑衅和争殴赵氏的庄客。乃至仗着装备更好一筹的八百名部曲和家丁,有意与他一较长短而争夺这个土团联军的主导权,私下里拉拢那些协战的官军,试图另辟门路攀交。

    所以最后在他毫不犹豫的并了对方的势力,杀光了亲信和部属之后,却把马千竹给独自留下一条性命来;然后绑在旗杆下眼睁睁的看着最后被他骗开庄门,将马氏残余的男丁屠戮一空。又把马家的女性不分老幼美丑和亲疏远近,给逐个按在他的面前,给一个个的弄(nen)过去,再丢到自己手下的人堆里去。。。。

    倒是在打那个南家屯子的时候有些棘手,别看他家只能带出来少少的两百多人丁,却不愧据说是前朝淮阳义士南八的亲族后人;颇有彪悍遗风的老老少少拿着枪棒上墙,让他麾下死伤了百多号人才拿了下来,所以这个屯子没有被留下来,而是直接放开这班新旧手下烧杀,直接洗成了一片废墟押走幸存的女人们才算了事。

    他虽然以粗暴酷烈的狠人著称,但是骨子里却不是真正的浑人;至少这么想的人都不是已经变成水牢里的枯骨,就是成了暴尸荒野的无名弃尸了。而赵人仙赵大寨主最大的本事,就是将各种不好的事情和不利的局面,变成对自己有所好处的结果。

    无论是之前那个上方派下来查处他不法事的州司马,还是曾经放了狠话要让这辈子都沾不得水的水盗大枭,都已经在他私下里的手段和运作当中,变成了赵氏凌驾于县下乡里的踏脚石了。

    显然这一次也并不会例外呢,通过火并而来又聚集在他麾下的人马,已经足足达到了一千五、六百人,虽然说大半数是被他用拉拢收买手段给暂时稳定下来的,甚至还为此许下了一些比较出个的条件;但是只要回到赵家寨子之后,他就有的是办法一一炮制和收拾他们;谁叫自己是言出必践的赵大善人呢,吃了、用了自个儿的,都要加倍的吐出来偿还才是呢。

    毕竟,现在就连临近的两个县,都在没有能够与赵家寨一较长短的存在了,相比日后的要官和请封之路,还会更加的简单和容易一些才是;毕竟那些明显有些后力不济的官军可以借助的乡党武装,就只剩下他的一家独大了,又能够舍他取谁呢。

    至于县城里的那些硬茬子草贼,倒是已经不急于收拾和解决了;他的当下之务便是接着这个机会扩张自家的势力,再和官府讨价还价索要更好的告身;若是没了这些草贼,光靠他手下这些土团兵马,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

    想到这,他不由的牵动因为夜里磕到而留下片清淤的面皮,露出某种矜持的笑容来;这么一笑却是引起了左近人等的注意,不由面面相觊的询声道。

    “寨主这是有什么喜事么”

    赵子日不由看了一眼对方,却是外号“狗子”的亲随之一苟二。对方本是一个普通的下等庄户,但是因为外出打猎时路过他家歇脚喝水时,一时无聊之下勉强拿过他家的婆娘和妹子泄过火,然后才提拔在身边做个跟班;而这厮亦是引以为荣到处洋洋得意的宣称“没被寨主睡过的,怎么算得上是自己人呢”。

    “也没有什么,只是想到求官的事儿”

    他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道

    “都过了这些日子了,也该有所音讯了吧。。”

    “到时候你们也是我的体面和排场,这幅模样可不行了”

    说到这里他又变相的安抚和鼓舞道

    “少不得,得好好置办一番相应的袍服和行头啊。。”

    “那真是太好了。。”

    “妙不可言啊。。”

    而在一片迫不及待的阿谀恭维声中,外号“狗子”的苟二为首亲随,则是美美的联想起来;日后寨主若是做了州里的大官,自个儿岂不是也能水涨船高的进入公门,做个威风八面的班头、巡长什么的,这也是他所能够见识和想象到最大极限了;

    一想到日后可以在州府里一手拿着锁链一手驻着哨棒,带着几名白役神气活现的站在那些电价面前,勒令他们拿出好酒好肉来招待,乃至把老婆和妹子都给喊出来陪坐的情形,只觉的口水都要止不住的垂落下来了。

    可不比辛辛苦苦的顶着风吹日晒雨淋跑到乡下去催科捉役,与那些愚妄奸猾的泥腿子周旋和纠缠,却不过落下点饭食和脚钱的种种繁琐累人,更加的逍遥乐呵么。

    当然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经过的那些矮丘上一些树头已经被横放倒了,而有人继续掩藏在树丛中窥探着他们,而一边用铜镜的反光对着临近的山头传递着简略的消息呢。

    半响之后隐约出现在事业当中,却是满目疮痍还微微冒着烟气的赵家寨,顿时让赵子日的好心情顿然全无而变得忧急起来。尤其是当他隐隐眺望见那半山上赵家大坞,已经被烟火的颜色熏黑了大半,不由只觉一股气闷堵在胸口难过得要吐出血来了。那可是他全部身家和世代积蓄,众多亲族还有各种名目霸占下来的上百号女人的所在啊。

    虽然之前赵家寨因为地近山区和河边(水路)的缘故,并不是没有受到流窜的水贼、土蛮之类外来势力的攻打和骚扰,甚至一度靠里应外合给打破了围子抄掠走不少人口财货,但是多数时候死伤再多的也只是那些底下的寨民百姓;依靠山上坞堡一般难以攻克的赵家大宅作为凭据,赵家人及其附从的根本势力和利益,就从来没有真正的受过什么像样的损失。

    反正那些野草一般的寨民百姓死伤多少也没有关系,只要事后重新招徕和抓捕一些就好了;因为这个世道有的是各种源源不绝的流民和逃荒人,赵家名下的田地也总是黄不下来的,实在不行还可以乘着械斗的由头去邻乡找补回来;身为寨主亲族的赵氏,却是籍此名目可以名正言顺的大肆编练武装和摊派聚敛,而一步步的做大和专横起来;

    要知道那条碎石垒成的墙围,就是在最近一次寨破后以地方自保为名,强制摊派到四里八乡每家的修理捐而征收了好大一笔钱粮,又发动全寨的男女老幼去河边和山里捡石头、挖河泥,累死、病死了好几十个人才一点点的垒起来的。

    况且,就算被他带走了寨子里大多数充作土团的庄客,但是剩下的户口当中依旧可以拉出至少近千名,有过往日械斗经验的丁壮啊,再加上赵家大宅里看家的数百族人和土团兵,已经足以在外来侵扰面前抵抗一二或是自保一时了;怎么又会变成这副模样呢。

    只是,随即前方回报的人说,赵家寨的寨门依旧是洞开的,还随地丢下来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和到处都是脚印;这不由得让赵子日略微有些安心下来,似乎是那些不知道是土蛮还是流贼的势力,在抢过了赵家寨之后就自知不能久据而放弃了,所以寨子里也是一片劫后余生的死气沉沉和清冷静谧。

    这也样的话也让赵子日生出几分侥幸和期盼来,也许赵家大宅还又几分能够保全完好,那些过火的痕迹不过是对方无功而返的证据而已。

    因为担忧自家人的遭遇,前队那些手下已经迫不及待的冲进寨子去,反而把赵子日给甩在了最后头。他们这一跑,却也把拉长后的大队人马,勉强还能维持的队形给彻底的挤乱冲散乱,就连赵子日的大声叫唤也没能约束得住,因为他手下的一些土团头目自己已经夹杂在冲进寨子里的人群中。

    原本空荡荡的寨子里,突然就爆发出震天的喊杀声,顿然惊得赵子日胯下的坐骑腾跳起来,而把他甩摔了在地上;而原本空荡荡的墙头上也树起了密密麻麻的青色旗帜和无数摇旗呐喊的人影。

    待他昏头转向重新爬起来,就见原本拥堵成一团的寨门内,再度有人连滚带爬的没命奔逃出来,却是之前跑进去的头目;看起来靴子帽子都跑掉,而无比狼狈的他们一边向外逃,一边还隐隐约约的喊出声来

    “寨主快逃。。”

    “有。。埋伏。。。”

    然后,这些喊话的人就被一箭从背后给钉穿在地面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随即,就像是某种呼应一般的马蹄震震,一只打着青旗的草贼马队从别门绕了出来,而对着他们这些尚且留在寨子外的残余后队,做出一副追逐和拦击之势。

    而在河对岸的田边草丛当中,亦是突然站起来和窜出来一票衣甲鲜明的伏兵,迎头就是一阵箭雨飞射过来,而让那些聚集在河边的土团们,在一片哎呦呜呼的叫喊声中,顿然再度的逃散开来。

    看着那些忙不迭丢下自己而争相四散而逃的新旧部下们。

    “这下完了”

    赵子日只觉得手脚发软而浑身冰凉,而在一口甜腥味呕出之后,失去了下一步言语和行事的能力了,而只能爬附在马背上任由最后几名亲信,牵挽着没命的向外奔逃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