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立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广州城,大将军府,

    正当初冬却的依旧只是微凉的天气,让这些来自遥远北地的健儿,似乎很有些不适应和不自在,连精神都有些无精打采的恹恹起来;

    毕竟,就连树上的叶子都没落下几片的冬天,与他们印象中的满地肃杀的光秃秃一片,实在是反差太大了。更别说是那无所不在的潮湿,城中的一些士卒稍没注意吹了风就已经生病起来,而令他们在街头活动的身形越发的减少了。

    而在刚刚召唤到面前,曾经与王蟠为旧识的传令使者面前,

    “三教九流?”

    参军事杨师古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有些奇怪起来。

    “他真是这么说的么。。”

    “有啥不妥么。。”

    在旁一贯与他交好的的掌书记黄睿,不由有些惊起的问到。

    “如不出所料的话,三教便是释、儒、道三家啊。。”

    杨师古略带好笑的道。

    “要说三教有所涉猎也就罢了,那学通九流就更了不得了。。”

    “又是咋说道的啊。。”

    黄睿更加惊讶了

    “《汉书·艺文志》有曰:”

    杨师古继续苦笑着解释道。

    “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杂家、农家、纵横家、阴阳家。合称九流十家,”

    “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还有这本事物,我也带回来了。。”

    这么看起来有些老相的信使,突然想起什么又道

    “是那紫脸儿托我转交的。。”

    杨师古哦的一声接过来,然后他在咦的一声之后,霎那间表情就变得格外的郑重和沉凝起来,就彷佛是手中捧着的某个如重万钧的事物一般。

    虽然着看起来只是一本笔迹缭乱的手抄物,而且用的纸墨质地也很差;虽然这是一本删改版的《三字经》加《千字文》的内容节选而已,而且还根据大多数义军的理解程度,进行更加通俗易懂和脍炙人口的谐音魔改,但是还是让这位一贯波澜不惊的黄巢谋主,给当场有些大惊失色的意味来。

    因为据他所知在这个世代和世道上,除了各种版本充满偏差和谬误的《兔园册》之外,尚且还没有像是这么一本浓缩了许多要义精华和为人处世道理,专门的启蒙普及教材和宣读物啊。

    而且其中所用的许多文字,也与他入场所读写的有些明显不同,而更像是简化了书写笔画之后,给重新再造出来的一般。这简直就像是许多当代大儒和名家,所归结的道理给荟萃而成一般的。

    如此一本启蒙宣教书,就算是先给当今的天子作为当世祥造,换取一个特进的出身和功名,或是额外征辟的六馆博士;或是用来供奉在文庙当中,为万世流传之表亦是绰绰有余了;却是断然不该出现在这些大多出身寒鄙而见识粗陋的义军士卒当中啊。

    一时间,他竟然是有些心情大起大落的百感交集起来,难道这就是黄王大事将成而有天下俊彦,带着特殊使命来投奔的开端和征兆么。要知道,这东西若是以义军的名义,就此广为推及和散布出去的话,在天下那些尚待观望和退避三尺的士人当中,也是一阵不亚于山呼海啸的波澜和震动啊。

    但是无论如何这般的人才和见识,继续放在地方上以一个卑位之身继续厮混,却是在过于浪费和屈才了;也只怕难以留得住人心和志向了,杨师古也不由下定了某个决心。

    “对了,自明”

    他对着黄睿正色道。

    “听闻尚总管麾下,刚刚往东边派遣了人手过去公干。。”

    “似乎有此事情。。”

    黄睿却是不以为然的道。

    “说是质询和盘问一些对方上事情。。”

    “那我得请你帮个忙了。。”

    杨师古不由的心中已一动却是叹然,为了黄王的大业计自己少不得要打破一回,不闻他事的惯例和超然于众的立场了。

    这时候,却又人进来报告了另外一个消息,

    “岭西的桂管和容管经略使,连袂派来使者了。。”

    “黄王令杨参前往会同交涉事宜。。”

    。。。。。。。

    岭南道,韶州东南境,曲江县,

    这里是开元九名相的最后一位,号称“举世风姿第一”张九龄的故乡,也是岭外又一处人文荟萃之地,

    而在曲江县东南双峰山下,曹溪之畔,正掩映着一大片塔尖、飞檐、铜铛、角铃、庑殿顶等,构成的禅林建筑和绿幽幽笼盖期间的参天古树。

    “这是一处大寺院啊,”

    正在曹溪对岸的马上,眯着眼睛打量的周淮安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却是直属队正许四有些神情复杂的道。

    “难道于管头就没有什么妨碍么。。”

    “寺院又怎么样,”

    周却是失不以为然的瞪了他一眼。

    “我们既然矢志要打翻这吃人的世道,岂又能够为区区一所寺院所妨碍。”

    “可这里头都是出家人吧。。”

    “难道他们私底下勾结地方大户,荫蔽和隐匿那杀人放火之辈的时候,”

    “可曾就有过一些慈悲心肠和想过积德行善么。。”

    “如此做派,不过也就是一些假以神佛之口,欺世盗名的佛门败类而已。”

    “越是能将他们斩草除根,越是对佛祖的礼敬才是。”

    不过虽然口中是这么说周淮安也是有些纳闷;将头王蟠珍重其事交代自己的紧急任务,花了两天的时间急行军,就是为了前来查抄这么一所寺院,顺便捉拿其中可能隐匿的贼人么。

    因为,据说在北面的韶州境内,发生了以寺院僧人为主导的地方变乱和骚动;驻防韶关的义军大部需要防备郴州方面,越过梅岭古道来攻的官军;所以特地通过驻留长乐县的别将朱存,向控制了潮循一带龙江流域的怒风营请求协力。

    于是,就有了周淮安这次带队出兵北上之行。因为兵贵神速兼带变相长途拉练的缘故,他并没有让部队进城入镇,而是在野外宿营中度过的,又动用了大量的牲畜和车辆来轮流代步和节省体力。因此,当他抵达地方的时候,沿途那些义军的据点甚至并没有知情的。

    虽然派出去联系韶关方面的信使还没有回来,但是周淮安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石桥对岸禁闭的大门和院墙上,那些攒动的光头和兵刃的反光,他心中的最后一点犹疑也就彻底消失了;

    这就是护寺的僧兵吧?这一刻在他脑海当中不由响起了经典老电影的背景音乐:“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汉好把你敬仰。。”,

    只是这一次要站在类似反派的角色和对立阵营当中了;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毕竟,在这个时代能够蓄养的起僧兵武装的,还真不是什么善类的存在,无不需要巨大的财力和资源的投入;

    就像是后世民国初期,那个以广占田地和产业遍布全境而欺男霸女著称,甚至可以组织武装民团,直接下场参加河南的军阀混战,而被另派军阀石友三给烧掉的少林寺前身一样,就算日后找明星拍了多少洗地的电影,也丝毫不见得有多少冤枉。

    他不由挥了挥手喊道。

    “做好准备,开始攻打吧。。”

    “洪泉寺。。。”

    “竟然是洪泉寺。。”

    突然在列阵的队伍后方有零星的人声叫喊起来,然后又很快被强行弹压下去。这个寺院似乎有所来头的样子啊,周淮安感叹了下却并没有被这个小插曲所影响。

    随后号令声声当中,装上毒烟球的改良版投射器,从大车上推了过来开始调校射角;排成三列一横队的弓弩手,也开始在河岸边上踩着踏把开始随着号令声逐次上弦,而斜对着那些绵连的院墙。

    而在展开的大队人马后方,一片土木翻飞的喧闹动静当中,驻队兵和民夫大队也开始热火朝天的营造驻防营地,和向着两翼包围起来的壕沟、拒马等内外封锁工事。

    “最后一次机会。。让人过去喊话。。”

    周淮安对着身边同样披挂齐全的学徒队长米宝道。

    “寺中涉嫌窝藏包庇贼人,限时三刻內开门接受搜查”

    “不然比同贼寇论处。。”

    “得令。。。”

    米宝领命而去之后,随后几骑出阵飞奔过石桥去,开始大声的一遍遍叫喊起来了。而寺院当中也出现了些许骚动一般,突然从门上露出一个头光光的身影来,大声的叫喊着什么。

    片刻之后就有人传话回来。

    “这是。误会?,把我们当成流匪了。。”

    周淮安对着左右摇了摇头。

    “这种理由拿来骗鬼么。这么大一面旗帜和标志都认不出来。。”

    “愿意拿出粮食一千石,帛布三百段,以及一百万钱,”

    “作为白跑一趟的辛劳所费。。。”

    周淮安再次笑了起来。

    “这些光头还真是肥的流油啊。。”

    “随随便便就把走一趟的淄费给出来了。。”

    “这么说我越是不想放过了。。。”

    然后,他换了一个表情正色道。

    “回我的话过去,要么开门接受搜查,要么就玉石俱焚等死吧。。”

    “不过,再次给他们一个机会好了。。”

    随即他又补充道。

    “在开始攻打之前,自认为是清白无关的人等,可允许他们先出来便是了。。”

    再次喊话数次之后,寺院的高墙背后的嘈杂声变大了起来,然后大门突然打开了而从中跑出来一些身影;然而他们似乎没有能够跑出多远,就很快被身后紧步追上来的人给扭住、扑倒,在隐隐传来的叫骂和哭喊声中,厮打着给一一重新拖了回去。

    最后只有一个跑在最前头的人,因为聚集过来的喊话义军得以跑上石桥,然后就突然在背后中了一箭,而骤然踉跄失足一头倒栽进河水里。

    “这就有点意思了。。。”

    周淮安不有的笑了起来,然后挥指马鞭下令道。

    “赶快捞人起来吧。。看看还有没有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