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渐变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蟠无比恼恨自己的轻慢和大意,竟然是被这些日子顺风顺水的经历,给迷糊了心智和警醒了;又太过自信对于营中局面的掌握,太过轻信了对方的行事底线和决心;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还害了那些跟随自己过来的亲兵们;

    作为一个从河南、淮北一路转战过来的老卒,他并不是没有亲身经历和眼见过,那些发起与地方而形形色色来历的早期义军之中,相互兼并、侵扎与内讧的事情,他甚至作为老营的亲兵,在火并当中亲手砍杀过那些名义上同属阵营的义军,并镇压和收拾过对方的残余部属;

    就算是作为义军的总头领,王仙芝和黄巢的麾下,同样也是经历了多次的分裂和背叛,以及相应的火拼和内乱事件,这才逐渐的壮大和统一号令起来的;而怒风营的前身,更是兼并了好几只地方义军的残部和溃众,杀掉了一些不服气的头目和老卒,才得以发展起来的。

    现在来到这岭外才过了几天安生的好日子,好容易有了起色的局面和立足之地,却又把这些本该时时铭记的警惕和戒备,给轻易的抛之脑后了。是以,代价也是格外的令人惨痛。

    他还依稀记得大多数手无寸铁的他们,如何桌案和条几与那些埋伏在四壁的甲兵搏斗,又是如何纷纷的倒在射入的箭雨之下;乃至用身体和最后一丝气力堵住门窗冲进来的伏兵,而为他争取和拖延跳楼而走的片刻缓冲。

    然后他最后的意识就是停留在了,在即将脱出的陋巷里,被人从背后精准的相继射穿肩胛骨和大腿的剧痛,而在一瘸一拐的努力爬走的过程当中,就此彻底昏死过去的那一刻。

    然后他就像是彻底堕入了某个冰火燎烧的地狱里一般的,发冷的时候让人直透骨头里去冻住,热起来又让人恨不得把皮肉都剥掉;在这期间,他又偶然梦见了许许多多死去的人,有的是被他亲手杀死的,有的是死在他的眼前,甚至是怀抱里的;

    他们就这么一遍遍的徘徊在某处不知名的血红色原野之上,大呼小叫的嘶吼着不明意味的话语,就好似在召唤着王蟠也要就如道他们之中去了一般。

    而有时候,他又会梦见过去的一些任何事情,那是一件被他刻意遗忘和封藏在心理的过往;包括那些已经死去的家人和邻里的点点滴滴,那是他还没有变成紫脸儿的日子里,虽然艰难而辛苦天天要挨饿受冻,但是却又让人格外的怀念和回味。

    然后,无论他想要盘恒和留恋多久,最后总是会在骤然出现的大队官军那里截然而止,任凭他怎么挣扎,怎么拼命的扑上前去,也没法阻止和改变父亲和兄长被砍掉脑袋,被戳死在躲藏的鸡笼里或是挑翻在墙头的弟弟妹妹,被按倒在地上的母亲和嫂嫂。。

    有时候又变成了大庾岭血战中的尸山血海,那些身体已经残缺不全却依旧嘶吼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同袍们,以及跪在地上对着老头领苦苦哀求着给老营留下一点种子,然后义无反顾的迎向漫山遍野的官军,而为他们这些人脱走争取时间的那些身影。

    接着,又变成了广府北山之战的情景,那些和他一起脱出来却又倒在了城下战场的老卒们,手里紧紧拽着被血染透了的怒字旗,用尽全身的气力恳求着他,把大伙儿的份儿都好好活下去,把怒风军的旗头给再竖起来。

    那时候,和自己并肩站在一起的丁会也是饱含着热泪,对天发誓要把这怒风的旗号重新在义军之中发扬光大起来;然而却又是在什么时候,和自己共同进退的老丁、丁兄弟,变得对自己事事都要保留三分,把许多心思和意见都藏在客气而疏远的外表之下。

    甚至在不声不响当中,以反对那些苛刻的军纪和章程为由头,私底下拉拢了一班老人而开始与自个儿暗中较劲起来;难道是对自己在他不在营里的时候,开始看重和听信那个和尚兄弟而有所不满和愤怨么。

    因此,他在痛定思痛之后干脆籍着要求协力的缘故,把和尚兄弟先支使出去一阵子,打算就此好好与他相处和说道说道,调和这两个新旧左膀右臂之间隐然对立的关系;结果,事情就竟然变成了这样。

    对方义军不满足营中内部的额争权夺利了,竟然勾结了外人来谋夺自己苦心经营的怒风营,还籍着广府来使和新任循州守官的由头,在酒席上给自己设局坑害了。

    说实话,他真心很想要就这么沉寂下去,而不想醒过来面对这些残酷的现状;但是一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和恢复起来的怒风营,所遭遇到的结局和后果,又像是浸润毒液一般的灼痛着他的心灵。

    在逃避现实的心情和徘徊不去的责任感之间煎熬着,王蟠还是慢悠悠的再次醒了过来;只是那种挥之不去的腐臭和血腥味,都已经消失不见而取代之以某种熟悉的药味;而身上的伤口已经被重新清理、上药和包扎过了,只是全身还是没法动弹而无处不在疼痛一般的。

    “头儿,您总算是醒了啊。。”

    一个饱含着激动的声线吆喝道。

    “快快,快拿羹汤来。。。”

    依旧有些昏沉的王蟠,努力的分辨了一阵子才认出叫喊的人,赫然是自己马队的旅帅刘六茅,不由松了一口气,有些艰涩而嘶哑的开口道。

    “六儿,湿泥阿,营里,营里怎得了。。”

    听到这句话,刘六茅的脸色就变得尤为悲愤和慨然起来。

    “营里都被丁贼那厮给祸害的好惨啊。。”

    “老周、瘤子他们,都被丁贼招来的帮凶给杀了。。呀”

    “什么。。”

    听到这里,虽然早有所心理准备的王蟠,还是禁不住怒发冲顶,霎那间就一口气接不上而晕死过去了。

    “将头。。”

    “将头。。。”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到王蟠重新清醒过来之后,却是迫不及待的询声道

    “和尚,和尚他可还好么。。”

    让他比较安心的是,刘六茅却是庆幸和振奋的道。

    “却是多亏了管头得信,急忙赶了回来,”

    “打跑了那些贼子还收拢了大伙,这才挽回了许多事情和人的性命呢。。”

    “如今又紧锣密鼓的赶过来,总算是把将头您给救下了。。”

    “那和尚呢,我要赶紧见他了。。”

    王蟠提起的心眼也慢慢放了下去,而长长吁了一口气道。

    “管头正在城中亲自带队搜捕那贼子的帮凶呢。。”

    刘六茅缓声解释道

    “相信他很高兴将头醒来的。。”

    “是啊。。。。。”

    王蟠的声音却是迟疑了下,变成微不可见的叹息。

    仅仅在片刻之后,闻讯赶了过来的周淮安就站在了他的面前,毫不掩饰溢于言表的喜色道。

    “将头能醒来真是太好了。。许多事情还要指望您呢”

    “那些坑害将头的贼子和他们的帮凶,大都已经捉住了。。”

    “只待将头身体稍好一些,就可主持公审来处置他们了。。”

    “可是。。。我怕是已经不成了。。”

    满脸憔悴异常的将头王蟠,辛苦喘着气的道。

    “要杀人的话,就让俺来好了。。”

    “俺可是一军之主,做起来岂不是更妥当。。”

    “这厮为了一己之私扰乱军中,制造是非。。”

    “岂又能让他死得太痛快了。。”

    “只是后来的事情,就要请你多加担待起来了”

    王蟠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抓住周淮安的手道。

    “千万不要让我重建。。的心血白费了啊。。”

    说完这些话,像是用尽了他全身的气力和精神一般,而在一片惊呼和叫喊声中,再次失去了意识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