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各般心思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咱们也有么。。”

    那几名反水带路的前官军,不由的有些惊喜包含着细微激动的,看着手中黄澄澄的成串铜钱。

    “为什么会没有。。”

    周淮安不以为然的道。

    “虽然你们还没加入义军,不能拿饷钱。。”

    “但是眼下的出力和功劳,也该得到犒赏的。。”

    对方数人的表情顿然变得有些复杂,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接下来,我可言给你们两条路子。。”

    周淮安继续道。

    “一条路是就此和我们撇弃干系。。”

    “反正义军没有知道你们作为的活口了。。”

    “有这些钱做路费,再送你一份干粮,就此回家去远离是非好了。。”

    对方的表情顿然变了数变,而很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面面相觑起来。

    “还有一条路子就是继续跟着我们干。。”

    周淮安不以为意的继续道。

    “该有你们一份的自然都有,不过也要遵守我的规矩和章程。。”

    “尤其是不能把旧日军中的做派和习气,给带过来。。”

    “我们谋取的乃是穷苦人家的活路和福祉,”

    “区区残虐百姓得来的荣华富贵,还真不放在我辈眼中呢。”

    周淮安原本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或者多少犹疑和思考一下再说。

    “那我这条命就舍给您驱驰啦。”

    对方捂着这串铜钱,突然有些激动的跪倒下来。

    “又何须如此。。”

    周淮安当即将其扶起来。

    “只要你真心实意为义军做事,就是我们的自己人了。。”

    “还是和我说是,你之前那边的情形吧。。”

    周淮安继续安慰道。

    “管头想知晓什么,我定然知无不言的。。”

    对方露出个恍然的表情来连忙道。

    “话说,你在官府那边日子过得不好么。。”

    领头的这个叫钟翼,一个使枪的前官军小校,身材高瘦皮肤还算白净,原是中等户人家出身,还能供他识字和学习些拳脚枪棒。只是在父母死了之后他觉得自己不善营生,就干脆变卖家业去投军,以谋取功名光大门楣;

    但是现在的世道已经不是当初“功名只向马上取”,崇尚拓边进取的大好时代;就连想要考取武举也要讲究门第、背景和出身,或是可以奉献出来的资材;

    而相较战火纷争不断方便在任何一家门下,博取军功的北地,或又是相对富庶而稳定的江东诸道。相对穷困贫瘠的闽地八州,也不是什么供养得起较多军队,或是谋取相应资序的好地方。

    故而,他最后因为还算相貌过得去的缘故,只能在福州观察使的麾下,做了一个从当出入跟随仪仗的辕门小校;这次接替名帅高骈的继任镇海节度使周宝,决定对流窜的岭南的贼势“广募勇士以刺之”,残破的闽地各州亦不能例外。

    于是,自请随先手人马前往岭东道,才得以破格辍升一阶官身;但是战场和敌人都与他想象到的实在相去甚远,除了在那些土团的带领下不停的杀人和抢东西之外,甚至做一些侵轧、火并的勾当之外,就没有其他可以称得上功劳和名声的地方。

    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后续补给船只带来的消息。出身名门郑氏的福州观察使郑镒,虽然贵为当朝宰相郑畋的族亲,却是暗弱无能之辈。在黄巢军南下之后甚至没法收拢对方匪乱横行的局面,而被地方豪强出身的黄连镇镇将兼团练副使陈岩,乘机据有了福州城将其架空起来,而导致他最后一点回归的退路也没有了。

    而且,虽然他使得一手好花枪,只是因为日常用不起马的缘故,在战阵上的实用性比较菜弱了;在对战中用来诈唬那些农民出身的普通义军士卒没问题,但是碰到真正彪悍老练的老卒,基本就是被人围起来暴打无暇的命。

    不过他运气一直不错,几次三番对上义军的失利之后,都得以保下一条小命来。所以在重新被俘获的这一遭,他倒是产生一丝想要换个不同活法的念头了。

    因此,在俘虏改造队里还没能干上几天,就主动带头提出有事情要上报,然后由此指出了藏在俘虏当中的几个官军头目之后,算是初步取得了信任和交涉的而基础,然后才提出愿意为义军效力的想法,而获得了眼下这个机会。

    当然了,对于钟翼来说着并不是他全部的想法和念头;因为他此刻的脑中,还在回荡着对方的那句话呢“区区荣华富贵,不放在眼中呢。。”

    要说他交手过的草贼也有好些了,悍勇亡命或是狡诈机变者皆有之,但是从未象这只打着怒风营旗号的草贼这般,如此得讲究令行禁止的章法和规矩,居然还有正儿八经的操条和训令,来约束和规范自上而下的日常行举;

    看起来甚至还要比一些正牌的官军还要严苛和肃正的多,毕竟在他所知的那些官军之中,只要能于战阵上敢打敢拼用命在前,日常里就算是松懈或是放纵一些,也是正儿八经的堪用之兵甚至是骁勇之师了;哪里会向这位虚和尚一般往复对着部属强调“贵精不贵多”的道理,这还是朝廷官文当中那个喜欢裹挟聚势的草贼剧寇么。

    再加上他们做的那些在官府、士人眼中惨绝人寰的拷掠手段和动辄举族连根拔起的倒行逆施之举,已经脱出了那些旋起旋灭的寻常草寇的路数,而显然所谋非小,或稍假时日足以为盘踞一方的心腹大患了。

    因此,在他的私心考量想来,如今为朝廷屡屡拒绝招抚的草贼,在岭外已经是如此做大难治之势;将来若是世事有所变化的话,未尝不可以效法庞勋之乱时的诸葛爽故事,而连带自己也水涨船高的有所一番新的前程。

    要知道作为十多年前那场大乱的贼首,自号“天册将军”、“大会明王”的庞勋,虽然在濠州战败溺水而死;但是作为他部下的青州博昌(今山东博兴县)人诸葛爽,却是因为及时和泗州守将阳群率百余人投降朝廷,被千金市马骨式的任命为汝州防御使。如今更是累迁至夏绥银节度使,检校尚书右仆射,而在被人尊称为“诸葛使君”的高位上享尽了荣华富贵。

    如今的黄巢之乱炽烈更甚于庞勋故事,切屡屡求官与朝廷儿不可得;这期间的纵横帷幄,难道就没有他们这些底层不得志的小将校,谋身求变的一丝机会么;所以,他不但要亲自带头投诚,还要想法子官军俘虏当中尽可能的多拉一些过来,才能有所提升和加重自己的分量和用处呢。

    他暗自也下定了更多的决心,哪怕要拿昔日的同袍来立威和示诚,也是在所不惜的事情啊。

    。。。。。。

    当天夜里,庆功的宴席直接在海滩上露天举办。

    其中一道重要的特色大菜,就是吃“船蛆”,又称凿船贝,也就是一种钻孔寄生在木材当中的大型海蚌类;因为谷氨酸和蛋白质丰富,无论是白灼还是炭烧,或是盐焗,或是生切薄片拌姜蒜,吃起来尤为的鲜美难当。

    此外还有烤扇贝,灼虾球、煎黄鱼,肉蓉蛋羹,都是当地就地取材,加上相对先进的铁锅炉灶和烹煮技术炮制出来;虽然没有后市那么多丰富的调味料,但是依照纯天然的优质食材本身味道,已经是别有一番风味而足以让人相当的受用了;

    对周淮安而言也算是在辛苦了这些日子之后,放松下来好好犒劳上自己一顿的机会;毕竟,断了凤岭港为代表的海路联系之后,就算岭东的潮、循各州内地还有一些残余官兵,也已经是无土之木,无源之水了。

    而在士卒当中,最受欢迎的则还是大块大块的炙烤鳄鱼肉和蟒蛇段炖汤;此外,周淮安还下令特许给部分没有勤务的士卒提供有限的酒水;为此,甚至还有人当场放出捕猎来的猪婆龙(咸水鳄),主动表演起与之搏斗和捕杀的节目,以娱大众而渲染气氛。

    而在远处则是十几大堆熊熊燃起的堆木火堆,照得海滩上一片火光耀耀;只是那不是用来照明和取暖的篝火,而是用来送别阵亡将士的火葬仪式。

    虽然战阵难免伤亡,为了保证卫生防疫的迹象本需要,在事后的填埋也一直是是主流;但只要有所条件的话,周淮安就会坚持所有阵亡遗体,都会被集中在一起堆上柴碳焚烧成灰;

    而周淮安就会装模作样的亲自唱作一番梵歌给他们超度;然后让剩下人集结排队一起唱家乡的歌谣,然后分发供奉和祭拜完的食物就地好好的吃喝上一顿,算是给这些战死义军士卒的亡魂送行。

    然后等到第二天,烧剩下来的灰土也会再分出一份,给死者亲近的同乡或是相熟的同袍,作为将来有机会经过其家乡时,落叶归根的依据。可谓是又环保又卫生,还不占用过多的资源;

    然而,仅仅式这么一个小小的新增举措,却是再次在这些义军当中反响如潮,而颇多深受感动和好评的声音。

    第二天,刚刚归顺的前官军钟翼,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在他的劝说威逼下,又有百多名官军中的俘虏,愿意转而为义军效力;不过,没有丝毫建树和表现的他们,就只能先到劳役队里去观察上一阵子。

    然后,是在就地清算富商和大户,兼带清理港市的过程当中,再次有所发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