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遭遇(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在西门附近的街道上。

    “弟兄们,都随我来!”

    高举着一只旗枪的老关,不断大声的怒吼道

    “倘有谁敢对管头动动指头,咱们跟他狗日的拼上!”

    “咱们谁不舍命保住管头,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天诛地灭!”

    “誓死护得的管头周全,灭他个狗养的东西。。”

    左右都是一片又一片同仇敌忾的应和与喊声。

    听到这些,周淮安也不由得在脸上露出一些宽慰的表情来,然后拍拍身前负责举旗的傻大个儿,加快脚步向前推进而去。

    他本来可以偷偷的潜袭进去,再取得的上风和优势之后方才路面,这也是个当初制定下来的稳妥之计;但是周淮安在见到了城门和城內的诸多反应之后,还是选择了看起来更加具有风险的公开露面方式,来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乱成一锅粥的城內乱战。

    当然了,装逼的代价不是那么好受的,就代表着暴露在别人威胁之下,随时可能遭受来自冷箭的袭击,所以周淮安不得不再身上穿了两重甲衣,又戴上带有披膊的头盔算是基本的防护措施。

    而在这时候他高分辨倍率的眼力,还有放大范围的生体扫描就得以派上用场了,基本可做道预先发现一些埋伏和危险的端倪指哪打哪的程度,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保险措施。

    周淮安和他身后的将士们刚转过一个接口,就看见一道临时横挡在街头的垒子,后面身影绰约怕没有五六百人,他们已经拔出各色的刀、枪、剑、戟一片明晃晃,乱哄哄地叫嚷着。

    站在身边的葛从周和霍存等人不由的大惊,都迅速拔出剑来。在他们的带动下刹那之间,所有的刀和剑都拔了出来,弓弩也被举了起来瞄准。

    然而,周淮安却是领着傻大个儿排众而出走到最前来。

    而与此同时的在街垒背后,这五六百人都拥挤在街头上和路的两旁房舍里,密密麻麻,挡住了周淮安前进的路。他们有的人敞开胸,有的人光着上身,有的人用绸布包着身体,看起来就充满了某种无序和混乱的气息。

    但当他们看清楚渐渐来近的人马服色,及其高举的大旗,顿时感到疑惑和惊骇,吵嚷声也变成了窃窃私语。等这些人马走到半里以内,连窃窃私语也停止了。

    他们都摸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搜紧紧地握着兵器,注视着态度沉着和神色冷峻的周淮安,屏息无声的观望对方的一举一动,只有临近的马蹄声和人群中发出的短促呼吸。

    大约离这些人群不到二十丈远,堪堪够得上弓弩射到的距离内,周淮安挥手按捺下左右的躁动,而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

    “我认得你。。。认得你们全部。。”

    “不要以为遮头藏脸的躲起来,就有用处了。。”

    “周小四,我好容易救你一条命回来,”

    “就是为了让你对着同袍弟兄举刀动枪么。。”

    “郭老其,你不是发誓要找官府雪恨么”

    “为什么先对付的是自己的人。。”

    “你们这些昧了心眼的混账王八东西。。”

    “就是因为外人的一句鼓动和空头许诺。。”

    “就把大伙昔日同生共死的恩义和情分,给糟践在地上了。”

    “你们的良心和品性,全部喂了狗吃么。”

    然后一边说着周淮安缓缓前进,街垒背后却是各种骚动起来,哪怕时人拥着人都有些手足无措和不知该如何是好的。随着周淮安带领的队伍越来越近,最后边的人群开始乱起来,纷纷嚷叫,有的人叫着不要往后退,而有的人叫着:“不要伤害管头!不许动武!”

    “弟兄们,挡住这个虚和尚,不许后退!”

    这时又有人大喊起来,

    “难道你们想束手等死吗。。”

    “做下这些事后,还想有人宽放过你们么。。”

    这时候许多明晃晃的刀、剑和枪尖,顿然又在周淮安的面前举了起来,从街垒背后密密地对着他的脸孔。老关、许四、成大咬和米宝等众亲近成员,都在刹那间举起兵器抢上前卫护住周淮安。

    只见隔着一道杂乱的街垒,兵器对着兵器,发出摇曳摩擦的铿锵之声,眼看要开始互相撕杀。根据生物场探测而心中若有所感的周淮安,却是挥手对保护他的人们大声说:“后退!不许动手!”又向对方大喝道:“后退!不许动手!”

    双方要看就要互相接触的兵器登时分开了。在鼓噪对抗的人群背后又有许多声音叫喊:“不许伤害管头!不许碰着管头!”“哪个狗养的敢伤他一丝一毫。。”然后,更远处又有跑步声和传过来愤怒的叫声:“快替管头让开路,不许挡他!”

    然后周淮安继续前进,逼着街垒后的人影步步后退;然后他一步踏跨上了街垒中一辆翻倒的独轮车上,突然又有许多晃动的枪尖举到他的面前前。他冷笑着大哼了一声,用手向左右一拨,毫不费力开了几杆垂下缨子和布条的枪尖,其余的就像是被火烫了或是蛇咬了一般都急忙缩了回去,同时争相让开了中间的路。

    这一刻,他体现出来的沉着和庄重的气势使人震慑,而没有人敢认真用兵器碰他一下。少数有所异心的人也不免心中慌乱,以至于都在群体退让开来的动作当中,也不得不被人给挤到到路旁上去。

    所到之处,人们纷纷向两旁闪开,路两旁形成了人和各种兵器的墙壁。人们在极度紧张的气氛中怀着惊异和敬佩的心情肃静无声,注视他从面前走过。他的后边紧跟着许四和米宝,然后是一群牵着战马的护兵。

    路边有很多人都是周淮安见过的熟面孔,有的曾请他看过病,有的请教过他,有的找他帮忙写过书信;这时看见他走到面前,争着用点头、招手或微笑向他招呼。他也向他们含笑点头,好像在冰冻的日子里开始有一丝春风出现。

    这时候,日常在怒风营中所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各种恩义和情分就得以派上用场了;周淮安几乎能够准确的叫出某一个招呼者的名字,然后他们就想得到鼓励和赞扬似得,顿然傲首挺胸的自发走了出来,又带动着更多的人加入到周淮安身后的队伍和人群中去。

    因此,当周淮安所在的这先头人马刚一过去,后边的队伍像潮水般跟了过来,把少数异己人等给卷在里边,拥着他前进。虽然有人大骂左右和后边的人,但是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威胁和指挥众人,反而被裹挟在人群里又周旁之人被眼疾手快的打倒和捆绑起来了。

    于是,这处横挡在街头的垒子就此土崩瓦解,就像是洪流之下消弭无形的沙堤一般。这时候,对面街头再次涌过来一大拨举刀擎枪的人马,只是领头的几个人看见了周淮安之后,顿然时脸色一变而重新退回到人群当中去;但是剩下的人却是在某种惯性之下,继续气汹汹的冲了过来。

    然后,就在两相即将冲撞在一处而刀兵相见的那一刻,霎那间就在新出现的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震天的呼喊声和叫唤:

    “给管头问好。。”

    “问管头的安好。。”

    “管头终于回来了。。”

    “管头回来就好了。。。”

    站在一辆大车上而由人推着行进的周淮安定睛一看,赫然是左营都尉吕方的手下,只是吕方本身怎么就不在这里,而只有几个队正之流的在带领,难道也出了什么状况么。

    只是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停下来多废话些什么,只是从中挑选一些人跟在身边,又分派一些人去加强城门等要冲的控制力量,或又是前往甲仗库、畜厩、等地方掌握住局面

    而随着周淮安带动起来浩浩荡荡的队伍,每每推进上一段,经过一个街口,就会随着汇集而来的人头几乎再壮大一分;又过了一阵子之后在内城的府衙面前,他们终于遇到了第一股真正的阻力;约莫有上百严阵以待的陌生行伍,坚定挥舞刀枪的拦阻在他们面前;

    不过在四面八方赶过来的人潮和愤怒的洪流面前,他们也不过是无中轻重的一小撮妨碍而已。。。。

    而在城中另一处,已经得到了消息的新营驻地之中,也有许多人乱哄哄的仓促聚集在其中,有的人带着酒意,放肆地攘臂谩骂,有的人凶恶地乱挥着手中兵器,努力叫唤着想要各自部属集结到身边来。然后,一阵震天的喊叫和怒吼声,霎那间就从外间压过了他们的喧闹声

    “杀了这些狗东西,把将头迎回来。。”

    “跟着管头走,铲灭这些祸害。。”

    随着这些声嚣和吼声,一阵密密匝匝的箭雨顿然飞落在他们的头顶上,顿时激溅起遍地的惨叫声来,也让他们好容易粗略聚拢起来的阵势,又变成四散奔逃和躲闪之势;

    然后在一片此起彼伏的口令和哨子声中,一大群顶盔掼甲持牌举枪,而臂缠黑布的士卒猛然狂涌进来,顿时将这些尚未完成队列的人群给冲杀的七零八落,又分割成许多四散开来的小队,而紧锣密鼓的围攻与大肆杀戮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