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兴起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毕竟,想要在这些刚吃饱饭才没几天的农民军当中,推行什么寓教于乐的娱乐文体活动的相应选择,也实在是太少也太过匮乏了。要知道,后世的绝大多数体育竞技活动,都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和场地、器械资源,这对这些还没洗干净脚上的泥垢,就被迫拿起武器来拼命的前农民而言,是在太过勉为其难了。

    因此,在这个时代大多数军队的做法,就是定期把士兵三五成群的放出去,让他们自己找乐子去,无论是无所事事的闲逛、大吃大喝还是找女人都行。

    由此,也变成这些士兵滋扰民间,甚至是祸害地方的一大根源所在。但只要这些军队的将领们事后有继续用他们卖命打战的需要,往往就会采取各种手段来包庇和纵容他们,以牺牲地方百姓关系和身家性命为代价,而让士兵获得一个肆意发泄情绪和压力的渠道。

    当然了,也有没法肆意妄为的时候;将领们就会想办法用眼前赏赐和惩罚手段,把他们约束起来而关在军营里;然后依旧无法阻止和避免他们的闲极无聊,而只好任其四处赌博、酗酒和打架斗殴为乐事;而更高明一些的将领,则是花费一些代价在营中举办一些,诸如角抵、射垛、翘关之类的竞技把戏,来暂时转移一些士卒高度紧张的压力。

    周淮安既然作为一个有着千百年经验教训的穿越者,当然是不可能容忍和放纵这种粗糙之极和放任自流的做法。

    相比田径、球类等等其他动不动就一身汗,还需要足够热量摄入才能坚持下来的体育运动;积累一些故事段子来来说书,这可是一个比较简便快捷的娱乐方式;理论上只要一杯水和两片嘴皮子即可,一旦形成规模和习惯之后还方便扩散和推广开来。

    而且对于最初一批说书人的要求也不高,甚至不需要会识字而只要能记住某个片段的大概意思就行,反正那些大字也不识的士兵本身要求也不高。因此,仅仅用了不到一个多月时间,来自怒风营的说书人就已经风靡了广府内外的大小义军驻地,甚至应邀延伸和派遣到了梅州和韶州的前沿军伍中去了。

    而身为饱受资讯轰炸之下的现代人,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故事和段子了;而最初他们来听周淮安说书的代价,不过是初次见面的一份手信而已,什么东西都可以。到了现在就只有一小部分相熟的人,能够听到周淮安亲口讲述的最新题材了。

    而在其中最好的素材无疑是后世被精炼到不能再精炼,拓展研究的不能在更多的四大名著了,除了红楼梦这种上层生活风花雪月的题材之外,无论是集三教九流神话传说之大成的《西游记》,或是将相王侯忠臣义士逐鹿天下题材的《三国演义》,可以说都是极好的选择。

    但是最切合时宜的,无疑就是聚众梁山起兵反抗官府而人物众多特色鲜明的《水浒传》了,因此,随便拿一个节选和片段出来,都可以成为一个又一个相互联系的小故事和富含韵意的典故段子。

    等到受众们形成了某种心理惯性和接受能力之后,就可以开始在里面家带一些他个人的私货,顺便卖弄一些后世已经烂大街的心灵鸡汤作为名面上的掩护;

    当然了,这是一种广散网捞鱼式尝试性布局,通过谢谢故事里的蕴意或者说私货,来获得一些可以取得共鸣和认同的对象,然后再深入的交流和释疑之下,就可以获得来自义军内部的最初助力;毕竟,将来想要脱离出去,光靠他自己一个人的准备手段,显然是远远不高的。

    当然,因为这个和尚出身的假身份缘故,最先被拿出来说道是《西游记》,正好与三百多年前那位大唐高僧玄奘三藏有关的现成故事。

    然后才循序渐进的放出诸多强梁造反故事大成的《水浒》,最后才是帝国将相们争霸天下的《三国演义》。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变相筛选过程,可以见识到形形色色不同追求和心态的人物百貌;

    比如,喜欢《西游》的人无疑可以在野生妖怪对抗天庭的故事当中,获得逃避现实的解脱感和精神籍慰;

    而喜欢《水浒》的人,则可以从同生共死的兄弟义气和替天行道的梁山聚义,为自己的现实行为获得某种虚幻的认同感;

    至于能够从以汉末天下为舞台,用权谋兵法较量角逐的《三国》当中得到感触和理解的,那起码都是有所野心和前景追求的人物了。

    至于《红楼梦》,抱歉,至少在在这个朝不保夕的底层乱世氛围当中,除了用来猎奇性的一窥想象中的上等人的生活日常之外,就在没有任何意义和用处了。

    但是周淮安显然严重了这些农民起义军在精神世界和娱乐方面的贫瘠、枯燥与匮乏了,结果他一下子就以自己预想不到的传播速度而成名了,许多人都知道怒风营里有各说故讲古极好,也很有蕴意深人发省的和尚。

    然后,他名正言顺的向大将军府表明,自己需要一批随身可以做笔记的人手,并且由此获得了相对有限的挑选和征集权。至少他要感谢自己所身处的这座广州城,相比还被大片蛮荒包围和渗透着的潮汕地区,广州城可是汇聚了整个岭南地区精华所在的城市。

    再加上长期为了通商和传译交流的需要,而造就了一大批专门的从业人员和关联产业;还有岭南地区历代下来,作为大唐政治犯扎堆的流放地,这些往往具有来自朝廷中枢的高端学历和从政经验的政治犯们,以及他们繁衍开来的后代们,也在这座巨型城市里多多少少留下个各自的痕迹和烙印;

    因此,广州城中士民百姓的识字率和开化程度,也远要比其他地方更高的多,号称士岭南文教之盛的第一,这也给了周淮安更大的选择余地和空间;

    尤其是当义军到来后杀光了城中的大部分胡商,抄查了许多官宦与大户人家之后,由此锁反应式的造成相关人等的连失业浪潮之后,周淮安就发现自己仿若是一下踏入了个蕴藏丰富的大宝库一般,可以假公济私式的尽情选择和挑拣各个领域的人手,来充实自己的身边和相应的讲习所。

    然后,随着不知名的力量和运作,更多记性好而头脑灵活的少年,被派到了他的手下,用来霖听和记录他所说的故事,再带回去散播和传扬给别人听取。

    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表现最好的被留了下来,一边教授一些粗俗的文字和简单术算之法,一边给他打下手帮忙,而将他从最为繁琐的庶务里解脱出来;好有足够的时间以酝酿故事和采风为由,在到处查看和巡游的同时,掩护自己暗地里做一些私人的勾当。

    比如,他目前所负责关照的卫生防疫、宣贯义军的主张和组织安排集体劳动等方面;要说其中对义军具有长远影响的内容,除了到处屯田以谋求有限的自足之外,其实就是广府内外的部分手工业归并和生产管理。

    按照后世社会生产力发展和分工细化趋势的经验教训;如果没有工业产能,哪怕是最基础的五小工业作为上游,来吸收和消化,转化农业生产的剩余价值和产生的生产资料的话;那哪怕是遇到了接二连三丰年,也难以改变农产品在社会流通当中严重溢出之后,会随着时间白白的浪费和消耗在了,各种转运途中和仓储环节之内。

    所以丰收后的米贱伤农,其实是涉及到宏观经济调控的领域;因此,通常古代王朝稍微正常一点的想法和措施,就是一方面通过“贵放贱收”的各级仓平仓体系进行调节;另一方面,则由官府或是地方人望出面,牵头主持修建各种大小基建工程,通过变成人工和物料的转化,来在短时间内消耗掉这些亢余和溢出。

    现在周淮安所做的事情也是差不多。至少在这些尚且掌握在义军手中的亢余粮食和物资,因为岭南的天气腐败、霉坏掉之前,通过大型有组织的劳动和工程项目,变成对义军有所持续增益的基数设施,或是交换转化成其他急需的物用,完全就是白赚道的事情。

    当然了,目前他所经手和从事的领域,无论是组织大规模的集体劳动,还是集中管理手工业作坊,或又是整理统计岭东境内的矿产资源,都是这些种田出身的义军老大粗,目前所根本不擅长,或又是被长期忽略、厌弃的空白领域;大多数人虽然口上喊得是天补平均,但是更多思维还是停留在“抢大户、杀官军”,就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的朴素阶段。

    所以周淮安才能够如鱼得水的发挥出最快的效用来。毕竟,在一无所有的白纸上作画是最容易看见成果的了;也不用担心在一段时间之内,被人卸磨杀驴或是乘机摘了桃子去。因为在这方面作为相应制度和体系的创立者,天然就具有难以动摇和取代的先手优势。

    抱着这种略带自得和期许的复杂心情,他踏上了天黑后赴宴的道路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