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盘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歹是见识过后世各种美食节,也在美食旅游论坛上上混过来的吃货,周淮安很快就将这一大包的特色手信,给小灶交代下去各种油炸、盐焗、白灼、糖渍、干煎等手段,进行炮制和处理掉。

    只是在初次品尝着各种虫蛹制成的零食时,他那条能量贮存线居然又有极为细微的增长了。

    然后,就见闻到香味的将头王蟠,也不请自来的坐在了他的身边;从木盘里抓了一把塞进嘴里,然后才嘎子有声的眯着眼睛道:

    “真是令人怀念的滋味啊。。”

    “只是俺们早些年饿慌了,也算啥都吃过了,”

    “咋就没你炮制的这些好吃呢。。”

    “大抵是当年缺油少盐的,,”

    周淮安不下思索的应声道。

    “也没啥可烹制的手段吧。。”

    “这倒也是。。”

    王蟠点点头。

    “和尚你在饮食之道上,真是会受用啊。。”

    “这不知道是怎样的师傅,才能教出来的本事啊。。”

    “我的师傅啊,从小到大可是有好些个呢。。”

    周淮安不由的宛然一笑,心道这就是开始盘底了么。不过对方能够一直忍到现在才旁敲侧击,也算是相当不错的城府和气度了。

    “堪称是三教九流。各种人物皆有的。。”

    听到三教九流这个字眼,王蟠不由的眼中一亮,表情似乎有些微妙起来。

    “不过,大多要常年跟随行游在外,所以到没有那么好讲究的就是。”

    周淮安又继续道。

    “一旦前后周济不上饿极了,还是要想法子果腹的,”

    “是以倒学会了许多的权宜之法。”

    “连带其他的杂学旁类,也得略懂一二了。。”

    “只是有些是日常已经见惯的东西。。还有些则是泛泛之谈”

    “所以我也不知道还可能会些啥,也许得实际碰上的才知道了。。”

    “。。。”

    这一刻,王蟠的表情就变得很有意思起来。

    事实上,有了在怒风营中的这么些日子的浸染,他早已经想好了一套相应的说辞和好几套不同的对应方案;只是没想到对方一直会忍到现在,才偶然间提出来。

    当然了,他这些话语和说辞倒也不是空穴来风的编造,按照后世人的标准九年义务教育,加大学2+3的基本求学过程,历经的老师又何止是两位数啊;再加上后来各种长短期的职业培训,还有出国前军事训练的教官和户外拓展运动的教练,山区志愿者和援外医疗队的集体磨合,差不多也可算得上是百家荟萃了。

    只是在这里说出来时,他有所选择的真相和稍微艺术性的表达方式而已,倒也不怕对方查证和质疑的结果。

    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把盘里的这些都吃个精光之后,王蟠才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巴,换了一副正儿八经的表情来。

    “和尚哪。。”

    他看起来有些勉为其难的道。

    “日后能不能请你再抽些空余出来啊。。”

    “管头这是有什么为难处,尽管说就是。。”

    周淮安也不以为意的道。

    “也不是什么为难了。。”

    王蟠再次表情复杂的叹息道,

    “只是有些事情想要你分担一二了。。”

    “你看,方才出了着营中刺杀,又有人带队潜走的事端。。”

    “俺前后也寻思了许多,觉得这一路上就这么收人。。也不是个长久的道理啊”

    “你当初立下的那套章程,就挺管用的。。”

    “往日里那些普通新卒私下要跑,也就由他去了无损伤大体的。。”

    “可是营中的头目们,提拔和补足起来,却是不能再这么随意了。。”

    “却不知我又有什么可帮衬的地方。”

    听到这里,周淮安不由的在心中了然道;这是粗放型的起义军组织,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所必然产生的集权和逐步统合掌握所有资源的心态么;不过这也是他想要在暗中间接推动的方向。

    “和尚你当初不是在粥场,替人鉴别和甄选过手艺人么。。”

    王蟠却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挠头道

    “俺寻思着,这与日常的相人不是一般的道理么”

    “可不可让你也来做这些事情呢。。”

    “那些新来营中或是想要提举的头目,你先给俺过过眼好了。。”

    “有什么不对和疏漏的地方,也好及时对俺讲明白了。。”

    周淮安心中不有的一阵错愕,然后又变成细微的惊喜,对营中日后一些需要升迁和破格提拔的头目,进行当面的询问对答以为有限的甄别;这不就是让自己参与到人事权当中了么;哪怕是升迁过程当中的面试资格和事后的建议权;也是一种是实在的权力和影响力啊。

    要说一支军队,一个组织最重要的权力是什么,无疑就是财务收支的经手权和有关升迁赏罚的人事权了;至于前者,其实他通过对后勤庶务方面的管理之实,和排出工作队协助的方式,已经变相的沾手了大部分的存在了;

    现在,显然又通过这个意外的机会,把有关人事权方面的,给变相的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不由的让他既是惊喜又是庆幸的,这对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这只队伍当中的语话权和影响力,无疑有着诸多的好处,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日久天长,很容易就聚附起来带有自己色彩的小团体,或者说是专属山头派系来;乃至在日后取得相应的主导权,或是自立门户一方的话,那就是现成的班底了。

    但是他很快又从各种yy当中醒悟过来,自己在将来终究是要离开这注定覆灭的农民军体系的,就算是怒风营里的这些成果,不过是一个暂时的存身之所和实践自己各种想法的地方;在这里牵扯的过深或是掌权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处呢。

    “此事有所不妥,恕我不能应承。。”

    想到这里,重新冷静下来的周淮安顿然对着王蟠正色坦言道

    “这又是为何,难不成你嫌权益不够么。。”

    王蟠却是有些意外的叹声道

    “或有其他什么的想头和要求么。。”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先做好手头上的事情先。。”

    周淮安真心实意的微微苦笑道

    “许多东西方才铺开,须得继续关注和督促着。。才不至于走调和变样”

    “实在是没有多少闲余,来周顾其他的东西了。。”

    “将头一番看重的心意我领了。。”

    “但我个人的眼光和能耐,终究是有所限度了。。”

    “放在那些贩夫走卒之流,有些许差池倒也无妨的。”

    “但是涉及到军中这般的要紧之事,就怕要误人、误事了。。”

    “况且,这种涉及到军中要害的赏罚升迁之权,将头你怎么可随意委给别人呢。。”

    “要是因此出了纰漏,或是遂了别人的私心。。”

    “这岂不是对自己不负责,对将士们不负责了。。”

    。。。。

    片刻之后带着些许遗憾回到自己帐中的王蟠,却是换下了个如释重负的复杂表情;对着一个被他匆忙叫过来的人厉声道。

    “以后莫要在我面前说那些,无端嫌忌别人的戳心窝子话了。。”

    “现在,我倒巴不得和尚能够多争取几分营中权宜。”

    “可人家的心思并不完全在这上头呢。倒让俺枉做了回小人了。。”

    “现在,你想知晓的东西,俺都已经告诉你了。。”

    “接下来的事情,我也不想和你多计较了。。”

    “指望你能回到广府去后,一切好自为之吧。。”

    。。。。。

    与此同时,潮阳城内。

    虽然已经占据了部分城墙的草贼,暂时停下了进一步的攻势和其他的动静;但得到片刻喘息之机的守军们却是依旧士气消沉而情绪低落;若不是被封堵住了仅有三个门户,只怕要有人在第一时间出现逃亡了。

    比如在靠近失陷门楼的一处堵塞起来的街坊当中;满身疲惫和臭汗、尘垢与污泥的赵引弓,也发现自己带领的人再也冲不动了。虽然他还可以勉力拿得起刀,但是陆续指派给他的人,却是变得越来越发的孱弱和无力了;身边越来越少的熟面孔,也只剩下一个赵警帆了。

    “队正,你真的见过那个鬼和尚么。。。”

    而他正在有气无力的找着话说,来分散自己身体上溃创所带来的不适;那是一块毒烟火球的碎块给砸伤留下来,因为溃烂不止的难受而让他昼夜都是寝食不安。

    “就是那个怎么射也射不死,头上插着箭还能健步如飞的妖僧啊。。”

    “传闻他会许多妖法,能招来飞沙走石迷人阵眼,”

    “还会撒豆成兵来千骑夜袭偷营。。”

    “还有人说他会吞吐火龙的妖术。。烧门破寨起来那是无往不利的。”

    “他们都说你是亲自交手过的。。可有什么想法和对策么”

    “要是此番这妖僧也出面,那又该怎么办呢。。”

    只是,此刻坐在半截倒墙上的赵引弓,也是在无心应答他了;自从昨天开始,他们这一队人马就咋没有得到任何新的命令了;就像是被遗忘在了这处街坊里一般的,就连输送食水和物用的夫役,也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当然了,作为潮阳的内城兼做牙城,位于公孤山半坡的那道,环卫着诸多官署衙门的內城墙上,还依旧飘摇着代表官军的五花旗帜;会稍稍让他心安一些,至少自己的后方还是有人在坚持奋战着。

    “收拾剩下的东西,待到天黑之后。。”

    最后回神过来赵引弓,在左右一片期盼和告求的眼神当中,最后还是吐出了如是的话语来。

    “我们也撤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